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3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四十六回 设诡计黑煞施毒手 陷绝境少侠奋神威 之一

上回说到莫言等人正在见龙楼中密议﹐突然听到野草来访﹐林见龙便要动手﹐莫言却道︰“嗯﹐不过无论怎样﹐在我们这里动手绝对不行﹐这样极容易暴露我们自己。”

水智伯压低声音道︰“依在下愚见﹐不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众人听得大喜﹐林见龙道︰“水坛主真不愧为赛伯温﹐果然妙计。如此一来﹐我们既可以表面上不正面和他为敌﹐如有可能还可以让他为我们出谋划策。他就是死都不知道是谁做下的呢。”

鹿云裳道︰“此计虽然大妙﹐却不可掉以轻心﹐须知我们要对付的人心细如发﹐一点小小的纰漏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莫言道︰“夫人所虑甚是﹐你们须仔细地安排﹐不得有误。”

水智伯道︰“是﹐属下明白!”欠身离座﹐往客厅去了。

水智伯来到客厅﹐只见野草正在等候﹐急步上前见礼道︰“二爷久等了﹐小的迎接来迟﹐恕罪恕罪。”

“水管家不必客气﹐我大哥呢?”

“回二爷﹐不凑巧的很﹐今早老爷﹑夫人和大公子都到城外庄院去了﹐说道要好几天才回来。”

“不要紧﹐我只是来看看大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二爷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也到乡下去散散心?”

野草踱了一回步﹐道︰“大哥在城外何处?”

“离城八﹑九十里地﹐有一座上方山﹐老爷的庄院就在山脚下。”

“好!水管家﹐就烦请你陪我去走走如何?”

“二爷恕罪﹐老爷交待的好几件生意上的事小人还没去办哩﹐实在没法陪你去了。小的就派一个精细的小厮带二爷前往如何?”

“好﹐有劳水管家了。只是今儿个怕也太晚了些﹐你叫他明日一早到我府第接我﹐然后一起上路吧。”

“是﹑是﹑是﹐小人这就吩咐下去。”

“那我就回去了﹐你快去办事吧。”

“多谢二爷体谅小的﹐二爷走好。”

野草告辞了自回家中﹐次日一早﹐小安来禀道︰“门外一位自称是老爷府上派来的名叫米聪的﹐要见公子。”

野草道︰“你把他叫到后园去﹐给些吃的给他﹐说我等一下就来。”小安应了便自去。

野草梳洗早饭罢﹐收拾妥当﹐接过春红给他收拾的一个小包袱﹐便到后园去﹐小康早己备好马匹﹐那米聪看到野草来了﹐楞楞地笑了笑﹐向野草抱拳道︰“小的米聪﹐见过二爷。”

野草打量了一下米聪﹐却见他五大三粗的﹐约莫二十五﹑六岁﹐神情有点木讷﹐两颗大板牙很明显地露出﹐怎样看也看不出半点“聪”来。野草心中好笑︰这样的人也叫“精细”?水管家也太会敷衍人了。于是点点头道︰“米大哥﹐有劳你了﹐咱们这就走吧。”

小康开了后门﹐二人跨上马﹐一前一后相跟着出了门。转了几个街口﹐野草感到好象有人跟踪﹐回头察看﹐却看不出什么动静。出了城门﹐身后不见有什么动静﹐心中便有一分的提防了。

出了城﹐米聪便道︰“二爷﹐小的放肆了﹐您老请随小的身后吧。”

野草道︰“米大哥不必客气﹐你只管前面带路便可。”

二人放开马缰﹐向上方山策骑而去。野草在后暗察﹐不见有可疑的人等跟随﹐再看那米聪﹐不象有功夫在身的人﹐骑术却是不差。走了五﹑六里地﹐却发现身后有两骑马﹐不徐不疾地跟在后面﹐马上人物却象是士子模样。

又走了七﹑八里地﹐那两个士子模样的人不知去向﹐身后却有四个商贾模样的人在跟着。野草心中冷笑﹐只管向前赶路。

走了个多时辰﹐早走了五十里地了。渐渐的人迹稀少﹐身后却早没了行人的影子。路旁山势凌乱﹐林木渐密。

野草道︰“米大哥﹐还有多远?”

