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夏日炎炎正好玩

夏日炎炎正好玩 (2016-02-03)
童谣:

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待到秋来冬又到,收拾书包过新年。

南国盛夏,特别是中午,岂是好眠之时。

南来客上小学时,中午饭后那两个钟头最为难熬。精力旺盛,百无聊赖,午睡根本睡不着。学校三令五申学生要睡午觉,这样下午上课才不会打瞌睡。可夏日炎炎,多数人家里连电风扇也没有,热得坐都坐不住,往凉席上一躺,没两分钟凉席上就印上一个汗渍。还睡呢。小朋友吃过午饭,全都一溜烟跑出门玩耍。学校无奈,只好派出老师在沙面江堤街道四处巡逻,外面闲逛的学生见一个逮一个,批评教育后释放,屡教不改者全校通报。沙面中午一时冷清了许多,只剩下永不休止的蝉嘶。学生不睡午觉,苦了大鼻王、大肚黄等老师,中午冒着酷暑轮班出巡,无得睡午睡。

到外面玩是不敢了。呆家里玩。小朋友们可以互相串门。老师总不能巡到家里来吧。大伙儿聊天、看小人书、搭起床板打乒乓球、玩新游戏,反正就是不睡。那年头,既无电脑手机上传,也没有谁领头提倡,小学生的小把戏,如香烟盒、玻璃珠,弹弓等,传染病一样,一家小学的学生一玩开,其他小学的学生纷纷跟进,一下子风靡全市。南来客教书时,见过一种新式武器:一根小竹竿,约摸戒尺长,中空,一边塞上小球,另一边插有一根细棍,细棍一拍,小球弹射出来。仁威庙的男生玩,沙面仔也玩,雅俗共赏。说到雅俗共赏,南来客小时候,还有一个夏日流行的游戏:斗鱼。

毛主席说,“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他老人家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南来客怀疑人类的哲学也是斗争的哲学。人类自己斗不过瘾,还要看斗兽- 兽与兽及人与兽斗。小朋友也好斗。除了打架与人斗之外,还斗鱼,也是其乐无穷。

斗鱼也是突然兴起风靡一时的。鱼的学名叫什么不知道,身上有一道道杠杠,小朋友都管这种鱼叫花手巾。

当年,荔枝湾一带有不少农田,沟沟渠渠与荔枝湾连接,荔枝湾通珠江。夏天珠江水涨时,田里可以捞到黄鳝。小鱼田鸡就更不用说了。附近的孩子会跑到田里捞花手巾,偷偷拿到菜市场卖。一条五分一毛的不等。南来客等沙面仔的花手巾,都是到菜市场买回来的。

花手巾手指般大小,其貌不扬,凶悍好斗。一般买二雄或二雄一雌。买回来后,分别放在三个小玻璃罐养着。要斗鱼了,拿个脸盆,放上半盆水,再把两条雄的倒入脸盆。小朋友们各自占据有利地形,围盆观战。只见两条鱼先是保持距离,尾巴半弯,缓缓周旋,犹如高手过招,拉开架势,缓步打转窥伺。一旦捕捉到战机,进攻方会猛扑上去。对方也不示弱,立马迎战。双方翻腾撕咬,上追下逐,打得不可开交,噗哧有声,水花四溅。小朋友们看得眼睛贼亮,聚精会神盯着两条鱼,嘴里还嚷嚷着什么给鱼儿打气。

有时也碰上花手巾拒绝立刻开打的时候。好办,放一粒米饭到二鱼中间让它们去争。还不打?行,那就把脸盆放到阳光下晒一会儿,然后往中间放上一片树叶。两条鱼都想躲到树叶下遮荫,一般马上为抢地盘打起来。如果双方依然按兵不动,就使出最后一招:把雌鱼倒进去。这回看你俩还打不打。

小小年纪,想出这么多阴招,这跟挑动群众斗群众有什么不同啊?

鱼斗正酣,“你话大鼻王依家巡到边道啊(你说大鼻王现在巡到哪儿啊)?”冷不丁有个小朋友问。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各地各风俗啊!斗鱼杭州那时木有。

但又无穷共鸣!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

 
南来客的头像
 #

那时玩什么都是风靡一时,有段时间还兴养蚕。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小时侯也养蚕,种蓖麻,那时到处是池塘田野,玩的东西真多,不象现在的中国孩子,生活在水泥森林里,跟大自然隔绝了。

 
南来客的头像
 #

他们有iPad,在虚拟世界里玩,确实跟自然隔绝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