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74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28)一一(全文完)

 

茉莉花俱乐部(28)

 

今天又是一个星期二,也就是茉莉花俱乐部定好的聚餐的日子,办公室旁边的公用会客室兼用餐室的门上,有一个烫金的木板,板上有着烫金的中英文字:〝茉莉花俱乐部Jasmine Club″。

 

这间房门外的烫金招牌按照死里逃生的戴维、比尔以及路杰三位好友的意思,把“辣姐儿俱乐部Hot Girls club”改成了“茉莉花俱乐部Jasmine Club,但室内设备仍然换汤不换药,一切与原来完全一样。

 

墙上挂的扁平的现代化的荧光幕, 画面每隔半分钟一换,报告当天日期、时间外面气温丶湿度丶风向以及最热门新闻之外,其他时段全分租给购物中心的各店家做广告用,荧光幕下面还钉了几个挂女人手提袋的钉子,今天这排钉子上已经挂了好几个女用手袋,因为聚会的人们都差不多到齐了。

 

男士们喝着青岛啤酒、吃香喝辣,,一面听比尔及路杰吃、喝并比划着描述他们三人与“茉莉花号〞沈船获救的经过始末,,戴维在一边点头微笑和同意。

 

「在冷水中浸泡着,,左腿疼得失去知觉,若不是玉叶一直不分昼夜地守在床前用中医的手法来帮我活血化瘀,现在恐怕已经截肢,没有了左腿呢! 」路杰用左手拍了一下大腿,大口喝着啤酒。

 

「是啊,茫茫大海中,浪花一直把冰水冲进口鼻之中,朝肺里直灌海水,太可怕了! 」比尔一面说,还一面咳嗽。

 

「我们三人不但捡回三条性命,保险公司也一口承坦了我们全部的损失,也是不幸中的小幸了! 」戴维很高兴地指出来。

 

「喂,比尔,听说你与何明珠小姐就要正式举行婚礼了? 」有人问。

 

「不错,她是答应我的求婚了! 」比尔笑嘻嘻地说。

 

「对啊,喝酒吃肉,喝酒吃肉,大家尽性罢! 」老板杰克又上了两大盆卤牛肉。

 

男士们都哈哈大笑。

 

不提这边说英语的男士们大喜大欢闹哄哄地庆祝生还及详谈婚礼细节,这批说中国话的女士们却都聚精会神地全部参加了政治评论。

 

「是啊!女人出头天!」 莲花按了一下遥控器,只见茉莉花俱乐部墙上的电影银幕正放映着;「 中华民国首任女总统蔡英文当选实录。 」

 

「太好了!咱们台湾真正做到男女平等这一步了。 」春花阿姨非常高兴。

 

「虽然可惜她亲选的行政元首中,大部还是男性,好在她已经承认失误了,但还是有点美中不足。 」伶俐阿姨批评说。

 

「我很喜欢妳们女总统的打扮,又朴素又庄严之外还有亲和力。 」她说“妳们”,可见她是由大陆来的女同胞。

 

「你们台湾的人一直都这么男女平等吗?

 

「才没有这么平等呢,以前台湾的女子没有财产的继承权,,女子离婚没有子女的抚养权,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不容易的!

 

「妳赞成台独吗?

 

「我反对独立,独立以后,台湾就成了小国,处处受人压制,小国无外交呀!」 沈妹妹是川剧迷,她相信中华民族要团结,力量才能强大;「 你们看,一根筷子一折就断了,折断一把筷子,想都不要想!」 她说。

 

「努力自强自立,,美国不是独立了吗?新加坡不是也独立了吗?不都是强国吗?」 女强人玉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其实,台湾一直有自己的政府,政治是独立的,有自己的台币,经济是独立的,有自己的国军,国防是独立的,也有自己的宪法,立法司法也都是独立的,不早就独立了吗?」 伶俐小姐认为。

 

这种谈话都是大家自己发表发表自己的意见罢了,那里能有谁说服谁的呢?

 

等大家吃完午餐,热闹过去,波琳阿姨过来整理俱乐部的聚餐室,当她正在收碗、抹桌子、排椅子的时候,老板娘文迪立刻由隔壁〈中国锅〉过来帮忙,并且说; 「波琳阿姨,让我来罢! 今天下午三点半,有一批由中国来学开小型飞机的青年要来我们外卖店买餐,然后用这个房间来吃饭,妳让我来清理罢。 」

 

「这些中国孩子来这里学开飞机? 」波琳问。

 

「是啊,毕业之后回去,以后就是正式开飞机的职业驾驶员了! 」文迪回答。

 

    在茉莉花俱乐部吃完午餐,莲花开车送两位阿姨回家。 一路上,三人在车内谈谈说说。

 

