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二十八回 驱巨毒少侠沥血 述前事柳絮传警 之一

话说青莲转头去看野草﹐却见他火光中脸色古怪之极。

原来那琴所弹的﹐是屈子所传《国殇》﹐其文曰︰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土争先。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天时懟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至“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一咏三叹﹐琴音浑雄而悲切。野草突然大叫一声︰“不好!”飞身跃起﹐直往琴音处掠去。

野草此时心无旁骛﹐一心只要往那琴音响处﹐因此把轻功运至极﹐这一下却如风驰电掣﹐如飞而去﹐看在大伙眼中全都了眼了︰野草轻功怎地如此了得?心念未已一人影空而起﹐也如流星赶月般朝野草的方向奔去﹐却听那人影道︰“草哥哥﹐等等我……”正是青莲。

芷兰道︰“草弟弟连招呼都不打就独自前去﹐必是出了极急的事﹐我们也赶过去吧!”

纪复古道︰“在下轻功不济﹐就守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吧。”

孟凡道︰“好!我陪古叔在这里守着。”

芷兰道︰“如此﹐我去看看吧。”说完便腾身而起﹐没入黑暗之中。

说野草直往琴音响处掠去﹐七﹑八里路程﹐转眼即到。见山顶一块大石头上﹐一位布衣老者奄奄一息地倚岩趺坐﹐一位白衣少女盘膝﹐膝上橫着一把琴。野草一见﹐心中激动﹐叫道︰“絮儿!”

那白衣少女一听﹐如中巨锤﹐霍地站起身来﹐叫道︰“草!草是你么?”

野草掠前﹐一把拉着少女的手道︰“絮儿﹐出什么事了?”

那少女正是柳絮﹐被野草一问﹐哭道︰“草!义父他……他……”手指老者。

野草转眼一看﹐道︰“絮儿﹐这位就是柳晓风柳大俠?”

柳絮道︰“嗯!”

野草突然咦了一声﹐大叫道︰“絮儿﹐柳大侠可是中了毒?”

柳絮道︰“是﹐也不知中了什么厉害的毒药﹐呜呜……怕是不行了!”

野草晃亮火折子一看﹐却见柳晓风色暗红﹐中还有一点殷红的斑点。野草惊道︰“桃花!﹗”

“小草﹐你得这毒?”

野草二话不说﹐顾不得理会柳絮的问题﹐去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倾出数丸桔色的丸﹐叫道︰“絮儿﹐水来!”

柳絮道︰“这里荒山野岭﹐去哪里找水来?你等等﹐我去山下找水!”

野草道︰“不必了﹐来不及了。”完﹐把药丸放回瓷瓶﹐收回怀中。拔出孟凡送的那把匕首﹐去左腕上一刺﹐刺出血来!柳絮一见﹐惊问︰“草﹐你干什么?”

野草不答﹐右手放下匕首﹐去柳晓风下颔一揑﹐便揑开柳晓风牙关﹐左手腕的血便滴进柳晓风口中。滴了半盏血﹐野草有上次救相的经验﹐便止了血。扶柳晓风盘膝坐好﹐正要为柳晓风推宫过血﹐打通经脉。却听一人道︰“草哥哥﹐出了什么事?”话落﹐一条人影飘至。

柳絮一见有人闯来﹐娇叱一声道︰“什么人!”架式一亮﹐挡在柳晓风和野草跟前。

野草心知救人如救火﹐半点也耽不得﹐急道︰“自己人!”完便一掌贴向柳晓风命门穴﹐运起《內功要诀》上的心法﹐自身深厚內力﹐徐徐输入柳晓风体內﹐助他把刚才灌入去血液吸收消化。

野草把內功要诀上的心法转如意﹐一心要把这个自己十分敬佩的大侠的性命救回。此时野草灵台空明﹐物我忘。约过了一柱香光景﹐只见柳晓哇的一声﹐吐出几口又黑又腥的毒血来!柳絮见状﹐趋身向前﹐扶着柳晓风。

野草收功起身﹐深呼一口气道︰“好厉害的桃花红!”抬头一看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芷兰道︰“草弟弟﹐这位前辈中了桃花红?”

