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74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26)

 

茉莉花俱乐部(26)

 

   「干,这么冷的天! 冬天不应该是干季吗? 怎么今天的水位特别高呢? 」路杰的脚一踏上船,就开始抱怨。

 

   「路杰,我们现在由水晶河的河口向西面的墨西哥湾驶去,海水的水位是按照涨潮落潮的时间而定,又不靠下雨,跟干季淡季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戴维一上船就开始掏手机,听见路杰的埋怨,就抬起头来,在一边提醒他。

 

   「戴维,今天水位还真的是特别地高,你看,我们以前用来认路的木桩树木及岛礁,今天大多都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被大水冲走了呢? 还是淹到水里去了? 」路杰还要辩论。

 

   「戴维,路杰说得没错,今天的浪也太大了些! 」开船时负责把铁锚扯上船的比尔也同意戴维的说法,一面揉着被锚上绳索擦破了皮的手掌。

 

    路杰说今天的水位特别高,果然是事实,因为码头的岸边的草丛完全被水面盖住了,举目望去,只见水连天,天连水,整个水面但见水波流动,连平常聚着专等渔人喂食的鹈鹕只剩一、二只 ,其他天上飞的,水中游的海鸟们的已经不知去向。

 

不久,戴维就对比尔和路杰的话听而不闻了,因为他已经专心一致地按着家中的电话号码,果然,不两响,沈妹妹立刻接电话。

 

   「沈妹妹,我们已经上船了! 妳在家中做什么呢? 」戴维柔声地问。

 

   「还在吸地毯上的灰尘。 」在家中的沈妹妹放下手中的吸尘器,温柔地回答。

 

   「有想念我吗? 」他问。

 

   「有啊! 」沈妹妹回答。

 

   「喂,皮先生,太肉麻了罢,我们的船还没有启动吔! 」路杰不满地说。

 

   「路杰,让他们肉麻罢! 我们的船,只要离岸半小时以上,手机的卫星就不负收发信号的责任了! 」比尔在一旁劝阻路杰。

 

果然,半小时之后,任凭戴维如何按手机字键,电话已经不通了。

 

戴维只得怏怏地收起手机,由旅行袋中取出一份旧地图来摊开在船上的小桌上仔细研读。

 

一路上,他们的船,驶过几个用来辨识水中位置的木椿,戴维聚精会神地一面察看在他面前的小桌上摊开的那张旧地图,一面对照着认路的木椿上的数字,「一二九、一四一、一五八···,水中缺失了不少的木椿哩! 这个路叫人怎么认! 」戴维由出海装备的口袋中取出一支笔来,把自己口中念的数字,登记在地图上。  

 

   「戴维,我我们己经在水中行驶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咱们三人寻找渔场的标记一个不见,这可如何是好? 」路杰也焦躁了起来,把船开得飞快。

 

   「一点也不错,这地图上在这边有个岛礁,怎么一直没有出现呢? 」戴维同意。

 

   「是啊,我记得这附近有一个小岛礁,那座岛礁上有着不少大石块。 」比尔也想起来了。

 

   「可不是! 以前我们三人还游到岛上去晒太阳睡着了,晒得三人都像只烤熟了的龙虾···,脱了不少层皮! 」想起过去的好时光,位娶了或打算娶中國新娘的美國男子一斉张口大笑了起来。

 

   「怎么连那么大的岛礁也不见··· 了呢? 」比尔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三人正在热烈讨论之时,他们的船突然,! 地一声巨响,好像船头撞到了什么,打断了比尔正在说的话,接着覚得船身好像由什么地方大力地擦过,老公公戴维一时坐不稳,胖胖的屁股,由椅上震得跌坐在船底,比尔也一个踉跄 ,跌倒在戴维身上,两人互相扯住,打算爬起身来。

 

接着,互相扯着的两人不知何故,突然大笑得更加厉害。

 

   「刚才碰撞的声音那么大,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 」比尔一面笑,一面惊慌地问。

 

   「大概我们的船碰撞到咱們的那座岛礁了! 」戴维在比尔的协助之下又坐回自己的椅子,精神甫定,接过比尔检起掉在船底的地图,摊回小桌,指着小桌上的地图猜测着说。

 

   「触礁了? 戴维,你说咱们的船触礁了? 」路杰与比尔两人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

 

   「镇定,镇定,一定要特别镇定,路杰,你检查一下,咱们的船,有什么异样? 」戴维故作镇定地问正在驾驶的路杰。

 

   「没有啊,船只不是照常行驶吗? 」路杰不安地回答。

 

   「那我们的船头有没有进水呢? 」戴维再问,比尔连忙跳起来向船头爬去。

 

   「也没有啊! 」比尔爬到船头查看了一下,转过头来向戴维高声地报告。

 

   「真是,碰撞的声音那那么大,居然没有漏水,真是万幸了! ··· 咱们回家罢! 」老公公说。

 