「莲花,妳这么忙,以后还是找别人来带我们去茉莉花俱乐部去午餐罢!」 春花阿姨很体贴地说。

 

「还好啦,总经理的时间比较有弹性,有事离开一下办公室是没有关系的。 」身为董事长的伶俐阿姨解释道。

 

「春花阿姨,我们茉莉花计算机室就有由中国东莞过来新的丶受过专业训练的管理员何肯尼来管理得可好啦!!我就更加有时间来开车带妳们出门啦!」莲花一面开车,一面笑嘻嘻地说。

 

「其实,我们这两位资深辣姐儿愈来愈老,精力不如以前旺盛,妳就是有时间带我们出门,我们也得早点回去休息。 」春花阿姨回答。

 

「本来嘛,妳只要抓紧了茉莉花中心的收入多于支出,永远有盈余就行了!」 伶俐阿姨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完全不错!」 因为搞不清楚伶俐阿姨是不是在说笑话,莲花就决定无条件附和。

 

「莲花,我们的俱乐部最近有什么新动向?」 伶俐阿姨问。

 

「我的姑妈正在申请入美观光的签证。 」莲花一面开车,眼睛望着后视镜,一面回答。

 

「我以为妳的姑父、姑母想到美国来扩展业务呢!原来只是观光?」 春花阿姨问。

 

「他们是想在美国扩张业务,不过后来发现观光签证比较容易通过,所以决定改成观

 

光签证。 」莲花回答;「 反正第一次来只是光着脚踩踩水,看看情况而已,所以用什么签证是无所谓的。 」

 

「常常听莲花提到自己的姑妈,看来不久就见着本人了!」 春花阿姨很感兴趣地说。

 

「是啊,才上高一时, 我就失掉了亲身父母,若没有姑妈的帮助,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了。 」莲花说起来眼眶都红了!

 

「莲花,说什么贵人相助,其实被助的人得有实力,这贵人才有办法相助!」 伶俐阿姨下了结论。

 

「太好了,等妳姑妈来了,要她也参加我们茉莉花俱乐部,成为我们会员之一!」 春花阿姨笑嘻嘻地说。

 

「这次,姑父跟着姑妈一同来的。 」莲花说。

 

「那正好,妳的姑父可以成为我们会员的家属。 」伶俐阿姨也笑了起来。

 

车子先到春花阿姨的住处,让春花阿姨先下车,伶俐阿姨坐在车上喊了一声;「 资深辣姐儿春花,再见,下次再见!」 说完又大笑起来。

 

「是,资深辣姐儿伶俐再见。 」春花也笑着说。

 

莲花送伶俐回家之后,又开车转回到办公室去忙了一阵子,回到家里,伶俐已经睡觉了,莲花也就自行洗澡上床睡觉。

 

睡到半夜,莲花听见楼下伶俐阿姨的浴室内有叫唤的声音,连忙奔下楼去,一查究竟。

 

   「莲花,不知怎么一回事,我不能动了!」 伶俐阿姨双手扶住浴室的洗手台,站在那里。

 

所谓关心则乱,莲花见了,真是吓坏了,突然抱住伶俐阿姨大哭起来。

 

   「阿姨,伶俐阿姨,妳不会有事罢!」 莲花紧抱住伶俐不放。

 

   「嗳,莲花,不哭,不哭,妳不是咱们茉莉花俱乐部的总经理吗?堂堂一个总经理怎么能哭得满脸是泪呢?好了,好孩子,妳快想一个好办法罢!」 伶俐阿姨拍着莲花,轻轻地安慰她。

 

莲花听阿姨如此说,立刻就打了一个求救电话给911急救中心,不久,救护车就呜呜地到了,莲花帮忙急救的人用担架把伶俐阿姨抬上车,站着目送急救车将伶俐开走。

 

「莲花,妳不来吗?我有点怕!」 伶俐阿姨轻轻地喊。 这是莲花第一次看见伶俐软弱的一面。

 

   「阿姨,我我若跟妳坐了救护车到医院,我们就无法回来了,不过,阿姨妳放心,我会开了自己的车随后就到。 」救护车带了伶俐阿姨向医院风驰电掣般地如飞而去,她立刻梳洗,并把睡衣换掉,开了自己的车子跟在救护车后面,一直跟到急诊室外的停车场停好车,才到挂号室去替伶俐填表挂号。

 

莲花在急诊室外面焦急地张望,见到一位头戴白帽,脸上蒙着白色口罩的医师由急诊室内出来,莲花连忙迎了上去。

 

「医师,怎么样?」 她问。

 

「我们的Ⅹ光照出来,这位女士的股骨脱臼了,所以左腿不能移动,得开刀换一个人工的臼骨。 」医师说。

 

