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三十一回 慕中华番邦求亲 巡长城君臣遇险 之一

话说柳絮一曲才罢﹐大伙儿轰然叫好﹐纷纷端起酒碗酒杯﹐仰着脖子﹐都干了。突听的头上雁叫甚急。原来远处的大雁﹐此时正飞临大伙头上﹐忽然乱了雁阵。众人抬头看时﹐却见两只大雁扑楞楞地直坠百步之外。大伙未及喝采﹐师刚眼尖﹐早瞥见雁身上的黑色羽箭﹐一个翻身窜将出去﹐叫道︰“三师叔回来了!”一边叫一边一手一只提着两只肥硕的大雁回来。

那两只大雁头上﹐各穿了一枝利箭﹐箭杆四尺余长﹐末端的箭羽却是黑色的。此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只有落日的余晖﹐把天空的云彩染成酡红。要在此时此刻箭无虚发﹐ 射中大雁﹐己是万难﹐而要射中大雁的头﹐那份眼力及功力﹐就非常人能做得到了。

那边厢﹐师柔几乎是同时起身﹐象只穿花的蝴蝶﹐直往营外飞去。不一会﹐拉着一青年的手﹐蹦蹦跳跳地回来。大伙定睛看时﹐只见那青年约莫三十岁上下﹐头戴英雄巾﹐身穿玄色装﹐腰悬宝剑﹐左手拿着一把巨大的玄铁硬弓﹐背上一壸利箭﹐箭羽全是黑色的。那青年生得狮眉虎目﹐白净面皮﹐英气勃勃﹐十分壮实。

师重道和白先迎上去道︰“三弟回来得正好!”

那青年抱拳为礼道︰“小弟拜见掌门师兄﹑二师兄。”

师重道一把拉了青年的手﹐呵呵笑道︰“来来来﹐我替大伙引见一下。这位是敝师弟﹐师门排行第三﹐姓弓名玄﹐道号玄灵子﹐使得好弓箭﹐能开八百石硬弓。真有百步穿杨﹐箭无虚发之能。江湖中人给了个雅号﹐称作黑羽穿杨”

接着便从可晴起逐个介绍了﹐弓玄一一拜见施礼﹐末了﹐笑道︰“本想上山前﹐打两只雁儿给刚儿﹑柔儿解解馋﹐哪知却遇到贵人光临﹐正好把这两只雁儿招待贵宾﹐大伙再痛饮几杯!”

可晴道︰“这个正好﹐我哥恐怕还没喝够酒呢。”

竺芝道︰“这大雁怎么个吃法才好?”一边说一边望着野草。上次竺芝等人在长江的船上吃过野草做的菜﹐对他的厨艺印象十分深刻。

野草却望着青莲道︰“莲丫头﹐这大雁怎么个吃法?”

青莲看了看众人道︰“我哪知道怎么个吃法?我还没吃过大雁哩。”

芷兰道︰“草弟弟﹐听公主说﹐你很会做菜的﹐还是你来做这道菜吧?”

柳絮道︰“兰姐姐﹐我看这射雁的人一定对吃雁最有研究﹐我们一物不烦二主﹐就请弓大侠出手整治﹐我们只管吃就行了。”

野草哈哈笑道︰“还是絮儿聪明﹐我们只管吃不管做。”

弓玄道︰“如此我就献丑了。这时节﹐大雁烤了就最好吃。”说完向大伙一抱拳﹐提了两只雁﹐自去料理去了。师刚﹑师柔兄妹﹐跟着去热闹。

此时天色早已齐黑了﹐龙在天教亲随点起四堆篝火﹐不一会﹐弓玄提着两只洗剥干净的大雁回来﹐师刚﹑师柔帮着在火堆上架好烤雁的架子﹐把两只大雁架好﹐烤将起来。

不多时﹐一阵肉香飘来﹐众人齐道︰“好香!”

