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天 22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十回 寻友嗣辗转南北 坠奸计身中巨毒 之二

只听得嗖的一声响﹐那刀没有刺下去﹐却有一滴血从刀尖上滴下来﹐那壮汉的手腕上赫然插着一根树枝﹐那树枝透腕而过﹐痛得那壮汉两手一松﹐那刀当的一声掉在竹楼上﹐婴儿也往地上摔下﹐说时迟那时快﹐众人但觉风声嗖然﹐眼睛一花﹐只见一位少女﹐俏生生地立在竹楼当中﹐怀中正抱着那婴儿。

那巫师一看婴儿被人夺去﹐对那两个人贩子吼道︰“快去给我夺回来!”居然说的是汉话。

那二人不知死路就在跟前﹐和身就向霓裳扑去﹐霓裳向后退了一步﹐早把那二人一扑给化解了。恨恨地道︰“你二人为虎作伥﹐死有余辜!”说罢﹐也不见如何作势﹐向前伸指一点﹐早点了那二人死穴。

那苗王大怒!叽哩呱啦的一阵叫﹐楼下立时就涌上来一群苗人﹐个个手持苗刀﹐把霓裳团团围住。那巫师一挥手﹐那群苗人嘴里呵呵发声﹐一齐向霓裳逼来。如此一来﹐早把整个苗寨的人都惊醒了﹐竹楼之外﹐火把通明﹐众多苗人早把竹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霓裳心道﹐这些苗人不明就里﹐必然拼死攻击﹐岂不要伤及众多无辜?不如擒贼先擒王!拔出灵宝剑﹐一个旋身﹐只往那些苗人的长刀上格去﹐但听得一片断金截玉之声过后﹐那群苗人手上俱都一轻﹐长刀全都剩了一个柄握在手里。霓裳腾身在众人头上越过﹐直扑那苗王﹐剑柄一撞﹐早点了他的麻穴﹐再一转﹐转到苗王的身后﹐宝剑往他脖子上一架﹐喝道︰“都停手!”苗王惊得动也不敢动﹐嘴里又是一阵叽哩呱啦的苗语﹐那群苗人但见头人落在敌手﹐不敢向前﹐只是也不敢走开。

霓裳对那巫师道︰“本姑娘不想多事杀伐﹐你要他们让开一条路!让我带了这婴儿走。”

巫师对那苗王说了一通﹐那苗王眼珠子乱转﹐转过头来﹐看到霓裳花容月貎﹐立时心生邪念﹐满脸堆笑地说了一通。

那巫师说︰“头人说了﹐姑娘有话好说﹐要带这婴儿走也好办﹐头人看姑娘天仙一般﹐武艺高强﹐有心跟姑娘交个朋友﹐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霓裳心想﹐自己即使要带着这婴儿走﹐也不是难事﹐这些苗人却拦不住自己﹐只是这些人要是不要命地围攻上来﹐想不流血和毙伤人命就难了。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当然就好。一念及此﹐便道︰“好!就请打开寨门﹐本姑娘打扰了半夜﹐也该走了。”

苗王笑吟吟道︰“姑娘深夜造访也算有缘。再说连累姑娘奔波劳累﹐却是死罪。请姑娘少坐﹐待本王略具水酒﹐向姑娘陪罪如何?”

霓裳还在沉吟﹐却听得那婴儿突然哭将起来。霓裳听那婴儿一哭﹐心中慌了起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巫师道︰“姑娘请宽坐﹐孩子想必是饿了才会哭闹﹐敝人叫人弄点吃的﹐给他喂下﹐就没事了。”

霓裳没法子﹐只好解了苗王的麻穴随他走到客厅﹐挨着苗王坐下﹐以防不测之时﹐也好挟之以作筹码。苗王一拍掌﹐十多个苗女﹐人人手捧一盘奇花异草﹐走到厅里﹐跳了一阵﹐然后把那花花草草的摆在桌上﹐然后又出厅去﹐各捧回一盘花草立在厅的四周。

不一会﹐一个小婢模样的苗女用木托盘捧了一小碗牛奶上来﹐霓裳也不接过﹐只让她双手托着﹐自己用一只小银勺﹐一勺一勺地喂那婴儿吃﹐那孩子想必饿极﹐大口大口地吃﹐还不时地笑将起来﹐模样十分可爱。吃罢便依了霓裳怀中睡了。

霓裳要巫师拿来一块布﹐把婴儿背在背上﹐这才如释重负。这时早摆上酒肴﹐苗王和巫师举起酒碗敬酒﹐霓裳端起酒碗﹐细看一眼﹐见那酒清冽飘香﹐不象有毒的样子﹐正要喝了。却听一人说道︰“累了大半夜﹐口渴得紧﹐小姐就赏了这碗酒给小人喝了罢。”话音才落﹐客厅中多了一人﹐霓裳一看﹐心中大乐﹐原来是索引来了。

