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时的茶楼酒家

儿时的茶楼酒家 (2016-01-29)

记忆中,南来客小时候,广州有很多茶楼酒家。就沙面而言,沙面内没有传统的茶楼酒家,只有几家餐厅。乐乐冰室,虽然也卖面包、粉面等,顾名思义,主要以冷饮雪条(冰棍)出名。夏日黄昏,乐乐冰室招牌的霓虹灯一亮,室内室外开始热闹起来,门面不大的冰室坐满了人,大人小孩出出进进。门口卖雪条的窗口是幼年南来客的最爱。离开时口中总能含着一条4分钱买的红豆雪条,有时还能叼着7分钱买的牛奶雪条。还有一家外卖冰室,无名,位于网球场内,面朝珠江,就在羊城八景的鹅潭夜月绿瓦亭边上,时开时关。另外是两家胜利宾馆所属餐厅,以及海员俱乐部的餐厅,基本是对内的。真正的餐厅是“经济”(已改名“有腥气”)。经济原是一家正宗西餐厅,有上下两层,二楼有弹子房。到了文革,洋为中用,中西结合,主要提供中餐菜式。鹅潭酒舫是后来开业的。

沙面周围,东桥外,除了八九十年代还营业的一家小吃店(文革时名叫“长风”),只有一家茶楼。名字也忘了。记得住的是茶楼在西堤船客运站楼上,从窗外望出去,可以看到珠江和来来往往的花尾渡(一种靠驳轮拖行的船)。印象中三岁上下的南来客是和母亲一起去的,中午时分,吃茶点。几个阿姨胸前垮着大蒸笼,蒸笼上放着各式茶点,在茶楼转来转去吆喝兜售,如现在的推车服务。这家茶楼很早就关门大吉了。另外就是南方大厦9楼。南方大厦是广州当年最大的百货商店。9楼有个酒家。南来客去过那,不是光顾,是联系做好事。寒假小组学雷锋做好事,南来客上9楼联系好替酒家义务掰蒜。不料次日一干红领巾来到电梯口,却被门卫拦住,怎么说也不让上。红领巾来做好事,据然被当成蹭坐电梯,什么事儿。这一带茶楼酒家少,跟居民人口密度小有关。过了太平南路(人民南路)就是西濠口,茶楼酒家就多起来,大同、大三元、北京饭店,都在这一带。

过去西桥一带茶楼比较多。一出西桥就有一家“山泉”,在清平路口,后来的西桥商店楼上。一条楼梯,仅容二人上下。铺面不大,十来二十张木桌。南来客能记住“山泉”,是因为父亲多次提到山泉的老板喜欢南来客兄妹,说,“要不是公私合营,就不收你们的钱了。”清平路口另一边有家“蓝鸟冰室”。夏天,南来客在家里擦完地,母亲常会给几个零钱犒劳一下,到蓝鸟买冷饮。南来客生平第一次尝到冰镇西瓜,就是在蓝鸟。时间是一九六九年初秋。从清平路往北到下九路,有五六个街区,步行十来分钟。清平路是居民密度大的地方,过去两边有不少茶楼。据母亲回忆,这一带茶楼酒家曾有二十家之多。到后来,就“清平鸡”一家硕果仅存。这些茶楼,铺面都不大,通常二三十张桌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早茶和正餐饭菜都有,所以叫茶楼,跟卖粥粉面油条的小吃店区分开来。

老式茶楼酒家有大有小,一般门面都很讲究(山泉除外,因在二楼),比较高大,高悬一匾,上书宝号,两边圆柱,各挂一幅对联,牌匾对联往往出自名家之手,如“陶陶居”三字,据说是康有为所书,“莲香楼”三字,是清末翰林陈如岳手笔。茶楼门庭高大,进去则另有一番光景。里面高是高,黑咕隆咚的,采光不好,还乌烟瘴气。采光好坏无所谓,东西好就行,又不是来看风景。何况当年食客吃坐像欠雅。老广讲究实惠,茶楼茶市不乏衣衫褴褛之士,蹲在凳或椅上“叹”(enjoyed)茶,一盅两件,高谈阔论,喧哗叫嚷,食客欢也。老广好蹲坐,习以为常,人不分老幼,地不分场合,哪儿都蹲(公共汽车上除外)。南来客在仁威庙执教鞭,不时要婉言提醒学生“不要饮茶”。

各酒家都有自己的招牌点心或菜式。泮溪酒家的点心、明珠楼的鸡仔饼、莲香楼的莲蓉月饼、东江饭店的盐焗鸡、广州酒家的文昌鸡、大三元的太爷鸡、大同的脆皮鸡、陶陶居的烧乳猪和烧鹅、蛇王满的菊花龙虎凤,不一而足。南来客父母是普通知识分子干部,除了北京饭店,很少到粤式茶楼酒家。南来客兄妹偶尔掹衫尾跟父亲去茶楼酒家,一年没几次,来来去去都是附近那几家:陶陶居、莲香楼、广州酒家,只是祖母从海外回来探亲,多了家华侨饭店。到茶楼饮茶,落座后,小妹妹人小食量大,必点一份大包给她,里面有肉有蛋。大包一上桌,她即迫不及待抓起一个,掩住小半边脸,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至今仍为家中笑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南来客的文章总是那么生动,读起来赏心悦目。你的记忆力真好,那么多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佩服!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林玫点评。网上发现一些沙面西桥旧照,有“山泉”所在那栋楼,感慨良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