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十)

次日一早,白雪一家在酒店大堂边的小餐厅里用完美式大陆早餐,宏羌说要带着孩子们去海边玩。他们一家在沙滩上消磨了好几个钟头,三个孩子一起用沙子搭城堡,白雪看着大儿费尽心思用小塑料桶把沙子塞实,再把成筒状的沙子倒在沙滩上成为沙柱,好不容易城堡成形了,可上涨的海水一涌过来,顷刻间城堡就被冲毁了,小小的三儿眼泪都急出来了,白雪抱过三儿,安慰他哥哥还可以再搭。孩子们搭着城堡,白雪看着不远处独自一人躺在沙滩上就没动过窝的宏羌, 心里长叹:他们夫妻之间爱的大厦是否也像这沙滩上的城堡禁不住任何的冲击而倒坍?倒坍的大厦还能重新建立起来吗?

大致在重建城堡还未完工之际,躺在一边一直没动静的男人起身了,指着不远处礁石上的白色灯塔,对全家老小说:“看,那边有个灯塔!我们过去看看!”小三儿有点失望,他一直等着哥哥重新建好沙城堡,便赖在那里不愿走,做爸爸的不由分说过来一脚丫子就把造了一半的城堡毁了,拉着大儿往车子走去,小三儿眼泪汪汪被白雪抱着上了汽车。

 灯塔前的空地上,只有一辆白色的小汽车,树荫下坐着三个金头发的美国女人,好像老中青三代似的。

 宏羌车刚停稳,大儿子就一阵风似地下了车,经过那三个美国女人身旁,“嘿”了一声海鸟一样的沿着石子路往灯塔跑去。宏羌忙着把车里的照相机和三角架取出来,想好好地施展身手。白雪把哭够了却睡着了的三儿松了安全带抱下车来,就听到不远处女儿在叫她:“妈咪、爹地,你们看,这里有圣经!”白雪这才注意到三个美国女人前面有一张小小的木台子,上面放着各式书籍和小册子,白雪抱着三儿走过去,对三个美国女人礼貌地说了声“ 嘿”,三个女人也都热情地和白雪打了招呼,还拿出好几个连环画的《圣经的故事》送给白雪的女儿,白雪让女儿谢过了,又对三个女人说:“我也是基督徒!” 三个美国女人一听好高兴,便于白雪攀谈了起来,原来他们是祖孙三代,外婆、母亲和女儿,这天心有感动带着教会里的信仰宣传资料来到海边的灯塔前,想看看这份感动能带来怎样的结果。三个美国女人夸完白雪的女儿漂亮,又夸白雪怀里的儿子可爱,还问白雪:“你们从哪儿来?”知道白雪一家从硅谷来度假的,还邀请他们一家隔天若有空可去他们的教堂做礼拜,白雪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到自家男人的声音:“我们不去教堂,也不去任何教会!我们是来度假的!”接着白雪的胳膊就被男人拖着拉离了那三个美国女人所在的树荫之地。

 白雪觉得万分尴尬,不由得埋怨丈夫:“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好心好意诚心诚意地邀请我们,我们不去也可以好好说的吗,没有必要这么无礼呀!” 宏羌站定,放开女人的胳膊,声音提了八度:“你听着!我这是最后一次说:你若再和我提什么教会,我们就离婚! 男人完全不顾女人已然泪盈眼眶,扛着他的摄影器材,对女人再扔下一句:“我也不再相信什么上帝!我们家弄到今天的地步,你还不醒啊!”说完,男人头也不回地往灯塔之处大踏步走去。

 那天傍晚时分全家回到酒店的房间里,白雪的女儿把那几本《圣经的故事》连环画随手放在床头柜上,小三儿拿着翻着玩儿,一不当心撕坏了一页,白雪的女儿便一把抢了过去不再给弟弟看,小三儿开始放声大哭!白雪便教训女儿要让着弟弟,圣经里的故事都是教导我们相互相爱,正巧洗完藻的宏羌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这一幕一把把那几本连环画从女儿手中夺过来,想都没想一下子就扔进了垃圾桶里。还铮铮有词:“圣经是吧?咱不用读!咱中国人几千年不读圣经不也过得好好的?他们美国人愿意读他们读去!”白雪再也忍不住了:“宏羌!你……你怎么可以?你怎能这样教育孩子!我对你一忍再忍,总念着你的委屈你的辛苦,可是,什么事什么委屈都不应该殃及孩子!你也是自觉自愿接受耶稣为你的个人救主的,没有人强逼你!你也算是个受了洗的基督徒啊!……”

  “打住打住!” 宏羌打断女人的悲愤“别用基督徒的帽子来压我!共产党还让人退党呢!我当初受洗,是因为被那个美国牧师的爱心感动, 不过,这些日子来,接触越多的所谓的基督徒,我越感到像那美国牧师那样有爱心的基督徒还真不多!我一介农民之子,觉悟有限,共产主义离我很遥远,像耶稣那样活着一样对我很遥远!我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贫民百姓,别再和我提什么基督信仰,咱不配!行了吧?!你若还想和我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你就和我一样安安分分地做人,我说过了,你若再提什么教会、耶稣之类的,我们就……”这次没等宏羌说完,白雪大叫一声:“离婚!”

 这一声怒吼像一声炸雷把两个大人和三个孩子都炸傻了!屋子里顷刻间安静下来,那真是就像那些文人曾写的“连针尖落地的声音都可以清晰地听见!”

 过了两秒钟,宏羌打破沉静,问:“你刚才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窗外传来海风的呜咽,起风了,海风吹起的树枝“哐”的一声敲打着玻璃窗,发出世界末日般的奏鸣。

 白雪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直视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们离婚!离婚!”她掀掉一座大山般得轻松,继续着:“我忍够了你!你一直说要和我离婚,好,我答应你!从今往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不要以为我和孩子离了你就过不下去,我吃菜咽糠卖房子卖血也会把他们抚养成人!你今天若有良心,把我们母子几个送回家去,你若不愿,尽可以自己一走了之!我一样能把孩子和自己弄回家去!……”

 男人宛如被女人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不仅响而且重,重到他头晕目眩晕头转向,重到他已承受不起,他疯了一样地拉开房门,外面正狂的海风“呜”的一下子倾泄进来,桌上的纸张和轻的东西随之飞在空中,小三儿吓得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男人一头冲进了刚浓的雨雾之中,白雪听到外面汽车门被打开的声音,似乎还听到女儿一声声地呼唤:“爹地! 爹地!你要去哪里?”然后是汽车发动的声响,随着汽车急驶的尖厉声音,白雪闭紧了双眼,两行热泪从眼中滚滚而下。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