   「戴维,我们今天连鱼杆还没有碰,一条鱼还没有钓着,怎么能回家呢? 」路杰见戴维是真的老了,只得想法跟戴维讲道理。

 

   「我累了,我想回家休息。 」老公公一直像孩子一样喃喃地嘀咕着。

 

   「这样好了,我们按照你桌上的旧地图,找到一个最近的渔场,咱们先下锚把船稳住,停船先钓他一、二条鱼,才谈回家的事,好吗? 」路杰按着性子,对戴维说。

 

   「我肚子饿了,要吃沈妹妹给我们准备的午餐! 」戴维说,开始耍起孩子脾气来。

 

   「也好,你一人吃罢,我要先钓鱼,等到中午才吃午餐。 」路杰停下引掣,比尔在一边帮忙,开始下锚把船稳住,再提起凯文给他们准备的鱼铒盒,由船上抽出凯文替他们准备好的鱼杆,打算要把鱼饵钩在鱼钩上。 戴维打开午餐盒,找到一双中国竹筷子,也正要把午餐用筷子朝口中拨。

 

   「不好了,船头进水了! 」坐在船头的比尔突然大叫起来。

 

老公公戴维一听,居然把手中的筷子吓得掉在地上,路杰立刻丢掉手中的渔杆与渔饵,跳到船头一观究竟。

 

   「大概刚才我们的船撞到礁石之后,船内虽然看不出有什么损坏,但实际上船头外面已经撞破了。 」戴维推测,但是,推测得再准确,又有什么用呢?

 

   「戴维,船头真的进水了,而且进水的速度非常之快。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路杰非常惊慌地向戴维请求主意。

 

危急的时候,年纪大了的戴维一扫刚才要吃午餐时的孩子气,恢复了当年救火队队长的睿智和镇定,立刻当机立断,开始发号司令。

 

「咱们赶紧先发出求救信号! 」戴维喊。

 

      Mayday, Mayday, Mayday!!! 求救信号发出去了!

 

   「刚才你说,进水的速度非常快,那就是说我们无论如何努力地把船中的海水舀出去,绝对是赶不上船内渗水的速度了! 」戴维毅然決然地說;「不过,我们还是要舀水,至少可以争取及减小船只下沈的速度

 

     这样罢,你们两人帮着我,把我抬到驾驶座上,由我来驾驶。 腾出路杰的手来,他年青力壮,,可以做更重要的事。 」戴维想了一下如此決定。因为驾驶并不需要太多体力,年迈的胖老公公能够胜任这个,已经算不错的了!

 

「第一件要事,就是想法子把我们三人绑在一根绳子上,加上三人橘黄色的安全背心,这样目标比较显著,方便救援我们的人能看见我们! 」老公公一定心知肚明,海水的冲力何其大,一根绳索怎么能永远把他们系在一齐呢?

 

「咱们既在墨西哥湾中,佛罗里达的陆地一定在我们东面,我们先把船头调转向东,全速进行。 」沉船的速度何其快,就是晓得陆地在东面,又怎么能在船只沉没之前,达到陆地呢?

 

「路杰,你一面帮着比尔由船中把水舀出去,一面手中扯住船锚的绳子,看那里看水中有那里可以借力,可以把我们的船只系住。 」

 

「船只外面水面,天苍苍,水茫茫,那里有借力的地方! 」比尔绝望地喃喃埋怨。

 

「戴维,你看,那边的水,颜色有点深绿,你看是什么? 」路杰左手指着不远处。

 

「好像是一棵树的树顶,你们想法把绳子绑住咱们三人之后,咱们再想法子抛下船锚来缠住这棵树罢! 」戴维也只是尽人事而己,海边的树,一般也只有松树、椰子树或红笔仔村,前两者树根非常浅,红笔仔树根比较牢些,但是,若是船只渗水,船身向下沈, 无论什么树都不能使船只浮起来的呀。

 

「现在,我要再打一个求救电报把我们目前的位置送出去,让佛罗里达的海防队知道有船只在海中遇难,就算海水把我们冲走,我们三人最好能拖在一齐,好了,咱们三人一齐离开这艘沈船, 不要被它拖得沈入水底罢!

 

      Mayday, Mayday, Mayday!!! 第二次求救信号发出去了!

 

一、二、三! 三人一齐跳离船只。

 

! 水中的温度冻得寒彻心肺,不久,冰冷的海水透过安全背心,再次浸入羽毛外套,后来又湿透了贴身保暖的卫生衣裤,最后,三人不但失去体温, 只覚得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扯住身体的绳索的力道也不再紧牢,神志也渐失,不要说想要再拥抱一下自己由中国东莞,千里迢迢,经过上网、相亲、结婚、千辛万苦接到美国佛罗里达来一同生活的心爱的女人是不可能了, 就算睁眼再看一下这青山绿水的花花世界,也是力不从心了。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