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三十回 认祖归宗再起门墙 二入密室疑云重重 之二

次日﹐野草对可晴道︰“可儿﹐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可晴道︰“有什么事只管说。”

“我想把官府征集的民伕﹐改为由我来聘请﹐按工给银﹐你看如何?”

原来可晴是受皇帝之命来督造叶府的﹐那些民伕都是官府征来的﹐是不给工钱的。野草想改为私人聘请﹐所以得和可晴商量。

可晴奇道︰“皇上敕建﹐有何不好?再说﹐也是你叶家的荣耀呀!”

“可儿有所不知﹐皇上初登大宝﹐国库空虚﹐那能有多余银子?我这是替皇上省下一大笔银子﹐可用来赈灾什么的﹐此乃其一。其二﹐我不欲在江湖上太张扬﹐以免日后有诸多的祸事。”

“这个我可作不得主。”

“不如我们各修一份奏折﹐送给皇上如何?”

可晴点头称好﹐于是二人各修一道奏折﹐把二人商量之事细述一番﹐叫龙在天派人送给皇上。不到半个月﹐宣宗皇帝把二人奏折批下﹐在奏折中批道︰野草忠心为国﹐替朕解忧云云。

野草大喜﹐便龙在天前来﹐出示了皇上圣谕﹐教他即日出一张告示︰在役民伕要回家的可以发给路费盘川﹐愿留下作工的按工给。告示一出﹐众民伕欢声雷动﹐都愿留下。

野草便叫纪复古督工程﹐一切按叶先生在时的宅院模样兴建﹐就里面的布局都要一模一样。又教在旧宅旁另起一宅院﹐以方便日后江湖同道往来。又另外起一大院﹐以便将来诊症治病之用。

纪复古受了野草之托﹐日夜心去操办﹐自不必说了。可晴自沒了这督办之责﹐日日便和众姐妹一道嘻笑玩耍﹐早把回宫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如此又過了半个月﹐日﹐天使前来﹐颁下圣旨﹐要野草随明月公主返京﹐不得延误。

可晴一听﹐老大不高兴﹐但现在身为公主﹐却使不得性子﹐只好叫人收拾行装﹐准备起程。纪复古办了送行酒席﹐给公主﹑少主等人送行﹐野草道︰“看这宅子一时三刻也建不好﹐大家不如出去走走﹐留下古叔和师父师叔照看就行了。

青莲喜道︰“好!我要跟草哥哥进京城玩儿。”

柳絮也说︰“京城好玩吗?我也想去玩。”

人七嘴八舌﹐都说要去京城玩儿﹐柳晓风笑道︰“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不去凑什么热闹了﹐就给草贤侄看家吧。”说完向野草眨了一下眼。

野草道︰“好﹐那就有柳伯伯和师父﹑师叔你们三位老人家了。请清虚师叔一道进京﹐一来众姐妹也好有长辈管着﹐二来嘛﹐我想这次进京﹐很快就回来的了﹐众姐妹也好买些胭脂水粉回来打扮打扮。”

可晴听得众女可以陪她进京﹐心中感激地望了一眼野草。青莲听得可以到京城玩儿﹐高兴的一蹦老高﹐一会扯着可晴问问西﹐一会又找竺芝问个不停。

次日一早﹐众女眷分乘四辆车︰可晴和竺芝共乘一辆﹑芷兰和青同乘一辆﹑柳絮和清虚各乘一辆。在天吩咐众护卫全换上便服﹐拔都起﹐教假旋风李贵做先行官﹐自己陪着野草居中护卫公主和女眷们。

芮德彰野草道︰“草儿﹐你此去京城﹐正好经过华山﹐可去探望一下师掌门﹐也可顺便看一下师刚﹑师柔两个小鬼头。”

“是!徒儿遵命。”原来那师刚﹑师柔兄妹俩是华山派掌门师重道的公子和千金﹐日芮德彰一行前来天台山时﹐已道把他们送回华山去了。

野草又纪复古道︰“古叔﹐家里事就都交给你了。先父房中景物都不要移动更改﹐依照旧日模样便好。”