野草细细地嗅了嗅﹐道︰“这香味却是古怪。”

柳絮问道︰“怎么古怪?我没闻出怪味。”

青莲和芷兰都道︰“没有什么怪的呀。”

可晴深知师兄之能﹐问道︰“哥﹐这香味有什么特別的吗?”

野草向弓玄问道︰“请问这烤雁里﹐放了什么特別的醤料吗?”

师柔抢着道︰“当然有了﹐不放就不好吃了。”想必这丫头经常吃她三师叔烤的猎物。

师刚道︰“这东西是三师叔从漠北带回来的。”

弓玄笑道︰“也没什么特別的作料﹐只是向蒙古人学的﹐放了些孜然而已。这孜然由西域传入﹐香味独特﹐能去羶味﹐烤牛﹑羊肉时﹐可多放一些﹐烤大雁就只需些微调味即可﹐没想到就这么少的味儿﹐也让公子闻了出来。”

不多时﹐两只大雁烤得金黃酥脆﹐香气四溢﹐用盘盛了﹐摆上桌来。野草新认识师重道师兄弟﹐十分投缘﹐开怀畅饮。龙在天本是豪爽之人﹐只因皇命在身﹐要护卫公主﹐喝了七﹑八碗酒﹐便不敢多饮了。只剩下师重道﹑白先﹑弓玄和野草四人﹐说东道西﹐讲拳论剑﹐直到深宵﹐这才各自歇息。

次日﹐师重道师兄弟领着大伙上山﹐一连数日﹐把个华山佳景﹐尽数饱览一遍。这日﹐龙在天对野草道︰“草先生﹐皇命在身﹐不可多事耽搁﹐还是早些回京好吧?”

野草便与可晴商量﹐辞了师重道师兄弟﹐便欲下山。

弓玄对师重道道︰“师兄﹐难得与草公子相识一场﹐小弟意欲随公子进京﹐也好长长见识﹐请掌门师兄恩准。”

白先也附和道︰“三师弟说的好﹐小弟也想随草公子进京见识见识。”

师重道道︰“两位师弟不可造次﹐草先生乃做大事之人﹐哪有闲功夫理会你们?”

野草笑道︰“掌门见外了﹐在下只是闲职﹐哪里有什么大事?”

师刚﹑师柔也道︰“对!我们也要随草哥哥进京城玩儿。不如爹爹也一起进京耍子﹐就最好不过了。”

师重道经不起他们央求﹐也是静极思动﹐便道︰“也好!好久不在江湖走动了﹐便随公主和草先生一起到京中一趟便了。”

师刚﹑师柔大喜过望﹐连忙去收拾行李。师重道便召集派中门人弟子﹐吩咐派中事务﹐打点行装﹐随野草等人﹐往京中去了。

众人于路说说笑笑﹐其乐融融﹐不觉寂寞。这日﹐日落时分﹐众人走的乏了。可晴便教停车稍歇。只见四周林木郁郁葱葱﹐古树参天﹐飞鸟投林﹐一片祥和气氛。弓玄对野草道︰“草公子﹐如此景致﹐可有佳句?”

野草叹道︰“昔陶渊明诗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前人佳句﹐已道尽当前佳境了。”

白先道︰“当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陶令公好句!”

龙在天接口道︰“景色虽好﹐可惜前面五﹑六十里地﹐都没有村镇可资借宿﹐奈何?”

可晴道︰“我们在此露宿一宵也没什么。”

龙在天道︰“公主千金之体﹐怎可常常露宿荒山野岭?万一……”

正说着﹐突然一阵急骤的蹄声传来﹐只见后面七﹑八乘烈马急驰而来﹐马上骑士﹐全都是黑衣劲装﹐身配利刃。

龙在天大叫道︰“保护公主!”

那些兵丁训练有素﹐马上围成一圈﹐把可晴连人带马车﹐护在当中。那知这七﹑八乘人马﹐快马加鞭﹐急驰而过﹐对可晴等人连看都不看一眼﹐便绝尘而去。

龙在天松了一口气︰“不是我们来的。”

野草皱着眉头道︰“却是作怪!”

