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山到海二马BQ圆梦之旅

 

三天前的此刻, 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的清晨6:30, 我正在山到海(Mountain2Beach)马拉松的山路上爬坡。 转眼三天已经过去了, 刚刚以3小时50分32秒取得了2017年波马报名入场券的我仍在瘸腿爬楼梯的同时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 时不时还会来问自己, 这一切是真的发生了吗, 我不是在梦里?

师父笑我说, 你掐一下自己的腿, 看会不会痛。

我真的掐了。 会痛。 幸福的痛。那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虽如此,却仍然感觉无法相信。 过去的一年,恍若梦中。


1. 报名

熟悉我的湾区长跑组织BURN的跑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没有跑步天赋的人。 2013年4月在高中老同学奚教授和老朋友慧芳的共同激励下开始跑步, 绕小区2圈1000米都气喘吁吁。后来慢慢可以渐渐跑长了,可是速度一直都是在跑团垫底的。 直到一年前报名2015年底的加州国际马拉松(CIM)首马的时候, 心里想的也就是如果能以每英里12分的平均配速安全跑下来这26.2英里, 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折算成全马的时间, 那是5小时14分。

跟着我的好师父飞哥从去年8月开始认真训练了18个星期, 到年底, 快乐完成了我的首马, 4小时10分钟。 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 这一段心路, 在我去年的首马报告2015 CIM-我的首全马快乐之旅”中被详细记录了。

2015127日, 跑完CIM的第二天, 还在南加州旅途上的我和师父微信聊天, 问他如果我好好练的话, 第二年5月底的山到海全马我有可能BQ Boston Qualify)吗?  CIM跑团的不少队友都BQ了, 包括师父自己在内。 本来是想着到2016年底的CIM再冲击BQ的, 可是那就赶不上2017年的波马报名了。 在我心里, 我是多么多么多么想能够在2017和他们一起去跑波士顿马拉松啊。

2017年波马的时候我已经满45岁了, 根据波马赛事的要求, 跑到3小时55分以内就可以申请报名。 按照过去几年的状况,最后真正能报上名还得留2-3分钟的余量。 那就意味着我得跑出352以内的成绩来。师父大概是觉得差距太大时间太短希望渺茫, 当时没有答应,让我自己好好考虑一周再说。 可是我有什么可考虑的呢?从来都是师父对我的实力和潜力比我自己更清楚的啊。 我把这个球立即给师父踢回去了, 请他帮我做决定。 现在想来, 真是为难他啊。 最后我想是我的热忱盼望终于打动了他 后来他告诉我也有去和“师娘”CQ商议讨论, 24小时之后, 128日的夜里11点, 他微信我说, “山到海5月底, 我觉得可搞。 三个月base三个月计划, 差不多。”

我当即就在旅馆里上网报名了。

 

2.训练

训练CIM18周我基本上一路欢畅,不说百分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以学霸的风格按质按量地完成了师父给我量身定做的训练计划。 我以为这一次也会是如此, 完全没有想到等待我的是怎样的曲折。

当时师父给我绿灯报名的时候, 想的是打完base后半马成绩把提高到1小时55分。 我之前半马的最好成绩是159月底San Jose Rock & Roll 2小时05分, 然后CIM全马时Strava显示我刷新了个人半马记录到2小时03分。山到海前正好有一个三番的情人节半马。  CIM全马做完月子, 新年后按照师父给我的山到海三个月Base Building计划开始训练,基本上一周要跑8-9个小时。情人节半马临赛前回中国了一趟陪年迈的父母过春节, 虽然中间还是坚持跑步了, 大年三十早晨还在一片爆竹声中绕当年中学旁的县体育场四十多圈惹得乡人皆侧目, 但是长途的旅行毕竟还是打乱了生物钟。 情人节的一大早, 刚回美国第三天的我晕晕乎乎站到了起跑线上, 在师父的亲自陪伴下, 1小时5912秒完赛,  半马成功破2 了。 当时快乐庆祝破二的我却忘记了, 其实这时候离师父最早为我制定的打完base半马提高到155的目标已经有相当差距的了。

