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作品》杂志发表并推介《佳思地七十七号》

 
我的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 发表于《作品》今年第六期上,并获推介。这是继长篇小说《不能讲的故事》之后,我的小说作品在内地文学界被评论推介。
《佳思地七十七号》 在2013-2014年度在美国被改编为英文悬疑电影。
虽然是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在几年的时间里几经修改。
 
 
杂志有关评语:

小说重点推荐刊发在“同文馆”栏的《佳思地七十七号》。
 
这是一篇难得的佳作。说难得,是此作有国内作家笔下少见的情怀。如果说有的小说写我们曾经怎样活,有的小说是写我们正在怎样活,《佳思地七十七号》则是写我们可以怎样活。读这样的小说,可以让我们的灵魂变得更加丰满。小说中写到的“上帝”,其实只是一种象征,是我们人类不断完善自我的灵魂之光。
 
 

底下是该小说末尾的几段:
 
    听着那一阵紧过一阵的警笛声,想起那天高速公路上的电子警告“不要接陌生人上车”,我常常会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从法律上说,我肯定是做错了,因为我帮了法律的逃犯的忙。从什么意义上讲我才能原谅并赞美我自己呢?心灵吗?心灵又是什么呢?也许是,鲍伯和狄克和好,狄克和珍妮和好 …… 可能吗?人什么时候才会有那一天呢?人的心灵什么时候才能和人的法律成了一回事呢?
 
  到了今天,约书(鲍伯)的话音还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黛比,你知道吗,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我才最后相信有上帝。我不知道法律里有没有上帝。你以为法院里摆本圣经,上帝就在那里了吗?  
 
  他的信我一直珍藏着:  

  亲爱的黛比, 
  捎去我欠你的钱。我曾经去商店想给你买点什么。但是没有任何东西配你,没有东西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你知道,钱也好,东西也好,里面都没有上帝,但是我的心里有。这信,也就是我的心;它将永远记得你,爱你并祝福你!
  我闭上眼睛,转向了十字架。我想象着约书、狄克和珍妮之间的和谐;我想象着自己灵里的平安,法和心的和谐,我想象着那一天终于来临。

 


** 相关:关于长篇小说《不能讲的故事》:我的芦花终于走出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