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美妮阿姨

 

文工团有不少女演员是转业军人出身。李阿姨、唐阿姨两位,以前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相片挂在单位,虽然没有王晓棠等名演员那么抢眼,“美人最在着戎装”,一身带领章肩章的军服、头戴大盖帽,别管官大官小,英姿飒爽,看上去叫人眼睛那么一亮。

美妮阿姨不是转业军人。挂在单位的演员照,没有披挂,乍一看不起眼,普普通通的,不过仔细打量,女演员中,美妮阿姨是最年轻最漂亮的。

南来客初识美妮阿姨时,才上初小,美妮阿姨也就二十上下。南来客随例管她叫阿姨,心里觉得她就是个大姐姐。美妮阿姨长得很端庄漂亮,皮肤偏黑,中等个,梳两条短辫,整一个中学毕业生的模样,用男生后来的话形容,“很青春”。美妮阿姨漂亮、青春、清纯、脾气也好,很快赢得了南来客小朋友的好感,南来客小小年纪甚至注意到,美妮阿姨有点沉默寡言,而且很少笑容,眉宇间常常带着一丝忧郁。

那时,美妮阿姨已经结婚了。先生“小弟”是个大帅哥,年纪轻轻的已经是团里的角,男高音独唱演员。美妮阿姨也是唱歌的,不过是个配角。文工团保留节目,男女生三重唱印尼民歌 “星星索”,小弟叔叔担纲,负责唱“无谓…”,美妮阿姨夫唱妇随,负责伴唱“星星索”(数年后南来客也体验了一把男女声三重唱。南来客引亢高歌:“我过的是,革命的童年”,两边一左一右俩小美女伴唱,不过没有那层关系,千万别当成齐人了)。

按说夫唱妇随应该羡煞人。不过,小弟叔叔有点大男子沙文主义,有时候对美妮阿姨不够尊重,大庭广众下数落妻子,让美妮阿姨下不来台。这时,美妮阿姨总是低下头一声不吭,好像没犯错挨训的孩子,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可是从来不顶嘴或解释。

有一次,候车去演出,小弟叔叔不知为什么时事又发火了,当众大声训斥美妮阿姨,没完没了。美妮阿姨仍然不吭声。院子里有个双杠,美妮阿姨双臂平扶在在双杠上,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硬是没落下来。大家有点不忍,又不好劝,只怕火上浇油。后来徐叔叔实在看不过眼了,悄悄把南来客拉到一边,跟南来客如此这般说了几句话。于是,南来客小朋友挺身而出,上去跟小弟叔叔说,“小弟叔叔不要骂阿姨了。”大家哄堂大笑。小弟叔叔听了一愣,随即“扑哧”笑了,没好气地说,“去,去”。南来客偷眼看了一下美妮阿姨。她没笑,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其实两人满恩爱的。来家里坐的一些阿姨提起美妮阿姨,都夸她是个贤妻良母。“粮食困难那会儿,有一次到她家赶上她家吃饭,她把一只鸡蛋挟给小弟,自己就吃青菜。”一位阿姨说。有的阿姨还为美妮阿姨不值。可那是人家的家事,两口子生活了一辈子,个中情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

美妮阿姨性格外柔内刚,待人不亢不卑。她也是个视南来客母亲为大姐的人,有事没事来家好几次。美妮阿姨与母亲交往,总是以诚相见,从未表现出丝毫过度殷勤热情,文革后两人依然是朋友。南来客父亲待人不那么热情,有些阿姨见了有点不自在;美妮阿姨见了落落大方,没有半分畏缩,反倒赢得父亲敬重。

南来客从未见过美妮阿姨脸上出现过讨好人的谄笑。美妮阿姨也不是那种冷若冰霜的美人,只是不苟言笑罢了。即使对南来客。文工团解散后,美妮阿姨先到唱片社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调到广播器材门市部。文革后期,南来客曾走后门上门市部买电器元件及喇叭装音箱;高考期间,曾凭单上门市部买回家里第一台电视机,都是美妮阿姨亲自办理的。接待大姐的儿子,老熟人了,美妮阿姨也没笑脸相迎,公事公办但干脆利落地把事情办好,一句废话没有,只是在帮南来客把电视机放到自行车后架后说了句,“妈妈怎样?代我问她好。”

上大学后住校,南来客跟这些早年认识的叔叔阿姨来往越来越少,不过偶尔会向母亲打听他们的近况。一次,提到美妮阿姨,母亲说,“走了,癌。唉,那么年轻就走了。”“后来不肯见人….”

(2016-03-14)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令人唏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