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调侃热播电视剧《欢乐颂》里的东西文化差异

朋友推荐,我这个不大看电视、特爱睡觉、特别关注每天吃什么的人,没白没黑、随便吃喝了几天,终于把这个42集的剧给“追”完了。这个剧,让我在国外,感受、了解了国内普通人和“精英”的生活,好看,好看,真好看!

 

说完好看,让我来调侃一下剧中的中西文化差异吧。

 

安迪是个假“海归”

 

按剧情,安迪从小被人领养,在美国长大,养父母是西方人,生活习惯应该是很西式的。剧中的安迪在衣着、早餐,甚至说话上都下了功夫,挺西化的。然而,剧中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彻底把这些功夫都糟蹋了!

 

啥细节?安迪回家后穿的拖鞋。

 

回家换鞋,基本上是亚裔,尤其是华裔的习惯,我家也如此。从外边回家,第一件事是换上室内穿的拖鞋,再仔细一点的,楼下一双,楼上一双。这点,西方人没有这个习惯,就是地毯,一般那也是穿着从外边回来的同一双鞋,坦然地在家中走来走去。如果回家脱鞋了,西方人很多都是光着脚在家里,经常袜子也不穿的。如果一时要去院子、信箱干点儿事,光着脚就出去了。有年我们去一个朋友家做客,朋友快90岁了,高高兴兴光着脚穿过花木扶疏的院子来给我们开门。

 

是不是因此西方人就都得了关节炎,我没有统计数据,不能下结论。反正我妈妈一看到我孩子光着脚丫四处跑,总是说将来要得关节炎!

 

安迪的养父母很“残忍”

 

这点,我认为是剧中最大的败笔。剧情非常强调安迪很不喜欢、习惯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接触,除了童年的经历,她妈妈的精神症状,其实她很有可能是有“阿斯博格”症状(Asperger Syndrom), 自闭症中最轻的一种。剧中好像只有一处提到安迪和养父母的交流,就是她刚到美国,对养父母很抵触,也不会英语,着学校没有吃饭,回家也不会表达,饿到第二天天亮。难道从她5岁,到她上大学的十几年间,养父母没有给过她一点关爱?安迪是个很善良单纯的人,非常感恩别人对她的帮助,剧中的她却几乎只字不提自己的养父母,实在有些难圆其人。最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安迪被领养带走时,硬生生地把她和相依为命的弟弟撕扯开!大多数来中国领养孩子的夫妇,多半很有爱心,对孩子非常渴望,一心要给孩子一个充满爱心的家,从我接触的很多领养孩子的父母,感觉他们不大可能这样让亲生姐弟生生分离。前几天这边媒体还报道了一对双胞胎中国姐妹,孤儿院不知为什么没有告知两对来领养的父母她们是双胞胎姐妹,结果同一天一个被美国父母领养,一个被北欧一个国家的父母领养。领养那天,因为看到各自的孩子很像,这两对父母还询问过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但被告知不是姐妹。两家狐疑地离开,多年后联系上,发现两姐妹确实是同胞姐妹,两家又千辛万苦地安排两个姐妹分别在美国和北欧的国家团聚。刚来美国时,一个领养了中国女孩的妈妈对我说过,她去孤儿院的时候,工作人员让她自己从一群孩子中挑一个孩子带走,这让她非常非常为难。她说:“孩子是上帝送我们的礼物,我怎么可以挑挑拣拣?”我当时有些惊讶,因为以我当年的中国式思维,理所当然是挑一个长的健康好看的啊。

 

好的艺术作品,是用真实中提炼出来的故事打动人,《欢乐颂》之所以这么受欢迎,正是因为这一点。但是,这个情节让剧情打了折扣。

 

借车的“哥们”

 

我出国时,国内几乎没有私家车,所以我对国内有关私家车的规则、法律一点儿也不了解。但是,在国外,把自己的车借给人开是非常非常罕见的事儿。一是租车方便,二是如果借给人,一般应该是事出特别,就短距离开一下,像老谭的车屡屡借给安迪成了安迪自己的车那样开,绝对没有。因为,借车这事在美国牵扯到法律上非常麻烦。一旦开着借来的车出了车祸,法律上车主是有责任的,车主的保险要赔偿。重大的车祸可能要赔上几十万、百万,如果这样,借车的和借出车的都不好受吧?所以,安迪说的老谭在美国总借她的车开,是不大可能的事儿。而有钱如老谭,真要是友情厚重或是惜才如金,就把车过户送给安迪吧!

