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舂臼与拐磨儿

   

                                                            舂臼与拐磨儿

 

        在我的记忆中,在乡村度过的岁月里,舂臼与拐磨的印象很特别,因为每顿饭都要先把粮食舂或磨了才能做,大人平时除了干农活就是忙做饭,尽一切可能把一家老小的肚子填上。

        那舂臼是公共的,一庄合用那么一个,是石头的,内部是倒圆锥形空间,放进玉米什么的,用木杵一上一下地不断用力捣碎,直到没什么整粒子就可以了,弄出来,再用高粱细杆扎成的把子扫干净,下一家再来。

        舂臼旁有各家的人在等,李婶子,张三嫂子,大闺女小媳妇的一大群。孩子则撒了欢的在玩,玩打梭子、弹弓打鸟、爬树……。

        后来,不少人家都有了自己的拐磨儿,舂臼逐渐就废了。

        拐磨儿是圆形的,分上下两片,下片固定在木架上,上片靠边有一通眼,两片的圆心是木轴连接,接触面都刻了一道道的斜纹。

        上片上方安装转把,转把的一边上又有眼,再用俗称拐磨担的木制专用工具,一头装小木柱,可以灵活插到转把的眼为宜,另一头有横把。

        这拐磨担约有一米多长,木头都是较为结实的,有一定的分量。为减轻分量,往往用绳子吊到房的横梁上,使拐磨担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拐磨的人只需摆开丁字步,双手紧握横把用力向前推再用力向后拉,如此循环直至结束。

        也有的人家不用绳子,而是用半人高的有丫的木棍撑着,同样使拐磨担保持水平以利于推动磨盘旋转,此棍曰拐磨撑。

        真正操作的时候一般由两人协作,一人在前把适量的玉米或黄豆或小麦高粱放进磨盘的眼,再协同后面专门负责拐的人使上片磨盘不急不徐地旋转,两片磨盘在磨动的过程中碾碎粮食,碎了的粮食顺着斜纹就掉下来了,直接掉到磨盘下面放的柳编的大圆匾里,一遍下来,已有些气喘。

        想要吃的细些,就把磨过一遍的粗制品再细细磨它一遍,遍数多,磨出来的就细。一般人家,两到三遍足矣,不仅没力气了,也是没那闲功夫了!孩子早就喊肚子饿了呢!

        如果是拐稀饭就有些省事,因为不需要拐那么多粮,且是边拐边加水的,拐就会轻巧些。

       如果是一个人拐磨就会很辛苦,磨眼放了一小把粮,再到后面去拐,拐了那么几圈,再停下来去放一小把粮,再去拐……。

       我那时很小,帮不上什么忙,偶尔会帮放一把玉米或者小麦,那拐磨儿的有节奏的呼哧呼哧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

       下了雨,妇女在家里弄些针线,拐一家人想吃的。因为时间充裕,可以拐的细些,也可以在玉米稀饭里加些黄豆什么的。

        屋外唰唰的雨声和着拐磨儿的周而复始的呼哧声,一家人边做事边说话的嬉笑声,鸡圈里鸡的扑腾声,还有对雨喊嗓的狗叫声,一起混了起来。蓝灰色的村庄在这连绵的哼唱中演绎着生命的故事,传承着悠久的文明。

        我等的睡着了,被轻轻喊醒的时候,饭已端上了桌,就点咸菜,吃的头也不抬。

        大约在我快要上学的时候,大队上才有了集体柴油机粮食加工房,一天到晚机器声不停。

        但我奶奶抱怨机器加工的没嚼头,太细了!

        也是,那时没什么干粮,稀饭里没有点粒子之类的嚼嚼,就光喝半稠的粥呀?我姑姑她们倒挺高兴的,终于不用每天拐几遍拐磨儿了!

        艰苦的岁月不再复返,然而那时人的其乐融融苦中有乐的场面倒在我的记忆里愈加清晰起来。

 

 

 

 

                                                                                                          一0年三月三日二十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男耕女织,茅舍竹篱, 总有令人忆念的美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这种比较简单的劳动中大家相互依存相互协作,其情融融,实是一种难得的状态。

 
仲夏百合的头像
 #

一看到题目就知道肯定是木桐白云文章, 特别喜欢你写的一系列关于乡土生活的文章, 美好,生动。 谢谢分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呵呵,乡村先入为主地在我这里占据了很大的空间。

 
海云的头像
 #

我也很怀念那种小石磨磨出来的豆浆,每次回家乡,到处找都找不到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机械化基本上取代了原生态的劳动方式。

 
抱峰的头像
 #

淳朴的美。欣赏之。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抱峰。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真喜欢看你写的这些散发着新鲜粮食味道的文章,就象嚼着新麦面烙出来的发面饼,香得我打嘴巴也舍不得丢。记得上大学二年级,秋天到北京怀柔县宰相庄体验生活,一个月下来,全班同学个个吃得都象吹了气-----新打下来的粮食那个好吃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如今垃圾食品太多了,使人几乎忘记了世上真正美好的东西,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新的反转。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