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25 )

 

茉莉花俱乐部(25

 

 

 

今天天气特别冷,外面天色蒙蒙亮,皮戴维家温暖的厨房里早就弥漫着火腿、煎蛋以及咖啡浓浓早餐的香气,皮家新式的厨房,是在厨房中的女主人可以与在饭厅进食的客人交谈的那种开敞式的厨房。

 

   「怎么样,我煎的荷包蛋,炒的炒鸡蛋都够合乎你们的美国标准罢? 」沈妹妹给比尔以及路杰一人三个荷包蛋,给戴维二个炒鸡蛋,然后每人再加二条培根咸肉、一块肉饼、烤土司面包或糖汁松饼,吃得三位男士眉开眼笑。

 

   「煎荷包蛋有美式,难道还有中式的吗? 」比尔一面用烤过的土司面包沾着溏心蛋黄汁,一面嚷道。

 

   「当然,你看,我们二人盘中的煎荷包蛋,蛋黄虽然还有溏心,但是,蛋白郄白白平平紧紧的,这就是美式煎蛋的最高境界,可惜我家玉叶只有心血来潮才煎给我吃, 而且并不每次都很成功。 」路杰用左手中的叉子大块地叉着食物送入口中,再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盘中的煎蛋大声说道。

 

   「咱们美国人的炒鸡蛋,讲究要加一些牛奶及奶油,炒出来的炒鸡蛋柔嫩香软不带任何油质,但中式炒蛋,郄讲究要油多,又酥又香,才是上品! 」戴维一面很满意地吃他自己盘中的炒蛋,一面很权威地发表意见。 比及一眼看见比尔默默无言,埋头苦吃的样子,可以想见平日明珠并不负责比尔的早餐。

 

   「你们看沈妹妹自己的盘中的那枚,蛋黄尚有溏心,但是蛋白却煎得酥酥脆脆,这就是最好的中式煎蛋。 」戴维连忙指着桌上沈妹妹盘中的煎鸡蛋对比尔说,好心地把话题转开。

 

   「沈妹妹,妳怎么不过来吃呢? 」路杰看沈妹妹把装着中式煎蛋的盘子一直放在桌子上,而自己却一直在厨房中忙东忙西,并不立刻坐下来享受,不由得如此问她。

 

   「随她罢,她喝不惯咖啡。 」戴维在一旁替娇妻解释。

 

   「那妳是爱喝茶当早餐吗? 妳是喝红茶或是绿茶呢? 」比尔礼貌地问。

 

   「不啊,她是等我们出门之后,自已热一大碗粥来喝。 」戴维在一边解释。

 

   「喝粥? 中国的广东咸粥我还可以勉强喝一点,有点像我们美式的浓汤,最可怕的是白粥,不咸不甜,简直不能入口! 」路杰批评道,玉叶是广东小姐,也习惯喝咸粥,不过沈妹妹是四川长大的川妹子,虽然离开家乡多年,但是仍然喜欢喝白粥配辛辣小菜。

 

  「沈妹妹的白粥是要配可口小菜的···,好了,我们得赶紧动身了,因为海滨船坞昨晚就把我们的船由储存仓房中取出来洗净、加油、停在港口的岸边,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了! 再不动身他们就要打电话来傕促啦! 」戴维看了一下他的腕表,这表是沈妹妹用存了很久的私房钱,买来送给戴维最新式的ⅠWatch,老先生大声喊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兴奋了。

 

   「沈妹妹,妳真的不跟我们出海? 」比尔为了表示礼貎,特地再问了一下。

 

   「不去了! 我喝完粥就要洗碗,整理一下厨房,手边还有一些待补的衣服,····,我还要准备一些晚餐的饭菜,还要把你们钓到的鱼肉烹调一下,你们喜欢吃煎的? 煮的? 蒸的还是红烧的呢? 」沈妺妹爱娇地问。

 

   「不管怎么做,中国菜都比那酸酸甜甜的菲律宾菜好吃得多! 妳在家好好地照顾自己的时候,要多抽一些时间来想念我们罢。 」戴维忍不住又拧了一下沈妹妹的香鳃,使得她脸上的香粉籨簌地由脸上掉下来。

