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2016梦之旅(3)中学聚会

   40年前,1976年,告别了中学时代。那是文革末期,我们虽然算是高中毕业,其实只读了9年书,当年是叫九年一贯制毕业。如果认真地讲,我们搞了9年学工学农又学军,几乎没有学多少文化课。我们可能算中国历史最无辜的一代,至少我自己是这样,1966年文革开始,我上一年级,1976年文革结束,我高中毕业下乡当了知青。

  中学毕业后,所有的同学都各奔东西,大多数下乡当了知青,极少数由于各种原因留城待业。

  中学,留在我心里的最后记忆是那张全班定格的合影照,和当时班主任张老师和团支书--梅子跟我讨论我的中学鉴定的镜头。我的记忆就落定在那个镜头上,同时也把中学的一切给关闭在了那一刻。

  后面的日子是下乡、77年上大学、读研究生、当大学老师、出国。不是没有回首,也不是跟中学同学一点儿交集也没有,不过总地来说,中学生活,对我来说,就是那份遥远的记忆,远到几乎就像是我的前世前生。

  去年的夏秋之际,一个非常意外又很奇妙的原因,让我跟失联几近40年的中学同学们联系上了,还要感谢现代的高科技,一联系上,他们立马就把我拉入了班级的微信群。

  也许,对于班级里的同学来说,他们是找到了一位很久以来没有联系的同学,可于我,几乎是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往昔的岁月和往事,像洪水一样的涌来。那几天,几乎是夜不能寐,中学的一切一件件从记忆深处重放回播。

  同学们开始询问催促我回国探亲的时间,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热切盼望的聚会,虽然对于我来讲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可那份近乡情怯的感觉,随着聚会日子的接近,而愈发地强烈。中学,我年龄的画笔停留在15-17岁的花样年代,当年清纯似水的少女,在度过了40年的岁月后,让我怎样能给也许是别人初恋的美好,一个不要太惊吓的交代?

  57日,无论我怎样地胆怯、不安,聚会的日子还是不紧不慢地到来。第一个看到的是中学时代的好友--燕子,她从长春特意赶来参加这个聚会,当然也在同一时间见到了,我当年的同桌--世安,他是开车来接燕子和我。在见到他们的那一瞬间,虽然感到岁月在大家的身上都留下了痕迹,但那份久违了的同学情立刻跃入心头。拥抱、握手,快乐地交谈,又欢快地奔赴聚会的现场--沈阳铁西的福源福地餐厅。

  一到餐厅大门外,第一眼就看到了另一位当年的同桌--大峰,远远地能感觉到他热情期盼的目光,站在他身旁咱班当年的帅哥--克敬,也伸出了欢迎的双手,同学的友情真得是荡漾在心里、流露在脸上。

  上楼进到我们的包间,发现好多同学已经来了,当年七年级的班主任孙老师也已经站在其中。要感谢上天赋予我的优秀记忆力,那天到场的接近40名老师和同学里,只有一位我没有马上叫出名字(对不起哟),其它的同学,几乎一照面,我就可以叫着名字握手或者拥抱。当时的氛围是那样的热烈、那样欢快、那样的美好。

一手推动这次聚会的当年班里的班长--宝逊,干脆利落地宣布了聚餐开始。孙老师就坐在我身旁,当时笑眯眯地问老师,“还记不记得我刚转学到班里的情况?那时我和另外一位女生转到二十三中学,我们两个站在年级的教研组,当时各个班级都人满为患,没有老师喜欢接受更多的学生,是孙老师同意接受我们两个,并马上带我们去了三班。”孙老师笑着摇摇头,她说,“我不记得了,但一般我会听领导的安排,接受新同学。”是啊!这就是孙老师的为人,记得当年在文革的风气下,她还是如常地教我们语文课,还是为人师表地向我们传授知识。也许大家对很多东西都没印象了,可当年那段鲁迅笔下的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还是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也几乎影响了我一生的读书观,呵呵,这也是为什么有了今天的百草园。

那场聚会,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饭桌上。当年的我,每年的鉴定评语一定有“不积极踊跃发言”这一条,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言,这个习惯就是到今天也没变。那我能做得就是,去跟那些我想多聊聊的同学一一、或者小范围的唠唠嗑。三班的同学,你们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是我的好同学、好朋友,我不能忘记我们一起上课学习、一起做课间操、一起去果园摘苹果、一起去工厂学工劳动、一起下乡拉练、一起演排《长征组歌》、甚至一起上学放学走在和平大街上,我们在一起有太多的快乐、太多的记忆,我们一起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少年时代。

在这里我要说一声道歉,因为非常对不起的原因,我的行程提前了。我知道年初班里决定毕业40年聚会时,就是考虑我回国的日期定的,而我的行程变化,不但让我无法参加班级毕业40年聚会,还得让大家再多组织一次专门为我回来的聚餐。感谢、感动、对不起。 

最后,我的心里话,非常高兴,我能找到机会向当年借给我那么多好书的同学,致以我的谢意,当年的阅读,让我能比其它人更早地接触了文学这个宝库;很感谢还有同学能记得当年我拉手风琴的情景,那是我不多的,不能算爱好的爱好,虽然今天已经全然忘记如何拉琴,可那还是我经历里的一个亮点;也非常感动能有男生勇敢地承认我是他的初恋,尽管我是在40年后才知道这份感情(也不能说一点感觉也没有哈),但这份初恋对我来说绝对纯真感人;还要感谢当年班里几个好友,你们给了我中学时代的快乐时光和甜蜜回忆,无论今天你从远道赶来、亦或实在无法抽身赶来、还是你就在家乡沈阳,能跟你们相聚和联系上、能一起唠唠当年的往事,真有梦里追月的感觉,开心、幸福、快乐;更感动好多同学热心地组织这次聚会,我知道大家筹划了好多日子,也碰了好几次头;在心底深深地感谢那天赶来参加聚会的所有同学,其中有两位还在百忙之中抽时间赶来一聚;而最最要感谢地是咱班全体男生,为那天的聚会出资出力,让我们大家有机会相聚一堂、畅忆当年。

谢谢你们,谢谢,我永远敬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待续)

我们聚餐的合影(对不起,百草从来不贴自己的照片,让大家跟着一起模糊了)

聚餐女生合影

聚餐很丰盛哈

5月28号班级毕业40年聚会(没能参加很遗憾)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啊,一晃40年!我是77届高中。

 
百草园的头像
 #

那也快到40年了。

 
若敏的头像
 #

哇,时光荏苒,似乎水流年。

 
百草园的头像
 #

时光飞逝,回首就是弹指一挥间啊!

 
Beinan的头像
 #

哈哈,我是沈阳二十九中的。二十三中在哪里啊?

 
百草园的头像
 #

沈阳23中学原来在北二马路,离中国医科大不远,和平区。不知道29中在什么地方。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娃!俺也是76年高中毕业。今年回杭州,就是为了赶高中童鞋毕业40年大聚会。从早上开始,嗨皮到晚上。

 
百草园的头像
 #

阿立,俺班的大聚会,我没赶上,这是他们为我专搞的一个晚餐。40回首,感慨,高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Beinan的头像
 #

29中也在和平区,好像离南湖不远。时间太久记不清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