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3 小时 17 分钟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三十九回 定巧计群侠出奇兵 心意决霓裳奋宝剑 之二

次日午后﹐各人结束整齐﹐便要出发往指定潜伏地点。此时正是春雨时节﹐特別在右江地区﹐说下雨就下雨。这时天黑得就如黃昏时分一般﹐乌云密布﹐阴霾四合。

柳晓风不放心山庄正门﹐又亲自去巡视了一遍;冉顺问道︰“启禀盟主﹐如若有人要进入山庄﹐是否拦截?”

柳晓风道︰“不可!在攻击没发动之前﹐任何人进入山庄都不要阻拦﹐不过如果有人要出来的话﹐就须全部擒拿﹐不得惊动山庄里面的人。”季春华﹑冉顺等人应了。柳晓风又到各处查察一番﹐这才回到东南面的潜伏地。

黃昏时分﹐下了一场大雨﹐看看天色齐黑﹐那雨却又收了。山庄前的山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未几﹐只见四乘烈马急驰而来﹐马上乘客一式黑斗蓬﹑大竹笠﹐大簔衣﹐黑巾蒙面﹐看其身手﹐必具上乘武功。

四人直奔至山庄大门﹐也不叫喊﹐便直往山庄里去了。山庄里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哈着腰迎上前来﹐正要说什么﹐一个黑衣人从腰间掏出一个腰牌﹐在他的面前晃了晃﹐那管事的一见大惊﹐大气不敢出﹐便道︰“请随小的来。”说完在前头带路﹐穿过屏风﹐绕过假山﹐来到花园尽头﹐去那墙上一按﹐墙便露出一个门来﹐管事的带着四人﹐左转右转﹐来到一个一丈见方的鱼池前﹐那鱼池四周怪石围绕﹐花木扶疏。管事的趋前数步﹐去一块石上一按﹐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响﹐一瞬之间﹐那鱼池中的水和鱼都不知去向﹐池中现出一道石阶﹐不知深浅﹐直通地底。管事的领着四人﹐举步就往下走﹐才走了十数级﹐听得头上轧轧之声﹐那洞口便关闭了。地道中每十步便有一个火把。管事的带着﹐转了十数个弯﹐走了约莫有一里路﹐便见有一道石阶往上而行。到得石阶尽处﹐掌管事的去那壁上一按﹐头上便现出一个四尺见方的洞口来﹐走出洞口一看﹐原来是一道牌坊﹐管事的伸手在身侧的一个石鼓上一拍﹐那石鼓一转﹐便把洞口盖住了。

管事的和那四人走过牌坊﹐转了个弯﹐便看到一座高楼拔地而起﹐雕梁画栋﹐极有气势﹐正是林盛居住的停云楼。走到楼前﹐门楼有两个把门的家丁﹐看到管事的前来﹐连招呼都不打。管事的向其中一人低声说了几句﹐那人便飞也似的往里去了﹐才一会功夫﹐只见里面一人疾步出来﹐那人身长七尺﹐脸容瘦削﹐正是总管林盛﹐见了那四人抱拳为礼﹐向管事的一挥手﹐管事便自去了。

林盛把来人引至內堂﹐这才道︰“本座不知使者前来﹐有失远迎。不知令主有何见谕?”

內中一个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锦﹐递给林盛﹐林盛接过来﹐打开看了﹐对着一个黑衣人道︰“属下林盛﹐拜见令主﹐请令主示下!”

令主道︰“林总管﹐此处已被对方监示﹐早晚将受到攻击﹐现在命你着即着手撤离此处﹐销毁一切机关﹑暗道及制毒作坊﹑训炼设施﹐不得留下任何痕迹。”

林盛狐疑地看着令主︰“这﹑这……”

令主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林盛立即道︰“没有!属下便即传令下去。”

令主道︰“本座限你今晚便完成一切撤离工作﹐明天黎明前便即撤离。列坛主﹐夏哈甫﹐你们两人就帮林总管办理此事﹐本座在此专等你们消息﹐时候一到﹐立即就撤离。”

令主身后两个黑衣人恭声道︰“是!谨尊令谕。”

林盛一拍掌﹐便有一个下人模样的家丁走来﹐林盛道︰“快安排酒食及客房﹐”又转向令主道︰“令主和列位先稍进酒食﹐属下这就聚集众人﹐安排撤离之事。”说完转身自去了。

不多时﹐下人端来酒食﹐令主四人大吃大喝起来﹐那夏哈甫赫然就是汉王朱高煦府中的那个波斯胡人﹐只听他说道︰“令主﹐如此幽静之华居﹐为何毁之﹐可惜之至哉!”

