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7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2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十一回 入魔窟同门甘忍辱 探诡秘兄弟又重逢 之二

野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哈哈一笑道︰“刚才你说什么林总管﹐这里不是索大叔是大总管么?怎地又多了一个林总管出来?”

霓裳道︰“先生有所不知﹐自从我们中了毒之后﹐功力大打折扣﹐而且觉得好象一年不如一年。索大哥精力有所不逮﹐林大哥又常年在外﹐因此上﹐林大哥便请了他的兄弟林盛到此主持日常事务。此人精细过人﹐自他来后﹐倒是让我们省心不少。”

野草道︰“晚辈听江湖上人传说﹐半年前﹐有位兰大美人在山庄出现过﹐自此就失踪了﹐不知前辈可有听闻?”

霓裳望向索引和芊芊﹐以目相询﹐一脸茫然的样子︰“有这回事?兰大美人是谁?”

索引道︰“我也是听林大总管曾提起过﹐说这兰大美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数年前出道﹐就赢得了倾城一笑兰大美人的美誉。至于来历就没多少人知道了。”

霓裳转头野草︰“先生如此相问﹐可是知道兰大美人出身?”

野草不好意思地道︰“晚辈也不知道﹐只是江湖传闻﹐晚辈既在此处﹐也就顺便问一下而己。”

四人又说些闲话﹐野草只捡些江湖趣闻说给霓裳三人听﹐至晚散了﹐各自歇息﹐不在话下。

次日清早﹐索引便来请了野草过去﹐吃了早餐﹐四人便往山庄后面玩耍去了。霓裳一身素白﹐直如云中仙子;芊芊穿了一身浅绿衣裙﹐显得青春活泼。

霓裳四处指点着道︰“这个亭子是才来不久就建了的﹐那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芜;那边小山坡那间小屋子是有一次我带芊芊出来散步﹐突然下雨﹐没地方躲雨﹐之后索大哥找人来建的﹐那时芊芊才五六岁呢……”

芊芊兴高采烈地吱吱喳喳地问个不停﹐可见真的也很久没出来散心了。

野草突然指着远处一幢灰色的房子问道︰“那房子也是山庄的房子吗?怎么孤零零地建在那里?”

索引张了张﹐道︰“我也没去过那里﹐那是林大总管建的﹐而且不让人接近﹐神秘的很!”

“连你也不让进?他没跟你说什么原因吗?”

霓裳插口道︰“他倒是跟我提了一下﹐说是重金聘来了好些医药高手﹐在里面研究破解天芋之毒的药方呢。要我们没事就不用去打扰他们呢。”

“哦﹐原来如此!难怪难怪!”野草做了个鬼脸。

霓裳边走边说﹐突然心中涌起一阵无名的酸楚﹐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己困在这里二十年了。不禁感到一片凄凉﹐心如死灰﹐叹了声道︰“回去吧﹐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先生如有兴致﹐过些天就让芊芊陪你出来走走。”

野草看到霓裳脸色苍白﹐知道她身体不适﹐便道︰“好的﹐我们便回去休息﹐晚辈把昨天没说完的笑话说完﹐岂不更有趣?”

四人回到住处﹐芊芊泡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霓裳喝了几杯﹐脸色好转了很多。野草便接了昨天的话头﹐闲扯了一通﹐吃罢晚饭便各自回房了。

野草回到房中﹐盘膝打坐﹐练了一回功夫﹐看看天色己晚﹐吹熄灯就睡了。睡到半夜﹐悄然起床﹐以布蒙脸﹐穿窗而出﹐相准方位﹐直奔白天看到的那幢灰色房子而去。

野草借着沿路的树木﹑山石接近那房子﹐那房子孤零零地建在一处空地上﹐四周没有树木没有围墙﹐要想接近它而不被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心下正在踌躇﹐突见离自己数丈远的一棵大树根下有一黑影在动。

