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五)

开着车的宏羌其实心里一直翻江倒海的。这些日子以来,这个刚过四十岁的男人常常会有一种心有不甘的想法,这种想法就像一条河流里的暗漩,表面上看不见,水底下却是一个越转越大的漩涡,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快被这个漩涡卷进去没顶,气透不过来,人似乎要窒息!这个漩涡有太多的东西组成,他很想看清那一切,可是往往在定睛察看之际会头晕目眩更加得不清楚,他只好任由心中那种恐惧和无奈拉扯着,对着身边的孩子和女人高吼一气,似乎才能气顺一点儿!
 
今天是星期五,他原本是应该好好上班的,早晨进了公司,碰到同事“小上海”,小上海是他们这个工程小组中除了宏羌之外的中国男同胞。本来还有一位男士也是和他们同声同气的中国北京人,被他们称作“老北京”。宏羌来自河南,常常被他们戏称为“河南梆子”。一早小上海就有新闻:“哎,河南梆子,你知不知道老北京这回可发达了?他回国搞得那个网路公司还真让他给弄上市了,你我现在给他打工可能人家都瞧不上了!” 宏羌听了没说什么,坐在办公桌前却是发了半天的呆。想当初,那个老北京编程序有问题时,哪次不是跑过来找宏羌帮忙,而几乎每次宏羌都是手到“病”除,老北京两年前海归时一再劝说宏羌:“咱哥儿们一起回去闯闯吧,我就不信凭我们的能力回去创不出名堂?干吗硬要把咱们这些个软财富贡献给这个国家,不给咱娘家?” 宏羌那会儿太太刚怀上老三,小日子正好,怎能离开妻小一个人跑回国去?加上初创公司经济不稳定,他老北京太太在硅谷也是一高级工程师,工资不低,养家没问题,宏羌的家小可都是靠他养啊。 

留在美国的结果倒不是从此就安居乐业了,反而,每回听到老北京的消息他都要发呆好久,看着老北京一天天的风生水起,而他呢,依然是硅谷成千上万个工程师中的一员,人家怎么说的,高级打工仔!一年前看到老北京回美,又是电台采访又是开讲座,俨然一个成功人士,那风度和气质都不再是当年那个求宏羌帮忙的样子了!宏羌在台下听了一半就抽身走人了。那天晚上很晚,老北京打来电话:“你哥儿们怎么这么喜欢做家庭妇男呀?我们晚上吃饭都不见你的影子,都说你回家陪老婆孩子了,你真的对海归一点儿都不动心?我可是惜才呀!你只要点头,我那儿有你的位置!” 宏羌的那颗清高自傲的心使得他拒绝也拒绝地滴水不漏。可是那天他却是一夜无眠!想着自己马上就要四十岁了,人生的路也算走了一半了,他这个当年乡里的高考状元,今天在美国也就一普通人而已,拿着不算太多也不算太低的死工资,交掉四分之一的税,剩下的二分之一付贷款,二分之一过日子。三十年的房贷还完估计自己也白发苍苍了。这辈子的日子可以看到底! 

上午上班正心不在焉,印度上司又一幅吊死鬼的样子来催他让他在下周一前把手里的项目结束掉,这可是星期五哎,美国人说周末,人家约会的约会,看电影找乐子的早就约好了,这鬼老印明摆着又想让他在周末加班!宏羌发现印度小鬼子最坏了,对美国大鬼子毕恭毕敬的,却专门喜欢欺负老实巴交的中国读书人!宏羌受老印的气不是一天的了,往常他都是息事宁人算了,可今天,想起老北京他就觉得气不顺,再联想到昨晚和太太的争吵就更加觉得思想完全无法集中,他心里骂了一声:他妈的!谁愿做谁做去!中午不到,他写了封伊妹儿给老印上司,说自己头痛欲裂(也确实如此),上次医生说让他拍片检查是否有脑瘤,他得去医院了,否则随时猝死也不定,工作更完不成了。硬的不行来软的,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宏羌决定利用这个周末带着一家去南加州一趟,也许离开这个要人命的鬼硅谷,他能感觉好一点。 

匆忙回家赶鸭子似的把一家人弄上车,宏羌开上了海边的一号公路, 一号公路风景优美,绵延的海岸线, 一边是蓝色的大海,一边是起伏的山岩。宏羌的心情却并不如预期的开朗,反而依然像蜿蜒的公路曲曲折折不够顺畅。他知道坐在身后的女人也和他一样得不开心,两个曾经相亲相爱的人今天感觉如此得陌生究竟是谁的错?
 
生了三个孩子的女人现在的所有注意力似乎都在孩子们身上,有时宏羌子下班回来坐在桌上吃饭,竟然发现无法和太太好好说会儿话。女人不是忙着大呼小叫地叫两个大一点的孩子吃饭就是手忙脚乱地喂着小一点的孩子饭,晚上,坐在电脑前打发时光大概是他最轻松的时间了,可往往看着太平洋那一边混乱也精彩的生活,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有时甚至想自己出国这条路是不是走错了,当年如果留在国内,今天会不会也一样和那个日益发达的国家一起飞黄腾达?
 
令宏羌近来尢其心烦的还有一件事儿,这件事说来和教会有关,更和太太有关。 太太是个热心的女人,这点上宏羌可以说两人开始恋爱的时候是非常欣赏的,回想当年那个高中的小女生巴巴地从自家拿一床棉絮来送给他,虽被他的自尊回绝了,可他心里是充满感动的,对这个好心肠和热心的女孩子油然升起了温柔的心动。可是,女人的热心在进了教会之后,似乎越来越蓬勃,越来越扩张,她不仅弄了一帮都是在家无所事事的家庭妇女们每周在家聚会,周末参加教会更是什么活动都要参一脚,而且自从她有心要帮他们那些同乡的传道人之后,她更是没日没夜、见缝插针法到处去募款,以至于有一次宏羌碰到一个同乡会的老乡朋友, 人家见了他就开玩笑:“你老兄是不是快没工作了,弄得你老婆整天见人就让捐款,我们看见她都怕!” 宏羌一脸尴尬,回家就对女人嚷嚷:“你别整天在外搞什么捐款,好不好!给我留点面子!”女人不明白:“我这是为了老乡们,又不是为自己,怎么就丢你的脸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