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新聊斋志异】田淹

田淹,几坛泼皮也,以厚颜无耻见称,亦《想起一个人》中描写的那类人物,不学无术,招摇撞骗,谎言被揭穿脸不变色心不跳。田淹在论坛所发帖,专以标题博人眼球,什么“张学良若抗日则是千古罪人”,“毛泽东思想可治疗精神病”,等等,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内容皆胡编乱造,荒诞不经。田淹所修亦野狐禅,行文万变不离其宗,无不带着一股狐骚味。读者开始尚给几分面子,奇文共欣赏,后来一看楼主是田淹,压根不点击。田淹无奈,只好狂点自帖,并推出一马甲,由马甲先点赞,再跟贴与本尊一唱一和,以招徕顾客。无奈演技拙劣,又被读者识破,讥之为唱单簧。田淹好不恼火。一日,田淹穷极无聊,忽发奇想,写一帖,谓曾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为越军所俘,“命根子”被越军女兵砍断,归国后无颜在家乡生活,辗转来到美国。众阅后大哗,难以置信,纷纷质疑,有诗讥之:

梦中参战过边关 壮士万劫带创还 清净六根烦恼去 但求香火有人传

素手一挥利刃寒 醒来犹自觅邯郸 此身只剩须眉在 不复堂堂七尺男

面对网友质疑,田淹不敢正面回答,唯顾左右而言他,一句:“不会低下高昂的头,”悻悻而去。田淹左袒,左军“亲不亲阶级分”,自有人出来相护。一人曰,“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另一人曰:“勿揭人短。怎知人家暗自流泪。”殊不知此事为田淹自己张扬,何来暗自?有识者闻之失笑,曰: 宁信其有。又有诗讥之:

信口门出贾雨村 安南势去非常人 此间可恨同情少 宁信虚言句句真

牡鸡司晨,马生角,或有可能。断茎公公生子,未免太过荒唐。有网友责田淹曰:“你曾在网上发帖说你儿子就读普度大学。莫非你子克隆而得?不得装神弄鬼!” 田淹答,“阿门祝你愉快。”

田淹无耻,无可救药。南来客知竖子不可教也,乃问:“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儿似汝,不亦悦乎?”田淹大恚,“是何言也。何为咒吾子!”南来客叹曰“父若非无能不良之辈,焉有不望子似己者?”。

田淹泼皮一个,无所事事,骂功了得,遂投军充打手。田淹好滋事,性火爆,一点就着,着则破口大骂,如癫狂,粗言烂语,下流不堪,众为之掩耳。骂声方落,言犹在耳,田淹摇身一变,换上一副面孔,开始谈经论道,讲授修身养性 – 若无其事。

一日,有网友发帖忆旧事,田淹无事生非,以多日不用之马甲“医生手记”跟贴挑事,无端问楼主抑郁是否好些。另一网友久不见医生手记露面,跟贴说,“出来啦?”“医生”勃然大怒,“操”字频频,连网友带网管老娘都问候了(盖有网友曾建议“医生”用毛泽东思想先给自己治病)。众见状笑斥之,“医生”方有所收敛。片刻,“医生”转怒为喜,又改贴为网管万岁。如此反复无常,众人曰:病入膏肓,毛泽东思想也未必管用。田淹在众人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众曰:无面目归矣。南来客不以为然,断定其必归。

未几,田淹归,换一新马甲,嘻嘻若无其事,只是厚颜依旧,升堂入座,又一本正经,开始讲授抗美援朝。

南来客评曰:
知耻近乎勇。斯言有待商榷。知耻且以耻为耻方近乎勇。田淹非不知耻,是知耻而不以耻为耻。知耻而不以耻为耻,如知法犯法,是为无耻之尤矣。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