青莲道︰“解了毒了吗?是用我新制的药吗?”

野草道︰“他中毒太久太深﹐现在性命倒是无碍了﹐只是余毒未清。”

芷兰又问︰“草弟弟﹐这位前辈是位妹妹又是谁?”

野草道︰“这里不是说话处。柳前辈巨毒刚去﹐不抵得山上露重风寒。还是把他帶回我们那里吧。完一指点了柳晓风昏睡穴﹐背起他﹐招呼一声﹐便往来路奔去。

回到天坪﹐纪复古和孟凡接着﹐罗着在火堆边铺了个软软的草窝让柳晓风躺了。那纪复古自是认识柳晓风﹐不用野草吩咐﹐自去张着。野草又教用温水化开七﹑八丸桔红色的药丸﹐扶着柳晓风灌将下去﹐才让他睡去。

野草这才向大伙介绍了柳絮和柳晓风。

青莲张眼看着柳絮道︰“絮姐姐﹐你真美﹐我草哥哥是怎么认识你的?”

柳絮道︰“妹妹你才美哩。我们是年前在庐山禹王台上认识的。”

野草撕了一大块烤熟的黃猄肉递给柳絮﹐问道︰“絮儿﹐你们怎地在此?柳大侠又怎地中了毒?”

芷兰也奇怪问道︰“是呀﹐以柳大侠身手﹐当今江湖上还有什么人能是他的对手?”

柳絮吃了几口猄肉﹐道︰“这得我和草分手之后说起。”

原来这柳絮竟然是名闻江湖的大侠柳晓风的女!怪她不愿在人前显露自身武功﹐怕的是让人知道了义父行藏。

说柳絮自鄂州与野草等人分手﹐和竺芝做一路往东﹐傍晚到得一个市﹐二人投店住宿﹐叫店小二做几个小菜送到房中吃了。吃罢晚饭﹐梳洗一番﹐吹熄了灯﹐不安睡﹐各自坐在床上练起功来。到得更交丑时﹐二人结束停当﹐竺芝取一锭二两银子放在桌上﹐推开窗戶﹐二人飘身而出﹐到了郊外人之处﹐竺芝与柳絮道別﹐往北回筦北清风山去了。柳絮却掉头往西北奔去。

原来这也是依野草吩咐﹐以甩掉跟踪﹐迷惑对方。

说柳絮独自向西北而行﹐沿途不敢多事。不一日﹐来到武当山下一个唤作黃土垭子的村子里。村子不太﹐约有三﹑四十戶人家﹐参差不齐地散落在山坳里。靠北的一边﹐有一排四五间用竹子搭建的茅草屋﹐外面用泥土﹑石块围了半人高的围墙。柳絮问也不问﹐照直就推门进去﹐一边叫道︰“义父……义父……絮儿回来了!”

敢情一代大侠柳晓风就隐居在武当山下?只见从里间走出一约莫七十的老者来﹐头戴方巾﹐身穿蓝布袍﹐满脸红光﹐双眼炯炯有神﹐一部雪白的胡子垂在胸前﹐乍一看﹐哪有半点江湖大侠的影子?倒更象一个乡下老头。

柳晓风呵呵笑道︰“絮儿回来了﹐给义父带什么好东西了吗?”

柳絮一见柳晓风﹐一下扑到他怀里﹐嚷道︰“义父﹐絮儿可想你了!絮儿这次给你带回的东西﹐保证让你一大跳!”

“哦?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要把义父吓一大跳?”

柳絮扶义父去里间坐好﹐从怀中拿出野草交给她的那块牌子﹐却是一黑绳穿了一块拇指甲大小的黑黑的似竹非竹似木非木的牌牌﹐一面刻了个金字﹐一面刻了个七字。柳晓风一见﹐脸色大变﹐颤声道︰“絮儿﹐这牌子你从何处得来?”