令主莫测高深地冷笑了一声﹐道︰“你等只管听命便是﹐不得多言。”

四人不再说话﹐不一会﹐林盛回来道︰“已传令下去﹐一切都在进行中﹐请列坛主和这位夏兄前往巡视﹐令主和风使者便在此处稍事竭息﹐一切打点好了﹐属下便来向令主请示。”

令主一挥手﹐林盛便带了列坛主﹑夏哈甫两人出去了。

令主道︰“风使者﹐这里己建了多少年了?”

“启禀令主﹐这里建了快有二十多年了。当年建这里时﹐属下还没有加入本组织哩。”

令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风使者看到令主不作声﹐自然也不便说什么﹐只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令主。

令主突然道︰“风使者﹐本座久闻云中仙子大名﹐我们去看看如何?”

风使者大惊﹐急道︰“令主三思﹐临行前主人一再叮嘱﹐不得在她面前露面!恕属下不敢从命!”

令主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座只是说说而己。”

风使者不敢再提这事﹐把话题一转道︰“令主一路跋涉辛苦﹐便请到上房中稍事休息。一俟林总管结束妥当﹐属下便即禀告令主。”

令主道︰“好﹐也去帮着他们打点一下吧﹐本座就在此稍事休息。”

那知风使者竟然说︰“属下前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就在此听候令主的差遣﹐也好随时回答令主的咨询。”

令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良久才冷冷地道︰“也好。”

 

山庄內一间精舍小院﹐院內花木新绿﹐黃昏前的一场春雨﹐把院子洗得干干净净。二堂里﹐柳霓裳正抚着一条腰带一般的物事﹐那物事说来也怪﹐看似软绵绵的﹐却又带着一个剑柄一样的东西。柳霓裳怔怔地坐着﹐似乎脑中回忆着什么﹐突然﹐柳霓裳嗖的一声﹐从那腰带中抽出那物﹐随手一抖﹐寒光闪烁﹐正是她当年从折柱峰桃花煞手上得来的灵宝软剑﹐柳霓裳挽了个剑花﹐叹息一声﹐便把宝剑插回鞘內。正好芊芊走将进来悄声道︰“师父﹐这几天我觉得余毒己除尽了﹐功力似乎有了进境。”

柳霓裳道︰“我也觉着功力恢复得有八九成了。真难为了草先生了。”

芊芊喃喃地道︰“也不知他现在在哪里﹐”顿了一下﹐转向柳霓裳道︰“师父﹐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呀?”

柳霓裳道︰“快了﹐草先生谋划周详便会取行动的。”二人正说着﹐却听索引大声道︰“不好了﹐小姐!”说着便闯将进来。

柳霓裳道︰“索大哥別急﹐慢慢说来﹐到底出什么事了?”

索引急促地道︰“刚才林总管亲自前来吩咐﹐要我们立即打点行李﹐把该带走的都带走﹐不能留下任何东西。并说黎明前便要出发。”

“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不知道。小姐﹐我感到这次跟以前大不一样﹐似乎这次离开﹐以后都不回来了。”

“此话怎么说?”

“我看到他们到处堆积引火之物﹐似乎要把这里烧了。”

芊芊大喜道︰“这一定是草先生要来了!”

柳霓裳道︰“你怎地知道他要来?“

芊芊道︰“如果不是山庄受到攻击﹐他们经营这里快二十年了﹐又怎么这么轻易放弃了?”

