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7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2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十二回 伸援手英雄救危难 赌生死二侠跳悬崖 之三

野草知自己行藏己露﹐慢慢地从草丛中站起来﹐向着阿丑抱拳道︰“在下江湖后辈﹐不敢当高人二字。”

阿丑见一个蒙脸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听声音似乎比自己还年轻几岁﹐柔声道︰“多谢公子仗义援手﹐小女子没齿不忘。”

野草慌忙回礼道︰“此处不是说话处﹐姑娘请随在下来。”

二人相跟着﹐到一隐蔽之处﹐野草停下﹐回身对阿丑道︰“在下姓原名野草﹐未敢请教姑何称呼?”

阿丑道︰“有劳相询﹐小女子阿丑。”

野草道︰“姑娘好大胆子﹐独自一人挖那秘道意欲何为?”

阿丑一听﹐大吃一惊﹐自以为十分秘密的事﹐对方竟然知道﹐脸上立即罩满寒霜﹐好在野草低了头看着地下﹐不敢看她的脸。阿丑眼珠一转﹐问道︰“公子怎么知道我挖秘道?”

野草道︰“在下也是偶然看到姑娘从那树下爬出来才发现的。姑娘挖那秘道是否想一探那灰色房子里的秘密?”

阿丑道︰“正是!难道公子知道那里的秘密?”

野草笑笑﹐道︰“在下也是猜的。”

阿丑道︰“猜?你能猜出里面在干什么?”

野草道︰“那里面是配制抑制天芋之毒的药丸的地方。”

阿丑道︰“对!所以我才要进去找出那配制的药方!”

野草道︰“找出来干什么?”

“找出来配制解毒的办法呀!”阿丑坚决地说。

“没用的﹐这天芋之毒真的没人能解!”野草道。

“真的?”阿丑一脸失望地看着野草!

野草看到阿丑如此失望﹐心中不忍﹐想着柳前辈必有抑制毒药的秘方﹐便道︰“姑娘也不必失望﹐这配制的药方要来没用﹐根本就解不了毒。如果姑娘想要﹐在下倒是可以送一个抄本给姑娘。只是姑娘大可不必再冒这挖秘道之险了。”

阿丑听得﹐心中感动﹐轻声道︰“谢谢公子!小女子铭感五内。”

野草道︰“天色不早﹐还是先行回去吧﹐下次再把抄本给你好了。”

二人约了见面的时间﹐一拱手﹐各自走了。

 

清早﹐野草被索引一把拉了起床﹐急急道︰“先生快起床﹐小姐要见你!”

野草何时见过索引如此气急败坏的来找自己?慌忙穿戴整齐﹐跟着索引往柳霓裳客厅就走。柳霓裳见野草到来﹐顾不得叙礼﹐开口就道︰“先生怎么这么慢?老身都快急死了。”不等野草回话﹐接着又道︰“先生昨晚没有外出吧?”

野草心中一动﹐道︰“晚辈昨天日间跟那林总管喝了大半天的酒﹐晚上觉得困倦﹐早早睡下了﹐没去什么地方。”看了看柳霓裳的脸色﹐道︰“出了什么事吗?”

柳霓裳如释重负地说︰“没出去就好!”

芊芊道︰“师傅﹐我说不会是草先生嘛﹐你就不信!”

野草故作不知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索引道︰“昨晚林总管手下有两个巡夜的执事被人杀了﹐尸首在那条小溪里找到的。”

“有什么发现吗?”野草问。

芊芊说︰“能杀得了这二人的人﹐一定是个高手!刚才我就说了﹐草先生绝对不是杀人的人。”

野草笑道︰“何以见得我就杀不了这二人?”

芊芊一撇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凭你那几手三脚猫的功夫﹐连我都打不过。不出三十招﹐早让人家砍成十段八段的了。”

野草不服气地道︰“这是什么人物?就这么厉害?”

柳霓裳道︰“一个是使双鞭的名家﹐有七﹑八十人近不得身;另一个也不是好惹的﹐一条链子锤使开﹐五﹑六十人也近不得身呢!”

野草倒吸一口凉气﹐口道︰“厉害﹐厉害!”心中对那阿丑的武功更是佩服之至。停了停﹐野草道︰“那也不用这么急找我吧?”

“能不急吗?”柳霓裳道︰“一大早林总管就派人来跟我说这事﹐请我快快带你去见他呢!”

