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74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27)

 

茉莉花俱乐部(27

 

话说沈妹妹收到戴维第一通电话之后,就一直全心全意地等待着戴维第二个电话,一小时过去了,第二通电话没有来,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戴维的第二通电话还是没有来。

 

沈妹妹在家中开始发慌,坐立不安,扫地、煮饭、补衣服··. 无论什么事,沈妹妹都沈不下心来做,只得找到了早上路杰挂在汽车门上的汽车锁匙,推开家门,把路杰早上开过来,停在皮家院内的小卡车,一直开到茉莉花购物中心, 去找正在办公室内忙碌工作的莲花。

 

   「沈妹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莲花放下手中的电话,问沈妹妹。

 

  「莲花,戴维出海之前,许诺说要每隔一小时要打一通电话给我,可是,我通共只收到他一通电话,现在己经二个小时过去了,再也没有收到他的电话! 妳说,这可如何是好? 」沈妹妹慌慌张张地告诉莲花。

 

  「沈妹妹,妳可知道,手机离开岸边,它们的卫星信息系统,就管不到了。 」莲花笑嘻嘻地安慰沈妹妹。

 

   「不哦,就算他们的船开到手机不能收发的海面,新船上的无线电发报机还是可以通知信息的! 」沈妹妹固执地说。

 

  「这是谁说的? 」莲花问。

 

  「是路杰临走时说的,莲花,妳说怎么办罢!? 」沈妹妹急得哭了起来,鼻涕、眼泪、眼睫膏、胭脂、香粉五彩缤纷涂得满脸。

 

  「暧,,别哭,沈妹妹,咱们别哭,这样好了,我们先到警察局去报警,妳看咱们住在海边,开船出海的人那么多, 他们肯定有一定的办法来处理的。 」莲花安慰沈妹妹,不过看沈妹妹一付魂不附身的样子,心有不忍,就干脆自动坐进沈妹妹的车,两人一齐来到了警察局, 她也想知道他们这些只会讲英语的佛罗里达的警察们将要如何安慰和对付这位快要发狂却只会讲中国话的沈妹妹。

 

两位东方女士一到警察局,莲花用英语告诉警察沈妹妹的疑虑,警察们立刻回答说: 「亲爱的女士们,我们警察只管陆地上的事,海面上的事是由海岸防卫队来管的。 」

 

这一下,莲花与沈妹妹两人的心竟如浸入海水中一般透凉澈骨。 好在这些警察见她们两位女士好像人生地不熟的样子,同情心大起,不但立刻把海岸防卫队的电话给了这两位中国女士,还找出一张地图,并且用红笔划了如何由警察局开车到海岸防卫队的办公室的路线交给她们。

 

  「这样好了,我们替妳们打个电话给海岸防卫队,照知他们,说妳们就要到了。 」他们说。

 

警察打完电话,莲花伸手接过警察交给她的地图,跟在沈妹妹身后迈出警察局的大门,刚好遇见一位警察由车内出来,三人打了一个照面。

 

  「嗨,皮太太沈妹妹,妳来警察局有何贵干? 」这位警察问。 原来沈妹妹是他们家的邻居,还替他家孩子修补过衣服。

 

莲花见沈妹妹的英语本来就不够灵光,被这位警察一问,立刻涕泪交流,更加说不出话来,就走过去把她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告诉这位年轻的警察。

 

看着涕泪交流的中国新娘沈妹妹,这位警察非常热心,对她目前的精神状态并不怎么放心。

 

  「这样好了,等我进去把警车开出来,妳们开了妳们的车在后面跟着,我带妳们到海防队去罢! 」他很关切地说。

 

  「怎么好意思出动你们的警察公务车! 」莲花推辞道。

 

  「现在轮到我值班,值班的警察开了公务车替乡民服务,是我们的职责啊! 」他说。

 

莲花听他这么分析,觉得合情合理,也就不再吭声,这位值班警察就此亲自驾驶闪了灯、鸣着警铃的警车在前面领路,让她们的车在后面跟着。

 

一直带领她们到海防队办公室的门前,眼见两位中国女人下车,进入海防队办公处,这位值班警察方才灭了警灯,关了警笛,开了公务警车离开。

 

莲花与沈妹妹一直等到执行公务的警车离开,才转身进入佛罗里达海岸防护队的值班室。

 

海岸防护队的人,早就收到警察局的电话,现在又见这两位中国女人是由警车带过来的,对她们原就比较重视一些,一听见莲花告诉他们关于求救的电报,世界竟然有这么歪打正着的巧事,这些穿了制服的海岸防卫队队员居然异口同声地喊说 ; 「是啊,是啊! 我们是收到了求救的电报,已经派了海岸防护队的船只去搜救了!

