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三十九回 定巧计群侠出奇兵 心意决霓裳奋宝剑 之一

话说野草带着祝霸日夜兼程﹐追赶芷兰等人。那祝霸虽然天生神力﹐轻功却只是略知皮毛而己﹐野草没办法﹐只好雇了一辆马车﹐于路向他传授轻功心法和诀窍。不一日﹐己到桂境上林境內﹐野草赶着马车到了一个叫锣圩的小镇﹐找到牛马集市﹐把马车卖了﹐买了个背篓﹐教祝霸把那独足铜人放在篓里背了﹐免得让人看了侧目。又去酒肆里吃喝一顿﹐买了些馒头﹑卤鸡﹑牛肉等物包了。也不找客店留宿﹐只管往荷塘村赶去。

走了百多里山路﹐半夜时分﹐到了荷塘村﹐找到何庄的家﹐野草以暗号敲门﹐不一会﹐门无声地开了﹐里面一人悄声道︰“公子来了﹐快到里屋说话﹐王大侠等候多时了。”正是青莲的叔叔阿福。

阿福领着野草﹑祝霸直到二堂﹐王度已在里面等候。四人重新见了礼﹐都介绍过了。野草问道︰“王兄﹐都到齐了吗?”

“五旗令的弟兄们都各守其位﹐兰姑娘所带的前锋已到了﹐刘渊大侠及莘合兄弟接着﹐正在商议事情。柳盟主的大队人马估计明天就可到达预定位置。”

“好!王兄﹐辛苦你一趟﹐这就带在下去见兰姑娘。”

“是﹐请随在下来。”

阿福便船把野草三人直送至村外七八里远近才回。王度领着野草﹑祝霸上了岸﹐摸黑又走了二十多里路﹐来到一个村子里﹐七转八拐地來到一间大宅院前﹐王度扮着蛙呜叫了几声﹐宅门便呀的一声打开了﹐里面一人低声道︰“是王兄回来了吗?”

王度应了一声﹐带着野草二人都进了院子。那人一见野草﹐抱拳道︰“草公子这么快就到了?”

野草还礼道︰“莘兄辛苦了﹐刘前辈和兰姑娘安歇了吗?”

“还没哩﹐都在里间商议。”

“快带小弟去见他们。”

莘合打了个请的手势﹐便在前带路﹐穿过二道门﹐来到后堂一间大房子前﹐只见里面亮着灯﹐莘合低声道︰“兰姑娘﹑刘前辈﹐草公子到了。”

只见房门打开﹐芷兰走了出来﹐一见野草﹐喜道︰“草弟弟﹐这么快就赶来了。快进来﹐我们正和刘前辈商议着哩。”

野草便请王度带祝霸下去安歇﹐自已便跟着芷兰进了房子。只见里面坐着刘渊﹑薛冰清﹑连杰﹐原来薛冰清﹑连杰和芷兰三人打前站先到﹐野草一一打了招呼﹐便道︰“刘前辈﹐那山庄的地势都侦查清楚了吗?”

刘渊道︰“老夫奉盟主之命在此设立眼线﹐又得公子你的指点﹐这些日子把那山庄的前前后后都查探了个遍﹐果然布置得十分精妙﹐如果不加注意﹐一点都看不出道道来﹐若然贸然攻击﹐必遭败。”说着﹐拿出一幅地图来。

野草道︰“上次﹐我和兰姑娘等人进去看过﹐其中变化﹐姐姐是否还记得?”

芷兰道︰“当然记得﹐当时你还指点何处可进攻﹐何处可防守哩。”

“刘前辈这地图绘得好极了﹐等盟主一到﹐我们便商议进攻之法。现在天还没亮﹐大伙都小睡片刻吧。”野草道。

众人齐声道好﹐便各自安歇了。次日晌午﹐青旗弓玄来报﹐说盟主大队人马已抵预定位置了。野草﹑芷兰﹑刘渊﹑薛冰清等人大喜﹐便派王度﹑莘合跟着弓玄﹐到五里外接着柳晓风人﹐一同回到村中大宅。柳晓风聚众商议道︰“此处明为山庄﹐实为黑煞重要剿穴之一﹐在坐的兰姑娘及草贤侄都曾在里面逗留过﹐其中机关布置十分厉害﹐现在就请两位介绍一下里面的情况。”

野草道︰“副盟主曾化打进黑煞內部﹐虽然不能得知机密之核心﹐但对其运作还是较清楚的﹐就请副盟主说吧。”

芷兰道︰“好!我就先说﹐不详尽的地方由五旗令主再补充。”于是便从化妆成丑女﹐混进黑煞说起﹐直至身份败露﹐被野草救了﹐双双坠崖逃生止﹐把山庄里的情况说了个大概。野草接着又把山庄里的地道暗门﹑机关消息等事说了﹐众人听得矫舌难下。

薛冰清道︰“似如此布置﹐我们如何才能攻得进去?”