201631日, 基础期过去,师父给我量身定做的我的山到海13周训练计划正式开始了。 和CIM前的计划一样,一周训练6天, 周日long run后 周一休息, 师父每周根据我上周的训练情况调整下周的训练计划; 不一样的是, 上次CIM训练一周只有两次上强度, 但是这次一周有三天都是强度训练了: 周二的interval, 周四的tempo 再加上周日从15迈逐渐增加到21迈的long run。周里程数大都在50+,最多的一个星期跑了57迈。

我对interval不怵,有时候跑起来都还挺兴奋的, 也喜欢那些easy day里穿插的Fartlekstrides的变化。 但是那个Tempo, 这一路却成了我的老大难。 3/31, 坐着RV和家人朋友到南加春游,正好在这次山到海比赛的终点Ventura海边,当天的计划是要跑7tempo。 可能是因为前一晚光顾着海边烧烤吃牛排没有补充碳水, 第二天一早出来跑的时候也忘记吃块面包垫一下肚子,沿着海边朝阳里的无限风光只跑了4迈,我就全然没有力气再继续了, 第一次当了狗熊。 那之后,我的 Tempo频频出状况, 4/14日的的8M tempo @MP, 在伊丽莎白湖边跑到第二迈心率就过了180了, 跑到第四迈时更是浑身大汗淋漓, 汗如雨下,感觉人几乎要虚脱了, 果断停跑。 

从那时候起,周四早晨的tempo几乎成了我的一个心理阴影,到了周三的晚上就提心吊胆。体贴的师父帮我把之后的几周tempo都调整成了progression4/21这个周四的9迈总算是完成了; 但是随后的周四4/28的上午,在只剩最后1.5迈跑得正欢的时候, 我的右小腿的肌肉忽然抽筋了, 当即动也不能动。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跑步的时候抽筋, 着实被吓到了。 停跑, 但是落地时右小腿仍然痛得厉害, 走路都难, 慢慢蹭着回到的停车场。 过去经常听队友们说比赛的时候腿抽筋, 我经历一次抽筋后, 实在无法想象他们如何在腿抽筋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跑完全程的。走一步都痛得不行, 继续跑那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啊。 我知道我是万万做不到的。 如果比赛的时候腿抽筋了, 那我除了退赛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4/28那天是大太阳,天气有些热,这也让我对山到海比赛那天的天气多了层担忧。 如果天热出汗多, 抽筋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可是老天,南加州 Ventura这边的天气到了5月, 可不都是天天晴空万里的吗。 而这时我的Marathon Pace距离目标的每英里8分50秒还有一些距离, 再加上对抽筋的害怕,我觉得自己想在山到海BQ的梦,完全是靠天吃饭,估计是悬了。

4/28抽筋后的第三天我就出发去参加两天一夜191英里的金门慈善接力了。 当时很担心, 因为抽筋后的两天我都还是基本不能跑, 右脚落地就会痛。 万幸到第三天腿好些了, 分给我的接力的三棒都成功跑了下来, 还听师父的话在半夜帮因晕车而身体不适的队友多跑了一棒,在凌晨1点奔过了金门大桥, 也算是完成了那个周末的long run的任务。 这次慈善接力跑后来队友制作了一个简短的接力录像,如歌般地记录了我们奔跑无眠25小时一路的荡气回肠, 会是我一辈子的记忆。

就这么忐忑着,一会儿英雄一会儿狗熊的,5月转眼就来了,比赛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在觉得自己肯定不行了的时候, 忽然之间几乎毫无准备地,我的状态在赛前2周达到了高峰。 因为周日5/15要去参加旧金山的Bay2Breakers, 师父帮我把那周的long run改到了周六, 我想着一个人跑20迈实在是孤单, 就驱车去南湾参加了总部烧烧们周六在Palo Altolong run。 感谢京城大哥和安妮妹妹的陪跑, 那一天的long run跑得好极了, 最后一迈提速冲刺居然在安妮妹妹的陪伴下冲到了810pace, 让自己惊喜不已, 对山到海的信心又增强了不少。

赛前一周的最后一个14迈, 跑团跑得最快的女生,也是北美非专业选手里跑得最快的华裔女生,全马258的倩神特地到东湾来看我为我开光陪跑。 在我们BURN跑团, 倩神陪跑开光过的队友好像还没有不成功BQ的。 我感激着她的祝福, 也鞭策着自己, 无论如何要跑好,不能砸了倩神的牌子。