青莲问道︰“怎地作怪?”

弓玄道︰“我看这班人眼露凶光﹐并非善类﹐不知前面有何紧要的事儿﹐放着路边的肥肉不打劫﹐却要如此飞赶着前去?”

白先道︰“三弟说的有理﹐强盗们遇上我们不打劫﹐却要去打劫谁?”

野草道︰“我看他们很象黑字头的朋友。”

“黑煞!?”芷兰惊问。

“黑煞”二字出口﹐众人闻声俱都一懔。野草道︰“我看他们不是我们来的﹐只是前面不知有何大事发生。”

青莲一听黑煞﹐来了劲儿﹐说道︰“草哥哥﹐我们不如赶上前去看看﹐就留龙将军在此护卫公主姐姐如何?”

师重道道︰“不可!我们一分散﹐万一对方对我们不利﹐公主岂非涉险?”

野草道︰“掌门所见甚是﹐但江湖同道有难﹐我们却不能坐视不理。”

可晴笑道︰“本公主还要你们保护?有架好打﹐我们去热闹去!”

龙在天谏道︰“公主乃金枝玉叶﹐不可涉险!”

可晴道︰“龙统领﹐不必多说了。”

龙在天知道可晴心意已决﹐不敢多言﹐只好道︰“遵命!”

野草道︰“白大侠﹑弓大侠﹑兰姑娘和我先走第一拔﹐清虚师叔和竹子﹑絮儿走第二拔﹐龙统领带同莲丫头和师刚﹑师柔﹐护卫公主走第三拔﹐烦请师掌门和李贵断后。”

分拔已定﹐野草一马当先﹐向前驰去。走了二﹑三十里﹐天色渐次暗了下来﹐四处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野草下马﹐细细察看﹐不见有任何异象。

白先道︰“不会是我们看走眼了吧?”

茹芷兰道︰“白大侠﹐草弟弟很少有看走眼的。会不会是我们跟错方向了?”

弓玄道︰“应该不会错﹐你看这蹄印一直向前﹐没有杂乱的。”

话没说完﹐却见左前方约莫十里远近﹐升起一道焰火﹐在夜空中形成一朵白色的雪花。芷兰一见﹐大叫道︰“不好!这是本门紧急求援信号﹐说不定宫主就在前面。”说完﹐也不等野草答话﹐一踢马肚﹐泼喇喇地向着焰火方向狂奔而去。

野草赶忙留下暗记﹐跳上马背﹐紧随着茹芷兰﹐向前飞驰。奔驰了约八﹑九里地﹐早听得前面兵刃撞击之声甚烈﹐呼喝酣斗之声甚急。此时天空又连现两朵雪花焰火﹐芷兰更急﹐挥鞭狂打马臀﹐探手去百宝中取出一个焰火筒﹐往空一掷﹐天空立即便现出一朵彩色雪花﹐眨眼之间﹐芷兰旋风也似地进斗场﹐冷眼一扫﹐却见上百个黑衣蒙面人﹐把三﹑四十个本门弟子分割包围﹐正在拼命厮杀﹐有十多个门人弟子倒在血泊之中。

芷兰进斗场﹐二个门人正要被三个黑衣人砍杀﹐芷兰金剑出手﹐连闪数闪﹐那三黑衣人咽喉滴血﹐呯然倒地。那两个漱玉宫门人一见﹐欢声高叫︰“师叔祖来了!我们援兵到了!杀呀!”

却听一女子高叫道︰“师叔!快去救援宫主!”

