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六四亲历记:追忆那个被枪杀的孩子及所有蒙难者

我是六月一日被老爹从广场上强行揪回家的。六三晩上与大院的人们一样,一夜未睡,聚集在院子里传递着一个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当军队开枪杀人的消息传来时,大院里男女老幼没有一个人相信是真的。大家认为顶多是橡皮子弹,人民解放军怎么可能向人民开枪呢?!而且五一九戒严后我们大家都亲眼看到一旦军队与学生老百姓接触,知道真相后,立即站在人民一边,军民一家亲此起彼伏。人民子弟兵怎么会突然翻脸不认人屠杀人民呢!这种事只有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才干得出来。

凌晨时刻,更多的消息传来,说是军队的确开枪杀人了。大家正处在将信将疑,紧张不安的气氛中,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忽然长鸣着开进了大院。司机是一个光着膀子的小伙子,用近乎恐怖的声音嘶吼着:杀人啦!杀人啦!李鹏,我操你妈X,我操你妈X!车停下后,大家围拢过去,发现车里坐着一个年轻妈妈,整个人都痴呆了,眼睛里流的不知是泪还是血,红红的两道挂在腮帮子上,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也就六,七岁大的男孩(这是当年我的猜测,不一定准确,但绝对不会超过十岁),人已灰白,孩子的胸前,从前胸到小腹整整一排弹孔,显然已死去多时。

此时,整个大院里除了出租车司机的骂娘声,万物肃杀,寂寞无声。突然间,德高望重,平时不苟言笑的老教授们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们哭了起来,年轻人与孩子们哭了起来。我记得我当时没有哭,只是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两眼喷火,当时骑上自行车就要去长安街找党卫军拚命。我爹死死抓住车把不放手,我气昏了头,要与我爹动手,我妈哇哇大哭着把我们爷俩儿分开... 

这是我人生的分水岭,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夜晚。那个孩子在妈妈怀里的样子,将永存我心底,直到正义公理得到申张的那一天。

那天晩上,还有一件事让我万分揪心。我的最要好的一个把兄弟(他还在国内,为了他的安全,隐去我们的实际关系与姓名)是某高校学生领袖,六一没有跟我们回家,留在了广场。当晚各种消息传来,说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大开杀戒,鸡犬不留。我以为我那把兄弟不会活着回来,伤心欲绝。两天后,得到消息,谢天谢地谢人,把兄弟居然活着回来了!

他告诉我他是六四凌晨最后一批被党卫军押解出广场的学生之一。那天晚上,当他看到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端着枪冲上来时,他以为自己肯定没命了。但不知是否因为党卫军有在天安门广场封刀的军令,把兄弟和他周围的同学们与长安街上的学生与市民相比,反而幸免于难。那些去长安街阻拦党卫军的学生与市民们的命运则惨不忍睹,被党卫军毫不留情的用冲锋枪,机枪扫射,用坦克辗压...

后来党卫军给广场上的学生开了一条生命通道,让学生离开广场,敢胆擅离生命通道路线者,格杀勿论。我把兄弟亲眼看到一个外地学生,估计是没听清楚命令,离开指定路线,立刻就被党卫军枪杀。在撒离的路上,把兄弟亲眼看到脑袋被掀掉半个的尸体,与被坦克压扁的肉泥....

后来复课返校,记得夜深人静时,与我的好兄弟小段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弹着吉他,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齐秦的《昨天的太阳》,直到东方破晓...

昨天的太阳走了

我有一种被欺骗之后的疲惫

而今天的心情是梦

你是我梦里不能了解的世界

我的伤悲

我独自在冷冷黑暗中

用昨天的回忆想着你

而昨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我己迷失

我己迷失

我在黑夜里徘徊不停

我的伤悲....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9493/201606/257889.html#sthash.x5jXuCtM.dpuf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读着流泪了。

 
爪四哥的头像
 #

怎能忘记,永不忘记...

 
常约瑟的头像
 #

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悲剧。

 
爪四哥的头像
 #

正义普照中华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西山的头像
 #

比我们才小七年的人,已经不知道真相了。舆论控制、选择性的报道是很有效的。

 
爪四哥的头像
 #

做为亲历者,把真相告诉后人,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