CIM的时候我的体重一直在120lbs左右。 据说体重轻一磅,马拉松成绩就可以提高一分钟, 我很希望自己能再轻5lbs115lbs, 可又觉得那陈年的脂肪不可能再减掉了, 因为我自从当妈妈后已经起码15年没有低于过118lbs的体重了。 感谢我的好姐妹WWWShirley, 让我有机会参加了BURN的黄埔二期减脂班, 通过调整饮食结构建立对食物的敏感度, 在完全不需要饿肚子的情况系,从4/18日开始的一个月之内成功地把我的体重从之前的121lbs减到了115lbs, 让我平生第一次比我14岁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的女儿还要轻了, 更是在赛前一周taper减碳水三天之后跌至了113lbs,让我有足够的空间开始赛前的carb loading。 正好在过去几个月也一直有做力量训练, 不可思议地, 在进入四十多岁之后, 我的体重达到了最轻, 马甲线也清清楚楚地出来了, 好开心! 527日, 赛前两天, 最后一次4英里跑。 我觉得自己的腿上像是上了弹簧, 轻盈有力。

CIM后整整半年, 差不多180小时1000英里的里程的训练, 我的状态在此刻如愿达到了巅峰。 山到海, I am ready

 

3.  启程南加州

28日周六的清晨8点, 我们一行队友6人, 我,师父飞哥, 这次专门来pace我的师弟维哥, 师娘CQ以及主席和Rita, 装了满满一车子的花卷烧麦包子大饼豌豆黄踏上了去南加的路程。 一路欢声笑语,几个小时的车程似乎转眼就到了。 下午到终点VenturaExpo取好了Bib, 晚上到附近的一家叫China Kitchen的中餐馆最后一次carb loading, 我们跑团来自湾区和San Diego的选手和家属一共四十多人, 把这家餐馆的米面库存差不多吃空了, 基本上都是上来一盘消灭一盘。正好那天还是队友Xinyu的生日, 伙伴们一边load一边为她献上生日的祝福, 是赛前美好的回忆。

按照我们跑团的惯例, 马拉松比赛前不少人会给自己制定三个比赛目标ABC AFantastic,希望一切完美的情况下自己可能达到的最好成绩;BExcellent, 如能达到也非常棒; CI can live with that, 是再差也希望可以保住的底值。 赛前几天,我暗暗给自己定了我的ABC C355,名义上达标了我这个年龄段的波士顿马拉松的线,虽然余量不够报不了名; B352 BQ了, 有三分钟的余量也基本可以报名了; Asub 351, 让我亲爱的pacer维哥也可以趁机小小地刷一下他半年前CIM全马的PR成绩35106.

说起我这个pacer维哥, 可真真是不简单。 当年湖南省的高考状元, 清华的高材生, 滑雪钓鱼摄影烹调样样精通, 和我师父一起跑步好几年了却一直没上心, 虽然是酱油跑成绩不怎么样, 却是随时可以拉出去跑个全马都没事的厉害人物。 从去年下半年起他开始对跑步上心了, 认真训练了几周后在月底的San Jose Rock&Roll半马比赛中如愿跑进了2小时, 随后仅仅两个多月之后,他就在年底的CIM全马中跑出了3小时51分的好成绩,进步之大让我们跌破眼镜。 在我报名山到海全马比赛后非常希望自己可以和CIM一样有一个私兔, 之前pace过我两次的姐夫这次不去南加了, 第一个到我脑海里的人就是维哥。

一般来说,pacer的水平要比目标成绩高不少才可以游刃有余地领跑照顾,但是维哥的最好成绩和我想达到的目标基本一样, 而且CIM之后他周末都忙着滑雪钓鱼,没有像我一样系统地训练过, 能胜任吗? 一开始和他请求, 他坚决不答应。 终于两个月前他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答应做我的私兔了,开始了他只有8周的训练。 后来不少队友在听我报出维哥会是我山到海的pacer的时候都有些担心, 可是我对他的信任, 从来没有动摇过。

师父按照山到海每一迈的海拔路况给我制定了每一迈目标配速的pace band, 维哥把它打印了出来, 比赛的时候套在手腕上。 我决定一路无脑跟着维哥就行, 都没有带pace band