纪复古道︰“少主前程仔细﹐在路小心。家中事情小人理会得。再就有柳大侠和芮大侠﹑闻大侠三位老爷子在﹐凡事小人都找他们商量便是了。”

野草这才拜別师父﹑师叔起程﹐于路无话。最开心的就数青莲了﹐于路一会跑到可晴的车上叽叽呱呱说个不停﹐一又钻到柳絮车上玩儿﹐有时又骑马和野草打一番。有时又跑到前队找假旋风逗弄一番﹐李贵知她身份特殊﹐哪敢得罪她?

一行人逶迤而行﹐可晴更是不想回宫﹐每天不过行走四﹑五十里地﹐便停下休息了。也不去市镇城中居住﹐更不让龙在天打皇家旗号﹐去找官府衙门接待﹐只随意在风光明媚处安营扎寨便了。

不一日﹐早到华阴县界﹐假旋风李贵前来禀道︰“前面二十里便是西岳华山﹐请。”

在天侧首望向野草﹐野草抬头看了看天色﹐便道︰“龙统领﹐便直去华山脚下驻扎便了﹐明早再上山不迟。”

在天道声好﹐对李贵道︰“就按草公子的吩咐办吧。”李贵得令去了。

山自古为“西岳”﹐乃五岳之一,位于秦、晋、豫黄河三角交汇处,南接秦岭,北瞰黄渭,扼大西北进出中原之门户,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华山系一块完整硕大的花岗岩体构成﹐《山海经》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华山之险居五岳之首,有华山自古一条路的说法。华山有东、西、南、北、中五峰,主峰有三:南峰落雁,为太华极顶;又有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三十六小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文人谓之西京王气之所系。山上奇峰、怪石、云海、鸣 泉、飞瀑、古迹遍布。

华山派,属全真道支派之一。由北七真之一郝太古所传。郝太古,名大通,号广宁子,山东宁海人,其家富贵,为当地首户,其自幼好读易书,精研尤甚,又通阴阳律历之术,金大定七年,全真派祖师王重阳来宁海传道,于是便从王真人学道,曾至昆仑山、华山等地修炼,传播全真华山派。元世祖时被封为广宁通玄太古真人

山一派﹐虽以道教全真派为根基﹐派內弟子不禁婚嫁﹐其武功家数以动见长。尤以术著称于世。

野草一行直抵华山脚下﹐早惊动了华山派。只见一个不道不俗打扮的男子﹐年约三旬有余﹐国字口面﹐脸色微黃﹐前来探问道︰“在下华山派弟子白先﹐前来拜会各位江湖同道﹐不知列位光临敝派﹐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芷兰听了﹐便向野草耳边低低地道︰“草弟弟﹐此人是华山派掌门的师弟﹐武功跟师掌门不相上下。”

野草点点头﹐上前道︰“原来是白大侠﹐久仰久仰。在下乃齐云山芮德彰门下弟子叶昱﹐同师妹芮可晴及江湖同道茹姑娘等人﹐隨前辈清虚叔前来拜会贵派。事前未有预闻﹐不速之客﹐望请恕罪。”

白先啊了一声﹐思忖︰“上次芮德彰送两位侄儿回来﹐听他说有一位徒弟叫叶昱的?怎地又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原来野草自认祖之后﹐第一次用叶昱之名行走江湖﹐白先当然就不知道了。待听到清虚之名时﹐双目向后扫﹐道︰“清虚道长可在?”

听得清虚呵呵朗笑﹐车上走下来道︰“才相別数月﹐白大侠不得贫道了?”

