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3 小时 16 分钟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2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十二回 伸援手英雄救危难 赌生死二侠跳悬崖 之二

这晚月色晴明﹐原来已是望日﹐一轮明月挂在天心﹐照得山川树木清秀如画。野草无心去赏那月色﹐心中却暗道︰苦也!为何叫苦?原来这月色晴明﹐正是夜行人之大忌﹐要想隐藏身形就难上好几倍。野草功力平平﹐如何不叫苦?

野草才叫得声苦﹐却又笑将起来。只见他一路借着山石树木的阴影﹐躲躲藏藏地来到那小溪的一边﹐正是那黑影倾倒泥土﹐飞掠过溪水的落足之处。

野草相好方位﹐伏在离岸一丈多的草丛中﹐此时月光明晃晃地照在溪水上﹐闪闪发着银光。野草功力虽不高﹐目力却不差﹐这时就是有一只蜻蜓飞过﹐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野草心中暗暗偷笑︰这回还看不清你的真面目?

伏了一回﹐野草突然想到郁天舒﹐这次师弟深入虎穴﹐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了﹐也不知有没有替那罗卜铺床叠被﹐打洗澡水?一想到以前天舒给自己打洗澡水的事﹐心里就偷着乐开了花。想着想着又想到了师妹可儿﹐不知在山上有没有调皮﹐跟师父呕气!

野草这一静下来﹐从天舒想起﹐想到可儿﹐又想到了柳絮﹐想到了师刚﹑师柔兄妹﹐江若慧﹑卫婵娟﹑竺芝等人﹐想到了洞庭湖四位结义的哥哥……

野草正想得入神﹐突见对岸人影一闪﹐一人双手各提一物事﹐也不见如何作势﹐飘然而起﹐身法优美之极﹐看那身段﹐必是女人无疑。那人掠到溪水中心﹐双手一抖﹐手中物事哗的一声﹐全数倾在水中﹐瞬间便湮没在水中﹐顺水流去﹐一点痕迹都看不出了。

那人身形不停﹐直往野草这边掠至﹐不是那掘秘道的神秘人物是谁?野草睁大了双眼﹐要看清这是何方神圣﹐这一看不打紧﹐直看得野草眉头大皱。原来那人黑巾蒙脸﹐全身都是黑衣﹐只露出一双眸子。野草大失所望﹐心里正是气恼。耳边突听一声沉喝︰“站住!你是什么人?”

野草心神大震!偷眼望去﹐只见一左一右﹐离那黑衣人丈多远之处﹐各站了一个壮汉﹐左边一人五大三粗﹐手上拿着一柄链子锤﹐虎视眈眈地盯着黑衣人;右边那人高大威猛﹐左手擎着一对八楞钢鞭﹐右手戟指着黑衣人﹐沉喝出声的正是他。

野草心下盘算︰这两个壮汉欺近丈多远而自己不能觉察﹐可见其功力极高﹐看来黑衣人以一敌二﹐也讨不了好去。且看黑衣人如何应对﹐有机会就出手帮她一把。

野草打定主意﹐伏在草丛中﹐静观其变。

那使双鞭的又道︰“你是何人?半夜三更在此干什么?”

那使链子锤的道︰“老赵﹐这小子鬼鬼祟祟地不知往溪中倒什么物事﹐必定不是什么好路数﹐我看先拿下了再审不迟!”

老赵又道︰“朋友!再不亮字号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使链子锤的不耐烦地道︰“老赵﹐还跟他啰嗦什么?让我先教训教训这小子再说。”

老赵看到黑衣人没搭理自己﹐面子上老大的挂不住﹐忍着怒火道︰“袁老五﹐小心在意﹐这位朋友身手不在你我之下呢。”

袁老五应了声︰“省的!”低喝了一声﹐手中链子锤在空中划着圆圈﹐劲风呼呼﹐便往黑衣人身上砸去!