季春华接口道︰“是呀﹐即使能攻进去﹐也不知要损折多少弟兄。”

刘渊道︰“我们不若就组成数队攻坚队﹐由各位长老带领﹐由山庄正门攻入﹐盟主再从后催促人马配合……”话没说完﹐芷兰心和野草同时摇头道︰“不可!”

野草道︰“上次我等曾看过山庄地势﹐其机关布局按反九宫八卦阵来布置的﹐而暗道里的阵图﹐我猜它必是按正九宫八卦阵来布局的。”

柳晓风哦了一声道︰“贤侄请快说﹐可有破绽?”

野草又把上次看山庄时的说话再说一遍﹐道︰“那八卦阵分休﹑生﹑﹑杜﹑景﹑死﹑惊﹑开八门﹐要打此阵须从生﹑开二门休门出﹐方可破阵。正九宫八卦阵生门在东北﹐门在西北﹐休门在正北。我看山庄的布局形势﹐北面全是死地﹐形势易守难攻﹐东南面虽然是阔平地﹐可以挖暗坑﹐设箭阵﹐就是再多兵马﹐也不那飞蝗一般的箭射的;西南却是一片悬崖﹐想逃生就得跳崖-----上次我和兰姑娘就是在那里逃生的。所以﹐这阵势一定是反八卦阵。把开门设在了南面的开阔地﹐可以箭阵守之;生门设在西南面﹐却是一片悬崖﹐只有正南﹐却是休﹐用来做山庄大门﹐不进內的﹐可作行路人休息打尖的地方﹐一旦由此攻入﹐是有来无回。极地利﹐把生门﹑开门都封死了。”

众人听了大惊﹐清虚道︰“如此﹐我们岂非束手无策?徒劳无功?”

不闻宣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如此布置严密﹐黑煞中必有能者﹐我等不可轻举妄动﹐免招败绩。”

知客道人道︰“不闻道兄所虑极是﹐然而﹐我等既到此处﹐总不能不打吧?贫道认为不若先暗中把它围困了﹐等他们出一个我们捉一个﹐出两个抓一双。这样我们就有损失﹐也是极小。”

野草道︰“知客掌门之办法虽好﹐却是旷日持久﹐一旦引至黑煞大队来援﹐从后发起攻击﹐我们便腹背受敌﹐到时其势更险了。”

经野草这么一说﹐大伙一阵沉默。不一会﹐连杰道︰“我看草贤侄对此处十熟悉﹐不如听听你有何高见?”

听得连杰这样说﹐众人不约而同地看着野草﹐野草笑笑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难免有所疏忽。”

柳晓风道︰“先说你的办法﹐大伙商议商议。”

野草道︰“好﹐我就说我的办法。大凡任何机关﹑阵都有其死穴﹐这里死穴就在这里﹐”野草指着刘渊所绘的地图的一处道︰“西南悬崖便是阵图的生门﹐设计者设想﹐以天险阻挡敌人入侵﹐又把阵图故意颠倒过来﹐使得一般人很难明了其奧妙﹐达到固守天险﹐以逸待劳的效果。我方不妨如此︰东南面开阔地的开门﹐我们每人负土﹐步步推进﹐多携盾牌﹑弓﹑弩﹐以箭对箭﹐这一路﹐多派人手﹐虚张声势﹐一待山庄內有变﹐便即大举进攻;正南山庄大门﹐我们多布好手﹐列阵以待﹐却不要进攻﹐只待山庄內攻击成功﹐便可成夹击之势;其余各面﹐派人把守﹐广插旗帜﹐以作疑兵;最后便是西南面的生门﹐在下可于夜间从水面上攀岩而上﹐至悬崖中秘洞﹐那秘洞可容三人﹐在下再以绳索垂下﹐渡二人上来﹐然后便在洞中潜伏﹐直待次日深夜﹐我等三人再以绳索多度人手上来﹐便即展开攻击﹐这一路﹐须以高手为主﹐以十人为一组﹐共分五组……”野草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指点着﹐哪一组攻击何处﹐说得明明白﹐末了﹐又道︰“山庄內有柳霓裳前辈三人为內应﹐必要时﹐敝师弟也可现身相助﹐最要紧的是﹐大家要向那些被胁迫的黑煞杀手宣示﹐我们已有解天芋之毒的良药﹐只要投降﹐便既往不究﹐如此必能大大瓦解对方实力。”