白先一见清虚﹐喜道︰“果然是清虚道长﹐在下这厢有礼了。请各位少待﹐在下这就去请掌门师兄前来迎接大家。”说完﹐也不等清虚等人回话﹐一个身﹐音才落﹐人早已去了二十丈远了﹐一身轻功﹐果然已是出神入化。

不多时﹐却听得山上飘下二道童音︰“可儿姐…姐……”远远看那山上二道白影如星坠珠泄﹐飞一般往山下﹐不到盏茶功夫﹐早已的近了﹐众人定睛看时﹐却原来是一男一女个小孩﹐约莫十五六年纪﹐看那男的生得剑眉星目﹐虎头虎脑﹐甚有生气;女的生得眉清目秀﹐腼腆文雅﹐正是师刚﹑师柔兄妹二人。师刚﹑师柔老远就看到野草站在那里﹐大喜﹐叫道︰“草哥哥﹐怎么你也来了?”一人一边﹐抓野草的手臂高兴地又叫又跳。

野草逗他俩人道︰“我怎么没说来了?是你们看到我吧?”

师刚道︰“白师叔拿回来的拜帖上没你名字呀。”

时﹐可晴﹑竺芝﹑柳絮都己走前来﹐师刚﹑师柔兄妹与她们原是相识的﹐忙上前见礼﹐拉着可晴﹑竺芝﹑柳絮的手问问短﹐

柳絮道︰“你们真是看漏眼了﹐现在你草哥哥的名字叫叶昱﹐明白了吗?”

师柔侧着脑袋道︰“为什么要叫叶昱?这名字不如野草好听。了﹐以后怎么叫你呀?”

野草道︰“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两位大姐姐﹐这位是茹芷兰﹐兰姐姐﹐她可是大名鼎鼎的倾城一笑兰姑娘哦。这位是青莲姐姐。”

师刚﹑师柔睁大了眼睛﹐只管把芷兰来看﹐看的芷兰不好意思了﹐道︰“小弟弟﹑小妹妹看什么?难道我脸上长花了?”

师柔又看看青莲﹐道︰“兰姐姐﹑姐姐真美﹐脸上比长花还好看。”

得芷兰﹑青莲二人心花怒放﹐道︰“小妹妹长得比姐姐美多了。”

野草却不解风情﹐呵呵笑道︰“你们就別在这里互相吹捧了。师刚﹐令尊大人呢?怎么不人?”

师刚道︰“大人们真烦﹐又要更衣又要什么礼的﹐我们不耐烦这些﹐便先自来了。”

话才落﹐却听一把洪亮的声音传来︰“华山掌教师重道﹐率师弟白先恭迎清虚道长及各位武林同道。”

师柔道︰“爹爹来了!”话落﹐早见一名子﹐五旬不到的年纪﹐杏黃道服打扮﹐头戴掌教道冠﹐紫色脸膛﹐浓眉短须﹐目蕴神光。白先跟在他身后﹐也换了道服。

师重道上前向清虚见﹐道︰“道长敝派﹐贫道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清虚道︰“师掌门不必客气﹐我们因明月公主返京﹐途中行踪不便透露﹐故此没有预先向掌门通﹐请掌门海函。”

师重道忙走到可晴车前道︰“草民师重道率师弟白先﹑犬子师刚﹑犬女师柔拜见公主。”

可晴道︰“免了。师掌门不必客气﹐晚辈这次前来﹐是以江湖儿女身份玩耍的﹐请掌门勿要生份了才好。”

师重道道︰“是!草民不敢。”

可晴从车上走下来﹐向师重道福了一福道︰“晚辈齐云山芮可晴见过掌门人。”弄得师重道连忙跪倒还礼。

青莲笑道︰“我看大家就不必客套了﹐如此拜来拜去的﹐不知什么时候才拜完?”