芷兰定睛看时﹐正是漱玉宫总管江若慧﹐正和卫婵娟背靠背地和五﹑六个黑衣人对砍。芷兰顺江若慧所指方向看去﹐只见斗场正中﹐十数个黑衣人围成一圈﹐中间一个高大魁伟的黑衣人﹐如巨灵神一般﹐手挥巨剑﹐势如狂风扫落叶一般﹐正把漱玉宫主薛冰清逼得游走不定﹐左避右闪﹐败象显露。旁边薛冰清的徒弟梅雪影﹐狂挥利剑﹐意欲进去救援乃师﹐无奈却被二个黑衣人缠住﹐自顾不暇。

芷兰娇叱一声﹐放马直过去﹐人未到﹐手中彩练金虹早已出手金剑直击缠斗梅雪影的黑衣人之一﹐那家伙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金剑早已贯背而入﹐一命呜呼了。芷兰彩练一抖﹐去另一个黑衣人脖子上一勒﹐脖子早﹐眼见得也不能活了。

只听黑衣人中有人惊叫︰“彩练金虹!”

梅雪影强敌一去﹐又见芷兰来援﹐气力陡长﹐也不向芷兰打招呼﹐大喝一声﹐翻身杀入圈中﹐要去救薛冰清。芷兰喝道︰“雪影快去援助同门﹐这里交给我了。”边说边催动马匹﹐直扑那黑衣巨人。此时﹐那巨人正使一招力劈华山﹐向薛冰清劈头砍去。薛冰清退无可退﹐背后全是黑衣人的利刃﹐只有奋力硬接﹐却听得叮﹑二声﹐一道金光射来﹐又一道白光掠起﹐那巨人后退一步﹐一人道︰“宫主勿忧﹐白某来也!”

原来芷兰至近前﹐金剑出手﹐带着金光﹐正好射中那黑衣巨人手中巨剑的剑身﹐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但那黑衣巨人的力道着实极大﹐金剑一掷之力﹐仅仅把剑锋射偏寸许﹐其势仍直劈下去。恰好白先赶到﹐手中长剑掠起一道白光﹐“当”的一声大响﹐接了巨人一剑﹐这才道︰“白某来也!”

双方俱都停手﹐打量对方。那黑衣巨人哈哈笑了一声道︰“彩练金虹﹐果然有点名堂。”又望着白先道︰“阁下使的是华山剑法!”

白先打个哈哈﹐道︰“在下华山派白先﹐阁下功夫虽然不错﹐却是个不见得人的家伙。”

谁知那黑衣巨人把蒙面黑巾摘下﹐道︰“有何见不得?”只见那黑衣巨人年约四十﹐头大如斗﹐浓眉牛眼﹐海下一部胡须就如钢针一般。黑衣巨人自料胜算在握﹐白先等人来了也是白白送死﹐因此落得大方﹐以真面目示人。哈哈一笑﹐又道︰“本座黑煞令主座下金锋坛主金巨灵﹐今日是你等死期﹐就让你等死个明白。”看他身材﹐真个如巨灵神下凡一般。

白先仰天哈哈大笑﹐道︰“且看看是谁死期到了!”

芷兰对薛冰清道︰“宫主稍歇﹐此人交给我了。”说完﹐更不打话﹐舞动兵器﹐和白先双双挟击金巨灵薛冰清道声好﹐使开漱玉宫绝学﹐专往门人弟子吃紧处杀去。

却说弓玄驰到﹐看到黑衣人围着漱玉宫门人狠斗猛砍﹐大叫道︰“草公子﹐且看弓某神箭!”一磕坐下马﹐直入战场﹐弯弓搭箭﹐箭如连珠﹐箭无虚发﹐弓弦响处﹐便有一黑衣人倒地。玄灵子从西至东﹐从北往南﹐往来驰骋﹐远者箭射﹐近者铁弓击杀﹐所向披靡。黑衣人被他这样一搅﹐阵脚大乱﹐气为之夺。

野草看各人杀入阵中建功﹐审度形势﹐气沉丹田﹐高声叫道︰“漱玉宫的朋友听了﹐请往薛宫主靠拢!”言罢﹐碧波剑出鞘﹐杀进江若慧和卫婵娟的战圈。

卫婵娟一见大喜道︰“草公子来了!”

江若慧道︰“草公子来得正好﹐快想法子突围。”

野草道︰“慧姐﹐卫姑娘﹐我来助你﹐请即收拢人手﹐向宫主处靠拢﹐我们还有后援!”