 

这些人当初收到电报,只凭了海防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一贯主张,立刻派了一艘海防队的巡逻船出海搜救,现在见到一辆警车带了两位女性家属亲自前来求助,觉得这事比较靠谱了,就开始抖搜起精神。

 

他们听见沈妹妹用断断续续的中英文述说她的丈夫及两位朋友一大早就出海的事,当然更加相信这事不是空穴来风了。

 

  「我认识这位叶莲花女士,她是我们镇内茉莉花购物中心的总经理有一次我汽車的電瓶沒電了,幸虧她把她的充電器借給我,讓我的空電瓶臨時充了一下電,能夠把我的舊車一直開到零件工廠去換個新電瓶!其中一位海防队员指出来。

 

这时,莲花正在打电话给玉叶及明珠。 她问:「玉叶,妳与明珠两人正在干什么呢?

 

  「我吗? 我正在把店内本季的店务账目结一结,明珠么? 她正在替一位女客填补断掉的指甲。 莲花,妳在那里? 干嘛打电话给我们? 」玉叶右手还拿着笔,左手把电话的声音打开,使全店都可以听见莲花与她的对话。

 

  「告诉妳们! 沈妹妹与我现在在海防护卫队的办公室内。 」莲花用英语说,这样不但大家都听懂,而且还可以尽力显现目前的事态严重。

 

  「怎么,那些老美海防护卫队的帅哥们,足够火爆性感罢!? 」玉叶用中文大声地回答问题。

 

  「不是啊,是今天戴维丶路杰与比尔三人一同出海···。 」莲花说。

 

  「告诉他们,何肯尼的事我是管定了,天下那有亲生母亲不管儿子的事的呢? 」明珠一面补着客人指甲,一面大声说道,她这两天还在与比尔为了何肯尼的事仍然在闹着别扭呢。

 

  「快告诉我,路杰发生了什么事? 」玉叶起了戒心。

 

  「水晶河的橘郡海防护卫队收到了他们三人由船上从墨西哥海湾打来的一通求救电报! 现在海防救护队正要尽全力去搜救他们的渔船! 」莲花用英语大声明确地说。

 

  「是这样吗? 」玉叶想起前两天她到酒馆中去找路杰,给巧一位身材丰满的白人胖妹正在热吻路杰,因而醋劲大发,两天没有煮饭给路杰吃。

 

  「她是我小时一齐长大的玩伴,见了面当然要打个招呼。 」路杰一再辩说。

 

  「哼,小时玩伴可以任意舌吻吗? 」玉叶最恨路杰提到“小时玩伴”这几个字,因为这就隐隐透露着路杰有着一段生命,是玉叶今生永远都管不到的。

 

听见莲花提到路杰他们有遇难的可能,想到她热爱的丈夫目前生死未卜,而这两天她还为了他与“小时玩伴”舌吻而如此惩罚他,心中突然慌乱了起来。

 

明珠一直对比尔为了何肯尼而存着抵制性的反感,现在比尔遇难,想起肯尼目前不但已有稳定工作,有了固定收入,又搬出去有自己的天地与生活,她还是对比尔的意见十分抵制,现在替比尔设身处地设想,明珠突然对比尔同情起来。

 

明珠心中波涛起伏,连忙替客人把指甲麻利地补好,收了工钱及小费,站起身来。

 

玉叶也早已准备好一个信封,贴在门口的落地大玻璃门上,让顾客伸手就可以由信封中抽取她临时盖好章的减价卷。

 

这信封上写着:

 