众人听得大喜﹐柳晓风道︰“贤侄此计大妙!老夫看可行。”

芷兰道︰“只有一样难做到。”

大家连忙问是什么﹐芷兰道︰“就是那悬崖光溜溜的﹐无处可借力﹐草弟弟如何爬得上去?”

柳晓风向知客道人问道︰“以掌门功力﹐可否以武当梯云纵功法上去?”

知客道︰“据刚才叶少侠介绍﹐那秘洞离水面恐怕有有六﹑七十丈高﹐以贫道功力﹐恐怕力有不逮。”

柳晓风又转向不闻﹐不闻道︰“以敝师弟不语之功力﹐也无十分之把握。”

众人又一阵沉默。突然野草向知客道人问道︰“请问掌门﹐如果有人可以把掌门拋高十数丈﹐你是否可以纵上那秘洞中?”

知客道人及一众人等不知道野草要说什么﹐俱都茫然地看着他﹐野草笑笑道︰“当日白兄与巫斯义﹑杨展二人争白旗旗主之时﹐白兄借巫﹑杨二人之力﹐一跃数丈﹐攀上旗杆﹐因此得胜。”

大伙听他提起此事﹐便都明白他想说什么﹐薛冰清道︰“此计大妙﹐我们合三数人之力﹐先送知客掌门一段路程﹐余下的便由掌门施展梯云纵﹐跃至秘洞中。”

知客搖头道︰“贫道一口气只能上跃三﹑四十丈﹐即使借大伙的力﹐也只能再上跃十丈左右﹐尚有二十丈﹐却是甚难。”

野草又道︰“如果中途有一点儿借力之处﹐掌门是否就可以换气轻身?”

知客道︰“正是﹐只要有一枝一叶可借力之处﹐贫道便可换气轻身。”这等功力﹐当世能为之人﹐屈指可数。

野草大喜道︰“如此﹐便有办法了。”

众人慌问有何妙法。野草道︰“我们合柳伯伯﹑不闻大师﹑连世伯三人之力﹐把知客掌门送上十丈之处﹐然后掌门借力上跃﹐到五十丈处﹐我们叫弓玄往掌门脚下射上一支无头的特制的箭﹐掌门便借一箭之力﹐再上跃二十丈﹐如此便可抵达秘洞了。”

众皆大喜﹐薛冰清道︰“只怕这一箭会误伤了知客掌门。”

芷兰道︰“宫主放心﹐弓兄弟的箭法如神﹐一定不会伤及掌门。即使真的失了准头﹐掌门也可避开﹐大不了就跳到水里﹐只要在水里便是草弟弟的天下了﹐不会有性命之。”

知客道人毅然道︰“如此﹐贫道就放手一搏﹐如若不成功﹐再换不语道兄试试。”

当下柳晓风便分派人手︰不闻﹑不语﹑不听率少林弟子为一队﹐攻击黑煞杀手;知客﹑伐木﹑制香道人率武当弟子为一队﹐攻击对方首脑机关;薛冰清﹑芷兰﹑江若慧﹑卫婵娟﹑梅雪影率漱玉宫门人为一队﹐破坏地面一切机关建;野草率五旗令白先﹑杨展﹑时不与﹑归无极﹑巫斯义﹑云柔月﹑宛枫﹑秋中明等人为一队﹐专一破坏地道机关;清虚和师重道﹑闻尚仁率柳絮﹑竺芝﹑惠杏雨﹑孟凡﹑马如龙﹑唱戈等人为一队﹐一半守住西南生门﹐一半前往营救柳霓裳;都从西南悬崖上进入山庄攻击。王度﹑青莲﹑阿福﹑太湖钓叟游叔庆留守在悬崖下以船只接应。

