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九)

有人说当夫妻吵架提及“离婚”,接下来每次吵架拌嘴“离婚”两字便会不离不弃、如影相随,果真如此,从宏羌为了阻止妻子去教会第一次用“离婚”相要挟,那以后这两个字似乎成了“顺口溜”,常常会从他嘴里跑出来。以至于白雪从最初的心痛到后来都麻木了。

虽说白雪确实也是教会去的次数在减少,但是,那完全没有影响她信靠主的心。她常常为了自己的困惑和家庭的不安宁而向天夫祷告呼求,可是,丈夫的焦虑和阴郁却似乎并没有改善,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宏羌在家里的话是越来越少,偶尔开口,不是骂小孩就是抱怨女人,他似乎工作做的也不开心,家里的所有人更是让他见了就心烦。当有一天白雪意识到他们夫妻似乎已很久没有亲热了,那个晚上近午夜时分,白雪抱着枕头来到近来时常一个人独睡书房沙发床上的男人的身旁,看着男人像个婴儿般的熟睡,她心疼地用手在男人的脸上轻抚,万千柔情涌上心头,这个自己当年情窦初开时就爱上的男子,这个今天他们三个孩子的父亲,这个自己这一生将与之相依相随的男人,多久了?她没有好好正眼定睛在他的脸上,那曾经充满青春朝气的脸庞已然有了岁月的刻痕,那两抹浓黑的眉毛上面有了两道怎样都抹不平的皱纹。

白雪把自己的枕头放在男人的枕头旁边,挨着男人缓缓地躺了下来,她刚刚躺平身体,男人却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女人躺在自己的身边,他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白雪见男人醒转,主动地用手过去搂住男人的脖颈,见男人毫无动静,又很少有的主动地亲吻男人的嘴唇,谁知道宏羌一下子就推开了女人,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女人毫无防备,竟然被他一下子从窄小的沙发床上推到了地板上,白雪都给吓懵了!男人自己也被自己这个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看着坐在地板上的女人不知说什么好,过了半天才知道咕噜道:“干什么呀?你,深更半夜的!睡着了都给你弄醒了!你明天没事儿,我还要上班呢!……”

白雪又羞又气跑回自己的卧室扑在床上呜咽,生怕自己的伤心和难过一不小心成了洪水滥漫,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曾经那样爱自己的男人会变成今天对自己满脸的厌恶,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之间的爱消失得如此干净如此彻底?!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心里有个声音在对她说:“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要找回我们的爱!求主怜悯,求主保守!”白雪开始祷告,随着心底深处每一句祈祷,白雪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她又一次来到书房,在熟睡的丈夫的床前跪了下来,把手轻轻地放在丈夫的背上,为了他和她的爱的回归,祷告!

“到了!”陷入沉思中的白雪被车里孩子的欢呼拉回到现实中来,他们的汽车已停在一家海边乡村酒店的停车场上,宏羌停好车就跑进酒店的前台处办理登记入住手续,然后就招呼三个孩子和女人进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双人床,还没容白雪出声,三个孩子已经兴高采烈地跳到床上蹦来跳去,宏羌招呼大儿子把其中的一张床的上面的床垫搬下来,这样一张床就变成了两张床,他指着硬一些的下面的那一半床垫对儿子说:“你和弟弟睡在这里。”又指着软一点的上面那一半床垫说:“爹地睡这里。”另外一张完整没动的床显然是让给白雪和女儿睡的。白雪想起昨夜被丈夫的拒绝,又看到现在男人的安排,心里不由得又泛上一股酸楚的滋味。她扭身进了卫生间,不让外面的男人和孩子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眶,抑制住心底不断上涨的疼痛,洗了把脸,稳定了情绪才从里间走了出来。

外面的孩子和男人正在胃口大开地吃着买来的皮萨饼,女儿见妈妈出来连忙拿着一块皮萨给母亲:“妈咪,你吃!”白雪疼爱地摸摸女儿的头,说:“你吃吧!妈咪不饿,不想吃。”她确实毫无胃口。“出来度假,我们最好都好好地玩,不要把臭脸带来度假,好不好?”显然男人对女人的情绪低落很不受用,觉得自己的苦心不被理解,女人有时真是不知好歹,怎样都不会让她开怀!白雪本来还想说:“什么度假?全家跟着你说走就走!你真的是带我们度假散心的?”可看到懂事的大儿子眼里那一抹的担心,她咽下心中的委屈,拿起一块皮萨慢慢地味如嚼腊地吃了起来。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