“芊芊说的有理﹐”索引道︰“前两次我们不是去而复返?可见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就此放弃这里的。”

“师父﹐我们不要跟着他们走了﹐反正我们身上的毒全解了﹐我们就在这里等草先生来。”

“只怕草公子不是今晚来﹐我们岂不是要孤军奋战?要冲出去却是甚难。”

“索大哥﹐你再悄悄地去各处看看﹐有什么异样赶快回来通报。”

索引应了一声﹐一掠身﹐便走了。

 

更交亥时﹐浓云密布﹐天边不时来几声沉闷的雷声﹐又夹杂着几道闪电﹐天黑得象锅底一般。这时﹐荷塘村悄悄地驶出五条乌篷船﹐直往沉沉的黑暗中驶去﹐到了一个去处﹐全都停了下来﹐只听船中传出三声水鸟的鸣叫﹐不知怎地﹐船的上方便突然垂下三根绳索﹐芷兰一身黑色夜行衣打扮﹐第一个抓住那绳索﹐手足并用﹐往上便攀﹐不一会﹐早到了悬崖中秘洞﹐洞中知客和不闻接着﹐指了指崖顶﹐芷兰会意﹐伸手在洞口抓了一条儿臂粗的山藤﹐不一会便攀上崖顶﹐只见野草早己在那里守候﹐不一会﹐不闻也到了﹐三人把芷兰和不闻带上来的长索捆在那株松树上﹐抛下悬崖﹐只一会功夫﹐第一队少林弟子都己到齐﹐野草一招手﹐不闻便带着众弟子跟着野草跃下巨岩﹐四下一分﹐全神戒备起来。

各队渐次都到齐了﹐所有人全都一式黑色夜行衣打扮﹐只在左臂上缠一条白布带以资识记。清虚和闻尚仁﹑马如龙﹑唱戈留下守着崖顶﹐师重道率柳絮﹑竺芝﹑惠杏雨﹑孟凡前往营救柳霓裳

却说知客道人所领小队﹐先与野草做一路﹐野草带着﹐潜入暗道之中﹐直抵林盛所住的停云楼前的通幽牌坊﹐这才分手。各人找好攻击位置﹐单等东南面柳晓风发起佯攻﹐便即动手。

此时乌云翻滾﹐闪电频频﹐天空中响了几个沉雷﹐却下起瓢泼大雨来。柳霓裳端坐在大厅正中﹐芊芊和索引一左一右地站在她身后﹐全都注视着门外的大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院中一个声音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还不收拾行李?快点!误了事谁也担待不起!”

芊芊斥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那人放缓了声调道︰“小人李标﹐是这里执事﹐职责使然﹐不得不斗胆催促一下。”

“这里没你的事﹐滾吧。”

“是﹐小的这就退下。”李标正要转身﹐却听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道︰“李执事﹐怎么回事?”

李标打了个哆嗦﹐回身道︰“小的参见总管。小的正在催促此间主人收拾行李。”

林盛扫了一眼大厅﹐嗯了一声﹐便直走进客厅﹐那李标带了三四个人便也跟了进去。柳霓裳动都没动﹐说道︰“林总管﹐夜到此﹐有何谕示?”

林盛脸无表情地道︰“早前本总管己传下口谕﹐想必贵管家都已向您禀报过了。这就请您收拾行装﹐随时准备转移。”

“请问我们要去何处?还回来吗?”

“这次我们已另建了一处风景优美的住所﹐就请您迁居到那里﹐我们不再回来了﹐再说﹐这里也住厌烦了。”

“这是总管的感觉?”

“难道您不想换个地方?”

“我在这里住惯了﹐不想换什么地方。”柳霓裳懒懒地道。

“我们换一个四季如春﹐一年花开不败的地方居住﹐岂不是好?”林盛努力挤出一点笑容来。

“请总管回复贵上﹐我在这里住惯了﹐哪里都不想去。”柳霓裳语气透着坚定。

“这就令在下十分难堪了。还请您三思﹐再说﹐这天芋之毒……”

“不劳费心﹐天芋之毒我自能应付!”

林盛冷笑道︰“这可由不得您了。”

索引喝道︰“怎么?总管想用强?”

“如果有人不愿跟着我们一起走﹐说不得﹐只好用强一回了。”

柳霓裳缓缓地站起身来﹐冷冷地道︰“总管自信能留得住我吗?”

林盛仰天打了个哈哈﹐道︰“林某这点自信还是有的﹐您如果不信﹐何不试试?”

