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春天的美味

以前住在加州,每年二月份的时候,我就会到我家附近的图书馆后面的草地上去挖荠菜,那种野荠菜包馄饨包春卷都好吃极了,荠菜豆腐羹更是引人流口水,比那些超级市场里卖的冰冻荠菜好吃一百倍,比国内小菜场里卖的农民种的荠菜都要香,野菜总比家菜香!

搬到美东,新州又称为花园之州,来的时候满园翠绿,我常爱盯着草地满世界找,希望能再见荠菜的影踪,可是一年半下来了就是遍寻不着,我几乎都要放弃了,忽然就听同一个花园里住着的春阳说满地荠菜,我兴奋啊,又跑出去使劲儿找,还是没找到,可能我太心急,加上新州的春天来得晚,加州二月的荠菜在新州四月才能看到。我至今仍望眼欲穿的等着荠菜!

荠菜没看到,可又看到那绿葱葱的野蒜!去年,我沿着小镇的步道散步,就看见草丛里簇簇长得娇嫩可人的看上去像国内那种小青葱的植物,我拔了一根放在鼻子前,一股清香的气味,有点类似新鲜的韭菜,可是叶子和韭菜扁扁的叶子不同,它是空心园的,长得像葱,可气味却一点不像葱,完全像韭菜。每天散步都会拔一根闻一闻,我跟陪我散步的人打赌这种植物一定能吃,可人家不相信。

不久,就见到幸福剧团用这种小葱做的烧卖,呵!那真是看上去漂亮又诱人!剧团主要用那绿叶来作装饰,小葱如一个绿色的飘带扎住烧卖,惹得我不得不依样画葫芦, 烧卖做好,比剧团的差远了,不过味道好就可以了,但是野葱野蒜并没吃到,那不过是装饰用的,我觉得不过瘾,于是我把多出来的小葱切成段,既然味道如韭菜,我就拿它当韭菜炒肉丝,嘿,你猜怎么找,吃起来也真的跟韭菜差不多,我们家没人敢吃,只有我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南京人吃野菜那可是源远流长的!

今春,又想起这种野菜,跟春阳提起,她说那就是中国人说的石蒜,或者说野蒜,不能多吃!我听她说不能多吃,便上网查找石蒜的功效和吃法,这一找不得了,给我找出了吃的依据!它具有祛痰,利尿,解毒,催吐的功效,现在城里人时兴吃乡野菜,石蒜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吃法有好多种:小蒜头和白色根部可以用糖醋浸泡两天,就成了爽口小菜;叶子部分切碎,可跟面粉和鸡蛋做成葱蛋饼,我发面像做葱油饼那样做成的野蒜面饼,非常受欢迎呢,做好了照片都忘了拍就被吃光了。还可以用切碎的葱花拌肉末包成馄饨,好吃极了,我带了好几天中午饭的野蒜馄饨呢!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春天的美味很诱人啊,青青绿绿的。

 
融融的头像
 #

葱花肉馅馄饨很香很香的!

 
仲夏百合的头像
 #

这馄饨晶莹剔透, 诱人流口水呀。

 
好吃的头像
 #

看着很诱人,  下次也帮我采点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