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57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228

你在这里

欧洲鹰国-加拿大-男厕还是女厕?

欧洲鹰国-加拿大-男厕还是女厕

阿立茶庄

2016年7月15日

 

引子:这两天开一个小会议,遇到不少趣事。好像可以闲侃一下。不马上写下来多数就会忘了。

所有写到的事都是真事,绝无加油添醋。当然阿立的文字本身就是一惯的闲侃。人物名字自然被酱油了。好笑归好笑(觉得不好笑也很正常),没有任何歧视这个、歧视那个的意思。欧洲、鹰国都有朋友,加拿大更是有很多朋友。

(一) 小会议之‘历史’

这个小国际会议只有几年的历史。其实是各国的几个同行(学术界为主,工业界也略有几个)觉得大的会议似乎不够意思(太多的‘报喜不报忧’,学术和应用上的‘政治正确’,等等)。如果小范围大家每年聚聚,可以相对‘畅所欲言’。

第一次会议在美国,正好是德国和美国的几个教授有个项目讨论。阿立是事后才知道的。后来几次都不在美国(韩国,德国柏林,日本,鹰国,德国某地)。阿立也被他们当成朋友。虽然受到邀请,以前几次各种原因未能成行。

今年会议定在美国,而且就在阿立这个地区。自然参加了,也会‘畅所欲言’一下。

会议由本地一家公司赞助。该公司离家一个多小时车程。每天早出晚归(晚餐在当地附近的餐馆)。

会议也邀请了几个工业界的代表,以旁听为主。

(二) 欧洲还是鹰国?

老宋(韩裔美国人)开场白:

前几次会议在世界各地。亚洲(韩国的汉城),欧洲(德国柏林),亚洲(日本),再回到欧洲。。。

话音未落, 德国鸥兄(鸥司特马也教授)突然干咳起来。

老宋会意,呵呵一笑:是鹰国。

鸥兄小心翼翼的微笑。俺们米国佬哈哈大笑。

老宋:去年回到欧洲,德国(鸥兄的大本营)。

。。。

赞助公司的卡兄:今天晚餐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地图显示在大屏幕上。

阿立反正有‘鸡屁爱诗’(GPS),没问题!

(三) 餐馆啊餐馆,你在何方

开车去餐馆。鸡屁爱诗没多久说:‘你已到达目的地’。

路边既无餐馆的影子,也无路口!

只好开到前面的一个路口,拐进去,是某大型商场。

让鸡屁爱诗重新带路!

左拐右拐,又回到老地方:‘你已到达目的地’。

只好再开到前面的路口,拐进去。找个停车地方,开手机。用谷哥的地图指引。显示餐馆地址在这大区里的某个地方。跟着开吧。

转了半天,谷哥:‘你已到达目的地’。

还是没任何餐馆影子。干脆找个商场停车位。走进商场去问吧。

商场里的一个小吃店里帅哥、美妞很热情。看着阿立拿的餐馆名字和地址说:这餐馆在商场外边。开车兜过去就行。

绕商场的车道不是全部通的。又回到进来时的车道上。看见右边有几家餐馆。开进去一问,那小哥说这餐馆是贴着商场的。你往那边开,结果方向又是错的!

绕了半个多小时。车里空调不够似的,车窗开了,慢慢找。总算看见餐馆了。

停好车,忘了关车窗。

。。。

居然这么巧,酒足饭饱出来时,下大雨了。不愿久等(回家还要一个多小时),冒雨冲到停车场。车找了半天才找到,成了半只落汤鸡。这才发现车窗没关,车里面也淋了不少雨。乖乖。此是后话。

(四) 加拿大、美国边境都乖乖

找到聚会的小包间。一桌已差不多坐满,赶紧坐下。点一杯时令(seasonal)冰镇啤酒先。

闲侃胡吹一气。

不一会儿另一桌也坐满了。阿立居然不是唯一一个绕商场无穷多圈的人!赞助公司的原老总(地头蛇)也兜了N圈。呵呵。

侍应小哥、美女来,大家都点了前菜,主食(甜食呆会儿再说)。

小哥问大家酒是不是再来一轮?那是当然。(第一晚便餐,不喝红酒了。)

一会儿小哥回来:阿立兄,严重不好意思。时令啤酒卖完了。换一款同一酒家的‘博士屯老哥’吧?