米聪道︰“二爷﹐还有四十里地哩﹐差不多都是这样的路。”

“咱们歇歇脚﹐喝口水再走吧。”

“是﹐二爷。”米聪答应着下了马﹐回过身来把野草的马也牵了﹐去路边的树上栓了﹐取了一水递给野草。野草喝了几口水﹐相了相一块大石头﹐跃将上去﹐四处瞭望﹐果然景色甚佳﹐不禁赞了一声﹐问道︰“米大哥﹐这路你走了几次了?”

“回二爷﹐老爷到这庄中的次数不多﹐小的也就去过两回。这一回是第三回了。”

野草看了一回风景﹐道︰“米大哥﹐咱们赶路吧。”

米聪应了一声﹐正要去牵马﹐却听得来路马蹄声劲急﹐野草回头看时﹐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了五﹑六骑﹐里许远近﹐转瞬即至﹐野草只教米聪赶快去牵马﹐冷不防林中射出一枝响箭来﹐正正射在栓马的树干上﹐那箭杆还在颤动未停﹐林中己走出十七﹑八个小喽啰来。

野草一见来势心中好笑﹐好整以暇地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回头招呼米聪道︰“米大哥﹐你別怕﹐站在我身后便可。”

米聪目露惊骇之色﹐颤声道︰“二爷﹐咱这可是遇上强盗了。”

野草道︰“几个小毛贼﹐不必害怕。”

只见来人中走出一个人来﹐脑袋生得有棱有角﹐颧骨高耸﹐宽嘴突睛﹐手拿一根狼牙棒﹐喝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欲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野草笑道︰“当家的﹐怎么也不通个字号?人家混江湖的都有响亮的字号哩。你叫啥?”

哪人哈哈一笑道︰“小子﹐算你有见识﹐你站稳了﹐別吓得尿裤子。本大王就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红眼苍狼宋财的便是。”

野草哈哈大笑道︰“果然见财眼红﹐只是大王的名字起得有些差了﹐发不了迹。”

一喽啰上前一步喝道︰“小子你不要命了﹐敢这样跟我家大王说话?”

宋财一挥手﹐道︰“小子﹐这话怎讲?今天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子活劈了你!”

野草露出害怕的样子道︰“大王息怒﹐听在下道来。您老姓宋﹐跟送礼的送同音呢﹐您把财送给別人了﹐还怎么发迹?”

宋财一拍脑袋道︰“对呀!难怪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发迹!”

野草道︰“所以嘛﹐不如改名字的好。

“改啥?”宋财楞楞地盯着野草

“改回来﹐叫宋回来﹐多好听!以前送出去的﹐都送回来。”

宋财仰头向天﹐想了半晌﹐喜道︰“对对!以后俺就叫宋回来!你等听着!以后向外人介绍本大王时﹐要说本大王的新名字!”

众喽啰大声地应了。宋财道︰“小子﹐本大王今日高兴﹐就不动手了﹐也不要你全部的财物﹐你自己乖乖地把银子拿出来﹐大王我立马走人﹐如若不然﹐別怪本大王不讲情面。”

野草道“宋大王﹐今日別处有发财吗?”

“咋的?”宋财惑地问。

“在下今早走得忙﹐忘了带盘缠﹐你既在別处发了财﹐便该分些与我﹐也不枉我给你改了个好名字。”

“对哦。李四﹐拿十两银子来。”宋财叫道。

“大﹑大王﹐从来只有我们问点子要银子﹐哪有点子问我们要银子的?”那叫李四的小喽啰嚅嚅地道。

宋财听了﹐立时明白野草在耍他﹐怒道︰“好小子﹐原来你是寻大王我的乐子来了。”手中狼牙棒一抡﹐照野草天灵盖就砸。突觉眼前一花﹐不见了野草的影子﹐接着感到背上被什么捅了一下﹐人便动弹不得﹐举着的狼牙棒便砸不下来。

耳中听得野草一声长笑﹐接着便听得扑通之声不绝﹐接着听得野草道︰“你这家伙还不算太可恶﹐不过还是得让你吃点苦头﹐你那狼牙棒就让你举多一阵子!”听得马蹄声响﹐显是对方走了﹐宋财有口不能言﹐气得干瞪眼﹐却是无可奈何。

野草和米聪奔出里许﹐哈哈大笑﹐早上以来﹐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不觉心情畅快﹐放马疾驰。米聪快马冲前带路﹐刚才的惊恐全都不见了﹐脸上憨憨地笑着。

二人快马奔驰﹐路旁林木茂密﹐山石嶙峋﹐走了七﹑八里﹐却是一小片平地﹐野草放缓缰绳﹐正要招呼米聪﹐突听风声劲急﹐野草无暇多想﹐一伏身﹐瞥见一支狼牙利箭电闪而至﹐如非反应得快﹐此刻己是利箭穿脑而死了。