野草心头一震﹐摒住呼吸﹐睁大双眼细看﹐只见那黑影从树根下的草丛中爬将出来﹐小心翼翼地四下里张望了一回﹐这才回身﹐慢慢地从草丛中拖出两袋胀鼓鼓的物事﹐好象很有份量。黑影挟起那两袋物事﹐施展轻功﹐往水溪边掠去。野草亦步亦趋﹐远远地跟着﹐不敢惊动了。到得溪边﹐黑影腾身直往溪中掠去﹐双手一分﹐一边一个袋子﹐一抖手﹐尽把袋中物事倾倒到溪水中﹐手法纯熟﹐显然是训练有素。那溪水虽不甚深﹐却也足够把那些物事冲得干干净净。黑影身形毫不迟滞﹐直往对面落去。身法优美﹐轻功甚佳。

野草看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由于相隔太远﹐黑夜之中看不清﹐到底黑影把什么东西倾倒在溪水中?黑影是一个人呢?还是有同党?

野草反身回到那棵大树跟前﹐远远地注视着它﹐良久﹐没再有任何动静了﹐这才凝神聚气﹐运功布满全身﹐一步一步地挨至大树边﹐拨开草丛﹐伏身察看。这一看不打紧﹐看得野草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那草丛中隐着一条暗道﹐那入口仅有一人宽。

野草咬咬牙﹐把心一横﹐一头钻将进去﹐爬行约有一丈多远﹐感到洞中宽阔了一点﹐忍不住擦着火折纸﹐这一照不打紧﹐那洞约有半人高﹐两人宽﹐弯弯曲曲的﹐足有五﹑六十丈长。而桂境山地又多岩石﹐要挖掘暗道﹐其实甚难。野草一边看一边赞叹﹐不由对那黑影的毅力和智慧佩服之至︰如此浩大的工程﹐以一人之力来完成﹐不知要费多少时日才能完成?野草忽然明白那黑影倾倒在溪中的是什么了------那是挖掘出来的泥土﹑碎石!只有倾倒在水中才能不被人发现!一想到此﹐野草更加佩服黑影的心思慎密。

野草忽然觉得气促胸闷﹐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那火折子也越燃越暗。野草暗骂自己一声︰笨蛋!立即吹熄火折子。摒了呼吸﹐往回就走。原来洞中狭窄﹐空气甚少﹐如非功力甚好﹐不在洞中闷死才怪哩!

野草爬出洞口﹐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神清智爽。想想洞中挖掘的方向﹐显然是对着那灰色的房子的。只是那房子离这棵大树﹐足有百多丈远﹐以这样的进度挖掘﹐不知尚需多少日子哩!

回到房中﹐野草全无睡意﹐把这数日来所遇之事想了一遍﹐却理不出什么头绪﹐看看己是寅交辰时了﹐干脆正襟危坐﹐练起功来……

一连两日﹐柳霓裳没请野草过去聊天﹐只有索引和芊芊有时过来陪他闲聊几句﹐或者陪他出去散散步。野草高谈阔论﹐说的尽是书中故事﹐至于江湖上的事和武功﹐却绝口不提。

这日下午﹐柳霓裳让芊芊代她陪野草出去散散步。二人年鹷同若﹐刚见面时就己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了﹐因此免不了拌拌嘴。芊芊与野草相识数日﹐知道他不是坏人﹐嘴上虽然处处都与他作对﹐却一点也不生气。野草自从知道她身世之后﹐起了同病相怜之心﹐因此也让她一二分。

二人说着话﹐不觉来到溪边﹐野草突然道︰“如果能钓条新鲜的鱼来吃就好了。”

芊芊道︰“你这人就知道吃!这有何难?叫索大叔来抓就是了。”

野草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不是随便抓来就行的。这溪里的鱼有多大﹑有什么鱼﹐你可知道?”

芊芊道︰“哪又怎样?不就是吃鱼吗?”

野草道︰“不同的鱼有不同的吃法﹐大小不同也有不同的吃法……唉﹐不跟你说﹐就是说你也不会明白的!”

芊芊白了野草一眼道︰“你说什么?你敢说我不明白?”

