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7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2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四十一回 破魔窟侠女脫苦困 战敌酋舍血解众厄 之二

宛枫﹑云柔月兵器一摆﹐就要上前厮杀﹐野草摆摆手﹐道︰“且慢﹐让我来猜上一猜。”对着后面一位蒙面人道︰“这位定是风使者了。”

风使者大奇﹐问道︰“阁下是谁?怎地认得本使?”

野草不答﹐又转向站在风使者前面的蒙面人道︰“阁下身形好生眼熟﹐我们似曾相识?我猜﹐阁下在黑煞的司职必定极高。”

那人静静地道︰“江湖传言﹐草先生机智百变﹐料事如神﹐果然如此!本座便是黑煞令主﹐草先生大才﹐本座着实仰慕的紧﹐不如加入本组织﹐共图大事﹐如何?”

野草大笑道︰“令主所图何事?难道还想做皇上不成?”

令主道︰“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就是做上一做﹐也无不可。”

“令主事成之后﹐封在下什么官?”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食禄万钟﹐采邑千里﹐子孙世袭罔替。”

“哈哈﹐在下若要这等富贵﹐现今便唾手可得﹐何必冒这造反杀头之险?又落得个千古骂名。”

“此话怎说?”                    

“好教令主得知﹐在下现今是本朝红人﹐官封太子少保﹐赐爵护国公﹐食禄五千石﹐位极人臣﹐当今皇上的救命恩人﹐皇上倚为心腹臂膀。人间富贵﹐似这般己是极至了﹐在下还能再有他念?”

“如此说来﹐草先生必定要与本座为敌了?”

“道不同不与为谋﹐想必令主也明白其中道理。”

“好!据木机堂木坛主所说﹐草先生武功极高﹐并非如江湖传闻中所说一般﹐不堪一击。今日本座倒是想印证一下﹐到底木坛主有没有夸大其词。”

“在下一向不喜武学﹐武学一途﹐实非在下专长﹐所谓功夫极高之说﹐乃江湖朋友抬爱之词。”

“如此﹐草先生却是无意赐教了?”

“哈哈﹐向令主讨教﹐在下哪敢落后于人?”野草从腰间抽出碧波剑﹐摆了个门戶﹐喝道︰“亮兵刃罢!”

令主见对方年纪轻轻﹐面对强敌﹐依然从容镇定﹐心中不禁暗暗佩服﹐抽出所佩松纹宝剑﹐也亮个势﹐静待对方动手。

宛枫﹑云柔月见野草与黑煞令主动上手﹐心中担忧他不是对方的对手﹐其势又不能劝止﹐只好双双大喝一声﹐攻向风使者﹐欲先把对方击倒﹐回头再来相帮野草。

那知风使者功力着实不弱﹐适才在极不利的形势下﹐与武当伐木都斗了个旗鼓相当﹐这时见二女攻来﹐一摆亮银虎头钺﹐幻起一片银光﹐去宛枫的短剑﹑云柔月的铁如意上一磕﹐一股大力逼来﹐二女几乎拿不住兵器﹐蹬蹬蹬地往后退了数步﹐这才拿桩站稳。云柔月这一交手﹐心知合自己和宛枫之力﹐也难在对方手下讨得了好﹐于是左手从袖中抽出一条黃色的手帕﹐铁如意一摆﹐便要攻向风使者﹐风使者一见﹐惊道︰“姑娘是山西云家的人?”

云柔月道︰“啍!你也识得我云家的厉害?”

风使者呵呵一笑︰“云家的使毒功夫本座佩服之至!”言下之意﹐除了毒功﹐云家其他功夫就相差甚远了。

云柔月如何听不出他话中之话?冷冷道︰“正好要让阁下大大地佩服一下云家的毒功!”黃手帕一拂﹐一股极细的粉雾﹐便飞向风使者面门﹐风使者挥动双钺﹐把那股粉末一荡﹐闭了呼吸﹐退了数步﹐宛枫借此机会﹐短剑一挥﹐攻向风使者。风使者忌惮云家毒功﹐不敢过份放手相搏﹐因此﹐宛枫和云柔月渐渐与风使者打了个平手。

却说野草与令主对峙﹐令主自恃身份﹐不欲在后生晚辈前先出手﹐便道︰“请赐招!”

