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四十三回 辩察印记霓裳证身世  不辞而別野草独出走 之一

话说云柔月﹑弓玄﹑涂向善三人饱食之后﹐便向野草等人告別﹐往山西去了。

且说野草自送走云柔月三人之后﹐每日只与裴百龄于丹房中炼药﹐又或在书房中查经考典﹐苦思那桃花红的破解之法。

这日﹐柳絮往柳霓裳房中探视﹐师姐﹑妹见礼罢﹐柳霓裳便教芊芊端上香茗。柳絮道︰“师姐﹐芊芊﹐你们在南方居住二十年﹐突然来到这里﹐能习惯吗?”

芊芊道︰“谢师叔关心﹐我们过得很好﹐只是还有些水土不服。”

柳絮道︰“这好办﹐回头叫草开个方子﹐只须两服药﹐一准就好了。”

柳霓裳道︰“师妹﹐这些日子怎地不见叶公子?”

柳絮笑道︰“师姐﹐你还不知道他脾性﹐只要是想干什么事﹐他一定要弄出个子丑寅卯来才肯罢休。这不﹐又和裴掌门去研究那桃花红的破解之法了。”

芊芊道︰“我看他是躲在什么地方喝酒偷懒吧?”

柳霓裳道︰“芊芊﹐叶公子不是懒惰之人。我看他能炼出天芋之毒的解药﹐也必能破解桃花红之毒。”

柳絮道︰“师姐所说有理﹐加上有裴掌门相助﹐一定能破解的。”

芊芊道︰“说不定云姑娘一回到山西老家﹐不出数日就炼出解药了哩。”

柳霓裳道︰“傻丫头﹐这药这么好解﹐就不叫天下第一奇毒了。”

柳絮道︰“不管谁先炼出解药﹐对我们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柳霓裳笑笑﹐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师妹﹐我在山庄中初识叶公子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哩﹐后来﹐他是怎样得知的?”

柳絮道︰“这事说来话就长了。我也是听古叔﹑芷兰﹑青莲他们说的。”

“哦?是否叶公子有什么凭证物事﹐让纪总管认出来了?”                                       

“不是的﹐当时他身上的穿戴﹑物件﹐没一件可以证明他自己的身世。”

“那纪总管又是怎样认出他是叶公子?”柳霓裳皱着眉头问。

“说来好笑﹐那天草他们露宿野外﹐草去猎食物﹐却被野蜂蜇了一下﹐无巧不巧﹐蜇中了腰臀之间的位置﹐古叔替他拔掉留在体內的毒刺时发现他身上有个印记……”

“印记?什么印记?”柳霓裳神情紧张地追问。

“一个似鱼非鱼的印记。古叔说﹐他家少主身上就是有这样一个印记﹐所以把他给认出来了。”

“似鱼非鱼的印记?是在左边?”

“这倒是不清楚﹐好象是在右边吧?这要问古叔才清楚。”

“右边?不对!鱼形?”柳霓裳自言自语地不断重复着“鱼形﹑右边”这几个字﹐柳絮见她有失常态﹐便问道︰“师姐﹐什么不对?”

柳霓裳不答﹐对芊芊道︰“芊芊﹐快去请纪总管来﹐快去快去!”

芊芊出门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柳霓裳却又霍地站起身来﹐一把拉了柳絮便走。柳絮问道︰“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柳霓裳不答﹐拉着柳絮就往后院走﹐正看见芊芊拽着纪复古从后院出来﹐四人在后院天井相遇﹐纪复古道︰“柳姑娘﹐你找小人有事?怎么这么急﹐芊芊这孩子楞是不让我干完手上的活。”

柳霓裳单刀直入地道︰“纪总管﹐你可记得你家少主身上的印记是怎样的?”

纪复古呵呵笑道︰“这个呀?当然记得﹐少主身上是一个似鱼非鱼的印记﹐小人记得非常清楚!”

“那你可记得你家少主身上的印记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这个……”

“现在叶公子的印记是在左还是右边?”

“在右边呀!”

“不对!”

“什么不对?”