野草叫了声“米大哥”﹐却听一声慘叫﹐只见米聪如断线的风筝﹐栽下马来。野草马到米聪身边﹐只见一枝长箭穿胸而过﹐显见米聪是不能活了。野草脑中思念电转︰对方选这一小片平地以弓箭对付自己﹐显见是谋定而动﹐绝非刚才那宋财等劫道的毛贼可比。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又无处可躲﹐只有挨打的份。野草顾不得米聪的尸身﹐伏在马背上策马狂奔﹐只想快些跑过这一片平地。躲到树林里﹐这样对方的箭就起不了作用。正思想间﹐那马突然长嘶一声﹐人立而起﹐把野草摔下地来﹐野草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地站在地上﹐正欲找地方躲藏﹐突然一阵箭雨袭来﹐野草手中马鞭乱舞﹐一时弄了个手忙脚乱﹐正忙乱中﹐突然一枝箭如电闪一般迎面射来﹐野草避无可避﹐啊也一声﹐正中前胸﹐野草左手抓住箭杆﹐往后就倒。野草身躯才倒下﹐箭雨便停了﹐一刹时﹐这荒山野路﹐显得死一般的静寂。过了良久﹐那野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用脚踢了他一下﹐回转身向后面打了个手势﹐立时便有四﹑五个黑衣蒙面人掠至。

最先那个黑衣人道︰“启禀令主﹐此人看来活不了了。”

只听那令主道︰“你们都看仔细了﹐此人非同小可﹐绝不可大意。林盛﹑林总管﹐你们是老朋友了﹐你去看看是不是他本人?”

林盛奸笑道︰“在下正要去探视一下这位老朋友。电使者这一箭真如电闪一般﹐当今世上﹐谁人可避?有这旷世难得的一箭﹐我这位朋友也算是死得不枉了。”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到野草身旁﹐正要俯下身去看个仔细﹐忽觉碧光乍闪﹐林盛经验老到﹐心知不妙﹐立即脚下用力﹐向后便退﹐说时迟那时快﹐只觉头皮一凉﹐碧光从头顶掠过﹐饶是如此﹐还被剑光削掉一大捋头发和一小块头皮。林盛惊魂未定﹐只见野草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左手一甩﹐手上握着的那支箭便如电飞出﹐口中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脚下用力﹐只一步便去了十丈远近。

令主﹑林盛﹑电使者等人变生仓促﹐未及应变﹐那支箭便己电射而至﹐待得闪避来箭﹐定下神来﹐再看野草﹐早己在二十丈之遙了。令主未及发令﹐一道巨大的身影早己如飞冲出﹐电使者正要拔箭再射﹐却被那道巨大身影挡住了视线。令主尖声叫道︰“快追!”话落﹐数十道身影望着野草身后追去。

各位看官﹐你道那野草怎地中了一箭﹐竟然毫发不伤?原来野草自那晚在城中遇袭后﹐每每出入﹐便身穿林见龙送的那件金丝兕皮甲以防万一。因此刚才野草只顾护住头面﹐身体其它地方就没多注意﹐当那箭射来时﹐野草灵光一闪︰只有诈死﹐才能引得对方停箭﹐而且﹐对方一定会前来察看﹐这样才能避过对方的箭雨攻击﹐以自己此时的轻功造诣﹐对方不一定能追得上﹐逃走的机会便有五成把握了。于是野草倒在地上﹐以左手握了箭﹐一动不动﹐静待机会﹐后来的情形正如野草所料﹐野草这一出手﹐快逾闪电﹐动如脫兔﹐竟让他逃出二十丈之遙。

却说令主下令追杀﹐自己脚尖一点﹐早就去了十数丈远近﹐轻功确有独到之处﹐不一会﹐令主追近那巨大的身影﹐道︰“金坛主﹐点子狡猾异常﹐须好生在意才是。你与林总管在后追赶﹐电使者往左兜截﹐本座往右兜截﹐务须在这山区中将其擒下。”

那巨大身影正是金锋坛的金巨灵﹐闻言道︰“属下尊命。”