野草知道他的用意﹐也不客气﹐碧波剑挽个剑花﹐使了一招白云出岫﹐攻向令主﹐令主松纹剑一拨﹐使招拨云见日相迎。令主剑招灵动﹐火候老到﹐深得剑法精﹐难怪连知客这等高手也没能拦下他。

野草剑法不精﹐才拆了七﹑八招﹐便被对方逼得左支右拙﹐幸好他这大半个月来都勤于练功﹑练剑﹐芮德彰见他肯下苦功练武﹐心中甚喜﹐更是把一身功夫﹐倾相授﹐野草记心极好﹐师父教过一遍﹐他便记下了﹐只是一时三刻还不能体会其中三昧。此时令主正使一招长虹贯日﹐剑光大盛﹐剑尖颤动﹐把野草周身大穴全都笼罩在剑光之中﹐野草无论后退还是左避﹑右闪﹐都无法脫出其剑招攻击范围。野草立时想起师父所教剑诀﹐使出一招云破月来﹐內力直透剑尖﹐迎着令主颤动的剑尖点去﹐只见碧波剑碧光大炽﹐剑尖竟然射出寸许咝咝剑气﹐令主大惊﹐连忙撤招变招﹐一招如封似闭﹐急向后便退﹐野草一招得势﹐连环进步直刺过去。

令主看看退无可退﹐就要退至墙边﹐急切间﹐使出一粘字诀﹐伸剑去野草剑上一搭一引﹐把野草的剑气引向墙上﹐但听得轰然一声大响﹐那坚硬的石墙被野草和令主的剑气击得破了一个大洞﹐洞的那边竟然也是一个石室﹐轰然之声才竭﹐那边便传来了打斗之声。

这时﹐秋中明己然击毙了两个杀手﹐巫斯义果然擒下了土九﹐时不与也一爪击了碎了土五的天灵盖﹐其余人等都停手罢斗﹐望向那洞口。时不与离那洞口稍近﹐正欲探头去看个究竟﹐却见人影一闪﹐一个苗装老者从洞中窜将出来﹐紧接着金光一闪﹐一把金剑带着一条彩练从洞中跟踪而至﹐直击苗装老者身后﹐众人听得一声娇叱︰“哪里逃!”眼前一花﹐一个绝色女子已然站在众人跟前。

宛枫惊叫道︰“兰姐姐你怎地在此?”

那边林盛也惊道︰“廖老前辈﹐你怎地在此?”

原来那廖川八当时见大势己去便欲奔往林盛处搬救兵﹐谁知跑没多远﹐便见山庄之內四处火起﹐喊声动地﹐心道︰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原是黑煞令主请来的贵宾﹐只听命于黑煞令主﹐不在其余黑煞头目统领之內﹐黑煞之內﹐自坛主以下﹐都得让他七分。因此﹐山庄之內的秘道出口﹐他比林盛还清楚得多﹐这一打定逃跑的主意﹐便即一路飞奔﹐一折便折进路旁一个凉亭之中﹐一掀石桌﹐露出一个洞口﹐正要往下跳﹐芷兰轻功超卓﹐己然跟踪而至。

廖川八大急﹐往下一跳﹐也顾不得关上机关﹐拔腿就往秘道深处跑﹐廖川八左折右转﹐无法摆脫芷兰的追踪﹐逃至一个石室之中﹐终于被芷兰追上。廖川八一看芷兰孤身一人﹐再无同伴﹐心下大定﹐哈哈大笑道︰“女娃儿﹐刚才你人多势众﹐老夫还忌惮你三分﹐现在咱们是一对一了﹐老夫就陪你再拆上几十招玩儿﹐待会把你擒下﹐看你还拜不拜我为师?”

芷兰道︰“阁下就別做梦了﹐有手段便使将出来﹐好让本姑娘见识见识!”

二人话不投机﹐兵器一亮﹐斗在一起。廖川八这下打点精神﹐一心要擒下芷兰做徒弟﹐因此上也不使毒功﹐把那柄降龙杵舞得如风车一般。芷兰哪管他有什么心思?只想把他活捉。这一来双方各施奇招﹐在这石室中你来我往﹐斗了上百招。

斗至分际﹐芷兰看到廖川八使一招韦陀伏妖招式己老﹐旧力未尽﹐新力未生之时﹐立即使出一招摘叶飞花﹐金剑一掷﹐照廖川八咽喉击去。正在此时﹐廖川八背后的石墙轰然一响﹐现出一个大洞﹐廖川八吃了一惊﹐不管洞后是什么﹐救命要紧﹐旋即便从那洞中窜出﹐躲过了芷兰这一击﹐待得回过神来﹐正好林盛问他︰“廖老前辈﹐你怎地在此?”