柳霓裳不答﹐忽然掉转头就走。柳絮﹑芊芊﹑纪复古看见她行动古怪﹐便都跟在后面。柳霓裳穿过后堂﹐绕过迴廊﹐来到正院﹐却见祝霸腿上绑着沙袋﹐在练轻功中的腿力﹐而芷兰和青莲则在旁指点着。柳霓裳一阵风似的掠进院里﹐看到芷兰和青莲﹐便问道︰“叶昱在哪里?”

青莲一见是柳霓裳﹐便道︰“草哥哥和裴掌门正在书房看书哩。教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柳霓裳听得﹐直趋书房﹐芷兰一见柳霓裳来势不对﹐便也跟着柳絮等人身后﹐柳霓裳呯地推开书房的门﹐又呯地把门关上﹐把芷兰等人全都挡在了门外﹐柳霓裳对裴百龄道︰“裴掌门﹐老身有要事和叶公子相商﹐可否请你回避一时?”

裴百龄抱拳道︰“在下这就告退。”说着也出了书房。

柳霓裳待裴百龄出去后﹐便道︰“昱儿﹐当年你弥月之时﹐你母亲曾指着你身上一个印记给我看﹐你可知这个印记在什么地方?”

野草立即脸红红的道︰“前辈怎地问起这事?那印记所在之处﹐并不方便察看。”

“什么方便不方便!到底在哪里?”柳霓裳喝道。

“在这﹑这里。”野草低了头﹐用手在右边腰﹑臀之间拍了一下。

“胡说!”柳霓裳突然出手如电﹐一指点了野草的软麻穴﹐野草哪里有虑及其它?措手不及之际﹐早被点中……

却说芷兰在门外问柳絮︰“絮妹妹﹐令师姐这是怎么了?好象有点不对劲?芊芊﹐令师以前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过?”

芊芊道︰“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见师父这个样子哩。”

柳絮道︰“刚才师姐突然问起草是如何得知自己身世的﹐我才说了几句﹐她就这样子了﹐后来还找来了古叔﹐然后就直奔这里来了。”

正说着﹐只见柳霓裳双眼发直地走出门来﹐口中喃喃地道︰“他不是叶昱﹐他不是叶昱……”

柳絮和芊芊迎上前去﹐扶住柳霓裳﹐柳絮问︰“师姐﹐你说什么?谁不是叶昱?”

众人听得柳絮这一问﹐马上围住柳霓裳﹐齐声问道︰“谁不是叶昱?”

裴百龄见众人围住柳霓裳﹐立即就闯进书房﹐只见野草屁股朝天趴在书桌上﹐只是穴道被点﹐动弹不得。裴百龄替野草解了穴道﹐问道︰“师叔祖﹐你没事吧?”

野草红着脸道︰“没事﹐柳前辈这是怎么了?老是说什么不对?”一边整理好衣衫﹐和裴百龄走出门来﹐却正好听到柳霓裳道︰“草先生不是叶昱叶公子!叶公子的印记是在左边的﹐不是在右边的!这一点我绝对没有记错!”

纪复古这时也道︰“柳姑娘这一说﹐小人好象记得我家少主的印记果然是在左边的……”

野草听得这一句﹐如五雷轰顶﹐呆立当地﹐自言自语︰“我不是叶昱?我不是叶家后人?我又是谁?我是谁家孩子……”

柳霓裳这时却恢复了平静﹐走过来对野草道︰“草先生﹐对不起﹐我也很难过……但你真的不是叶家的公子……”

野草失魂落魄﹐对周围的人和事充耳不闻﹐只是低了头﹐不停地说︰“我是谁?我是谁?…”

裴百龄大惊﹐道︰“各位请勿再围着他﹐这是痰攻心窍之症﹐弄不好会得失心疯哩。”说完一指点了野草的昏睡穴﹐和纪复古二人﹐把他抬进了房中﹐教纪复古去请芮德彰来﹐自己便拿出银针﹐去野草的数个穴道上施起针来。

芮德彰和闻尚仁赶至﹐裴百龄依然还在用针﹐芮德彰问道︰“怎样?”

裴百龄道︰“在下己用针封住了他数处大穴﹐己不碍事了﹐师叔祖是一时受了打击﹐痰涌上心﹐迷了心窍﹐少时在下煎一服药﹐让他服下便好了。”

芮德彰这才长吁一口气﹐和闻尚仁一齐走出房间﹐向闻讯而来的柳晓风﹑薛冰清等人道︰“各位不必担心﹐小徒有裴掌门照料﹐已不碍事了。”

柳晓风点点头﹐却向柳霓裳喝道︰“裳儿﹐这是怎么回事?”

