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七)

自从区长老家访之后,宏羌变得不那么愿意去教会,他总觉得有人对他们夫妇指指点点的,所以去了就浑身不自在。白雪却是照去不误,反正她心里无愧,去教会是敬拜神的,她并没做错什么呀。

 这天在教会里看见一讲广东话的兄弟,那位兄弟的普通话说不好,听普通话也很吃力,他正在那里和一位男士连手势带比划地说得满头大汗,看见白雪一把拉住她,用英文连惯地说:“白雪,你可不可以告诉他,下个周末我们是在第四大道那里碰面,我开车带他们来教会。”白雪赶紧用普通话告诉对面的男士, 男士哈哈大笑,说:“啊,第四大道啊,好的好的,你不为我们说清楚,我大概要跑到第十大道傻等了!”白雪站下来和他们两位大至一谈才知道那位男士也是国内出来的某省级干部,教会里的广东部承接了接待国内干部的接待工作,白雪想起不久前曾向国语部的牧师建议他们可以肩挑接待从中国来的干部们并向他们传福音的重任, 她记得当时牧师对她说:“白雪,让我们祷告吧!看神如何给我们意象?” 现在似乎教会却把这个重任给了广东部的兄弟姐妹,当然这也没什么,可看着广东部的兄弟艰难地说着难以令别人听懂的普通话,她不明白为什么教会不能轻易地避免这样的不便,只要国语部的人承接这个任务不就是最容易的吗?

 白雪到牧师的办公室找他,欲再次提出自己的疑问和建议牧师的办公室里有其他几位同工正在商讨着别的教会事宜,白雪在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等牧师的办公室终于安静下来,白雪走进去向牧师打招呼:“牧师,我可以用你几分钟的时间吗?”牧师抬起头看见白雪,微笑着回答:“啊,白雪,当然可以!不过我等一下还要去参加一个小组会议,你请坐!”白雪再次提出教会的国语部接待大陆来美的干部一事,表示自己有这方面的经验, 可以带领一批人齐心合力的做这方面的事工。她把刚刚看到广东部的兄弟语言上的艰难描述了一下,说:“大陆来的人大多说普通话,我们国语部在语言方面就有优势,加上我本身也是从国内出来,对他们的很多想法都了解,容易沟通,我觉得我应该有这个能力做好这项事工……”

 牧师抬起手似乎是要白雪暂停一下,白雪停住了口,听牧师说:“白雪姐妹,你侍奉主的心我理解也很感动,我之所以向教会提议把这项事工交给了广东部,是因为广东部的牧师有这个清楚的意象, 而我却始终没有得到主给我的在这方面的意象。我们在同一个教会里,在主里各为肢体,无论是广东部还是国语部做都是为主做工。好了,我得去参加下一个小组的会议了,姐妹,谢谢你,神祝福你和你的一家!”牧师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笔记本一付要走的架势,白雪有点话还没说清就得走的感觉,走到门口还有点不甘心,又问了一句:“牧师,那上回我交到教会的给河南家庭教会传道人的捐款怎么没有人和我联系要河南传道人的地址汇款呢?”牧师一边走出办公室带上门一边回答:“这件事我也交给广东部让他们全权处理了!”

 牧师走了,白雪可是心里越想越不舒服,广东部把她辛辛苦苦募的款拿过去了,可根本没人问她要过地址,也就是说这笔原本为河南传道人募得款项如今不知广东部会用到何处去了,她想不通牧师为什么要那么做。

 回到家里和丈夫宏羌提起此事,男人马上让女人别再参和此事了:“你钱已经交上去了,行了,到此为止!教会怎么用是教会的事,你算老几,人家要向你汇报用途?”白雪依然执着:“可我在同乡会募款时大家都知道是捐给老乡的,你让我怎么和老乡们交待啊?”“你就把牧师对你说的话重复一遍,不就行了吗?”男人不耐烦,转身走了。“你说得轻巧,我怎么说?说牧师说的他没有得到主的意象,人家肯定说我说胡话呢!不行,我得找师母去!”白雪在心里对自己说。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