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也谈界线

也谈界限
 
任何事情都应该有个界限,界限不清,导致模糊不清,不能怪别人越界,只该怪自己没把疆界立清。
 
很多年前,我就读过亨利.克劳德写的《为婚姻立界线》和《为孩子立界限》这两本书,说的都是界限,收益颇多。他说界线就是你家的篱笆墙,看见那个,就能明白每一户的起点和终点。我们中国人讲究的是人情,往往在界线上模糊不清,因为似乎说清了,人情就淡了。但是,也正因为常常界线不清,你越界我越界,最终会相互弄得不愉快。
 
话说大三的儿子要去中国,走之前我对儿子爸爸说我去取点现金,给儿子在中国用。儿子爸爸说:别把孩子宠坏了!我想想已经帮大孩子买了张机票了,回国估计长辈们也会为他庆祝生日,他也没有太多用钱的地方,便听从了做爸爸的劝说。
 
谁知晓儿子从大学回家,临走前,那位爸爸头脑一热掏出一张中国银行卡给大孩子去中国用。到底谁在乱宠孩子?!我心里嘀咕,不过没声响。
 
果然,儿子身上有张别人的卡,哪有不用之理!在上海的第二天就跑去了浦东的一个商业中心血拼去了。做爸爸一查银行账户,说:这小子用起来还真顺手!我偷笑:何止顺手!
 
过了几天,儿子在上海觉得无聊了,我给他出主意:去按摩按摩,有助于恢复疲劳,而且真舒服。我知道他叔叔住的地方大门口处,就有一家盲人按摩,挺不错的!谁知那家按摩店早没了。叔叔推荐他另一家,他去了,当然是刷爸爸给的卡。电话里告诉老爸:好舒服哦!老爸一看银行账单:四百八十大元!怎么这么贵!问我,我说好像是贵了点儿哈,我在南京手佳盲人按摩店一次只有八十元。儿子说他们用精油按摩,我大笑:那是给女人按摩的,好不好!儿子无所谓:舒服就好。我对旁边听不明白的老爸说:精油按摩,确实要贵一些。儿子接口:按完她们又说要给我掏耳屎,结果又加了一百多块!掏了好多耳屎哦!她们都奇怪怎么那么多!我说美国不掏耳屎的......哈哈哈,四百多块就这么来的!儿子不忘了告诉老爸:反正是爸爸出钱吗,我就随便她们啦!
 
儿子在上海随心所欲地刷了他老爸的卡,老爹采取措施,正告儿子:你以后一天用超过五百块,需要让我知道!
 
我说当初我如果给儿子现金,他肯定权衡着用钱,现在你给了一张银行卡,他当然不用白不用!因为有限的现金是有边缘的,而一张银行卡几乎等于没有任何界线!
 
儿子到了南京,又正逢他的二十一岁的生日,在美国,二十一岁就可以合法地喝酒了。他岂能不招摇地喝杯酒?自己上网找了一家酒吧,深夜对外公说他出去一下,晚点回来。
 
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坐进了1912的一家酒吧里,心情颇好却有点孤单地喝起了鸡尾酒。大概无聊,又正好我的短讯到,中国金陵城里1912酒吧里的大男孩与他在美国新泽西乡下的一家美容院里做Spa的母亲聊起了天。他告诉我那是一间几乎充满了外国人的酒吧,气氛很好,我说中国的洋酒可是贵得惊人,他说反正是他的生日,爸爸付钱!哈哈哈,我们母子笑得心照不宣的。
 
从美容院出去一进家门,儿子爸爸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说儿子竟然在中国的酒吧里一气喝了他几百大元!哈哈哈,我知道。人家今天寿星吗,你做老爸的,花点钱不也应该。老爸说我买礼物了,刚给他买了部新的手机,不是答应他在香港再买一套好的西装!他还竟然这样用我的银行卡!过两天你在香港见到他,第一件事就是:没收银行卡!
 
本来还想对那个爸爸说: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想想还是忍住了口,我相信他以后都不会随便把银行卡给任何人了。事实上,我还觉得父子俩都挺好笑的!我倒希望儿子再多用点,就能让他老爸永远记住不划清界线的后果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生活纪实中的人生哲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