廖川八一见林盛﹐喜道︰“林总管﹐老夫正要找你哩﹐快快把这些人打发了。”

令主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去廖川八跟前一晃﹐廖川八一见﹐立即躬身道︰“廖某参见令主。”

令主去廖川八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廖川八便应道︰“是!”

野草看到令主眼神阴晴不定﹐猜想他必定有什么阴谋﹐便道︰“各位小心在意﹐对方必有图谋。”话才说完﹐只见廖川八嘿嘿奸笑道︰“天堂有路你们不好好走﹐却偏偏要在这里遇见老夫﹐哎可惜你这女娃儿﹐也得陪着他们一起去见阎王了……”说完﹐手一挥﹐便见一团红雾炸开﹐向野草等人罩来。

云柔月大叫︰“小心!有毒!”纤手一甩﹐一条碧绿的手帕穿过红雾向廖川八直飞过去﹐自己却是闭了呼吸﹐挥掌连拍十数掌﹐拍向那红雾。

野草暴喝一声︰“退!”一掌拍出﹐人己向后疾退。

待得红雾散尽﹐野草把眼一看﹐除了云柔月外﹐秋中明等人连同被擒的土九﹐全都倒在地上﹐脸上泛起点点桃红﹐而令主一干人等﹐早己不知去向。

云柔月一见野草没事﹐便道︰“好厉害的毒药!却是什么毒呢?”

野草一面凝重地道︰“这是桃花红!没想到这个苗装老者竟然有桃花红!”

“桃花红?可是江湖传说的与荷叶青成双成对的桃花红?”

野草点点头﹐云柔月大惊道︰“如此﹐兰姑娘他们不是没救了?”

野草恨恨地道︰“好狠的黑煞!只是遇上了我!这毒就毒不死人!”

云柔月道︰“你能解?”

野草道︰“正是!云姑娘﹐你快快出去﹐找人来帮忙把他们抬出去﹐再带些清水来!”

云柔月也不问为什么﹐应了一声﹐如飞而去。才出秘道﹐便遇到柳晓风等人﹐云柔月把情形一说﹐柳晓风大急﹐便吩咐不听道︰“快去找担架和清水来。”急随云柔月﹐赶至秘道中石室﹐只见野草左手衣袖高挽﹐腕上有数道血痕﹐瘫坐地上。而芷兰等人﹐甚至土九的嘴上都有血液的痕迹。柳晓风曾中过桃花红之毒﹐是野草以自己鲜血救活过来的﹐这下一见﹐便知道端的﹐心中大痛﹐一把抱住野草﹐老泪纵橫﹐叫了一声︰“贤侄……”便泣不成声了。

不一会﹐不听带了十多人﹐抬着担架和清水赶至﹐野草声若蚊蚋﹐对柳晓风道︰“解毒灵丹给他们每人一颗﹐以清水服之﹐快……”

柳晓风立即传令﹐照野草所示去办。随即便把野草等人抬出秘道﹐都到山庄正门大堂里取齐。不闻一见野草等人如此模样﹐便即动问﹐柳晓风把刚才发生的事故说了﹐不闻等人听了﹐无不感动﹐伸手抵住野草命门﹐缓缓地输入內力﹐以助野草恢复元气。

正神伤之间﹐只听一人叫道︰“义父﹐你看谁来了?”

柳晓风回头一望﹐只见柳絮春风满脸地带着柳霓裳﹐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

柳霓裳一见柳晓风﹐奔上前来﹐扑通跪下﹐叫道︰“师父﹐裳儿给你磕头了。”一边行礼一边流泪。柳晓风大喜﹐一把扶了柳霓裳起来道︰“裳儿﹐让师父好好看看!”

柳霓裳道︰“师父﹐这是芊芊﹐这些年来徒儿与她相依为命﹐便如自己亲生的一般……”

芊芊马上上前﹐盈盈拜倒﹐口称︰师祖﹐拜了三拜。柳晓风坦然受了礼﹐扶起芊芊道︰“好孩子﹐受苦了!真难为你了。”

索引上见礼道︰“柳大侠﹐还认得索引么?小人这里有礼了。”说完便要行主仆之礼。

柳晓风一把拦住﹐道︰“记得记得﹐老杇还没老到这个地步﹐连索小哥都不记得了?”

柳絮突然道︰“义父﹐草呢?怎么不出来见见我师姐?”

正是︰才喜师徒重逢日﹐又忧群侠中毒时。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