且按下野草这边不表﹐单说芷兰和白先双战金巨灵。白先一上来便硬挡金巨灵一剑﹐手臂震的几乎拿捏不住手中长剑﹐心道︰好强的力道!于是使出华山派剑招﹐挑﹑刺﹑抹﹑拦……或强攻或巧取﹐一味缠斗。那边厢﹐芷兰展开金剑彩练﹐缠﹑抖﹑绷﹑圈﹑击……只找对方空进攻﹐金巨灵功力非凡﹐人虽长大﹐身手却是灵活异常﹐以一敌二﹐兀是攻多守少。

正斗之间﹐突听一声笛响﹐场中多了三人﹐只听一人道︰“薛宫主﹐贫道清虚来助你一臂之力!”正是蔺以素﹑竺芝﹑柳絮到了。

薛冰清一听大喜﹐道︰“薛冰清及漱玉宫一众门下﹐谢清虚前辈援手之恩!”

清虚﹑竺芝﹑柳絮杀到薛冰清跟前﹐剑挑﹑笛点﹑掌劈!柳絮道︰“灵芝姐姐﹐我们不如就用草所教的阵法﹐先聚起人手再说。”

竺芝道︰“如此甚好!师父﹐我们也结起阵来。”

三人依野草所教﹐结起阵来﹐渐渐聚起漱玉宫门人﹐围成一圈﹐稳住阵脚。如此一来﹐竟使漱玉宫一盘散沙又聚了起来。正斗之间﹐听得阵外人喊马嘶﹐一群人吶喊着﹐将过来﹐为首一人﹐手持大刀﹐一马当先﹐手起刀落﹐立斩二名黑衣人于马前﹐叫道︰“草先生!龙某来也!”正是第三拔可晴和龙在天来了。青莲和师刚﹑师柔兄妹﹐一看有架好打﹐兴奋得手舞足蹈﹐早撇下可晴不理﹐三人结成一伙﹐只管找人多处杀去。

只听一女子叫道︰“哥﹐这是那里来的妖人?竟敢在此作恶!”正是可晴马到﹐一眼瞥见芷兰﹑白先双战金巨灵不下﹐大喝一声﹐从马背上飞身而起﹐一出招便是师门绝学“云飞天外”﹐直扑金巨灵。

金巨灵突觉劲风压体﹐剑气逼人﹐一招夜战八方﹐逼退芷兰和白先﹐喝声︰“来得好!”使一招举火烧天﹐硬接可晴一招﹐蹬地后退一步﹐可晴身在半空﹐借力一个翻身﹐轻轻地落在一丈之外。金巨灵闪目一看﹐来人是个美貎女子﹐一身白衣﹐如月中仙子一般﹐说道︰“女娃儿功夫不错﹐报上名来!”

可晴和他对了一招﹐心知此人功力非凡﹐自己难与其匹﹐脸上却不屑地道︰“邪魔外道﹐不配问本公主名号。”

龙在天道︰“公主且请退下﹐待龙某会一会此人!”言罢亮一个门戶﹐唤作“苍龙出海”﹐脚下不丁不八﹐凝神对敌。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金巨灵一看龙在天架势﹐道声好﹐也摆个门戶唤作“巨灵开山”﹐双方对视片刻﹐突然齐喝一声﹐一齐出招﹐斗在一起。金巨灵招沉力猛﹐稳打稳扎;龙在天大开大阖﹐灵动快攻﹐一时三刻﹐打了个平手。

此时斗场早已发生变化﹐漱玉宫一方﹐得到野草一连三拔人救援﹐人数虽处劣势﹐却是人人奋勇﹐同仇敌忾﹐渐取主动﹐双方互有攻防。

金巨灵和龙在天斗了二﹑三十合﹐渐占上风﹐正欲扩大战果。只听一人声若巨雷﹐滾进斗场﹐一上手便是狠砍猛杀﹐喝道︰“他奶奶的!甚么鸟人﹐敢在此撤野!先吃老子三斧!”正是李贵和师重道杀到。