柳絮知道事情重大﹐便一五一十地从与白利打斗﹐认识野草起﹐把如何在长江上遇到漱玉宫人遭人追杀﹐如何出手相助﹐直说到鄂州与野草分手。

柳晓风听罢﹐脸色凝重﹐沉吟道︰“位草小哥倒是个奇人。如他所分析﹐这黑煞定是死灰复燃﹐而且更胜往昔了。”停了一会﹐又道︰“絮儿﹐收拾一下﹐我们上武当。”

二人略略收拾了﹐往武当山而去。那武当山是道家真武大帝的道场,武当二字源自一句话:非真武而不足以当此山。因此而称“武当”。武当山方圆百里﹐以天柱峰为中心﹐有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十一洞﹑三潭﹑九泉﹑十池﹑九井﹑十石﹑九台等胜景﹐还有上﹑下十八盘等险道及七十二峰朝大顶金殿叠影等奇景。后来徐霞客赞颂武当山道︰山峦清秀﹑风景幽奇。永乐年间大兴土木﹐建成三十三个规模宏大的宫观建筑群﹑三十九道桥梁﹑十二座亭台及山石砌成的神道。二万多间宫观建筑绵延百四十里。有玄岳门﹑遇真宫﹑磨针井﹑复真观﹑元和观﹑紫霄宫﹑南岩天乙真庆宫石殿﹑太和宫﹑铜殿和金殿。其中建于天柱峰绝顶的金殿又称金顶﹐为代掌教真人居停之所。

那武当派为明初三丰所创﹐武功讲究以柔克刚,借力打力。特点是形神合一,用意不用力,圆转贯串,滔滔不绝。守多攻少,以守为攻。张三丰收了七个弟子﹐分別以桥﹑舟﹑岩﹑溪﹑山﹑亭﹑谷取名﹐即︰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亭,莫声谷七人。洪武二十二年。他拂袖长往。不知去向。教中事务由大弟子宋远桥执掌。到了靖难之时﹐七大弟子早己不理教务﹐闭关修真去了。便由三代弟子谷虚道长掌教﹐清虚道辅之。

风父女二人到武当山门﹐早有个知客道人前来问﹐柳絮把一个紫檀拜盒递上﹐其中一个知客道人接过﹐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放了一张拜帖﹐上写︰柳晓风三字。那两个道人一见柳晓风三字﹐大惊﹐道︰“贫道方竹﹑白石﹐拜见柳前辈柳大侠!”

柳晓风也不还礼﹐坦然受之﹐道︰“起来吧。烦请二位向掌教真人通报一声﹐就说柳晓风求见。”

方竹道︰“前辈请在此略略歇息﹐晚辈这就去请掌教师伯。”一停﹐又道︰“白石师弟﹐你在此好生侍候前辈﹐不得失礼。”说完﹐如飞去了。

不到盏茶时分﹐只听山顶有乐飘来﹐一个清越的声音远远传来︰“武当第四代掌教知客﹐率同师弟守园﹑伐木﹑制香及门下弟子﹐恭迎前辈柳大侠!”才毕﹐早见四道人影从山上疾驰而下。柳晓风定睛一看﹐只见那四人一般道家打扮︰头戴道冠﹐身穿黃色道袍﹐首一人﹐年约五旬﹐相貌清秀﹐向柳晓风躬身行礼道︰“甚风把前辈吹来此地?柳大侠可还认得道?”

柳晓风端详了一会﹐笑道︰“原来是知客道人﹐几十年不见﹐己经是掌教了﹐真是可喜可贺也!”说完﹐躬身道︰“紫云轩主柳晓风﹐携义女柳絮﹐拜见武当掌教真人。”

知客道人以掌教的身份﹐受了柳晓风之礼﹐便道︰“这三位是贫道师弟﹐”指着神情木讷的道︰“这是守园师弟﹐”指着相貌威严的道︰“是伐木师弟﹐”﹐指着脸笑容的道︰“是制香师弟﹐”那三道人一齐躬身向柳晓风施

知客道人把柳晓风迎上金殿﹐小道人献上香茗﹐柳晓风道︰“不知谷虚及清虚二位真人是否安好?”

知客道人道︰“尊早己不理教务﹐闭关清修又或云游四方去了。不知前辈大驾光﹐有何见谕?”

柳晓风扫了一眼大殿﹐道︰“此处不是说处﹐可否借一静室商议?”