野草呵呵笑道︰“心正不怕影子歪﹐半夜不怕鬼敲门!晚辈这就去见林总管。”

芊芊一旁扇风点火地说︰“对!去见他又怎样﹐难不成吃了你?”

野草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对!再去他那里骗一顿好酒好菜吃吃﹐本公子正好没吃早餐呢。有劳索大叔陪晚辈一同去走一趟如何?”

索引笑道︰“好!我也正想去听听林总管有什么话说呢!”

柳霓裳看到野草一派天真的样子﹐不象有假﹐放心了不少﹐却道︰“还是小心应付﹐早去早回吧。”

野草和索引齐道︰“省的!”

二人并肩出厅﹐照着上回走过的秘道﹐来到那“通幽”牌坊出口﹐早有两人在那等候﹐看到野草二人从秘道出来﹐躬身行礼﹐转身往前带路﹐到得停云楼前﹐看见胡克用躬立一旁﹐林盛在来回踱步﹐显是早己在那等候了。

林盛看到野草到来﹐快步迎上﹐一抱拳道︰“贤弟来得正好﹐愚兄有一事不明﹐想请贤弟指点。”也不等野草回话﹐挽了野草的手臂便往内堂去。

一进内堂﹐只见地上赫然摆着两具尸体﹐一具仰面向上﹐半个头颅被砸得稀烂;一具俯身向下﹐背脊朝天﹐背门上一道一指宽伤口;旁边放着两般兵器﹐一把链子锤和一对八楞钢鞭。正是昨晚被阿丑击毙的赵﹑袁二人。

林盛指着地上的尸首﹐单刀直入地道︰“贤弟请看﹐这二人是如何被杀的?”

野草故意看了一回﹐这才慢吞吞地道︰“仁兄﹐依小弟看﹐这一位是被人从后面以利器剌入而毙命的;而这一位就是被人以极重的手法砸碎天灵盖而死的。”

“贤弟说是﹐这位赵兄是呼延鞭法的名家﹐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如果有人想在后面剌杀他﹐却是难之又难的事呢。愚兄猜想﹐一定是赵兄与人相斗﹐对手功力极高﹐在力斗不胜之下﹐企图逃命﹐却被对手以飞刀﹑飞剑之类的兵器所杀;此人功力之高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林盛娓娓而谈似乎是他亲眼所见一样。

“只是这位袁兄就死得奇怪了﹐他是用自己的链子锤砸死自己的。难道他看到了极之恐怖的人物?心神狂乱﹐以致自杀?”林盛摇摇头﹐似是问自己又似是问野草。

野草看林盛分析得头头是道﹐却又把自己叫来﹐不知有何目的﹐心念电转﹐看来不说出自己不同的见解﹐恐怕难以过关﹐当下故意又看了一回﹐向胡克用看了一眼﹐对林盛道︰“仁兄﹐小弟猜这位袁老兄并非自己打杀自己。”

林盛喜道︰“哦?贤弟有何高见?”不觉与胡克用交换了一下眼色。

野草道︰“高见不敢﹐小弟只是猜想﹐不知对也不对!”

林盛道︰“贤弟快快说来。”

胡克用道︰“原先生所见﹐必非常人可及。”

野草咳嗽一声﹐道︰“小弟看这位袁老兄必定是力大无比之人﹐不然怎能使的这般沉重的兵器?这袁﹑赵二位因对方功力极高﹐定是合战敌人﹐一人远攻﹐一人近击﹐配合得甚是得当﹐然而敌人不但功力极高﹐而且颇为机智。”野草停了停﹐林盛﹑胡克用不停地点头。

野草续道︰“激斗良久﹐敌人眼看久战对己不利﹐于是卖个破绽﹐赵﹑袁二位老兄看见有机可乘﹐便痛下杀手﹐赵兄近身直入﹐袁兄远攻﹐取敌人头颅。此时﹐敌人突然闪身﹐袁兄的链子锤便变成直击赵兄的头颅了。袁兄大惊之下﹐猛然往回收力﹐敌人却乘此机会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一拨!袁兄收力变招不及﹐便死于自己锤下了。而赵兄心胆俱裂﹐转身欲逃﹐被对方以利器飞掷﹐剌中要害而亡!”

野草才说完﹐林盛一边鼓掌一边道︰“高!贤弟所见极高!贤弟分析得透彻﹐就如亲眼所见一般﹐愚兄佩服!”话锋一转却道︰“贤弟可否再试分析一下﹐这杀手又是从何而来?”