因为第二天的比赛清晨6点就开跑, 我们很早就要起来去赶主办方的shuttle bus送我们去起点, 这一天的晚上carb loading后回到旅馆, 天还没有黑不到9点我就和同屋的Rita一起关灯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真是香啊,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320闹钟把我们叫醒, 足足睡了6个多小时, 对于马拉松比赛前夜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从周五开始carb loading拼命吃碳水化合物,让身体最大限度地存储糖原, 两天内我的胃像一个无底洞似的不知道吃下了多少的米面饼饭。 实在是撑得不行了, 迫切需要赛前好好上一个厕所“思考人生”。 可是大概因为起来得太早了, 起床后居然如厕不成功, 让我好不担心。  要赶445Government Centershuttle bus去起点, 必须离开旅馆的厕所出发了。  因为几周前训练时不小心腿受伤退赛山到海却仍然跟我们赶到南加来做啦啦队的师父开车把我们送到bus站,和我们拥抱告别。 他告诉我会在17迈等着我,给我送新的一袋水, 给我们加油。

坐着bus到达起点, 我也终于在起点长龙般的移动厕所中成功思考了人生! Yeah,这一下, 我没有任何担心了!


4.  开跑

6am,第一拨出发的枪声在国歌后响起。 紧接着, 605分, 我们第三拨的队伍也跟着出发了。

天空飘着蒙蒙细雨, 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比赛的好天气。 赛前两周队友们就一直看当地的天气预报, 每次看都是晴空万里, 没想到赛前两天,忽然看到天气预报显示出周日多云, 把我高兴得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 最后的天气比多云还要好,阴天, 细雨, 正如我之前心中一直期望的, 真是太幸运了。

山到海, Mountain2Beach, 顾名思义, 就是从山上的Ojay小镇, 一直沿着蜿蜒的山路跑到Ventura的海滩边。 这个比赛因为它的海拔一路下降, 比较容易出成绩, 非常受到跑友们的亲睐。 这一次, 我们的BURN跑团各分部,从北加州的硅谷到南加州的San Diego, 共有31个队友参赛, 是跑团除了每年底的加州国际马拉松(CIM)外参赛阵容最强大的一个赛事了。 不过虽然说赛道总体上下坡, 比赛一开始的三迈却是一路上坡, 共有220英尺的海拔上升,所以师父和维哥一直叮嘱我前三迈要保持体力速度不要快。

这次比赛官方有353pacer, 我们的目标是352, 出发的时候自然就站在了他们的前面。 没想到353pacer完全不靠谱,一上来就一阵猛冲, 第一迈就超过了我们。 更不可思议的是, 随后的第二迈,官方358pacer居然也超过了我们。 眼看358pacer甩我们越来越远, 我心里有些沉不住气了, 另外两位目标同是352跟着维哥跑的BURN队友鸿娟和绿树叶子这时都按捺不住冲到了前面去追pacer去了, 我也忍不住跑到了维哥的前面, 把维哥急得在后面直喊我慢点慢点。

幸好有维哥按住了我,前三迈分别跑的是907 921 941的配速, 比352目标要求的全程平均850的配速已经慢了很多。 就这样三迈上坡过去我的最高心率已经冲到了174. 亏得跟着维哥, 要不然后来的我只会更惨了。

第四迈开始下坡, 配速一下子加快到838。 天渐渐更亮了, 街道两边有不少助威加油的人群, 还有小朋友排在路边跟大家击掌high-five。 为了保存体力, 维哥不许我路上说话 我在第三迈尽头给跑得更快的已经折返的队友喊加油都被他批评了- 我也就不去和路人互动, 倒是维哥自己, 一路上时不时和小朋友们高高兴兴拍手。 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之前读跑过这个比赛的队友山到海的报告, 也听不少跑过的队友分享过经验, 都说这个比赛的赛道除掉爬坡那段和最后终点前的平路, 一路都是缓缓下坡,好跑极了, 让我非常期待三迈以后的轻松。 可是跑着跑着发现不对劲儿了,怎么一路缓缓下坡变成了不断上上下下的rolling呢?虽然时不时来一个大下坡, 可是坡度太大了也不好跑。 赛后跑团经验丰富跑过山到海好几次的阿唐哥总结说, 今年的赛道改动后, 75%的赛道和往常都不一样了。 虽然我今年训练听师父的安排增加了不少hill run,曾数次一路跑上Mission Peak也多次慢跑过浓荫覆盖风景优美的Mill Creek Rd,对上坡并不发怵, 但是上坡的时候心率还是不可控制地攀升。 跑完之后看数据, 平均心率从第7迈开始就已经到了171了, 最大心率更是从18迈开始升到了180. 这心率的一路上升, 解释了我后来越跑越累。