野草歪了头﹐乜着眼﹐一副看不起的样子道︰“说你不明白就是不明白。请问小姐﹐你会做菜吗?”

芊芊道︰“谁说我不会做菜?”

野草立即就道︰“那我们每天吃的菜﹐哪个是你做的?这些破菜﹐吃得我出都没了胃口!”

芊芊道︰“这是厨房的厨子做的!啍!如果本姑娘出手﹐我看你还没吃﹐口水就流出来了!”

野草嗬嗬笑道︰“那么请问芊芊大厨师最拿手有什么好菜?”

芊芊道︰“多着呢!你想吃什么我就能做什么!”

野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哦……?好!我只要吃虾仁炒蛋就行了!”野草心中想﹐现在这个季节去哪找虾?看你今晚不出丑才怪。

芊芊一脸正经地说︰“我真要炒一盘虾仁炒蛋出来﹐你又怎样?”

野草道︰“我就倒立半个时辰!”

芊芊道︰“好﹐你可别反悔呀!”

野草仰头向天︰“你看本公子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

芊芊道︰“象倒是不象﹐只是到时就会赖帐了!”

野草问︰“那怎样才算数?”

芊芊很自信地道︰“立字据!”

野草笑道︰“那你要是弄不出这虾仁炒蛋呢?”

芊芊道︰“那就我倒立半个时辰!”

晚餐的桌上﹐真的就有一盘虾仁炒蛋﹐那虾仁炒得香爽鲜美﹐蛋就炒得是色泽金黄﹐嫩滑可口。野草连吃三箸﹐赞不绝口﹐却又不相信地问芊芊︰“这真是你炒的?这虾又从哪里弄来的?”

芊芊把脸转向一边不理他﹐只顾夹菜给柳霓裳

索引喝了一大口酒﹐哈哈一笑道︰“先生有所不知了﹐我们芊芊自小就吃这炒蛋长大的﹐所以先別说她别的菜炒得怎样﹐这炒蛋的功夫却是天下第一!再说﹐我们山庄里这条小溪﹐是终年都有虾可捞的﹐不象北方的河溪﹐到冬天就难捞到虾了。”

野草闻言﹐那咽到一半的虾仁炒蛋差点把他噎住﹐那表情就象是吞了个生蜘蛛下去一样的滑稽。野草连忙抄起面前的酒碗﹐一口气喝下那碗里的酒﹐抺抺嘴﹐苦笑道︰“没想到﹐没想到……”

芊芊这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言自语地说︰“好象有人立了个什么字据?”

野草听得﹐皮笑肉不笑地道︰“字据嘛……好说好说!先吃完酒再慢慢完成嘛﹐总不能放着好吃的东西不吃﹐去倒立半个时辰吧?”

芊芊一脸得意地道︰“好!就等你吃完酒再说﹐不怕你赖了去!”

野草听了如获大赦﹐一手拿箸﹐一手端酒碗﹐跟索引左一碗右一碗地干将起来﹐这二人是谁也不让谁﹐喝到后来﹐一边胡扯一边往嘴里倒酒。眼看二人都醉得差不多了。

那野草倒是还有点记性﹐冲芊芊道︰“这酒也吃完了﹐本公子这就去倒立半个时辰给你看!”

芊芊道︰“看你醉得连站都站不稳还能倒立?鬼才信你哩!”

霓裳责道︰“芊芊!别跟先生斗气﹐等他明天酒醒再说吧?”

野草大大咧咧地道︰“不要紧!我就倒给你看!”

芊芊掩了嘴笑道︰“我就看你怎样倒立半个时辰!”

野草往墙根一靠﹐以手代足﹐倒立起来﹐问道︰“这是不是倒立?”

芊芊道︰“算是吧!”

野草道︰“算就行!”说完﹐手一松﹐头一歪﹐倒地就睡!

芊芊嚷嚷道︰“喂喂!还没够半个时辰哩!”

霓裳见了﹐止住芊芊道︰“就让他睡吧!”叫了两个仆人进来﹐把野草抬回房中安歇。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