野草一听﹐知道这林盛要问什么了﹐便呵呵笑道︰“小弟猜想这高手必定是有所为而来﹐行踪不期为赵﹑袁二位撞破﹐因此才痛下杀手的。小弟看这位高手行事有点肆无忌惮﹐他既有时间从容逸去﹐就应先处理好尸首才是﹐但他似乎并不怕別人知道他杀人似的。如果小弟是这位高手﹐必定不让仁兄等找到这赵﹑袁二位的尸首﹐让仁兄以为是他二人变节逃跑。呵呵这样岂不是好?”

林盛突然双目炯炯地看着野草道︰“贤弟深藏不露﹐也可杀此二人于举手间否?”

野草不答﹐却转而问索引︰“请问索大叔﹐自信能一举击杀此二人吗?”

索引连连搖头道︰“他们其中一人﹐在下就难以匹敌﹐何况两人?”

“索大哥以为多少招可以胜得小弟?”

索引哈哈大笑︰“以先生之武学﹐在下只须十招之內﹐就可取胜。”

野草这才哈哈一笑对林盛道︰“仁兄抬举小弟了﹐小弟若与二流庸手相斗尚须半个时辰﹐在此二人夹击之下﹐恐怕连五招都走不过﹐何能杀之?即以仁兄之身手﹐可否杀此二人于顷刻?仁兄恐怕是多疑了。”

野草这一席话﹐直说得林盛默然不语﹐思索有顷﹐突然一挥手﹐便有手下进来﹐把那二具尸体抬了出去。

林盛哈哈一笑立道︰“贤弟辛苦了﹐愚兄出言相戏而已。来来来﹐愚兄略备薄酌﹐一同饮几杯如何?”

野草道︰“悉随吾兄尊意。”

林盛道︰“贤弟﹐如非你一席话﹐愚兄这心头的疑团就不能解开了。我看这事才是个开头。贤弟武功虽说不高﹐但智虑精纯﹐往后用得着贤弟的地方还多着呢﹐贤弟不若就搬到愚兄这里住下﹐也好让愚兄就近请益!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野草哈哈一笑道︰“好教仁兄得知道﹐小弟生性极惰﹐哪里能帮得上忙?还是让小弟清静一点的好﹐吾兄但有差遣﹐小弟便即前来效劳便是了。”

林盛看到野草不肯﹐也就不再坚持。野草和索引与林盛﹑胡克用对坐﹐各怀心事﹐没了什么谈兴﹐喝了数杯﹐便散席了。野草二人告辞回到自己住处﹐柳霓裳早在厅中等着﹐一见他二人回来﹐忙问道︰“怎么去了这么大半天?没事吧?”

索引哈哈笑道︰“能有什么事?林总管看着那二个倒霉鬼的尸首﹐就是想不通怎么被人杀的。经草先生一说﹐便明白了。”于是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了﹐柳霓裳﹑芊芊这才如释重负。回头望向野草﹐却见他负手望着窗外﹐眉头深锁﹐若有所思样子。

柳霓裳轻声唤道︰“草先生﹐有什么不妥吗?”

野草回过头来﹐很慎重地说︰“林总管心思慎密﹐见识极广﹐没可能看不出那二人的死因的﹐他要我去分析二人死因﹐目的是想试探一下我﹐至于什么目的﹐我也猜不准。”

“这么说﹐他怀疑是你干的了?”芊芊急急地问。

“不是﹐他知道我没这能力。”野草答道︰“他可能怀疑我参与其中。”

四人各自沉思﹐都不说话了。

一连数日﹐山庄内风平浪静。野草整日里不是陪柳霓裳谈经说道﹐就是跟芊芊斗嘴打赌﹐少不了跟索引豪饮。林盛也不来相扰﹐渐渐地把那赵﹑袁被杀之事丢淡了。

看看过了半月有多﹐野草寻思﹐那个阿丑不知有无败露﹐不若去洞中看看师弟有何消息。到得夜深﹐结扎停当﹐依前蒙了脸﹐穿窗而出。

当晚天色阴阴沉沉﹐一钩残月隐在满天乌云之中﹐冷风吹得遍野草木哗哗地响。野草不敢大意﹐借着地形﹐往那山洞中前行。走了一柱香的工夫﹐突然想起阿丑挖的秘道﹐不禁转念道︰不如先去看看阿丑有没有再挖那秘道﹐再去山洞不迟。一念及此﹐便转往那灰色房子前面去。

正走着﹐突然一阵细碎的沙沙声传来﹐野草立生警觉﹐刚好旁边有一块半个房子大的岩石﹐野草立即隐身石后﹐屏息细听﹐却听一人低声喝道︰“老八﹐不要命了?怎么在那里撒尿?暴露了行藏小心头儿割了你的头!”

