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假如大宋有微信

假如大宋有微信(微劇本)

 

 

 

竹竿上挑著的酒幌在風中飄舞。招牌上歪歪斜斜地寫著“孫二娘大飯店”幾個字。

宋江夫婦進來,閻婆惜小巧玲瓏,面貌姣好,化妝妖豔,背著LV手袋。兩人徑直走到桌邊坐下。

閻婆惜:喂,今天吃什麼?

宋江:(到處打量,眼珠子亂轉):隨你點。自從我宋江建立了梁山泊好漢微信群,朋友像草一樣多,想吃魚,一條微信,立地太歲阮小二就送來了;想吃肉,魯智深打一頓鎮關西,肉就送到我手裏了。你要是錢不夠,我叫小旋風柴進送來。

閻婆惜:你就會吹,武松在景陽岡打死了老虎,怎麼沒送你幾塊老虎肉呢?

宋江:婆惜,不要老虎老虎的,要叫大蟲,這是文化,明白嗎?那大蟲被官府收去了,武松自己也沒撈到一塊肉吃。

閻婆惜:(從包裏拿出手機)網上說這家店有老虎肉,不知是真是假。讓我先放“狗”搜一搜。老闆娘,這兒有WiFi嗎?

無人搭理。老闆娘孫二娘坐在櫃檯後,顧自低頭在手機上。

宋江:谷歌早就被禁了,還“狗”呢,你是忙著要和你那“蟑螂”聯繫吧。

閻婆惜:你討厭,老男人就愛吃醋,人家張郎就不吃你的醋。

宋江:你們兩個小心點,別讓梁山泊好漢微信群裏的人看見。好壞我是群主,不能丟了面子,否則......(邊說邊拿出手機,)

閻婆惜突然嘎嘎大笑起來。

宋江:(低頭看著手機)你幹什麼,笑得嚇人,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閻婆惜:(笑)太好玩了。你沒看見啊,都有幾千條跟貼了,我發給你。

宋江盯著手機,突然也大笑起來。

閻婆惜:好玩吧。再發你一條有意思的。

宋江:哎?閻婆惜,怎麼打不開呀?

閻婆惜:大約被刪了,你動作真慢。

宋江:哎呀,這不是吊我胃口嗎。快告訴我那是什麼東東。

閻婆惜湊近宋江,兩人頭對頭小聲說話。

宋江:啊?說孫二娘賣人肉包子!

閻婆惜:(把手指放在唇上)。噓!輕點。

這時,綠衫紅裙,頭上插花,五大三粗的孫二娘一扭一扭走過來點菜。她從圍裙兜裏拿出手機。哦,拿錯了。她自言自語地說著,又從另一個兜裏拿出一個電子菜單

宋江:你們有老虎肉嗎?

孫二娘:你要野生的,還是圈養的?野生的十兩銀子一盤,圈養的五兩銀子一盤。

宋江:這麼貴?(猶豫了一下),就圈養的吧。是不是真的虎肉?上次我在景陽岡大飯店叫了盤虎肉,結果是狗肉做的。

孫二娘:你咋知道是狗肉呢?

宋江:這騙不了我,我一嚐就知道。

孫二娘:那就試試我們的虎肉吧。是不是真的,你吃了不就知道了嗎。要不要來壺尿騷黃酒,咱們這的名牌,百分百純人工製作。

旁邊一張桌子上坐著一條面皮漆黑的大漢,這時大聲喊叫,孫二娘,為什麼我叫的菜還不來,你欺我李逵是草根嗎。

孫二娘:就來就來。

宋江:叫李逵的還挺多,我的群裏也有一個叫李逵的,頭像是個獅子頭卡通。看頭型跟這人挺像,不過,沒有那麼黑。

孫二娘翹起一根粗大的手指,滴滴幾聲,輸進他們點的菜。走到櫃檯後坐下,依舊拿出手機盯著看。

孫二娘!廚房裏的張青挑起門簾朝外喊。

拿著手機看的孫二娘:糟糕!又忘了傳菜。趕緊掀起門簾走進去,旋即托了一盤包子出來。端到李逵的桌上。

李逵:孫二娘,怎麼這虎肉饅頭不熱。

孫二娘:虎肉冷得快。

李逵(掰開饅頭,裏邊戳出根黑毛)那是什麼?

孫二娘:虎毛。

李逵:管他虎毛陰毛,我餓壞了。(大口吃包子)。

 

宋江夫婦的菜上來了。

孫二娘:來了,虎肉四喜丸子一碗。爆炒猛虎時件一盤。尿騷黃酒一壺。

宋江夫婦都低頭在微信上,沒理會。過了會兒,兩人同時抬頭看見,馬上開始對著菜拍照。

閻婆惜:挺好看的呀,有紅有綠還有豹紋。這是什麼菜,我們叫過嗎?

宋江:管它呢,上來了我們就吃,不是我們叫的就不付錢,誰叫她上錯。

閻婆惜:我先發到圈裏,你別跟我搶。

宋江:切,你發你的圈,我發我的。搶什麼搶!