令主言罢﹐便和电使者一左一右﹐往前兜截去也。却说野草此时逃命要紧﹐哪里管什么山高水低?只顾往前飞奔便了。心中暗忖︰这后面的几个﹐每一个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旦被缠住﹐必定脫不得身﹐那时﹐自己便是死期至了。得想个法子把他们都甩了才行。心中想着﹐抽空往身后一看﹐却不见了令主和电使者的人影。野草略一思索﹐便即明白﹐心道︰想包围本少侠?游目四顾正好看到右边有一个小树林子﹐想也不想﹐一头扎了进去。金巨灵和林盛一见野草进了林子﹐衔尾而进﹐跟着野草在林子里转了几个圈子﹐林盛一使眼色﹐二人一分﹐金巨灵向野草迎头截击﹐林盛则尾随而追﹐那想到﹐野草突然回头奔来﹐碧波剑一挥﹐幻起一道剑光﹐直向林盛罩来﹐林盛大惊﹐刚才被野草冷不防削去一小片头皮﹐现在想来心头仍寒﹐巨骇之下﹐手舞量天尺﹐护住全身﹐撮唇长啸一声﹐只盼金巨灵快来。要说林盛的武艺极好﹐此时野草虽然功力极高﹐却是运用得不当﹐因此不能发挥其內功的威力﹐如果林盛静心应敌﹐要制住野草还是极有机会的。只是一来被野草来了个下马威﹐差点就被野草砍下了脑袋﹐心中如何不怕?

野草快速地攻了数剑﹐看到林盛如此打法﹐一时奈何不了他﹐只恐金巨灵随时就到﹐那时要脱身就难了﹐心念才动﹐随手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掌力到处﹐揑成十数块小石子﹐以满天花雨手法﹐往林盛甩去﹐口中喝道︰“暗器来了!”石子出手﹐人却腾身而起﹐向着刚才中箭的来路折身而返。

金巨灵听得林盛一声长啸﹐知道林盛绊住了对方﹐急掠而来﹐却见林盛如疯一般舞动兵器﹐对方人影不见了﹐金巨灵一急﹐也不向林盛打招呼﹐跃上树顶一看﹐只见野草在三十丈外飞奔﹐大喝一声︰“林总管!点子逃了﹐快追!”也不管林盛是否听到﹐从树上飞掠而下﹐向野草追去。

野草心中暗自高兴﹐以自己轻功﹐那金巨灵就算轻功跟自己不相伯仲﹐但自己已抢得先机﹐拉开了三十丈之遙﹐必可甩掉追杀﹐转危为安。正自得意﹐突然看到前面十数个黑影向自己扑来。野草心中大急﹐一咬牙﹐脚下加力﹐照着黑衣人直冲过去﹐只道速战速决﹐冲破拦截便可脫出罗网。心意一决﹐大喝一声﹐如平地响了一声春雷﹐师门绝技“白云出岫”直向当前黑衣人击去。

野草认定黑衣人一定会捍不畏死﹐与己缠斗﹐因此才用了七成功力﹐向当前黑衣人击去﹐哪知那些黑衣人﹐甫一接触﹐立即四散开来﹐且各按方位﹐结成阵势﹐无论野草冲向哪个方位﹐黑衣人都向后退却﹐阵势却是不乱。只这么缓得一缓﹐只听得一声洪笑﹐金巨灵已然赶至﹐那金巨灵颇为自负﹐喝道︰“你等退下﹐看本座擒拿此人。”

众黑衣人立即应了一声﹐居然全都还刀入鞘﹐负手而观﹐想是对金巨灵的功夫具有十分的信心。金巨灵大刺刺地对野草道︰“阁下名满江湖﹐不知功夫是否也如名字一样响亮?”

野草打个哈哈道︰“在下功夫虽不怎样﹐用来对付你这等小角色﹐也就足够了。上次你率众围攻漱玉宫﹐本少爷还没出马﹐你就被打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还敢在本少爷跟前胡吹大气?”

金巨灵恼道︰“那是本座自动撤退﹐怎地是被你打的?”

“嘿嘿﹐那到底你逃了没逃?阁下总不能厚着脸皮说你没逃吧?”