芊芊呛地拔出宝剑﹐喝道︰“我先来讨教几招!”

柳霓裳一举手﹐止住芊芊道︰“二十年了﹐我也没跟人交过手了﹐今天就看看我这把老骨头还中不中用。”说完﹐也没怎样作势﹐突然就站在林盛跟前﹐道︰“请总管出招吧。”

林盛冷笑道︰“久闻云中仙子一手飞云剑法独步武林﹐天下罕有敌手﹐可惜林某出道得迟﹐缘悋一面﹐从没见识过这等高妙剑法﹐今日仙子不吝赐招﹐幸何如之?”说完﹐摆了个架式﹐算是对武林成名人物的见礼﹐虚空向柳霓裳拍了一掌﹐却是一点力道也不使。

林盛之所以如此﹐一来柳霓裳乃江湖成名人物﹐二来林盛还不欲完全与她撕破脸皮﹐因此出手先是见礼﹐然后又礼让。

柳霓裳如何不知他心思?喝道︰“林总管﹐怎地如此轻视老身?连力气都不使上几分?”

“好!礼数己过﹐林某就不客气了。”说完﹐呼的一掌﹐拍向柳霓裳肩头﹐出手又准又快又狠。柳霓裳退后一步道︰“且慢﹐林总管亮兵刃吧﹐你一双肉掌挡不了我的宝刃。”

林盛道声好﹐只一眨眼功夫﹐手上便多了一把黑黝黝的兵器﹐那兵器名叫量天尺﹐是用精钢打造﹐尺身厚重﹐不怕宝刀宝刃。

二人重新摆开架势︰林盛单掌向前﹐右手量天尺斜指上方;柳霓裳不慌不忙﹐随意摆了个门戶﹐算是自己的起手式﹐他二人招式一摆﹐却不忙着进攻﹐俱都渊停岳峙﹐大有名家风范。二人对峙半盏茶光景﹐却听林盛喝道︰“看招!”一招吕祖降妖﹐劈头砸来。柳霓裳手中剑一起﹐在身前幻起一片剑光﹐正是自己赖以成名的飞云剑法中的云涌绝壁。

林盛招式又快又狠﹐但却总是不用全力﹐每每留有后着;柳霓裳二十年来不曾与人动手﹐功夫却是没有拉下﹐只是因为久受天芋之毒涂炭﹐功力有所折扣。柳霓裳以师门剑法夹杂着飞云剑法与林盛对攻﹐来来往往斗了四五十招﹐林盛一点破绽也不露﹐又斗二十多招﹐柳霓裳额角见汗﹐气喘急促﹐自知天芋之毒清除不久﹐元气及功力还没完全恢复﹐与人打斗更是难以持久。对方虽然不知自己己解天芋之毒﹐但也必定算准自己难以持久﹐因此才守多攻少﹐柳霓裳心道︰今日看来讨不了好去﹐说不得只好闯一闯了。想罢﹐大声喝道︰“索大哥﹐你与芊芊先走。”

芊芊道︰“不!师父﹐要生要死我都跟你在一起。”

林盛哈哈笑道︰“仙子不必气恼﹐只要您跟我们一起走﹐我担保没人敢动你们一根寒毛!”

柳霓裳一咬银牙﹐招演龙跃在渊﹑走珠溅玉﹑流云飞瀑﹑飞流直下﹑银河倒悬﹑激流穿石﹑云飞天际﹐把飞云剑法一口气连环使出﹐直把林盛逼出厅外。那林盛也真个了得﹐虽然被逼得连连后退﹐但是步法不乱﹐一把精钢打造的量天尺舞得风雨不透﹐在柳霓裳的猛烈攻击之下全取守势。眼看柳霓裳招数使完﹐林盛却全无败象。

正斗之间﹐突然听得东南面传来一阵吶喊声﹐接着便听得鼓角齐鸣。林盛楞楞了一楞﹐险些被柳霓裳宝剑挑中。林盛沉喝道︰“且慢!”托地跳出圈子。正要出言询问﹐只见一个黑衣人跌跌撞撞地跑来报告︰东南面受到大批不明身份的人攻击。

正是︰只知困人身﹐不知己身危。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