「你们需要输血吗?」 莲花儍儍地问。

 

「妳是王女士的女儿吗?」 医师反问。

 

「我不是她女儿,不过我的血是O型。 」莲花答道。

 

「妳要捐血,我们随时欢迎。 不过,王女士开刀需要用的血,我们库存中已经有了。 」医师回答。

 

正在此时,一位医院里的社会工作人员走过来说:「小姐,妳是莲花吗?这位王女士要一位叫莲花的姑娘进去。 」

 

莲花推门进去时,伶俐阿姨正坐在病床上看电视,看见莲花推门进来,连忙把电视关掉,笑嘻嘻地向莲花招手,莲花立刻飞快地走过去。

 

「医院的病床忙不开,所以安排在大后天上午动手术,莲花妳替我做一件事。 」

 

「什么事?阿姨不要说一件,就是十件也但说无妨!」 莲花慌忙说。

 

「儍孩子,我为什么要妳做十件?白忙活做什么?」 阿姨又笑了;「 莲花,上次我报假病要我儿子回家,他到了之后,一知道是假病,就立刻离去,又回东莞去找我在东莞的妹妹,不肯回来了!」 伶俐告诉莲花;「 这家伙说要成家立业,在外面好多年也不肯回家。 」

 

「阿姨,妳儿子忙。 」叫莲花也不知如何安慰老太太,只得过去倒了一杯水让老太太喝。

 

   「这次我可是真的要动手术了!看他又有什么借口!」 老太太孩子般地赌着气说。

 

   「他会回来的,我开车出去买点水果什么地给妳吃罢。 」莲花安慰老太太。

 

   「不用买水果,我房间的书桌上的玻璃版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John Leesburger: 帕拉阿图市第六街第六六六号,电话:408-666-6666,下面还有一个电子邮件的地址,他现在在硅谷成立了一家极大极有名的中华电子业公司。 妳用妳的计算机打一个电子邮件给他,说我臼骨脱落,定于大后天上午十点钟在七河医院动手术。 另外,再用我的手机,打一个电话给他,看他这个大款怎么说,还记不记得他还有个妈妈?

 

莲花领了懿旨,立刻写了电子邮件,打了电话。

 

第二、三天,莲花上班之前,先来探望伶俐阿姨,每天下班之后,也先来探望过伶俐阿姨才回家。

 

「怎么带这么多吃食和水菓?这样下去,体重增加过多,臼骨更加承受不了啦!」 阿姨嚷道。

 

「对了,莲花,你写信给约翰了吗?」 阿姨问。

 

「写了!阿姨。 」莲花答。

 

「他的回信怎么说?

 

「没有回信,阿姨。 」

 

「打了电话吗?

 

「打了!阿姨。 」

 

「他在电话里说什么?

 

「他的电话没人接!不过我留了言,告诉他您预定的开刀时间。 」

 

「哼!」 伶俐阿姨鼻子哼了一声。

 

伶俐阿姨动手术那天,莲花没有上班,一早就陪着伶俐阿姨进手术室,然后自己去上了一个厕所,又独自在厕所里喝了一杯黑咖啡,又苦又涩的黑咖啡使得她一直做鬼脸。

 

由女厕所中出来,她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焦急地等待。

 

过了好一阵子,一位头戴白帽,脸上罩着白色大口罩的护士长由里面出来,看见莲花,扯了一下帽子,露出一头美丽的黑发,拉下口罩之后,她对莲花说;「 医师要就出来了。 」

 

过了好一会儿,一位头戴白帽,脸上罩着白色大口罩的医师,由里面出来,看见莲花,连忙脱下帽子,露出秃顶,拉开口罩露出刮过的胡须椿子,他对莲花说;「 恭喜,恭喜,手术很成功,再等一个半小时,麻药药性过去之后,妳们就可以带病人回家休养了!」 说完,医师就离开了。

 

紧接着,手术室内又出来一位头戴白帽,脸上罩着白色大口罩的人。

 

这人一见莲花,且不忙脱帽,也不忙拉下口罩,一直飞奔过来,把莲花抱得双脚离地。

 

「莲花,叶莲花,我满世界找妳,今天我母亲动臼骨手术,妳怎么会也在这里呢?」 他嗄声地问,用尽全身的力量紧紧地抱住她,激动得泪流满面。

 

「强哥,李强哥,真的是你吗?你就是约翰李吗?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找不到你了呢!」 莲花脱下他的帽子,拉下他的口罩,再度紧紧地抱着他,放声大哭。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写得真好。一口气读完。

 
余國英的头像
 #

太谢謝了,

我有點想把它改寫成連續劇。不知尊意如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