“哇哇哇”金巨灵气得三尸暴跳﹐要跟野草舌战﹐金巨灵哪里是对手?当下大喝一声︰“本座不与你争这口舌长短﹐看剑!”一招巨灵开山﹐巨剑一挥﹐橫扫过来。

野草道声︰“来得好!”碧波剑斜挥﹐格向巨剑﹐金巨灵一见大喜﹐手上加劲﹐要把野草的剑磕飞了﹐然后再把他活捉了﹐拿回去向主子请赏。正得意间﹐手中剑不觉有物相格﹐而对方人影却不见了﹐心下一凛。金巨灵久经战阵﹐临危不乱﹐招变苏秦背剑﹐人却向前跨了一步﹐野草这时正使一招游龙穿云﹐向金巨灵直刺过来﹐如非他火候老到﹐此刻背上怕早己穿了个大窟窿了。

金巨灵一招解困﹐立施还击︰弯弓射月﹑力士担山﹑项庄舞剑…一连数招﹐把个野草逼得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蹬蹬蹬地一连退了十数步﹐这才拿樁站稳﹐突然想起师傅所教︰自己打自己的。于是使了一招师传的云橫野渡﹐护住自己全身﹐又使一招飞云剑法中的密云不雨﹐那金巨灵看得莫名其妙︰怎么全不理自己的招数?就这么呆得一呆﹐手上便慢了下来。

野草一见﹐也依样画葫芦地一连使出︰弯弓射月﹑力士担山﹑项庄舞剑数招﹐居然使得象模象样﹐最难得的是连招式先后顺序都一样﹐把个金巨灵气得双目冒火︰“小子找死!敢偷学本座招式。”

“我说你这个金巨兽﹐啥叫偷?你刚才拼命在本少爷跟前演练出来﹐不是让我看的吗?要偷?本少爷的招式你偷偷看?你这破烂招式﹐只是我们家小孩玩打架用的呢﹐有什么稀奇?”

他二人一来一往﹐各出奇谋﹐每到野草处于下风时﹐野草便用言语挤兌对手﹐气得对方哇哇大叫﹐趁着对手急怒攻心﹐野草便赶忙反击﹐稳住阵脚。如此快打慢打﹐不到二盏茶时间﹐早已斗了二﹑三十合了。

突然听得一短二长的啸声远远传来﹐金巨灵也撮唇回了一声﹐脸上现出了一丝奸笑。野草一见﹐心知可能是令主和电使者﹑林盛等赶回来了﹐如果他三人一赶到﹐自己断无脫困之理﹐心中不禁大急。但要想从金巨灵剑下脫身已是万难﹐加之周围还有这么多的黑衣人﹐今日却是难逃厄运了。

野草心念电转﹐突然道︰“我说金巨兽﹐就这点功夫还敢在江湖上混?连我这等不入流的功夫都打不过﹐我看你不如回家种地去吧﹐也不浪费你一身好力气。”

金巨灵这回既不答话也不气恼﹐只管一招一招地往野草身上招呼﹐使到急处﹐喝道︰“小子﹐接本座这招试试!”一招巨灵踢斗﹐涌起一股杀气﹐劲风扑脸﹐压得野草透不过气来。野草思忖﹐这样打斗下去绝讨不了好去……正欲闪避﹐一瞥眼﹐只见金巨灵身后远处﹐三个黑点﹐如流星赶月般驰来。

各位﹐你道那林盛为何这许久都不见赶至?原来他被金巨灵一喝﹐回过神来﹐本欲跟在金巨灵身后追杀野草﹐可是一想﹐不如往前把令主和电使者找回来更好﹐于是便舍了野草﹐往令主和电使者方向追寻﹐果然被他找到﹐令主和电使者正在纳闷﹐为何这么久都不见野草奔至哩。于是三人合在一处往来路奔回。

野草看到令主三人现身﹐一咬牙﹐猛吸一口真气﹐瞬间游走三十六道大穴﹐运转十二周天﹐气纳丹田﹐喝道︰“你也接我这一招!突然使出师门绝学“云飞天外”手中碧波剑剑光大盛﹐一道剑气嘶嘶作响﹐从剑尖射出足有四五寸长﹐人跃在空中﹐向金巨灵凌空射去﹐金巨灵一见大惊失色﹐狂叫道︰“剑气!”那招巨灵踢斗不及撤招﹐只好也运起十二成功力﹐硬着头皮往野草的剑光中撞去。只听咔嚓数声﹐一阵巨响﹐金巨灵口吐鲜血﹐巨剑断成数截﹐手中只握着个剑把﹐巨大的身形硬是挺着不倒。反观野草头发散乱﹐衣衫开了数道口子﹐脸色仓白如纸﹐双目尽赤﹐一脸杀气﹐向一众黑衣人扫了一眼﹐那些黑衣人被他凌厉的杀气震得心胆俱裂﹐不敢动弹。野草一旋身﹐两个起落便没入林中﹐不见身影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