知客道人见柳晓风神色凝重﹐似有大事﹐便道︰“请隨贫道来。”把柳晓风带到殿后一间密室中﹐道︰“前辈有事﹐请示下!”

柳晓风从怀中掏出块牌子﹐递给知客道人道︰“掌教是否认得这块东西?”

知客道人接过牌子﹐只看了一眼﹐便耸然动容道︰“黑煞!”原来当年知客道人随乃师谷虚道长与柳晓风大战黑煞﹐见过这种牌子。

柳晓风道︰“正是!”

“从何得来?”

柳晓风便教柳絮把身所历﹐又一一详细地述说了一遍。末了﹐柳絮道︰“草公子还说﹐最好要掌门人告谕门下弟子﹐今后行走江湖﹐小心在意﹐嘱托小女子﹐要掌门学一下这破阵阵法。”

知客道人道︰“这位草公子看来真奇人也﹐自身武功不高﹐却能在这么短时间內悟出破阵之法!阵法必有奧妙之处。”

下便要柳絮演练给他们看。了一会﹐众人还是面面相觑﹐不明就里。柳絮灵机一动﹐便教知客道人四师兄弟先学那黑衣人五行四象阵﹐那知客道人四师兄弟﹐对这阵法也颇有涉猎﹐一说开﹐立即心领神会﹐走了不多时﹐便把那五行四象阵走得似模似样了。然后﹐柳絮却叫义父柳晓风去破这五行四象阵﹐知客道人四人把柳晓风团团围住﹐任凭柳晓风出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破围而出。

柳絮看父不能破阵﹐便叫歇阵。伐木道人道︰“好害的阵法﹐前辈如此身手﹐都奈何不得。”

柳晓风也道︰“这阵法天衣无缝﹐转得又快﹐功力差点都不能支持得了半盏茶的功夫。”

柳絮此却笑吟吟地道︰“请四位道长再结阵﹐待小女子打阵如何?”

伐木道人性子最急﹐便道︰“好!看看那位草小哥的办法到底如何的精妙!”说完﹐和知客道人四人依前结﹐把柳絮围在中间。

见柳絮在阵中﹐不理会那阵法怎样转﹐自己依了野草所教之法﹐在阵中如穿花蝴蝶一般﹐左穿右插﹐一下子便转出阵外﹐脫出那阵法的包围。伐木道人道︰“咦?你怎地走出去了?”

柳絮笑嘻嘻地说︰“这走出来还不算厉害﹐我再走一次你看。”说完﹐走回阵中﹐叫声始﹐四道人又发动阵法。这次四人转得更快﹐出招更狠﹐那柳絮在阵中﹐也不知怎地走法﹐左半步﹐右一步﹐不一会竟然到伐木道人身后﹐向他狠下杀手﹐守园连忙来救﹐倏忽之间﹐不见了柳絮的影子﹐知客道人但觉身后风声倏然﹐知道有人在后偷袭﹐此时自己正走一步向前﹐招式己老﹐不及回身自救﹐大惊之下﹐硬生生地向左橫移半步﹐如此一来阵法己破。柳絮长笑一声﹐立在柳晓风身后。

柳晓风看罢柳絮破阵﹐拍掌大笑﹐叫道︰“妙妙!果然大妙!”

知客道人等也已归座俱道︰“破阵之法果然妙绝了!”

守园道人道︰“这位草公子真奇人也﹐有空柳姑娘可得介绍我认识。”

柳絮眼角含笑道︰“放心﹐一定让你们识。”

自此﹐柳絮便在当山上挑忠实可靠的武当门人﹐教他们阵法及破阵之法﹐柳晓风则同伐木﹑守园﹑制香不时下山﹐秘密打探消息。

如此过了半年﹐这日﹐柳晓回到武当山﹐向掌教知客道人告辞了﹐带着柳絮﹐回到黃泥垭子村﹐又过起平淡的隐居生活来。柳絮几次想出外走走﹐却又不忍义父人照顾。如此又过了二月有余。这日﹐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来找柳晓风﹐二人在密室说了几句话﹐那道士便告辞了。

次日﹐柳晓风教柳絮收拾了软包袱行李﹐要出远门﹐柳絮问道︰“义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