清虚道︰“莲丫头所说有理。师掌门﹐公主既然有命﹐我们遵命就是了。”

师重道道︰“如此﹐得罪了。”

除了可晴﹑竺芝﹐师重道上次就已认识外﹐清虚一一向他介绍了野草﹑柳絮﹑芷兰﹑青莲。又向他介绍了龙在天﹑李贵。

师重道道︰“原来这位就是芮德彰道兄的高足野草。”又向芷兰见礼道︰“兰姑娘美名天下皆知﹐今日得识尊颜﹐果然名不虚传。”一把拉了野草的手道︰“走﹐上山去!刚儿﹑柔儿﹐你们先上山去﹐叫你母亲好好打上院﹐给公主下榻。”

师刚﹑师柔声﹐正要上山﹐野草却道︰“如此多有打扰。不若我们先在这山下安歇一晚﹐明早再登山不迟。”

师重道看看他们随从众多﹐一时三刻也腾不出这么多的房舍出来﹐便道︰“也好!先委屈公主在此过一宿﹐明早再登山不迟。”

大伙商量停当﹐龙在天便指挥众兵丁﹑随从去那平坦开宽之处﹐支起营帐﹐打火造饭。

师重道不敢怠慢﹐亲自在营中侍候公主﹐又唤师弟白先往来山上山下﹐叫山上的厨子做了一席酒菜﹐送到山下营中。

时近黃昏﹐夕阳映照那华山﹐雄伟险峻﹐景色佳绝﹐野草便道︰“可儿﹐咱们不若就把酒席设在帐外﹐一边饮酒﹐一边赏景﹐岂不快活?”

可晴笑道︰“好!这景色确实好极了﹐说不定喝了两杯﹐哥又来上几句歪诗呢。”

野草笑笑﹐不置可否﹐便请龙在天在帐前空地上﹐把白先在山上抬下来的一张大圆桌摆好﹐可晴尊位坐了﹐左边是竺芝﹐右边是清虚﹐可晴道︰“都是自家人﹐就不必分什么尊卑了﹐哥﹐你叫他们随便坐吧。”

芷兰便挨着清虚坐了﹐青莲自然坐在芷兰身边﹐却拉了野草坐在自己身旁﹐道︰“草哥哥﹐你坐我身边﹐我负责给你倒酒。”

野草笑道︰“还是莲丫头知我心思。”

柳絮跟着野草﹐坐在他右边﹐接着是师重道和白先师兄弟挟着龙在天坐了。对面师刚﹑师柔挨着竺芝坐了------共是一十二人﹐在这华山脚下饮宴。酒过三巡﹐可晴问道︰“师掌门﹐这华山如此雄伟﹐可有什么典故传说?”

师重道道︰“回禀公主﹐华山自古典故极多﹐最为流传的就是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

“这个故事早就听我哥说过了。对了﹐我看这华山虽是五岳中最高者﹐却不至于比我们齐云山高多少吧?怎地看起来好象高到天上去了?”

“这……?”成森林一生都在钻究拳经剑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时语塞。白先接口道︰“依在下看来﹐华山雄据河﹑渭平原﹐扼守潼关﹐因而显得高了。”

清虚点头道︰“白大侠所言不虚。”

野草道︰“太华山山高五千仞﹐山形呈四四方方的﹐就象刀斧砍削一般﹐伟岸雄奇﹐但上面的玉女峰却象一个妙龄少女﹐手斟玉液﹐十分俏丽﹐传说如果有谁能上得峰来﹐饮了玉女手中的玉浆﹐就可羽化登仙。晋时大学者郭璞对太华山备加赞道︰华岳灵峻﹐削成四方﹐爰有神女﹐是挹玉浆﹐其谁由之﹐龙驾云裳。”

野草话音才落﹐青莲高兴地站起身来道︰“有这么好的东西﹐明天待我去取来﹐大家都喝了玉浆﹐全都长生不老﹐岂不好玩?”

芷兰呵呵笑道︰“傻丫头﹐哪里真有什么玉浆?再说﹐要那么长命干什么?不成了老妖怪了?”

青莲道︰“既然没有这宝贝﹐那晋朝的郭老爷子怎么可以胡吹?”

