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阿森

阿森 (2015-09-27)

大约是74或75年左右的一天,梦侠说,“学点功夫吧?”南来客不久前才听说小妹妹的班主任石老师被男生拦路,一招“进马”克敌制胜,正感到与唐宗宋祖比,不输文采,独逊武功,不假思索一口答应。于是开始习武,跟梦侠学螳螂拳。不料梦侠自己也是个初学者,教南来客是现买现卖。没几天,梦侠觉得不对劲,深怕误人子弟,说,“还得找个师傅。我带你去见阿森。”

说来也巧,半道上就与阿森不期而遇。梦侠给双方介绍,“这位是南哥,这位是森哥。”南来客一看森哥,个头不算高,身板壮实,显得相当矫健;相貌俊朗,笑嘻嘻的,眉宇间透着一股童真和勃勃英气,还带着几分狡黠。第一印象相当好,交谈也投机,于是又交了一个朋友。按名份,森哥算我的师傅,不过那年头不讲这套;南来客性格随老爹,不爱跟人称兄道弟,按广东习俗直呼师傅阿森。

南来客住沙面,不少人来沙面散步练功。清晨夜晚,草坪树下,江边桥畔,练武打太极的随处可见,各路人马藏龙卧虎,什么招式都有。南来客初习武,爱面子,专找僻静场所练,以免碰上熟人。附近有一教堂,矮墙围着,庭院“柴扉”紧掩,内有一座假山,晚上黑漆漆的。外人不敢随便进去,南来客沙面居民,有何不敢。三人翻墙而入,假山边摆开架势,正打算练功,一道手电光扫到脸上,只听一声断喝,“咩人(干什么的)?!”南来客借着路灯一看,是沙面派出所的哨警老谢。广东人管大龅牙叫哨牙,老谢生就一口刨西瓜大龅牙,遂扬名沙面。哨警知道南来客不是阶级敌人,问:“煲夜粥?”“煲夜粥”不是黑话,广东人称练武为煲夜粥。“系呀。”“另揾地方啦。”南来客已是人民教师,不能像当年红卫兵那样来横的,乖乖听从哨警吩咐撤出教堂庭院。

只好到大草坪在大庭广众下露丑了。阿森传授的是洪拳。南来客练的时候明白,自己多虑了,就那水平,请都没人看。阿森一上场则完全不一样,腾挪挑勾,出拳倒挂,一套“洪头蔡尾”打得虎虎生风,如闻鼓点声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说“观者如山色沮丧”过了点,喝彩之声不绝于耳。阿森在肇庆鼎湖山附近插队,会拳脚,跳革命战舞自然不在话下,被公社文艺宣传队招收脱产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之余则回城陪伴母亲和教授朋友武术。我和梦侠曾同游鼎湖山,跟阿森约好某时某处见。我们如约到,不见阿森,正踌躇,闻有声呼我二人名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心知“只在此山中”,奈何“云深不知处”。忽见不远有辆自行车停在一棵参天大树下,顺着呼声望树上一看,阿森笑嘻嘻地扔下一把青榄。

阿森拜朱叔为师,执弟子礼甚恭,曾带南来客见朱叔。朱叔拿出一本手抄本武林秘笈,内有各种招式图示及说明,从“童子拜观音”到“黄狗射尿”,不一而足。最厉害的是点穴法,详细描述哪个时辰点那个穴,可以四两拨千斤,置对方于死地。杂书如“周公解梦”、“麻衣相术”等南来客也曾翻过几页,这本秘笈想想不学也罢,失手伤人吃上官司就悔之晚矣。朱叔武功了得,脑子“粘线,一天到晚疑神疑鬼,说公安对他进行侦听,终于被请去芳村。芳村在广州西南岸。听老广东说,旧社会出了命案就往芳村一跑。解放后,除摆卖花鸟虫鱼,那儿还有一家精神病院。广州人说“你上芳村啦”不是什么好话。朱叔上了芳村,弟子前去探望,朱叔告诉弟子自己度日如年,阿森慨然答应救师出村。次日,阿森与另一弟子带三件雨衣冒雨直奔芳村,不知是用偷梁换柱还是瞒天过海之计,反正救朱叔于水火之中。七十年代中期,广东西江出过一次严重江轮沉船事故,死亡人数达数百人之多,阿森姐姐不幸罹难。阿森得以回城。后来,阿森居处一条街都做港台服装生意,阿森也加入设摊批发大军。再后来,阿森倒学白求恩,不远万里飞赴加拿大,在海外开馆收徒,传授博大精深的中国武术及弘扬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已有年矣。

阿森带我见民间拳师朱叔,我也将阿森引见给一位武术家– 陈师傅。仁威庙里乾坤大。陈师傅是学校工宣,多年前曾获广州市某项武术冠军,在仁威庙开办武术班,免费教授师生武功。陈师傅短小精干,为人沉稳,燕额虬髯,下得场来好像换了个人,看他使枪(不是矛),我常想到豹子头林冲。有好师傅不投入门下,盖因南来客讲究师道,和学生一同练拳脚多少有失尊严。一天,跟阿森提及陈师傅,阿森央我带他见陈师傅一面,不过别说自己也是习武之人。见了面,阿森和陈师傅寒暄几句,加入学员队伍练扎马踢腿等基本功。所谓行家看门道,陈师傅一眼看出阿森煲过夜粥。过后阿森再没去。估计跟门派有关。

习武讲究武德。陈师傅在仁威庙有众多徒弟,包括学生和老师,而相对持之以恒的老师只有一位。该老师书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学了几套拳路就不知深浅,自以为武功高强,恨无机会一试身手。一天,实战机会来了,该老师买早餐与人发生口角,居然大言不惭,谓,“因住点(小心点),我有术(武功)呷。”结果人家“一胆二力三功夫”、“乱拳打死老师傅”,两下把“有术的”打翻在地。

南来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习武没两年,高考了。从此忘却伟大领袖“要武啊”的精神,完全弃武从文。当年学过的套路,如今只记住半套“洪头蔡尾”,不时耍扒两下,回顾当年威风。不过如果遇上哪个要跟南来客切磋,老头第一句就是,“我呣术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