兩人邊看手機邊吃。

閻婆惜:咦,這虎肉丸子怎麼是酸的呀。

宋江:瞎說,人肉才是酸的。虎肉怎麼會酸。唉,讓你這一說,我也覺得這肉酸,是不是添加劑放多了呀。

 

鏡頭拉遠。

全飯店的人都低著頭,盯著手機看,無論是食客還是孫二娘。

 

外邊進來幾個人,向門口站著的小二出示手裏的令牌,小二恭敬地點頭。將他們讓入,他們開始收繳所有人的手機。

夫妻眼睜睜看著手機被拿走。

宋江:哎哎,這是怎麼回事?

跟班:待會兒你吃完出門後會還你,或者你現在就走。

收繳的人蠻橫無理。夫妻對視,無可奈何。

肯定有來頭的。閻婆惜囁嚅著。

這時端上一盆菜,宋江夾起菜吃一口就叫起來:

怎麼剛上來的菜是冷的?

 

孫二娘未及答話,外邊前呼後擁地又湧進來一群人。孫二娘趕緊衝過去迎接。頭上的花歪在一邊,顫巍巍地欲墜未墜的樣子。

孫二娘:啊呀,是高衙內呀。快,快,雅座請。

跟班(對孫二娘):手機拿來。

孫二娘:啊呀!什麼手機,你們坐在雅座裏,有屏風擋著,沒人可以拍照的。

(指指歪歪斜斜描著紅花綠葉的紙屏風。)

跟班:拿來!

孫二娘嘟嘟囔囔老大不情願地交出手機。

衙內一行走進屏風內落座。先來的幾個跟班在旁伺候。一邊警惕地掃視周圍。

高衙內:(擔心地看看四周,尖聲尖氣地)這個飯店安全嗎?

跟班:報告衙內,絕對安全。我們徹查了整個店。

衙內:吃的東西安全嗎?

跟班:報告衙內,絕對安全。我們自己帶的特供有機大米,特供有機蔬菜,進口奶粉,進口龍蝦......

衙內:什麼都咱們自己帶,那到這兒幹嘛來了。

跟班:報告衙內,這兒有野味。這兒能吃到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東北虎的虎肉。

衙內:哈哈,這個好,重口味,重口味。山珍海味早吃膩了,正好換一換。

跟班(對孫二娘):把你上好的虎肉切些來,要野生的。

孫二娘:衙內來的正好。武松在景陽岡打了隻吊睛白額大老虎。我走了官府的後門,好容易才弄到條虎腿。今日個給衙內切一盤撒西米可好?

衙內:只管上最貴最好的菜。酒呢?有什麼好酒沒有。

孫二娘:尿騷渾酒,外邊那些廝吃的都是淡酒,我給衙內準備的濃度最高,是渾酒。一百兩一罈。

衙內:好好好。給我來十罈。

孫二娘笑開了花。跳著進了後廚。

跟班:衙內,咱們還是低調點,別讓人抓住把柄。

衙內,手機都收了嗎?

跟班:都收了。

衙內:那怕啥?該吃吃,該喝喝。

跟班:衙內,開筵前要不要唱支《東方頌》頌揚先帝?

衙內:不唱不唱。我要聽“天涯歌女”,給我弄幾個明星啥地來。

跟班:衙內,你不知道外邊坐的都是啥人。再說,待會兒我們還有客人。

 

浪裏白條:孫二娘,孫二娘!

孫二娘跑出。

浪裏白條:你要的鰣魚,剛捉的,

孫二娘:好大條鰣魚。

浪裏白條:這廝在水裏跟我玩捉迷藏,我跟著它游了好幾分鐘才把它捉住。

宋江:徒手捉魚。好漢!加入我的梁山泊好漢群吧。我群裡已有一百零七人,以後他們要吃魚都找你買。你包送不?

 

西門慶和潘金蓮進來。西門慶染著金髮,戴勞力士表,穿西服。潘金蓮苗條高挑,白皙清麗。

西門慶:今日高衙內請我吃飯,不知是要敲詐錢,還是有其他名堂。上次為了擺平武松,我已經向他進貢了不少銀子。這次的水庫項目,說好了讓我做,他遲遲不給,不知又要多少好處,這廝真是貪得無厭。

潘金蓮:不如乾脆買個官來做。如今的世道有權就有一切。你看林沖,八十萬禁軍教頭,一身的武藝,不是照樣折在高衙內的手中。

跟班:(笑)西門大官人來了。衙內等你好久了。(臉色轉陰)手機交出來!

西門慶:什麼?你要我的愛瘋六?

潘金蓮用肘捅西門慶一下。西門慶遂不說話,交出手機。

跟班:(對潘金蓮)還有你。

潘金蓮笑吟吟地對跟班說,我的愛瘋六在我的胸衣裏,你要來拿嗎?