不过前半程的时候还是跑得high没有觉得艰苦的。紧跟着维哥的脚步,在大概第7迈的时候终于超过了不靠谱的358官方pacer, 心中略略放心了一点。 出发前听师父和维哥的话吃了一个胶, 到第8迈的时候又吃了一个。 第9迈的时候看到路上的第一个Mile Mark, 居然比我的表提早了0.03迈到9迈! 真是欣喜若狂啊。

根据以往的经验, 马拉松全程26.2英里, 一般因为拐弯的时候不可能总是跑最短切线, 多多少少都会多跑一些。 我CIM的时候就多跑了0.11英里, 有的队友甚至会多跑更多。 因为师父给我做的race band是按照26.2英里准备的, 我心里一直发愁啊, 这最后要多跑起码一分钟到2分钟的时间,怎么办呢? 没想到或许是因为赛道就是短了还是因为山路测量的缘故,到9迈的时候居然发现手表不但没有多跑, 甚至还少了一些!

此时, 天空仍然飘着几乎感觉不到的毛毛细雨,山路两边郁郁葱葱,空气清新, 我紧跟在维哥身后,双腿轻松有力。 在发现我的手表比官方marker短的那一霎那,我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觉得, 只要后面不出意外, 我的BQ梦应该是可以实现了。

10迈的时候维哥给我递过来一颗盐片胶囊让我吞下。 因为训练中有过抽筋, 我不敢怠慢,虽然我因为嗓子眼小从小痛恨吃那么大的胶囊, 也觉得今天天气不晒应该不大会抽筋, 还是乖乖地就一大口水把胶囊吞下去了。

13.1迈,15505过半马线。 这已经比我旧金山半马快了有四分多钟了。 Everything is on track. 维哥又给我发了一个胶让我吃下。

17迈的时候,我们终于超过了一直领先我们的353官方pacer, 我也开始东张西望找师父。 之前师父说好了会到这里来给我们加油的, 顺便给我换一个新的水袋。 我因为一直没有学会在奔跑中喝水站杯子里的水, 每次比赛都是自己手里拿着一个16oz的水袋,像婴儿吃奶嘴一样吮吸。 只是16oz的水不够支撑26英里的比赛, 所以去年CIM的时候我有请啦啦队在16迈给我送水袋; 这次师父当啦啦队, 自然也就请了师父帮我送水袋。结果师父没有找到, 却一眼瞄到了路边的官方摄影师。 赶紧张开双臂摆出一个奔跑中飞舞的pose来, 收获了这张非常喜欢的官方照片。

在差不多18迈的时候, 终于在路边捕捉到了师父的身影! 只见师父大喊加油,手中又是手机又是照相机/摄像机又是给我准备的新水袋, 好一通忙活! 师父跑上来递给我水袋, 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高兴地告诉他, “好极了!” 一边赶紧地把我手里已经喝完的水袋解开。 来不及递给他了, 就直接扔到了地上, 一边继续飞奔一遍心里怪不好意思的, 想着还要麻烦师父去捡了。

贴心的师父知道我喜欢喝Gatorade,特地提前到旅店的自动售货机里买好了给我灌满了整整一袋。 18迈之后的漫漫路程里,我隔一小会儿抿一口。 冰凉的Gatorade,仿佛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给我在加油鼓劲儿。

不知道是因为见着了师父激动,还是因为这一段山路上下曲折, 或者是之前确实跑得有些过快,第18迈开始, 我的平均心率明显攀升了不少。 赛后看我手表的记录,其实从第7迈开始, 我的平均心率就已经171了。 而师父赛前明确交代过, 20迈以前心率要控制在170以下。也许是比赛的时候鸡血效应, 7-17迈的172-172我还真没觉得有什么。 但是第18迈开始,平均心率直接跳到了176, 我开始觉得有些累了。 维哥一直问我要不要胶, 可是我可能赛前load得太多了,肚子跑到终点都还是饱的,嘴里都是胶的味道, 完全没有胃口再吃新的胶了。

每过一迈, 维哥都会报给我他手腕上师父给我们的race band上的下一迈的配速目标, 然后我们尽量按照那个pace来跑。 之前我们基本上一直都可以跑到race band上的配速甚至稍微快几秒。 可是从20迈开始, 我虽然很努力, 还是比race band上的配速慢了5 秒。 平均心率177, 最高心率180.

