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医学与人(一)——与癌共处

那一年,先生家姑姑79岁,安医确诊:宫颈癌晚期。

 

今年,先生家姑姑88岁,依然“健康”快乐地生活着。

 

命运多舛,但生命依然也会有奇迹,且不论贫穷与富裕。

 

于另一些人而言,有时,又注定是一场医学和生命学的悲剧。

 

前段时间,几位女友相聚,女友聊到一位富翁朋友,妻子得了癌症,雇多人照顾妻子,花去数百万与癌作战,生者痛苦挣扎,这样过了几年,妻子去世,富翁心安。

 

切除癌细胞,化疗好细胞,与癌抗争,是不是癌症病人的最佳选择,这或许应该是家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让生命安然地面对生老病死,这是一个自然规律。且不论你有如何的心胸,如何的气度,都无法回避生死问题。所以,在今生有愛的日子里,快乐生活。

 

医学的意义是除去病人身心痛苦,给病人带来健康,而如果医学本身,并不能治愈癌症病人的痛苦,不如让生命安静点活着。

 

医学所解决的只是疾病本身的问题,也可能由于疾病情形不同,每个医生的诊断不同。当我们用生命学存在的意义来看待疾病,我们就可以考虑医学在生命学上的施救价值。

 

想想生死之间,原本一步之遥。逝者安息,生者无惧,在去来的中间,唯有珍惜生命。

 

每个人都是一只荆棘鸟,用了全身的力气飞行,用怎样的心态生活在这个世界,尤其在面对疾病侵袭时。

 

想来至今,姑姑与癌共处了将近9年。那年,79岁的姑姑年事已高,加上体质瘦小,瘦小的姑姑性格很好,只是,刚确诊那段时间,姑姑身心也很痛苦。

 

起初姑姑在淮南老家治疗,由于医学水平有限,后来,亲戚朋友一同商量,到安医治疗,这样姑姑就住进了安医肿瘤科。

 

我们和姑姑关系蛮好,个性的接近决定相处的乐趣,姑姑在安医住院期间,给姑姑做的饭菜很受姑姑夸奖,看着姑姑有滋有味地吃着,心里满是安慰。

 

那一刻,想,生命就是如此的温暖和温情。

 

姑姑在安医住了三个月,尽管大家很是关心姑姑,只是,姑姑因身体和年龄原因,无法手术,只是化疗了两次,化疗让姑姑倍感痛苦,加上化疗的不良反应,姑姑坚持不再做化疗,决定回家了。

 

回家的姑姑就意味着放弃对于宫颈癌晚期的治疗,而疼痛依然是存在的,我们在合肥依依不舍送别了姑姑。

 

起初,回家那二年,姑姑很是疼痛,忍无可忍时,家人从医院找医生开最厉害的止疼药给姑姑吃,再,姑姑慢慢能容忍癌症带来的痛苦。

 

幸运的是,姑姑是一位基督徒,姑姑在痛苦至极,曾想结束自己生命。无奈,上帝在给予生命痛苦之时,更赋予生命饱满的愛。

 

于此,姑姑的生命在上帝愛的见证里是一个奇迹,在姑姑与癌共处过程中,上帝的愛与姑姑同在。

 

至今,姑姑与癌共处了9年,而在生命坚韧和乐观的姑姑眼里,姑姑快乐生活着,我想健康在上帝的愛里已经赋予癌症别样的医学价值,那可以突破生命细胞的定义,姑姑安然无恙生活着。

 

于是,用一种全新的心态来看待医学的癌细胞,如果,当心态足够快乐,人们也可以在认识癌细胞的同时,和她握手言和。

 

与癌共处9年的姑姑,这个夏天,祝福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分类: 

评论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给老人点赞, 为她祝福!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如今在上帝的愛里,姑姑健康生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