 

   「走了,走了,咱们走了! 」比尔大喊。

 

   「沈妹妹,我们把妳家的旅行车开走了,妳要用车,可以开我的老爷车,它年纪虽老,性能还不错! 」路杰大声嘱咐戴维的老婆沈妹妹。

 

   「我这么忙,那有时间出门。 」沈妹妹笑着说。

 

   「没关系,我把车子的钥匙挂在车门上,妳若想用,就可以有车用。 」他们把今天要用的大包小袋的东西放在戴维轮椅的椅背后面的袋中,他们不用带钓鱼杆也不用带鱼钩,渔具,这些东西平常都放在船上,不必拿上拿下,不过今天天气特别冷, 所以他们特别多带了一些御寒的衣服。 比尔、路杰,一边一个,推着戴维的轮椅,向停在外面的旅行车推,一出房间,迎着室外的冷风,三人口鼻都开始冒着白白的热气。

 

   「你们大概几点钟回来,不要忘了,我在家中好煮晚饭等你们! 」沈妹妹由屋内追出来问,她的口鼻也冒着白雾。

 

   「妳等我们回来吃午餐罢。 」老公公戴维想要早点回家。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忘了带午餐袋。 」沈妹妹又奔进去,双手举着一个午餐袋跑出来,袋子里面放了三份午餐。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船上吃午餐,一吃完午餐就回家。 」戴维自从发妻过世之后,娶了由菲律宾来的波洛玛,两人不合了多年,好容易有了沈妹妹,自认为上天给他的晚年幸福,非常珍惜,沈妹妹中年守寡,孤单寂寞, 与儿媳林太两人由四川逃到广东摆补衣摊,一直人地生疏,衣食不周了多年,竟然在进入了晚年之后,不但衣食无忧,而老公公对她更是嘘寒问暖,怜爱有加, 所以她对老天非常感激,对于老公公自然更是十二分爱惜。

 

   「那你要勤打电话回家向我报平安唷? 」沈妹妹用中文向老公公要求。

 

   「是,我每小时一定打电话给妳! 」戴维柔声而坚定地用英语说。

 

正在此时,电话铃响,果然是船只服务公司打电话来催了! 三人连忙把轮椅推上旅行汽车,关上车门,发动引击,车后冒着白白暖气的旅行车在寒风中向海边停船方向驶去。

 

他们的车才驶出了二条街,老公公猛地想到什庅,突然大喊; 「回头,回头,路杰,咱们赶快转回去! 」非硬逼着路杰把车头向回家的方向转。

 

正在驾驶的路杰,见老先生如此认真,心中惊疑不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得把驾驶盘向后转向,将旅行车开返皮家,停在大门前面,汽车后面,也一直冒着热气。

 

戴维他们三人走后,沈妹妹就开始用吸尘器吃力地吸尘,引得她左邻的美国白人太太由篱笆外面,探进头来问她; 「沈妹妹,你干嘛替戴维这么卖力? 他可是把妳当作不花钱的佣人看待罢!

 

   「梅西太太,不啊,戴维娶了我,我就是这屋子的女主人,我卖力地整理他和我的家,我只覚得幸福,一点也不辛苦啊! 」沈妹妹用四川腔的半中半英文回答。

 

比及左邻的梅西太太缩回花白的头,转身离去之后,沈妹妹面带满足地微笑着,快乐且忙碌的继续做着家事的时候,她突然透过一尘不染的窗玻璃看见自家的旅行车又折了回来,连忙关掉哄哄响着的吸尘器,放下手中的家务, 心中也顿时起了极大的疑问。

 

   「你们回来了? 」她用中文喊。

 

   「沈妹妹,我临走时答应妳要每小时打一次电话给妳,可是,我做不到! 请妳不要失望! 」戴维用英语非常抱歉地说。

 

   「啊! 是吗? 」她问。

 

   「沈妹妹,是这样的; 我们今天要到西面墨西哥湾去,我们的船到了大海,手机音频就不通了! 」戴维伤心地说。

 

原来如此!