只见那黑衣人一声不吭﹐脚下不丁不八﹐直待到那链锤离头数寸﹐这才向右横跨了一步﹐那锤子便失了准头﹐擦着黑衣人的身子﹐往地上砸去。袁老五一看招数用老了﹐右手一抖﹐正要收回链锤再行出招﹐谁知那黑衣人十分知机﹐竟然如影随形﹐跟着那链锤直扑袁老五跟前﹐起手就是小擒拿的精妙招式﹐意欲抢夺袁老五手中兵器。

行家有云︰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那袁老五仗着链子锤可以远攻﹐敌人不能近身搏斗﹐以为可以占尽先机﹐谁知这下遇着高手﹐一招未用完﹐就被对方逼近身边﹐长兵器反而没了作用﹐被对方一轮抢攻﹐弄得手忙脚乱﹐立时处于下风!

黑衣人攻势凌厉﹐一看短时间之内不能夺下袁老五的兵器﹐而敌方又强援在侧﹐自己又不便暴露身份﹐只有速战速决﹐才是上策。一念及此﹐便施杀手﹐招式五花八门﹐只管往袁老五身上招呼。

袁老五不谐短打近斗﹐空有一身力气﹐有招却使不出来﹐只办得个招架挨打的处境﹐看看快支持不住﹐口里高声叫道︰“老赵﹐点子硬﹐拼肩子上呀!”

黑衣人越打越快﹐忽然五指如钩﹐直往袁老五天灵盖上抓去。袁老五一手握锤﹐一手握链﹐招演铁锁拦江再变举火烧天﹐以铁链去锁对方的手臂﹐又欲以锤去格对方利抓;黑衣人一见袁老五上当﹐嘿嘿轻笑一声﹐招式一变﹐并指如剑﹐直往袁老五气海大穴上点去!

袁老五欲撤招己然来不及了﹐眼看对方双指就要点到自己气海穴上﹐只好闭目待死。须知气海穴乃人身大穴﹐练武之人若然被人点中气海穴﹐轻则残废﹐重则吐血身亡﹐端的非同少小可!

黑衣人眼看就要得手﹐忽觉背上劲风压体﹐刮得脊梁生痛!黑衣人心道不好﹐顾不得伤敌﹐先求自保﹐一把抓住袁老五颈椎穴(袁老五立时半身酸麻﹐任人摆布)﹐向身后一挡﹐自己则向前一窜﹐回转身一看﹐老赵正替袁老五推拿活血。

老赵道︰“朋友好身手﹐连袁老五都栽在你手上。可惜你今日遇到的是老子﹐嘿嘿!记好了﹐明年今日是你的周年!”说罢﹐双鞭一分﹐在头顶上挽了个花﹐立个门户﹐喝道︰“朋友亮兵刃吧!”

黑衣人仍不说话﹐也没亮出兵刃来﹐只是很随便地摆了个架势﹐便再也不动了。老赵看对方不主动进攻﹐分明是想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当下思量﹐自己一上手先以快招占了先机﹐再一举擒拿这厮!主意一定﹐喝了声︰“看招!”招演双龙出海﹐舞起双鞕﹐挟着劲风﹐呼呼地往黑衣人攻去﹐使的竟然是呼延鞭法!

老赵一招既出﹐后招绵绵不绝﹐招式又快又猛﹐那黑衣人在老赵的狂攻之下﹐就如在暴风骤雨中行驶的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见他左腾右挪﹐窜高伏低﹐在惊涛骇浪之中﹐竟然还能挟着各派不同的招式半攻半守﹐一时之间﹐打了个难分难解!

老赵十数招一过﹐看到对方攻守兼备﹐一时之间奈何不了对方﹐深知自己太过轻敌﹐操之过急﹐当下凝神静气﹐把呼延鞭法一招一招使将开来。那呼延鞭法乃北宋名将呼延赞所创﹐威力奇大﹐挡者披靡;老赵自幼得名师指点﹐在那双鞭上浸淫数十年﹐这一使将开来﹐不温不火﹐圆转自如。那黑衣人立见吃紧﹐渐处下风。

原来那黑衣人不欲暴露身份﹐一直都是以别家别派的招式应敌﹐不敢施展自家功夫﹐因此上功力就大打折扣。野草在暗处看得直皱眉头﹐手中暗暗捏了两小石子﹐只要一见黑衣人危险﹐就要出手救人。

