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八)

白雪找到师母的时候师母的身边有位女人,正是上次拉着牧师说担心白雪夫妇灵命太轻无法带领好众人的老姐妹,白雪一瞥之下就欲转身走人,思量着再找机会找师母谈。师母却已看到了白雪,叫住她:“是白雪吗?怎么来了又走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白雪欲言又止:“师母,你忙着,要不,我等你空了再来。”师母笑着说:“我现在还有点儿时间,等会儿要和黄佳玫姐妹去家访。刚刚黄姐妹还提到你,说你又热情又热心,带领那么多人信主……” 黄佳玫就是那位老姐妹,白雪听到师母说老姐妹在背后夸她,而她自己却还有点防着人家,不由得脸红了,心里连怨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脚步不由得就跨进了房间。

 坐下来的白雪一五一十把自己的疑惑和不理解一股脑地都倒给了师母:“师母,我实在不明白牧师为什么要把我们已做了很多工作的引领大陆干部的事工转给广东部去做,我也不明白牧师为什么老是说神没有给他这方面明确的意向……”

 白雪姐妹,你有没有凡事祷告的习惯?我们基督徒应该养成常向神祷告、和神交流的习惯。牧师为这件事曾迫切的寻求神的旨意,但是一直没有很清楚地从神那里而来的意像,而广东部的牧师却得到非常清楚地神的旨意,所以这件事就转去了广东部。师母耐心地解释。“可是,广东部的兄弟姐妹在语言上就不如我们和大陆干部一致,他们大多是香港和东南亚来的华人,在文化背景上更与大陆来的人不同,我们完全可以更加容易地做好这项事工,我搞不懂这到底是神的旨意还是牧师自己的想法!”白雪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过了,果然,师母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空气中有种很尴尬的气氛,一旁的老姐妹这时也忍不住了:“白雪姐妹! 你真是太年轻了!太不懂事!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牧师!这样和师母说话!……”  白雪后悔自己讲话的冲动,可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的,她只能任由老姐妹教训,不过心里却仍然没有被完全说服。

 从师母那里回到家,白雪的心情是沮丧的,晚饭都没去做,想起老姐妹教训她的一句话,更加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我们都是为主做工,不是为自己造金字塔!”白雪不明白自己毫无私心的奉献怎么成了为自己造金字塔了?

宏羌下班回来看到一屋子的冷清和厨房的毫无动静,便猜到妻子又有什么难事了,一问之后果然如此,这次男人也跳了起来:“不是告诉你这件事到此如此吗?你还去找师母!现在被别人说是私欲,你不高兴了,我还不高兴呢!上一天班回来连口饭都没得吃,还得听你说这些让人烦死了的事情!好了,从现在开始,我看你教会也别去了,至少现阶段少去。别再让人说三道四的!我想信主信到这个地步,也只有我们一家吧!神也不会是要我们去教会找不开心吧?”

 更加火上浇油的事是第二天晚上教会的区长老再次造访,先声明他的来访与牧师和师母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听到教会里有些风言风语才来和白雪夫妇商讨的。似乎白雪昨天找师母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白雪成了众人口中争名夺利的人了,还不相信神和人在灵里的沟通……

白雪心中雪亮,知道自己成了抹黑这件事的墨水了,她有种深沉的悲哀,可她忍住一直倾听长老的教诲。丈夫宏羌却再也憋不住了,一跃而起:“够了够了,如果你们把一个一心一意为主做工的女人说成了是为她自己造金字塔,那么请问:她要造什么样的金字塔?她一不为钱,而不为名,她一个家庭主妇,家里带着三个孩子,还事事想着帮助教会里的兄弟姐妹,还为那些没信主的人着急奔走,她图什么?你们既不发她工资也不会给她任何头衔,她无利可图无名可得,这金字塔造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那个晚上,由于宏羌的激动,最后弄得大家都很不愉快,长老临走前也是颇为激动地丢下一句:“你们若觉得教会与你们不相容纳,完全可以另觅高处!” 宏羌气得在长老走后把大门摔得震天响,白雪反倒劝丈夫冷静一点,长老也是气急口不择言,宏羌发疯一般地大叫:“什么狗屁长老!他以为我还会去那狗屁教会?我从今往后再跨进那教会一步,我就不是人!”说完,往卧室走去,没两秒钟又走了回来,还不解气得对这白雪继续大叫:“你!你听着!你也不许再去那个教会!你再去,我们就,就离婚!”

这是宏羌第一次提到“离婚”这两个字眼!白雪呆住了!

 结婚十多年了,夫妻间吵架拌嘴时常有之,可无论争吵多剧烈,从来没有人提过这两个最伤人心的字眼。恋爱时和结婚之初,白雪会耍耍小性子,吵起架来有时会用“分手”这个字,而这个字往往像一把手枪,一亮男人就投降了。白雪自己信主以后参加过一些夫妻关系的讲座,知道最不能用的武器就是这类威胁的话语,从此丢弃不再使用。没想到的是今天为了和教会的种种,丈夫一张口就是“离婚”!白雪感觉到一种尖锐的刺痛从心里向外扩展!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感恩2014的头像
 #

一直在跟读, 写的很细腻!也在白雪的身上多少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凭着血气去服侍, 真的是会弄得鸡飞狗跳的。不过,这里的属灵前辈的引导至少让我觉得更有问题。期待续文。

 
海云的头像
 #

当年因为被白雪原形邀约听了些故事,但不想写报道,就任自己信马由缰写了篇小说,写好,又觉得不确定,便收藏了起来,这么些年重新拿出来,再读,仍然自己会有感动,谢谢你的评论,让我看到读者也能被感动,看来我写的还不错。 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