柳絮笑道︰“莲妹﹐这是他们文人们常常用的夸张的手法﹐未必真有其物其事。”

青莲道︰“看来这郭老爷子也不是好人。专门骗我们这些不识字的。”

可晴逗她道︰“莲妹﹐你小心我哥﹐ 他比这郭老爷子更会吹哩。”

那知青莲却一副认真的样子道︰“可儿姐姐你倒是枉我草哥哥了﹐他从来就没骗过我。”

野草听了﹐一副得意的样子道︰“可儿﹐师兄什么时候吹牛了?这不有了人证了?”

可晴道︰“好好好﹐你没吹牛。如此美景﹐你如能作诗一首﹐就算你不是吹的了。”

“这个就不要献丑了吧?”

“草哥哥﹐快作诗﹐我给你倒酒。”青莲提起酒﹐给他满满地倒了一碗酒。

清虚道︰“草贤侄﹐你就作上一首助助酒兴也好。”

野草抬头看那华山﹐夕阳之下气势非凡﹐此时正是初秋﹐又添萧杀之气﹐远远的一行大雁飞来﹐一时触动心事﹐想起自己身世及血海深仇﹐端起那碗酒﹐一口干了﹐道︰“好﹐我就作上它一首。”略一沉思﹐念道︰

黃河北望拒潼关

奇险第一山

斜阳壁影

秋风悲雁

此时向天言

 

平生姓字不须问

何日享安闲

戮力江湖

廓清魍魅

弹剑凯歌还

 

才一念完﹐青莲拍手道︰“好!好!好!”顺手替野草倒满一大碗酒﹐双手端到野草面前。野草接过﹐一饮而尽。

芷兰笑道︰“莲妹子﹐你听得明白?好在何处?”

青莲仰着头道︰“我虽不懂﹐但草哥哥作的﹐一定就好。”

众人哄然而笑。野草道︰“献丑了﹐这词作的不好。”

清虚道︰“贤侄可是依‘少年游’词牌而作?”

“正是﹐”野草道︰“原来清虚师叔是个中好手。”

清虚道︰“那里﹐略知一二而已。草贤侄此词多了杀伐之气﹐少了飘逸之风。若说对景儿的﹐不如洞庭湖上那首古风。”

野草奇道︰“师叔怎地知道小侄在洞庭上作过古风?”

竺芝道︰“那是四哥曾吟唱来着。只是最后一句改成了︰自在捕鱼虾﹐有点不伦不类。”

柳絮笑道︰“这四哥可真会改﹐不过也应景儿。小草这首少年游填得虽然不是上乘﹐却也直忬胸襟﹐待小妹唱上一唱﹐以助酒兴﹐如何?”

众人拍手称好。柳絮便去琴中取出琴来﹐龙在天早教人搬来一个小几儿﹐柳絮架好琴﹐调好弦﹐在习习晚风中﹐边弹边唱起来。

才唱到“斜阳壁影”﹐却听的一声笛音相和﹐似来自天际﹐与琴音一荡﹐便混成一体﹐震人心神﹐真个如秋风雁鸣一般。却见竺芝素手擎着绿玉笛﹐樱唇轻嘬﹐依拍子而和﹐时而秋风萧萧﹐时而高吭入云……

一曲终了﹐众人听的如痴如醉﹐都忘了喝采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只听的一声重重的叹息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白先喃喃道︰“贫道行走江湖多年﹐所闻所见多唉﹐却从来也没听过如此妙绝之曲﹐今生无憾了。”

大伙俱点头称是。野草抓起酒碗道︰“竹子吹的好笛子﹐絮儿弹的好瑶琴。来来来﹐如此良辰美景﹐自当饮一番。”说完先干了手中酒。

大伙儿轰然叫好﹐纷纷端起酒碗酒杯﹐仰着脖子﹐都干了。突听的头上雁叫甚急。原来远处的大雁﹐此时正飞临大伙头上﹐忽然乱了雁阵。众人抬头看时﹐却见两只大雁扑楞楞地直坠百步之外。

正是︰秋来风景异﹐何故乱雁阵?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