维哥一路上不断让我报心率, 我的180明显让他担心了。 他开始略有减速, 但是似乎我的心率并不降低。 其实我自己觉得倒是还好, 看时间, 这时候我们已经领先了预定的352目将近2分钟。 我只要能坚持不掉速到终点, 应该BQ不是问题了。

21迈和22迈, 平均pace都是847, 比race band慢了2秒和4秒。 平均心率178. 最高心率181.

23迈, 平均pace843, 比race band还是慢了2秒, 平均心率179, 最高180.

23迈结束时已经跑到了Ventura小镇上, 可是居然还有一个上坡! 实在爬不动坡了, 配速一度掉到930。 这时候跑团队友文学城上著名的阿唐的博客博主阿唐哥从天而降- 真是惊喜啊。 阿唐哥自己今天也参赛,刚刚跑出了自己新的最好成绩3小时01分 ,又在到达终点后掉头跑回来给后面的队友加油。 一路上一直和我和维哥同跑的鸿娟是阿唐哥的徒弟, 我想阿唐哥大概是来找的她, 结果让幸运的我也受益了。阿唐哥大嗓门, 给我们鼓劲儿打气, 还在路过水站时拿了半杯水浇到了我身上, 顿时让我觉得又添了一些力量。 第24迈最后的平均配速是916, 比race band慢了18秒。 对于我和鸿娟来说, 已经是非常不易了。 这时候我们俩都已经喘得不行, 阿唐哥后来形容我们说, 像是两辆小火车一样吭哧吭哧。 鸿娟有了她师父的加持, 本来已经落在我后面了, 这时候又追了上来。

24迈的时候维哥体贴地示意我把手中的水袋交给他,好减轻我一点点负荷。 那时候正好在拐弯, 我刚递给他水袋, 忽然感觉到左腿的小腿肌肉隐隐跳了几下, 顿时吓得我魂飞魄散! 经历过一次抽筋的我知道, 这肌肉跳好像就是抽筋的前兆了。 可是,怎么会是左腿? 在我过去差不多一年的马拉松训练中, 我的右腿永远都是我的弱腿 ,有时候跑完感觉略有不舒服也都是右腿, 甚至我每次跑完强度的训练回到家, 冰敷的也永远只是右腿。 难道说, 我的左腿在这最后的三迈要向我抗议这一年来的不公了吗?

我没敢告诉维哥左腿有抽筋前兆- 那时候我也没力气说一句话了- 只是稍稍调慢了一点点速度, 然后在心中企盼着我的右腿不要这时候掉链子。 离终点只有2迈了, 我知道我也没力气冲刺了, 但是只要我能维持现在的速度, 我就已经BQ成功了!

谢天谢地, 右小腿肌肉没有继续跳。 第25迈跑完, 平均配速857, 比计划慢了9秒。 平均心率179, 最高心率181.

24迈开始我就又眼神东张西望找师父了。 当初说好的, 给我送完水袋后他会到终点迎接我们陪跑2迈冲线。 这时候我的心里真是矛盾, 一边盼望着师父早些出现陪我跑最后一程, 一边又不愿意让他看到我此时狗熊的样子给他跌份儿。 25迈的时候, 师父终于出现了。 原来他在终点附近找不到停车, 不得不把车又停回了2英里之外的旅馆走了过来。 然而此时的我已经没力气和他说半句话了。 师父后来还和我开玩笑说, 他最后终点前出现的时候,我怎么一点也没有激动的样子也没提速呢? 殊不知我已经强弩之末完全凭着最后一口气在支撑向前, 哪里还有力气和他说话! 幸好阿唐哥后来有为我平反,说在25迈师父出现后, 我们这拨人的pace916提到了856. 所以虽然我累得都没有力气看他了, 还是因为师父的出现而产生了鸡血稍稍提速了。