本店为招徕并给予顾客更好的服务,今日暂不营业,特地奉送十张半价卷,凡有本店盖章者一月内尽数有効。

 

两人匆匆锁上店门,坐上玉叶的汽车,向海防队的方向急急开了过去。

 

  「好了,我们要加派另一艘巡逻船,以及一架直升机去搜救,妳们两位中可以派一位跟了我们直升飞机,另一位坐在我们的巡逻船上,实地到海面去找人。

 

因为莲花可以说英语,沟通起来比较方便,就派她跟了海防队的队员坐在直升飞机上,果然看见在海连天,天连海,一片茫茫的大海中有千千万万无数白色的浪涛翻滚起伏,有一个极小的橘黄点在有着白色浪涛的水面上载沈载浮, 莲花眼尖,她连忙指着它喊道; 「先生,请看,那边是什么?!

 

  「我的老天,那是一个人的身体,橘黄色极可能是他在船上穿的海上安全背心! 」坐在莲花旁边的那位训练有素的海防队队员取出望远镜来细看之后,突然大声喊道。

 

直升机向下降落,一位海防救护员由机中跳出来,扯住救护的绳索,拖住水中戴维的身躯,把湿淋淋已经昏死过去的老公公吊上直升机。

 

直升飞机把皮戴维放下地,早就守候在紧急救护中心的医护人员推了担架,火速把老公公推进急救中心,先想法把灌进胃中的海水逼出来,所幸他自己受过急救的训练,知道如何在紧急状况中自救,加上他的身体十分肥胖, 现在这些多余的脂肪不但使他在海面上漂浮的时间拖长,而且对于减少他体温的流失也起了良好的正面作用。 当护士们帮他换上干暖的衣衫,替他吹干他顶上侭存的几根头发的时候,戴维本来在水中已经被冻得昏了过去,这一下醒了过来,这些人一见他睁开了眼睛,人人心中高兴,全部大声欢呼起来, 打算好好庆祝一下。

 

  「三位,三位! 」戴维微弱地竖起三根手指。

 

  「三位什么? 」大家都问。

 

  「我们一共三人,另外还有两位! 他们一定在我附近的海面,因为我们三人本来是绑在一条绳索上,只是被浪冲散了! 」他拼了全力,费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么多话,用力过多,又再度昏了过去。

 

  「喂,三位,他说除了他自已另外还有二位哩!

 

玉叶及明珠两人的到来,更证戴维口中说的另有二位受难者的话是事实。

 

   「是吗? 那我们快找,天气这么冷,非立刻找到不可! 」不马上找到,一定凶多吉少了。

 

现在,她们四人如此分配; 沈妹妹留在岸上的紧急中心,等待戴维再度苏醒,莲花跟了直升飞机再度起飞到大海的上空巡逻 玉叶及明珠也坐在海岸防卫队急救中心等待路杰及比尔。

 

不久,戴维醒了,沈妹妹如护至寳,紧紧搂住他哭得死去活来。

 

  「戴维,幸好你醒了,你有什么希望吗? 」她模糊的泪眼,对着戴维被她的化妆品涂得红红蓝蓝的胖脸,柔声地问他。

 

  「当然有! 」他放下手中热气腾腾的咖啡杯,一本正经地说; 「我们不喜欢妳们组织的辣姐儿俱乐部,妳们是辣姐皃,我们呢? 我们是妳们辣姐儿的跟班呢? 还是附属品呢?

 

他的好友比尔及路杰是这样说的吗? 老公公努力思索,对了,他们两人好像是这么说的。

 

当然,老公公自己的心里却想,我其实是心悦诚服的,能做沈妹妹的跟班及附属品已经很够幸福的了!

 

最后来,比尔及路杰也被海岸救护队由大海中捞救了上来,比尔年纪较大,医生们很怕他在冷水中浸了太久,怕他会得老年人常得的肺炎,路杰虽然年青力壮些,但是全身没有什么脂肪保护, 只怕他的左腿会被冻坏,可能要截肢,玉叶及明珠一听,魂飞天外,两人都暗发重誓,只要她们的丈夫能由这一次的大难中活过来,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们。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