正南山庄大门由季春华为首﹐率冉顺﹑亓解﹑祝霸以及各路好手守之;连杰﹑连倩守西面;刘渊﹑莘合守西北面;魏虎臣守北面;赵奇守东北面;岑海守东面。

东南面开阔地﹐柳晓风亲率连俊﹑裴百龄﹑弓玄﹑以及石磊﹐少林虚相﹑武当方竹﹑白石等各派好手﹐人人负土一袋﹐个个强弓硬弩﹐身穿藤甲;又杂以刀牌手﹐配以大锣大鼓﹐在东南面佯攻。安排己定﹐众人各各领命﹐自去准备来日厮杀。

当晚半夜时分﹐阿福﹑青莲和王度出一条改装过的木船﹐那船从船头到船尾都用木板铺平了﹐柳晓风﹑不闻﹑知客﹑连杰﹑野草﹑弓玄各各结束停当﹐悄悄上了船﹐直往白天相好了位置的悬崖下划去。

青莲负责保持船只稳定﹐王度﹑阿福便竖起一根碗口粗细﹐三丈多长的木杆来﹐杆顶上钉了一块仅可容一足站立的木板。野草取出碧波剑﹐递给知客道人道︰“掌门﹐此剑能断金穿石﹐带在身上可防万一。”

知客道了声谢﹐便把来插在腰间。都结束停当﹐便道︰“开始吧!”

众人点点头﹐柳晓风﹑不闻﹑布衣山人便去船的正中凝神运气﹐野草帮着王度﹑阿福把牢了那木杆;弓玄则左手持弓﹐右手拈着一枝形状古怪的箭-----箭身足有酒杯口粗细﹐还带有两翼。

知客一个旋身﹐跃上杆顶﹐单足立在那木板上﹐深吸一口真气﹐却听野草一声低喝︰“起!”知客纵身一跳﹐伸足直往柳晓风三人中间踩去;柳晓风三人觑得真切﹐六掌齐举﹐掌力齐发﹐去知客道人足下推去﹐知客道人借着三人之力﹐施展梯云纵的绝世轻功﹐身子便如流星一般﹐往上直射四﹑五十丈高﹐看看真气渐散﹐上升之力道渐弱﹐却听风声嗖然﹐知客偷眼一瞥﹐却见一物飞来﹐正正在自己脚下﹐知客心知﹐正是弓玄射来特制的箭﹐当下大喜﹐伸足去那箭杆上一点﹐深吸一口真气﹐拔身而起﹐又早升高十七八丈。梯云纵乃武当创教真人张三丰晚年所创﹐练至化境﹐可以仅凭一口气﹐平地上跃六﹑七十丈﹐端的非同小可。

却说知客道人上跃十七八丈﹐又早真力不继﹐看看无可借力之处﹐便要一头栽下去了。你道那知客平日里一口气能上跃三﹑四十丈﹐这下为什么才跃至十﹑七八丈便真力不继了?原来﹐知客在那箭杆上一点﹐因那箭飞行甚速﹐还没点实﹐便早己一掠而过了﹐因此﹐换气不足﹐真气不纯﹐只拔高十多丈﹐便真气涣散﹐无以为继了。

知客无暇细想原因﹐拔出野草的碧波剑﹐努力把身体贴向崖壁﹐真力直透剑身﹐去那崖壁上一插﹐只听嚓的一声轻响﹐那剑没入岩石中足有一半﹐知客大喜﹐手腕用力﹐凌空翻身而起﹐伸足去那剑柄上一点﹐只一跃﹐便跃到崖壁上的秘洞里。

知客心中道︰“侥倖!”在洞中稍稍调息﹐便放下绳索﹐以传音入密功夫道︰“贫道托众人之福﹐己然安抵洞中。”

崖下柳晓风听得传音大喜﹐便教野草和不闻二人依次沿绳而上﹐待得不闻﹑野草都到了﹐知客道︰“贫道把公子的宝剑留在了岩壁上﹐请二位在此稍候﹐贫道去把它取回来。”

野草道︰“不劳掌门动手﹐晚辈去取来便是。”

知客笑道︰“如此宝物﹐贫道亲手从公子手中接过﹐便须亲手交还公子手中。再说公子也不知道剑留在何处﹐还是贫道自去清楚一些。”

野草无奈﹐由得知客沿索而下﹐不一会﹐知客手中持着碧波剑跃回洞中﹐这才向守在崖下的柳晓风众人传音﹐报道一切安好。

柳晓风等人自回荷塘村﹐野草三人伏在崖上秘洞中﹐只等次日深夜便即动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