金巨灵吃了一惊﹐正不知对方有多少后援﹐刷刷刷﹐一连三剑﹐托地跳出圈外﹐撮唇一啸﹐那些黑衣人听了﹐全都抛下对手﹐抽身便退。

金巨灵冷笑道︰“漱玉宫人听了﹐今晚便宜了你们﹐后会有期。”说完﹐带着剩下的五﹑六十个黑衣人﹐转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师重道和李贵来的最后﹐仗还没打﹐敌人便撤退了﹐气得李贵哇哇大叫。野草向师重道道︰“师掌门﹑龙统领﹐快带几位弟兄向前追踪一下﹐不可深入﹐追一二里便回。”

师重道和龙在天二话不说﹐向前便追。

野草教李贵吩咐手下﹐以马匹﹑车辆围成一圈﹐将死伤的漱玉宫门人抬到圈中﹐自己亲自检视伤者伤势﹐碍于漱玉宫门人都是女子﹐野草便教清虚﹑芷兰﹑柳絮﹑竺芝﹑青莲﹑江若慧等人疗伤﹑包扎之法。忙了一个多时辰﹐漱玉宫门人幸有野草等人及时救治﹐伤筋折骨者尽皆得到及时救治。

薛冰清向野草等人道︰“若非众位英雄及时援手﹐漱玉宫今日便要遭灭门之灾了。此恩此德﹐漱玉宫上下﹐永志难忘!大恩不言谢﹐今后众位英雄有用得着漱玉宫之处﹐便是刀山火海﹐我漱玉宫上下﹐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又向芷兰道︰“师叔失踪多时﹐怎地在此出现?”

芷兰道︰“此事一言难尽﹐待有空暇再向掌门细禀不迟。只是本门怎地受黑煞追杀?其间有何故事?”

薛冰清道︰“半月之前的一个凌晨﹐本门突然被这些黑衣人包围﹐多处隘口被攻破﹐出口也被堵死了。我们向对方问话﹐对方却一言不发﹐只顾闷声砍杀。我们措手不及﹐死伤众多﹐无奈之下﹐本宫便率门人从秘道中逃生。他们显然是对本门图谋多时﹐有备而来﹐因此﹐我们没逃出多远﹐便被发现﹐一路追杀至此﹐便再度被包围﹐眼看就要灭门于此﹐只好向江湖同道发出求救信号﹐不想正好遇上师叔和草公子。”说完﹐一脸悲伤。

野草道︰“宫主﹐贵派与黑煞有何过节?要遭此灭门之灾?”

薛冰清道︰“先师当年﹐也曾随柳晓风大侠围剿过黑煞。我想﹐也许黑煞是为了报当年之仇﹐而大举进犯本门吧?”

野草沉吟道︰“如此说来﹐当年参与围剿的门派﹐岂非都要受其剿杀?”

“也许本门首当其吧?”薛冰清茫然道。

“如此看来﹐黑煞已积聚到足够的力量﹐要大举行动了?”野草眉头深皱。

龙在天道︰“那黑衣巨人不知道甚么来头﹐功夫真个了得﹐再斗多十招﹐在下就要落败了。”

芷兰道︰“此人自称黑煞金锋坛主金巨灵﹐武功家数却不甚了了。”

薛冰清道︰“对!此人功夫极高﹐人也十分狡滑﹐本门多次就要逃出生天﹐都是被他识破。”

白先道︰“金巨灵﹐果然真象巨灵神﹐身手着实了得。”

野草道︰“听柳伯伯说﹐黑煞组织﹐分成金﹑木﹑水﹑火﹑土五坛﹐这金锋坛是主杀的﹐看来﹐这黑煞一定是恨极了漱玉宫﹐定要将之覆灭了不可!只是﹐漱玉宫又与黑煞有何深仇大恨?要说参加围剿的门派﹐当年比漱玉宫出力更多的大有人在。黑煞何至于单单选中漱玉宫来开刀?”