阿立:没问题。

鸠山兄(长的真有点像鸠山):一般过了半夜才会有‘不好意思,这款酒被喝完了’。

大家都觉得这么快酒被喝完太好笑了。接着就不断讲各自经历过的笑话。挑几段:

阿马兄:“老子一次去加拿大。入境时那个美女边警让俺下车。过来一条德国狼狗,特别大。舌头伸出来这么长(比划一下,两个手掌长度)。要把老子生吃的样子。吓的差点儿尿了。”

“后来出来另一个警官,说‘你可以走了’。问他:刚才啥事?那警官说:‘你的车上贴的,女警官以为是侮辱性的咚咚’。”

阿马兄:老子说你们怎么让培训不够的菜鸟上岗啊,吓死老子了。

阿立:好像去加拿大很少检查的。美国这边才老找麻烦。

阿马兄:美国佬也不是好鸟(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佬):

“一次回来,入境时问:‘到加拿大干啥去了’。

老子:赌钱啊,上酒吧啊。

警官:‘美国没赌钱的地儿吗?没酒吧吗?’。

老子(心里要骂#¥%*):加拿大人比较好骗,老子有赢钱的机会。回到美国花钱,贡献‘鸡滴屁’!”

众人大笑。

(五) 加拿大入境之二

鸠山也聊起了一次女儿找到工作(还是夏天实习?),在加拿大某地。他开车送女儿去,帮着搬运一些咚咚。

加拿大警官(问女儿):干什么来加拿大?

女儿:到某地去工作。

加拿大警官:他跟着干吗?

女儿:帮着搬运些咚咚。

加拿大警官(问女儿):加拿大人不会干这些事吗?

鸠山(对俺们说):老子女儿才21岁,被问傻了。老子真想一拳打中那警官的鼻子!

鸠山(对警官):俺女儿是去加拿大教加拿大人怎么工作。

鸠山(对俺们说):这是老子唯一想到的,稍微找补一点回来的答案。

众人:高,高家庄。实在是高!

那警官又问:带了几把枪?

鸠山(对俺们说):NND,以为美国佬个个‘双枪老太婆’啊!

开始表演(当然真的不敢如此说):警官,俺带了7把枪。这边一把,那边一把,前胸两把,后屁股两把,左腿一把。。。哦,右边鞋子里还有一把。。。几把了?

众人笑翻。

(六) 男洗手间写的是‘女士们’?!

 

坐阿立旁边的小老兄是意大利来的。笑的不行,要上洗手间了。

回来后更是笑的不行。听小意道端详吧:

小意(问一个小常宝):洗手间在哪?

小常宝指引到了男洗手间。抬头一看:乖乖,意大利语写的是‘女士们’(Ladies)!

鸠山、胡传魁(真有点像胡传魁)、阿立都笑得直不起腰了。米国佬的意大利语怎么学的?

胡传魁问: 那女洗手间写的是神马?

小意:是‘妇女们’(Women)

阿立:俺呆会儿要去拍个照。

小意:这个意大利词有点刁钻。这词的单数是指男的,复数却是‘女士们’的意思。

胡传魁:这么一说,也不算米国佬无能。是意大利人太狡猾了!

阿立真的偷偷去拍了个照。有图有真相:

分类: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哈,阿立,笑翻天了,逗哏哈。

 

周末快乐!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嗨皮用无止境,百草继续鱼块!

周末嗨皮!

 
Amoy的头像
 #

听你们聊天,笑得直不起腰!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Amoy谷粒!祝夏安!天天开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