最后一迈第26迈开始了。 此时的每一迈, 每半迈, 甚至每0.25迈, 都变得如此漫长。 我还记得半年前我在沙加缅度的首马。 最后2迈我是雄赳赳气昂昂一路超人直冲到终点的。 那时候的感觉是多么地酣畅! 可是今天, 我离终点已经这么近了, 我甚至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自己只要坚持到终点就BQ了,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兴奋的感觉?整个人的是身体和头脑都好像是一块木头, 所能做的只是尽力保持速度往前挪动。 

第26迈, 平均配速856,比目标慢了7秒。 平均心率181, 最大心率186. 心率很高了, 但是那时候并不觉得心脏累。 只是觉得腿累了。 我一心只盼望赶快到终点, 因为我要跑不动了。

终于,终点的拱门就在眼前了! 我也终于加快了步伐, 心里还想着赛前师父交代的, 这次我要精神抖擞美美地冲线,留下最美的冲线照片。我使出最后的力气开始冲刺,冲到拱门下的时候按照事先设计好的,两臂扬起,食指冲天,笑容满面, 一口气冲过了线。

过线后的我还记得伸手按停了表, 然后就轻飘飘地再也没有了一点力气, 像一片叶子一样几乎倒下。 幸好师父就在旁边, 一把将我扶住。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兴奋,没有感觉, 行尸走肉一般被师父拖着走了起码五分钟之后才重新缓过来了精神气儿。 手表上的数据显示:3小时5036秒。 (我按表慢了一点点,后来官方的成绩是3小时5032秒)。 我, 成功BQ了!

后来看手表26迈以后的最后冲刺数据: 平均配速756, 平均心率187, 最大心跳190. 这都是过去几个月的训练中从来没有达到过的数字。 虽然在去年秋天训练CIM5000米测试的时候, 我曾经达到过196的最大心率。

Ventura的终点彩旗飘扬。 远处传来了敲锣的声音。 BQ锣! 这声音像是一针强心针, 把我游荡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心神又拉回来了。 天啦, 我BQ了, BQ4分多钟,按照往年的经验,应该是没有问题可以明年去波士顿马拉松了! 我还跑进了351, 胜利完成了目标A,在BQ的同时, 还让维哥也刷新了他的全马成绩!

这一连串念头, 让我在敲响BQ锣的时候重新活了过来, 精神抖擞,焕然一新! 这半年来辛勤的汗水浇灌出的胜利的喜悦充盈了我的心胸。 满满的幸福,让我似乎在梦中。 而这幸福感,跟着我从Ventura回到了湾区,一直到今天已经快一个星期了,我的腿已经不再酸痛恢复正常走路了, 仍然没有消褪。

. 感谢

2016年初我的New Year Resolution的第3条, “继续享受跑步。 认真训练不受伤。 2016全马破4, 并争取年内qualify波士顿马拉松。 ”

这一条, 当年初写出来并广而告之贴到朋友圈的时候, 心里不是没有犹豫的。 我真的可以在2016实现我的BQ目标吗? 如果贴出来了到时候又不能完成,那该多没面子啊。 可是认真学习过心理学的我知道, 如果我不敢把我的目标贴出来, 那么目标被实现的可能性只会更低。  到如今, 不但真的实现了, 而且是提前半年安全无伤地实现。 实在是太让我高兴了!

第一个要感谢的人当然是师父。 在去年春天我生病的时候, 愿意收下我这个资质平平的弟子, 一路指引我陪伴我从CIM到山到海, 把当初无法想象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又把可能终于变成了现实。 BQ后收到很多队友和朋友的祝贺, 只有我一个人心里清楚地知道, 师父在过去一年里为我花了多少心血。 没有他的付出, 就根本不可能有我今天的成绩。

第二个必须是靠谱的维哥。 凭着对他的信任和信心,我选择了请他山到海来当我的私兔。我知道这给了他多大的压力,逼着整日里就想着钓鱼滑雪的他在只有两个月的时候重新又开始了训练。 不但自己训练,还陪我跑了一次又一次long run。 结局如此圆满- 他不负众望,把我安全地带到了终点线。我BQ了,他也在仅仅六个月之后作为私兔,居然PR刷新了他自己的全马最好记录。