柳霓裳跪下道︰“启禀师父﹐当日叶家公子满月之时﹐师父曾带徒儿来这仙草堂祝贺﹐当时叶夫人指着叶公子左边的一个印记对徒儿道‘昱儿的左边这个鱼形印记是最好认的’﹐因此徒儿记得十分清楚﹐今天徒儿也只是想亲自印证一下草先生身上的这个印记……那知……那知……”

“却是怎地?”柳晓风急道。

“那知﹐草先生身上的印记虽与叶昱的几乎一样﹐但却是长在右边。”

“你是说﹐草贤侄不是丛碧的儿子叶昱?”柳晓风惊得双目睁得大大的。非唯柳晓风﹐其余后到的众人﹐全都齐齐地了啊了一声。

柳霓裳很严肃地点点头﹐一字一顿地说︰“此事千真万确!”

 

野草醒时﹐早己是日上三竿了。野草一转头﹐却看见柳絮坐在床边﹐一脸的焦虑﹐看到他睁开双眼﹐立即笑如花﹐高兴地叫道︰“草醒来了?裴掌门﹐快来看﹐草醒了。”

随着她这一喊﹐呼啦一下子围来了好些人﹐ 芷兰﹑青莲﹑竺芝﹑芊芊﹑霓裳﹑祝霸﹑纪复古﹑芮德彰﹑闻尚仁等等。

芷兰道︰“草弟弟﹐你可醒了﹐可把大伙吓坏了。”

竺芝道︰“醒来就好了!”

青莲拉着野草的手道︰“草哥哥﹐饿了吧?我做了好吃的给你吃哩。”

裴百龄伸出三根手指﹐去野草腕上把了把﹐对众人道︰“大伙都不要吵了﹐师叔祖己然大好﹐却需静养数日﹐你们就都请回吧﹐这里有在下照料就行了。”

大伙听了﹐都静静地退出了房中。野草喝了裴百龄煎的药﹐又喝了一碗粥和吃了两块点心﹐便痴痴地坐在床上﹐双目呆滞。仰头看着屋顶﹐不知道在想什么?裴百龄见他这样子﹐也不去劝说什么﹐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却见柳絮﹑竺芝﹑芷兰﹑青莲等人都在门外不肯离去。裴百龄示意︰不可打忧野草。

却说野草在房中呆坐床上﹐初时脑中一片空白﹐渐渐地想到﹐自己既非叶家后人﹐再在仙堂居住就很不合适了﹐由此又想到﹐自己既非叶家后人﹐那么叶家的血仇就与己无关了。又想到了宣宗皇帝﹐对自己恩宠有加﹐自己不是叶家后人﹐当然也就不能与宣宗为敌了。但是自己又答应了莫言大哥﹐要助他们复辟帝位……如此一来﹐助莫言复辟则对宣宗不忠;如不助莫言又对朋友不义﹐这不忠不义的事如何能做?忽然想起师妹可晴﹐以她的性子﹐呆在深宫之中﹐怕早就闷出病来了﹐得想个法子让师妹脫离了这与世隔绝的皇宫才好。自己身世虽再陷不明﹐但这世间不明身世者多的是︰柳霓裳前辈﹑芊芊﹑絮儿……不如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不问世事﹐倒是乐得个清静……不行﹐得先把师妹接出来﹐好让师父晚年也有个依靠……不如先去找莫言大哥﹐跟他说明不能助他之原委……宣宗是个不错的皇帝﹐如果换了大公子做皇帝﹐恐怕……不如往京城一趟……不妥不妥……

野草呆呆地独自一人思前想后﹐心中如大海一般﹐翻腾不已。柳絮等人在房外候着﹐全都不敢高声﹐生怕打忧了野草﹐众人你望我我望﹐一片愁眉苦脸。看看快近黃昏了﹐只听房內野草喊道︰“莲丫头﹐给我拿酒来。”

青莲一听大喜﹐高声应道︰“草哥哥你稍等一等﹐我这就去拿来!”话没说完﹐人早己跨出了院子。

柳絮听他要酒喝﹐心中明白﹐野草定是烦恼得很﹐于是推门进去﹐道︰“草﹐你不要想太多了﹐絮儿不也一样不知道自己身世吗……”

野草却是对她笑笑道︰“絮儿﹐你別担心﹐我这是口渴得紧﹐骗碗酒喝喝就好。”

芷兰跟着进来道︰“要喝酒用不着骗呀﹐不如今天咱们就在这院子里摆上一桌﹐我们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晚如何?”

