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信 Believe(灵性小说 一)

前言:这是一篇几年前写的中篇,一直没拿出来,因为当时小说女主人公的原型让我对写的文字产生了动摇,今天整理海云写作十年小说集,又重新读了一遍,读到结尾,自己竟然还是眼泪满眶。才意识到,这篇文学创作也有它的特殊的意义,一旦成了创作,其实已经脱离了原型而独自成为了一道风景。与你分享我这篇六、七年前写的文字。

白雪近来的日子有种“过不下去”的感觉,常常白天在家里一边带着一岁大的小儿, 一边会思绪恍惚。那天喂着小儿饭, 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一碗饭喂完了才听到小儿嚎啕大哭的声音,低头一看,小儿坐在地毯上,旁边的猫咪正舔着它满是饭粒的嘴巴,得意的长嘶“瞄”!白雪才察觉到那一碗饭大概都喂进了猫儿的肚子里。

白雪悲从中来,眼泪随即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小儿没吃饱在大哭,白雪跟着儿子的哭声也嘤嘤地哭泣,而就在那一刻,她听到大门随着外面正狂的风雨“哐当”一声开了,她用手抹了把泪,刚站起身欲往客厅的大门走去,只见旋风般卷进来的男人,肩头有雨的痕迹,脸上有如外面的天气一样的阴霾,布满了的乌云,那是她结婚十年的丈夫,她三个孩子的父亲- 宏羌。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女人脸上的泪痕,看见女人几乎立刻移开了眼光,并继续快步地往里屋走,边走边大声嚷嚷:“上车!上车!全部上车!我们出去度这个周末!马上就走!”

这是个星期五的中午,男人现在应该是在公司上班的。宏羌是硅谷众多的亚裔电脑工程师中的一员,这个身高六英尺的中国男人,从魁武的背影可以看出年轻时的他的那份英姿,如今人到中年,以往一头的浓密的黑发像是被撒了一层霜,点点白色却也透露出智慧的光芒,只是那原本应该是阳光般灿烂的脸庞,现在却透着一种魇气,眉头紧锁,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可能引起他舒展眉头的事情,那原本俊朗的脸上,布满了愁烦和怨气,所有的五官紧紧挤到一块儿,变成了一个令人无法抒怀的阴郁的中年男人的脸。

男人里屋里一阵翻动,拎了只旅行包走出去大概扔在车上了,回头进来一把抱起地毯上的三儿就往雨幕中冲去,原本没吃饱的小儿更加大声地哭开了,男人再走进屋时,不耐烦地对女人说:“你走不走?你一个人若愿意呆在这个鬼家里,我也不拦你,我现在就去学校接儿子女儿,我带他们度周末去,再这样呆下去我肯定要被憋疯了!”

说完,男人就又折身冲进了门外的风雨中,白雪听到汽车“嘭”的关门声,接着大概男人发动汽车的声音,白雪有种无比恐怖的感觉,不知道男人预备把三个孩子带向何方?她大叫着冲出家门:“你要干什么?!你要把孩子带到哪里去?” 白雪就在车轮开动的那一刻坐进了驾座后排的位子,一把紧紧地搂住孩童座位里的哭闹不停三儿,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主啊,求你保守我们的一家平平安安!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画面感超强!令人担忧的风雨路,悬念的结尾!

 
海云的头像
 #

写了好几年了,一直雪藏着。这会儿整理小说集,翻出来了,读一遍,觉得其实写的挺紧凑的,冲突、心理描写、铺垫、开头结尾等都蛮好看的,就拿出来给大家一读。

说来也巧,今晨一早醒来,就有种很强的欲望,要把这篇翻出来,刚贴好,就听到佛州的恐怖袭击。我不禁想真是神的意念,在这乱世里,需要信仰。这是篇有关信仰挣扎的小说,这种挣扎或多或少我们都经历过,也许,能给大家一点儿启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