感谢阿唐哥24迈从天而降赶回来给我们加油。 感谢亲爱的鸿娟这一路同跑。 谢谢亲爱的Sandy凌晨两点披星戴月赶去Ventura到终点给每个队友加油, 并帮我拍下这冲线时难忘的瞬间。绿树叶子,可惜你这次后来因为半路身体不适没有能完成目标, 祝福你8月底的Santa Rosa 马, 我会过去为你加油! 感谢亲爱的BURN跑团热心的队友们。 从东湾到三谷到南湾, 一直都是你们满满的鼓励。 谢谢东湾的队友过去半年里每周6天看我在东湾微信群里晒我的训练记录, 给我打气。 天下英雄出我辈!谢谢卜争这一句豪情壮语。每天我念着它起床,跑到伊丽莎白湖, 跑到Alameda Creek Trail, 跑去小狼山, 跑上Mission Peak。 虽然这一轮训练中出现过好几次当狗熊的时候, 心中一直洋溢的是英雄的豪情。

感谢亲爱的姐夫从去年的Rock&Roll到CIM一路pace我, 这一次山到海训练, 也一直默默关注着我的log,在我狗熊的时候为我默默担心, 在我英雄的时候为我高兴。

谢谢亲爱的妹妹WWW对我还可以回到当妈妈前体重的信心,和Shirley一起让我在黄埔二期减脂班5周内成功减掉了6lbs。你们这6磅可是给我这次PR20分钟立下了汗马功劳了。 :) 而且不止是让我跑得更快哦, 这几磅终于减下去后我感觉自己整个的人都轻盈了好多。 衣橱里所有从前嫌小了的衣服都可以穿了。 那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感谢京城大哥和安妮妹妹在我5/14去南湾跑20迈的时候陪跑我。 那一次的long run对我意义重大, 让我终于有了信心自己有可能在比赛中达到目标了。 谢谢亲爱的倩神赛前专门到东湾来陪跑我给我开光。 决不能砸了倩神开光的牌子, 这样的念头, 在山到海最后几迈的咬牙死撑的坚持里, 给了我更多的力量。

还有那么多暂时还不在BURN跑团里的, 已经在跑步或者还没有开始跑步的朋友们。。。微信朋友圈里贴一次我的进展, 就总会收到你们满满的祝福。

当然还有亲爱的家人。。。谢谢两个孩子在周日的早晨早早起来上网track妈妈的比赛进程。 谢谢先生在过去的一年里对家庭额外的照顾。。。BQ后第三天收到的你写给我的这首七绝贺诗, 是我可以想到的给我们结婚20周年最好的礼物。

“七绝 贺老婆山到海二马BQ”

By 张海峰

海山微雨路迢迢,

踏飒红颜细楚腰。

破四酬勤争是梦,

而今波马任逍遥!

一个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梦想, 在汗水的浇灌下实现了。。。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 只要我们肯去挖掘和努力。 我们的未来, 还有多少让人激动的未知在等待呢!

断断续续写了三天, 终于写完了这段难忘的旅程。实现梦想的感觉真好。尤其是被汗水浇灌后实现的梦想。

我们跑团这次山到海跑出了2小时48分钟的优异成绩的少帅分享的一句话, 非常打动我。 波马不是给天赋异禀的人跑的, 是给努力的人跑的。 天资平凡如我都可以跑进波马,你若肯为你的梦想付出努力, 一定也可以实现的。


-梅玫, 完稿于201664日凌晨

附录:

山到海全马的每英里配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佩服的五体投地啊!我现在刚开始练徒步走,每天争取完成一万步就满心欢喜了,你这真是我永远达不到的!羡慕那个马甲线啊。

 
一枚生活的头像
 #

谢谢海云。 我也是三年前从1000米跑得气喘吁吁开始的。 那个还只有一千多步好像。 :) 加油, 持之以恒就会进步。 跑步时最rewarding的一件事, 付出就会收到回报。

 
予微的头像
 #

激励人心的好文好经历!我最怕跑步,被文章吸引,一口气读完,学到很多新词汇!

祝贺你BQ,期待你分享!

 
一枚生活的头像
 #

谢谢予薇喜欢。 我以前也害怕跑步的, 跑着跑着就喜欢上了。 :)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