芷兰道︰“宫主﹐下一步该当如何?总得有个容身之处才好。”

薛冰清道︰“本门遭此巨变﹐历代祖师的心血﹐毁于冰清之手﹐请师叔降罪。”

芷兰道︰“掌门请勿说这丧气的话﹐漱玉宫不是好好的还在吗?遭遇锉折便意气消沉﹐更加对不起本门历代祖师。只要收拾精神﹐要想恢复往日气象﹐其实不难。”

“师叔教训的是!只是本宫心神俱乱﹐下一步如何﹐请师叔明示。”

青莲插口道︰“不如便随我们进京﹐也好有个照应。”

清虚道︰“我看不妥﹐薛宫主门人众多﹐伤者极众﹐如果进京的话﹐太过扎眼﹐必然落在对头眼线中。”

青莲又道︰“草哥哥﹑兰姐姐﹐不如就让宫主她们去麻鹰山﹑阳道山房﹑包二位寨主处暂住﹐那里易守难攻﹐房﹑包二位寨主的伏路小喽啰极多﹐一有风吹动﹐便即知道。”

清虚把头摇得象拔浪鼓似的道︰“这个更加不妥﹐包﹑房二位寨主处全是男人﹐而漱玉宫人全是女子﹐去那里多有不便﹐闹得不好﹐便要出事。”

野草道︰“我倒想起一个地方﹐可容宫主暂时安身。”        

柳絮道︰“小草﹐你是说洞庭湖?”

野草望着柳絮微笑道︰“正是!那里水系广阔﹐芦苇深荡﹐又有我几位哥哥在彼经营多年﹐便真有情况﹐也可据守。可保宫主众人无。”

芷兰一听大喜﹐道︰“好!西门大哥处真是好地方﹐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薛冰清道︰“既有此好去处﹐本宫便带同门人弟子前往。只是多有打扰。”

竺芝笑道︰“那里是草师兄的半个家﹐他既然邀请宫主前去﹐就不必客气了。”

青莲附和道︰“对!宫主到我草哥哥家作客﹐一定大受欢迎。”

师重道道︰“好却是好﹐只是宫主一离开大队﹐岂不又落了单了?”

江若慧道︰“我们可化妆分散前去。”

卫婵娟快言快语︰“好!我就扮作个老婆婆!”

白先搖头道︰“分散了更加不好﹐再说﹐你们也不知洞庭湖的路数﹐怎么找上门去?须得有相熟的人带着才好。”

商议半天﹐大伙见野草默不作声﹐一齐都停了说话看着他。芷兰道︰“草弟弟﹐你就拿个主意吧。”

薛冰清也道︰“草公子﹐如何行动﹐你就替本门决定吧﹐贫妇无有不听。”

野草转头望着师重道道︰“此去洞庭﹐相距二千多里﹐分散了走确实不好。只是没人护送﹐又落了单。”

师重道看到野草望着自己﹐心中会意﹐便道︰“草公子不必担心﹐贫道就负责送薛宫主到洞庭湖好了。”

野草感激地道︰“如此就有劳师掌门了。”

众人商议﹐由师重道师兄弟三人及师刚﹑师柔兄妹﹑清虚等人护送漱玉宫门人前往洞庭湖。芷兰因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自然要一同前往﹐青莲与芷兰最是要好﹐自然陪着一道去。这一行人中﹐清虚﹑芷兰﹑青莲﹑师刚﹑师柔与洞庭四杰相熟﹐到了洞庭自会找人接洽。

可晴要竺芝相陪﹐因此不随清虚去洞庭了。柳絮自然要跟野草一起。商议停当﹐天已大亮﹐众人依依分手。

芷兰道︰“草弟弟﹐你放心进京﹐这里我自理会得了。”

青莲道︰“草哥哥﹐待送了宫主到洞庭交给四位大哥﹐我就到京城陪你玩。”说完﹐扬鞭而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