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二)

白雪搞不懂男人又哪根筋不对了!白雪早已不再认识这个与自己结婚十年相识二十多年的男人了!

曾经两小无猜同窗五年,白雪对这个聪明绝顶的男生崇拜得五体投地。还记得那时都在县中读书,都是从县下属的村落考进县中的学习尖子,老师要求同学相互检查作业,她从来找不到他的任何过失,而他每次都能精准地指出她的错误。她知道他家境贫寒,那年冬天随着老师一起走进男生宿舍给大家发毛巾,她看到寒冬腊月他的床铺上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下面是夏天用的凉席。她忍不住问:“冬天睡在凉席上不冷吗?”他回答:“还好!我用棉被垫一半盖一半。”

白雪再次回家时,缠着母亲说学校床铺垫得不够,还想拿一床棉絮去,疼爱女儿的母亲不疑有它,从家里拿出一床多余的棉絮给她。她回到县中就跑去找到他,把那捆的像个小包袱一样的棉絮交给他,说:“给,我妈怕我冷,硬要我带来,我有一床很厚的棉絮了,都热死了。” 他却有点愤怒:“谢谢你的怜悯,我不需要!”走完转身就走了。她回到宿舍大哭了一场!

高中毕业,他考进了大上海的一所著名学府,她第一年就差几分没过高考分数线,大专中专她不愿读,心高气傲的她发誓一定要考取一所像样的本科大学,她又回到了县中补习。而就在那个秋天学校的银杏树叶开始变得金黄的时候,她收到他的来信,他们开始通信,学校传达室通知有邮件的小黑板,她一天至少要过去看两次,而他很少会让她失望,他的信准时定点地出现在那里,信中没有甜言蜜语,但却给了她无比的鼓励,她发奋读书,第二年也进了大上海,在另一所著名学府中做了大学生。

他们就在那个黄浦江边的大城市里读书、恋爱、工作、结婚、生子直到他出国读研究生,一切似乎都很顺理成章,只是刚开始时他是一个人先去美国的,她和儿子度过了两年想念男人的日子之后也到了美国,全家终于在大洋彼岸团聚。本来她也想再读个学位,可是她的英文不大灵光,TOEFL还没考就发现自己又怀孕了,翻江倒海的孕吐让她彻底放弃了考托福的念想,等到孩子出世,她忙于新生儿,同时为了减轻男人的经济压力,她又接了一个带孩子的差事,反正自己的孩子也要带,不如帮别人的孩子一起带,孩子有个伴,自己也能赚点钱贴补家用。这样一过两年,男人书读完了,被一家美国公司聘用,那家公司在硅谷,他们全家搬到了这个一年四季都是阳光明媚的加州硅谷。随着岁月的流逝,男人的工资也是水涨船高,他们在一个很好的学区买了栋独门独户的小小的房子,因为在中国出生的大儿子已经在美国要上小学了! 第一次觉得在异国他乡站稳了脚步,真正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在美国出生的二丫头也会咿咿呀呀说个不停了,白雪正思考着是否该找点事情做还是再去读个学位,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看来这辈子她别想读书的事儿了,一想就有孩子来敲门。算了,安心做妈妈吧。

 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做得很安心,从来没有抱怨过,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大学生,如今在家做家庭主妇有什么委曲。 她心里充满感激,丈夫的薪水够他们全家用,他们所需并不多,知足常乐!

 白天在家闲着,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孩子一起,一次推着婴儿车在公园里转,碰到一个热心的女人,也是中国人,同声同气的,一聊就聊上了,白雪叫她“王大姐”。王大姐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她邀请白雪周末带着孩子去教会参加他们的家庭亲子活动,正好那个周末是复活节,教会里有让孩子“捡蛋”的活动,槊料做的鸡蛋壳里包满了巧克力,小孩子在草丛中找到都很喜欢欢呼雀跃。白雪从那以后便总带着孩子参加教会的主日活动,孩子们按照年龄加入同年龄的孩子小组一起玩,白雪一个人参加礼拜,开始听别人唱圣歌还觉得不自然,可是,也许从小看着母亲请灶王爷拜观音看惯了,白雪对于“神”从来都不像很多大陆背景的同胞们信其无,而是素来都觉得信其有,几次听道下来,白雪就觉得母亲肯定是拜错神了,那些个观音像都是人造的,母亲拜来拜去岂不是拜人手凿出来的一个偶像吗?牧师的讲道白雪听得进去,神是个灵,需要用心灵诚实才能拜!她尤其喜欢那句“神就是爱!”

 白雪受洗了,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神就是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