那老八低声说︰“老六﹐刚才喝多了几杯﹐实在是内急得忍不住了。再说﹐我们在此埋伏了快半个多月了﹐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老六道︰“你少乱说﹐别忘了我们的规距。”

二人不再吭声﹐四野又是片死寂!

野草听罢﹐脊上一股凉意直透脚底︰好厉害的林盛﹐原来不露声色就布置了如此严密的监视网﹐此人当真不可小视。哼!得给点活儿给他们干干才是。不然自己也不好脱身。想罢﹐抓起一块干泥巴﹐趁着一阵风吹过﹐暗运内力向前一甩﹐只听一阵哗啦的响声过后﹐立见十数个黑影直扑那发声之处。野草一看机会难得﹐抽身往后就走﹐躲躲藏藏地走了半个时辰﹐看看就要到那山坡了﹐野草有了刚才的经验﹐伏下身来﹐仔细地观察了一阵﹐又抓起一把泥土﹐故伎重演地往一边一甩﹐停了一会儿﹐不见有任何动静﹐这才放下心来。

野草正要行动﹐突见人影一闪﹐自左边掠至﹐身形轻盈﹐姿态曼妙﹐不是阿丑是谁?其后十多丈远﹐有三四个黑影紧追而来﹐阿丑奔至山坡前﹐似是不知往哪边去﹐才一犹豫﹐后面的黑影己然追至。那三四个黑影一色黑衣打扮﹐以包围之势分占四方﹐立定之后﹐既不出声呼喝﹐也不急于攻击﹐显见是训练有素的。

野草一看那架势﹐就知阿丑要糟﹐于是悄悄地潜近斗场﹐静待变化。阿丑也看出对方用意﹐知道越拖下去对己越是不利﹐于是冷哼一声﹐一招惊鸿一现﹐对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直冲过去﹐金剑眼看就要剌到黑衣人的身上﹐突然觉得身后风声嗖然﹐三柄利刃合击而至﹐无暇伤敌﹐先得自保﹐回身一闪﹐险险避过致命的一击﹐形势逆转﹐立处下风。又斗十多招﹐阿丑被黑衣人死死缠着﹐不能脱身。远处隐隐又有十多个黑衣人正向这边掠来﹐正是危急之时﹐野草突然出声喝道︰“走兑位夜战八方﹐反身震位举火燎天……”

阿丑一听依言施为﹐彩练一抖﹐夜战八方﹐金剑上指﹐举火燎天﹐立伤二名黑衣人。黑衣人配合既失﹐阵势立破﹐阿丑那容得对方有喘息之机?彩练再舞﹐金虹又现﹐一招织女穿梭﹐把剩下的两名黑衣人剌了个透明窟窿。

那十余黑衣人看看逼近﹐右边却又有二十多人飞奔而至﹐野草腾身而起﹐喝道︰“快跟我来!”

阿丑一看﹐知道是那晚救过自己的野草﹐一言不发﹐跟着就走。眼看就要奔至那巨岩之前﹐早被一大群黑衣人包围了﹐野草抽出梦之帆送给他的短刀﹐二人奋力接战﹐斗得二三十招﹐终因寡不敌众﹐加上那野草功力有限﹐如何敌得那如狼似虎的黑衣人?

野草看看无计可施﹐喝道︰“转坎位凤舞九天!”飞身掠上岩顶﹐一刀砍下一条粗藤抓在右手中﹐把刀插了﹐左手抓了另一条粗藤;阿丑看野草掠上岩顶﹐一招逼开敌人攻击﹐也飞身而上﹐迟得一迟﹐早被四五个黑衣人跟踪而至﹐拼死截击。

野草叫道︰“不要恋战﹐快跟我跳!”话落﹐舍命往外一跳!阿丑不加思索﹐跟着就跳!

正是艺高不怕虎狼穴﹐侠骨自有英雄胆。欲知野草和阿丑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精彩!

 
野草的头像
 #

深謝立兄謬贊!

問好立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