柳絮担心野草的情绪﹐但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野草开心起来﹐只得附和道︰“姐姐提议好极了﹐咱们就在这喝酒聊天。”

竺芝闻言道︰“好是好﹐只是很久不见草动手做菜了﹐如果今晚能吃到草做的稻香鲤﹐那就美了。”

芊芊插口道︰“什么稻香鲤?比我的虾仁炒蛋好吃吗?”

正说着﹐青莲拿着一小坛酒进来﹐接口道︰“芊芊姐姐﹐你如果吃过这稻香鲤就不会这样问了。”

芊芊道︰“你吃过?”

“没哩﹐草哥哥懒的很﹐我还没吃过他做的这道菜。我是听絮姐姐和灵芝姐姐说的。”

野草接过青莲的酒坛子﹐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了﹐道︰“好﹐今晚不如我们每人下厨做一道菜﹐然后大家喝酒吃肉如何?”

众人轰然道好﹐马上便四散而去﹐分头准备做菜去了。不久﹐太阳下山﹐又是盛夏时节﹐天尚未全黑﹐纪复古叫人去院子中摆下一张大圆桌﹐除了野草﹑柳絮﹑芷兰﹑竺芝﹑青莲﹑芊芊外﹐宛枫﹑梅雪影﹑江若慧﹑卫婵娟﹑杨展﹑秋中明﹑连倩﹑巫斯义﹑魏虎臣﹑归无极﹑白先﹑师刚﹑师柔等人都闻风而至﹐一张桌子没法坐得下﹐柳絮只好又要纪复古加开一张桌子。

最先端上来的是青莲做的几样小菜︰鲜藕釀肉末﹑醤茄子﹑荔浦五花肉。众人不分尊卑老幼﹐先是酒过三巡﹐然后一齐起箸﹐只一个回合﹐早见底了。接着是芊芊做的虾仁炒蛋;柳絮做了个扣三丝;芷兰做了个鸳鸯雪花卷;竺芝做的是银粉牛肉丝;宛枫做的是干菜焖肉……众人吃一道菜﹐赞叹一番﹐喝数碗酒﹐最后﹐野草做的稻香鲤端将上来﹐众人只闻得一阵饭香伴着荷叶清香﹐挟着鱼肉的鲜味﹐扑鼻而来﹐不禁齐声道︰“好香呀!”只见红娘﹑翠姑各端了一个极大的盘子﹐盆子上用好几块硕大的荷叶包着一物﹐柳絮和竺芝一人一盘﹐利索地撕开荷叶﹐露出连鳞带皮﹐金黄金黄的一尾大鲤鱼来。二人用早己准备好的小刀﹐把那两尾鲤鱼切成十数块﹐露出里面的米饭来。那米饭渗透了鱼的鲜味﹐还带荷叶的清香﹐直得众人猛咽口水。

柳絮和竺芝给每人都分了一份﹐然后才坐下来吃﹐野草把自己那份拨拉到柳絮碗里道︰“你多吃一点吧﹐这两天累坏你了。我留着肚子喝酒。”

柳絮微微地笑笑道︰“好﹐真香。你可別喝太多酒了。”

谁知野草却大声说︰“今晚各位要喝个痛快﹐来来来﹐喝酒!”高举酒碗﹐找归无极﹑白先等人猛干!

这一场酒直喝至月上中天才散。除了野草﹐男人们不醉的也都有九分酒﹐女侠们也各带五六分酒意。大伙尽兴而散﹐都歇息去了。

野草回到房中﹐写了一封信给芮德彰﹐大意是说自己身世虽然坎坷﹐却并不在意﹐只因一些江湖上的事未了﹐要去料理一下﹐待事情终了﹐便会回来云云。

野草收拾妥当﹐换了夜行衣衫﹐腰间藏了碧波剑﹐悄悄推开房门﹐一跃上了屋顶﹐只三数下﹐便消失在月夜之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