 

富人的“体贴”

 

我不是说西方没有飞扬跋扈的“土豪”,但是很多西方富有的人低调、待人平等尊重。

 

我有个在国外做销售的同学说过,他接触的西方有钱人,很会在社交场合让周围的人感觉舒服。其中的意思就是这些富人很体谅在场不那么富有的普通人,不但不在他们面前炫富耀富,还会特别关照,让你和他们在一起时有个愉快的时光。我当时听了,很以为然。在我零零星星和西方富人有过交集的时刻,真是如此。他们会认真地把你介绍给他们在场的朋友,专注地和你交谈,在看到你有些无所适从时,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让你放松下来。记得我第一次见一个富有的朋友,不大知道应该和他们聊些什么。而这个朋友在把我介绍给他另一个极其富有的朋友时,对我这个刚刚找到正式工作的人,竟然特别编了一个小故事,说我在飞机上偶遇公司老板,因为谈吐非常聪明,就被招到这个公司做事啦。嘻嘻哈哈之中,他慢慢地领着你进入他们的交谈。

 

不说《欢乐颂》里像富有如曲筱绡周围的纨绔子弟,就说儒雅智慧的奇点,魏兄。在他带着安迪和她的邻居们去那个私人小岛游玩时,一上岸,奇点只介绍安迪给他的岛主朋友,其他人都是:“这些是安迪的朋友。”如果在西方,这是很不礼貌的。在西方,这些安迪的朋友,会一个一个有名有姓地被介绍的,而岛主也会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这,是一种教养,体现的是平等和尊重。

 

走哪儿都“正式”

 

说樊大姐为了钓金龟婿而华丽装扮,愣踩着高跟鞋去野外吧也就算了,像奇点这种刻意低调的富人,怎么可能走哪儿都西装革履的?偏偏还真就是这样!去高大上的餐厅约会穿西装,去商业活动穿西装,去养老院看安迪弟弟也穿正儿八经西装,去小岛休闲还是西装革履,对安迪穿休闲装还有疑问。感情西装通吃各种活动。

 

美国人可能是西方国家里最不注重穿着的。但是,基本来说,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还是有些默契的。郊游野餐、海滩山谷之类的,一般都是休闲随意、舒服的穿着,不可能是西装束缚着在大自然中舒展的身体的。

 

 

称呼的“亲切”

 

出国后,感觉连滚带爬地也赶不上国内称呼的变化,为此还写过一篇“回国怎么称呼你?”。看了这个电视剧,对此终于又与时俱进了一把,除了叫那些商业大鳄、小鳄什么“总”,以示仰慕的尊重以外,还可以进一步更亲近地称“哥”道“姐”,迅速地把对方拉进自己家庭的血脉之中,曲筱绡最深谙此道。这是我们很特别的文化特点,刻意模糊了工作交往和家人亲情,以此谋取利益,和西方的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的界限分明完全不同。但是,很想问一句,实际运用中,这样真的很有用吗?

 

 

中国式“相亲”

 

美国也有相亲,叫Blind Date,直译的话叫“盲眼约会”。一般是双方朋友互相认识安排的。很多时候,双方朋友开始时会陪着去一起玩、吃饭,然后就看俩人的缘分了。关关妈妈安排的那场双方父母都在,两个孩子都事先不知情的约会,是咱们的中国特色,大约很多很多年轻人都有此尴尬的经历。在西方生活多年,所谓旁观者清,感觉这实际上是父母用爱的名义将自己的价值观、择偶观强加于孩子,非常专制。无可否认,这些父母对孩子爱的深切,然而采取的方式却是对孩子极端的不尊重,一种居高临下很粗暴的爱,完全没有把已成年的孩子当成平等的人来对待。关关的妈妈在剧中应对关关爸爸的疑问时很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她妈!”似乎做为妈妈就可以对女儿一切事情以爱的名义横加干涉。什么时候,中国的父母能认识到自己孩子是个独立的人,从小的时候,平等相处,尊重孩子,我想才不会有这样尴尬的相亲,才不会有简直让人匪夷所思的租女友、男友回家过年来应对父母、亲戚的怪现象。这样,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爱才会升华到更高的一个层次。

 

吹毛求疵地写了写自己追《欢乐颂》的感受,希望国内的电视剧越来越好。看过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国电视剧,个个好看。故事编的不错,演员演的也好。周围一些台湾来的朋友也开始追大陆拍的剧,让我感觉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是我们追港台剧啊。为此真有些骄傲!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可见细节多重要。不过,话说回来,有时你编剧写的这样,那个导演觉得需要改成他那样的,再加上演员觉得要演成她那样的......所以一部剧真的是集体的结晶,哪一环掉了链子,就会破坏整个的效果,怪一个人都不甚公平。

 
西山的头像
 #

你有参与编剧的切实体会,我这是作为观众的。如你所说,是集体的结晶,能够成功的确不易。

 
香台的头像
 #

看来现实中的差异还是很多的,用我们所处环境是无法想象出来的

 
西山的头像
 #

也难为编剧或是作者,没有在西方长期生活过的话,很难面面俱到。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估计这剧的编剧和导演没真在美国生活,最多就是短期旅游,就按照自己的理解演绎,正如白岩松说的那样,中国人心中的美国是他们想象的美国。比如嫖娼卖淫这个问题,中国人以为美国夜幕之下满大街都是流萤,其实哪那回事啊,我们这个城市每周从星期天到星期四,一过晚上九点,恨不得全体人民都睡觉了,我曾经满大街看来着,没看到站街的。即便是拉斯维加斯那样的地方,也不允许随便站街,妓院都在兔子不拉屎的城乡结合部。哪象国内,夜色降临,满大街所有公共场合都是站街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