黑衣人又再勉力支撑了十数招﹐老赵看看胜券在握﹐越发的气定神闲﹐当下叫道︰“小心了!”一招哪叱闹海﹐左手鞭向黑衣人脸门上一挑﹐右手鞭从半空中直击下来!黑衣人如风中弱柳﹐背后空门大开。袁老五歇息了这一大阵子﹐功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心中对黑衣人是恨之入骨﹐一看机会难得﹐立即挥锤直击黑衣人后背。

黑衣人腹背受敌﹐眼看就要血溅当场!野草一扬手﹐手中两石子分袭袁﹑赵二人﹐这边厢野草才出手﹐斗场中便听一声冷哼﹐一声呼﹐最后是一声惊呼︰“彩练金虹!”

那一声冷哼是黑衣人发出的﹐在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突然手中多了一柄尺半长﹐宽仅一指多的金色小剑﹐一仰头避开挑向脸门的一鞭﹐手中金剑向砸向顶门的钢鞭一格!说也奇怪﹐一把小小的金剑竟然把那以万钧之力砸下的钢鞭磕飞出去!虽然如此﹐黑衣人蒙面的黑巾也被老赵钢鞭挑落﹐差一点点就挑到衣人的脸上!黑衣人因而冷哼一声﹐心中奇怪︰自己那一剑之力虽然可以格开对方的钢鞭﹐却未至于能磕飞出去;而老赵就心中惊骇万分﹐须知那一鞭挟万钧之势﹐被对方一柄小小的金剑一格﹐自己就手臂一麻﹐竟然拿捏不住自家的兵器﹐这个脸就丢大了﹐再看黑衣人手上的兵器﹐不禁惊呼出声︰“彩练金虹!”

那袁老五就了﹐他在后面偷袭﹐没想到一条彩练突然向他的锤头上一卷﹐袁老五立即使力往回拉﹐那彩练却是一松﹐卷向他手腕﹐袁老五正想变招﹐没想到手肘上一麻﹐手上使不出力来﹐那链锤便照他头上砸去﹐袁老五避无可避﹐顶上早着一锤﹐唉唷一声呼﹐那吃饭的家伙被砸个大窟窿出来﹐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显是不能活了。

原来野草石子打出之时﹐正是黑衣人兵器出手﹐金剑格向钢鞭﹑彩练卷向袁老五手腕之时﹐野草功力虽不高﹐却是认穴奇准﹐这一石子虽然不能封了对方穴道﹐却能让对方麻痹一时﹐无巧不巧﹐却是救了黑衣人一命。

这几下电光石火﹐双方都停了打斗。月光之下﹐野草看得分明﹐那黑衣人一张脸孔奇丑无比﹐白碜碜的吓人﹐只要看一眼就不敢再看。老赵单鞭横在胸前﹐一见黑衣人脸孔﹐惊道︰“阿丑?是你?”

阿丑冷笑道︰“你既知我是谁﹐那你就自行了断﹐省得我动手了!”声音清脆娇美﹐如出谷黄莺。

老赵眼见一招之内﹐同伴丧命﹐自己兵器脱手﹐如何不心胆俱寒?心念电转﹐突然呵呵一笑道︰“别人怕你﹐赵某却不怕你!”喝道︰“照打!”说完﹐单鞭舞动向阿丑直冲过来!

野草一看老赵架势﹐心道要糟﹐这厮必是想逃!如被他逃了﹐后患无穷。顺手拾起一颗石子﹐单等那老赵要逃时就往他穴道上招呼。

却说阿丑看老赵冲来﹐正要接战﹐不想那老赵虚晃一鞭﹐脚尖点地﹐一招飞鸟投林﹐冲过阿丑身边﹐往前便逃!

野草见他身形一起﹐觑得亲切﹐去他环跳穴上一石子飞去﹐打个正着!老赵正自得意﹐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穴道上吃了一石子﹐身形一窒﹐落将下来。阿丑金剑闪电而至﹐正中背心﹐仆地倒地﹐跟袁老五结伴去了。

阿丑收好兵器把袁﹑赵二人尸身踢入溪中﹐转身向着野草藏身之处恭声道︰“请高人现身﹐好让晚辈面谢救命之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