 

   「是吗? 那怎么办呢? 」沈妹妹也忧愁了起来。

 

还是年富力壮的路杰思想敏捷,他赶快丢下一句; 「戴维,就算我们的船开到手机不能收发的海面,新船上的无线电发报机还是可以通知信息的! 」说完,他再也不等老先生回答,快马加鞭,用力踩下汽车油门,旅行车才毅然决然地驶离皮戴维的家。

 

到了滨海船坞,果然他们的新渔船“茉莉花号”已经整理得顺顺当当,停在码头边。

 

   「什么都不用做,真有点不习惯! 」已届中年的路杰有点遗憾地说,心中十分怀念多年前三位好友带了大包小袋,忙忙乱乱,兴奋地准备出海的欢乐心情。

 

   「嘿,有钱真好,什么都不用做,一切都替我们···。 」比尔很高兴地说。

 

当比尔正发表意见的时候,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由舱房中快步跑了出来,递给戴维一张账单,打断了比尔正在说的话。

 

   「这艘船每次要加四十加仑的汽油罢? 戴维,快看看他替我们加油,每加仑收多少钱! 」比尔建议。

 

   「他收我们四块五毛一加仑! 」戴维看了一下账单,回答说。

 

   「什么,四块五? 是水银做的嚒? 」比尔开始生气了。

 

   「唉,真是公路上公然打劫,我们以前加油,每加仑都是两块左右。 」路杰也不满意了。

 

   「先生们,在我的记忆中,汽油每加仑超过三美元已经很久了! 」那年青人在一边插嘴。

 

   「是吗? 你叫什么名字? 你今年几岁? 」比尔问道。

 

   「是,先生,我叫凯文,今年廿三岁。 」这人麻利地回答。

 

   「凯文,你是新来的吗? 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戴维问这年青人。

 

   「先生,我已经在这里工作有五年了! 」凯文很有礼貌地回答。

 

,五年? 他们三位老友,竟然这么多年不曾一同出海钓鱼了吗?

 

三人都感慨无限,沈黙了好一阵子。

 

路杰首先爬上渔船,由船边伸出手来把比尔拖上船,然后又跳下船去,把肥胖的戴维抱下轮椅,比尔在船上拖,凯文和路杰在下面推,才把戴维也搬上船,路杰才又帮助凯文把轮椅推入旅行车内, 再把旅行车的锁匙交给凯文,由凯文把开到停车处停车。

 

三人一上了渔船,就已经感觉到天气的寒意,各人纷纷把带来的御寒大衣穿在身上。

 

   「操,这么冷! 」路杰穿好厚外套,又不得不把连在外套上的避风帽拉起来盖在头上,忍不住又低声地骂了一句。

 

   「都说佛州是避寒胜地,真是胜个屁。 」比尔也边穿衣服边嘀咕。

 

   「不能一概而论,大概佛州南部的西岛礁之类的地方不致于如此冷罢? 」戴维把衣服穿得严严实实地,又伸手去拉帽子,可惜手脚不够灵活,路杰见状,就过来帮忙帮他把帽子拉好。

 

   「依我看,咱们的大衣已经够厚了,怎么还挤得下这防水安全背心呢? 」路杰拉出藏在座位下面的鲜橘色的防水安全背心,一面不满地问。

 

   「那就不要穿罢,反正在大海上也没人看见! 」比尔跟着小声地说。

 

   「那可不行,规定穿就得穿。 」戴维是退休了的救火队队长,救火队的训练何其严谨,已经根深蒂固扎在他的在骨子里了,所以退休以后还是非常遵守规则。

 

   「其实,穿上还暖和些呢! 」戴维穿了橘色背心,整个人横的比竖的长,混身上下绑着带子,比裹粽子还要可笑,反正船上也没有镜子,所以他自己并不在意。

 

比尔与路杰两人也只得跟着穿起防水安全背心,路杰愈穿愈不开心,比尔就把背心胡乱套在身上。

 

   「今天天气超冷,大概在卅度左右,明后两天会更冷,所以大家要把院子内的花草树木,好好盖上旧棉被! 船只出海,也要倍加小心! 」船上的收音机内发出警告。

 

   「操! 这还用他要搬弄舌根! 」路杰一面骂,一面发动渔船的引掣。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