高衙內:我來拿,我來。

高衙內繞過屏風,蹣跚走出來。他已有幾分醉了。

高衙內(兩眼盯著潘金蓮):西門大官人,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潘金蓮女人嗎?

跟班小聲提醒:衙內,叫女士。

高衙內:潘,金蓮女士嗎?漂亮,漂亮,名不虛傳啊,和林沖的娘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西門慶笑得很尷尬,他向高衙內伸出手去,衙內的手卻錯過他的手,握住潘金蓮的手。潘金蓮假作鎮定。

孫二娘:清蒸鰣魚來了。

她一手托盤子,一手推開正好擋住她的潘金蓮。潘被推向衙內,衙內順勢抱住,手便伸向潘敞開的胸口。西門慶看在眼裏。

跟班:請西門大官人入座,吃魚了,吃魚了。

一行人繞過屏風,入雅座。

 

李逵:孫二娘,怎麼這饅頭裏還有指甲。

孫二娘:那是老虎指甲啊,補鈣的。

 

須臾,屏風內已酒過三巡,西門慶向衙內敬酒。

西門慶:金蓮天生麗質,若衙內不棄,就獻給衙內一晚。

衙內:才一晚,你也太小氣了。她是武大的,又不是你的。

西門慶的怒火上了頭,雙手握成拳。潘金蓮在桌下按住西門慶的手。西門慶硬生生把氣嚥下。

潘金蓮輕笑一聲:喲,金蓮可是殘花敗柳之身。衙內真不嫌棄奴家啊。那就隨了衙內的心意吧。

高衙內歡喜,站起來馬上要去抱金蓮。

金蓮一讓,嬌嗔地:別急啊,先簽了那個水庫項目的合同,我們有的是時間。

衙內:簽,簽,簽。哎呀,你的眼睛太副媚了,我的魂都被你勾走了。

跟班:衙內,是嫵媚。

衙內:我說話,你別插嘴。(手機鈴聲)不是所有的手機都沒收了嗎?為什麼還有手機響聲?哦,是我自己的。有人給我發信息。這是怎麼回事?

跟班拿出手機看。

 

 

跟班(驚慌):衙內,不好了。你和潘女士的照片上網了。題目是...

潘金蓮:是什麼?她一把搶過手機。“咸豬手摸了人大代表。”這下我完了。

衙內:人大代表是誰啊。是你嗎,哈哈哈,你是人大代表,太搞笑了。

跟班:衙內,潘女士確實是人大代表。上次西門慶花了五萬兩銀子跟您買的職位。

西門慶拿過手機看:還有我們飯桌的照片。猛虎撒西米,清蒸鰣魚,澳洲龍蝦,

孫二娘:刀魚餃子來了。

衙內:把孫二娘抓起來!

孫二娘:幹什麼抓老娘。

衙內:一定是你在店裏裝了攝像機。

孫二娘:冤枉啊!

跟班:衙內,您看上面。

貓在梁上的時遷知道暴露了,一個跟斗翻下來。

時遷:哈哈哈,我是鼓上蚤時遷,照片是我拍的,我已經傳到我的梁山泊好漢群裏了。

衙內:抓住他!

時遷又一個跟斗上了房梁,沿著房梁飛跑,消失不見。

衙內:趕緊刪那些照片。不管是發信息的人還是轉信息的人都要抓起來。

跟班:梁山泊好漢群轉了。這個群有一百零八人。

衙內:抓!

跟班:這梁山泊好漢群的人自從有了微信,整天在微信上,不要買路錢,不搶生辰綱,也不替天行道。光在微信上空口白話,討個嘴上痛快。抓他們用啥名義呢?

高衙內:這還不好辦,貪污,行賄,作風不正玩女人,總有一條合適。

跟班:報告衙內,我想起來了,梁山泊群主宋江曾寫過一首反詩,“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宋江聽見,慌張起來:啊呀,我要吃官司了。閻婆惜,快快,發微信給大律師吳用,叫他來救我。

閻婆惜(淡定地):手機都被沒收了,拿什麼發。

宋江:要是神行太保在就好了,他走路送信比微信還快。

 

這時,孫二娘一手扠腰,一手掀起門簾,站在廚房門口。

孫二娘:大家都別忙了。你們都已吃了老娘的迷藥了。哈哈,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腳水。倒也,倒也。咦,怎麼不倒?

宋江:孫二娘,你放進酒裏的迷藥是假藥吧。

飯店裏的顧客鬨堂大笑。

 

外面走進幾個穿制服的人。推開屏風,一徑走到高衙內面前。

皇城司:你是高衙內嗎,我們是皇城司專案組的,跟我們走吧。

高衙內:為什麼抓我,就憑網上那幾張照片?我犯什麼罪了?

皇城司:這還不好辦,貪污,行賄,作風不正玩女人,總有一條合適你。

高衙內:你們敢抓我?小心我爸整死你們。

皇城司:你爸被武松打死在景陽岡,你不知道嗎?

 

一聲虎嘯傳來。

 

劇終

 

 

2015年4月30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