原来索引跟林昌看管那李二和赖麻子﹐一路上都很是小心在意﹐睡觉也留二分醒。霓裳才一动身﹐索引也就醒了﹐起来一看﹐见霓裳追了下去﹐索引返身回房﹐见林昌睡得正好﹐也不叫醒他﹐去那李二和麻子身上点了两点﹐便飞身而去﹐远远地跟着霓裳身后﹐以防不测。索引看霓裳应付有余﹐所以也就不现身﹐只在暗中保护﹐效果更好。现在看霓裳要喝那酒﹐心中恐怕霓裳中计上当﹐所以现身出来﹐要替霓裳喝了那碗酒。

当下也不管霓裳同意不同意﹐端过那碗酒就喝。酒一下肚﹐气运三匝﹐细细察看﹐发现毫无中毒症状﹐哈哈一笑道︰“好酒!好酒!一碗不解渴﹐再来一碗如何?”

苗王直勾勾地看着他﹐不知他是何方神圣。

霓裳道︰“这是我的同伴﹐见我深夜不归﹐找我来了﹐各位勿怪!”

巫师道︰“壮士既来﹐就请安坐吃酒吧!”

那苗王和巫师只顾敬酒﹐大块肉只顾往霓裳﹑索引跟前送﹐霓裳吃得一二碗酒和几块肉便不吃了﹐索引可是来者不拒﹐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

霓裳深知酒无好酒﹐宴无好宴﹐身处龙潭虎穴﹐及早脱身为上。于是向索引一使眼色﹐起身抱拳道︰“酒也喝过﹐肉也吃过﹐我等深夜打扰﹐多有不便﹐就此告辞!”

苗王也不挽留﹐举手示意送客﹐霓裳﹑索引下得竹楼﹐却听那苗王发声号令﹐楼下众多苗人立即上前把霓裳二人围住。只听得那苗王哈哈大笑﹐巫师嘿嘿奸笑道︰“你们想走?没这么容易!”

霓裳道︰“怎么?你想反悔?”

索引道︰“你们要待怎地?”

巫师道︰“也不要怎地﹐只要这天仙一般的姑娘留下﹐做我们头人的夫人就行。”

那苗王满脸淫笑﹐不住地点头。索引道︰“呸!你癞虾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潵泡尿照照?我们要走﹐你们还能拦得住?”

巫师道︰“要拦住二位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二位己然中了我们苗家独一无二的天芋之毒!”

霓裳和索引闻言﹐急忙运气一探﹐一口真气己不能聚集﹐全身使不上劲来﹐不禁大惊!

索引戟指指着苗王﹑巫师破口大骂︰“兀那撮鸟!竟敢暗算你家大爷!不要走﹐吃大爷一镖!”话落﹐甩手一镖飞去﹐那镖飞到中途﹐才不过七﹑八丈远﹐便去势己尽﹐掉在地上了。苗王﹑巫师和众苗人哈哈大笑。索引这一镖不发还可﹐这一发镖﹐倒是把自己功力全失﹐显露出来﹐那苗王﹑巫师更是有恃无恐。

苗王叽叽呱呱地说了一大通﹐巫师翻译道︰“头人说了﹐只要那小娇娘乖乖地听话﹐跟头人欢好了﹐头人便饶你们不死!给你们解药。如若不然﹐毒力一发﹐你们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时就休怪我们无情了。”

霓裳暗中运气聚集功力﹐估量着还可勉力一搏﹐便对索引道︰“等会你带了孩子冲出去﹐我来断后。现在你尽力拖延时间﹐等我聚集功力﹐只要我一动﹐你就立即走!”

索引道︰“小姐带孩子先走﹐小人断后!”

二人还争执﹐那苗己然一声令下﹐众苗人舞动手中长刀﹐一步一步地向霓裳二人逼来﹐眼看二人就要被生擒活捉了。

霓裳长叹一声﹐道︰“想不到精明一世﹐胡涂一时﹐竟然栽在这里!大哥﹐等会我毒发之时你就帮我了断了吧﹐免得落在这些贼人手中受辱。”

索引双目流泪︰“小姐!小人拼了性命﹐也要保你周全!”

霓裳道︰“谢谢大哥了﹐这毒凶险非常﹐就算逃得性命出去﹐也未必能有命活着。这些苗人愚昧无知﹐杀了反而多造杀孽﹐不如……”

索引抖出铁索﹐大吼一声﹐如疯虎一般杀入人群中﹐霓裳见势﹐跟着他后面就走。只走得几十步﹐二人毒性发作﹐两眼发黑﹐眼看支持不住了。耳中却突然听得一声大喝︰“住手!”声音极之熟悉﹐似是林昌的声音。霓裳心中一喜﹐向前一仆﹐便人事不知了。

不知过了多久﹐霓裳悠悠醒转﹐全身发冷﹐呼吸短促。睁开眼看时﹐却见如意坐在床前﹐喜道︰“姐姐醒了!”

霓裳声如蚊蚋﹐有气无力地道︰“我怎地在这里?”

如意叹息一声道︰“姐姐总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唉……”顿了一下又道︰“姐姐先躺一会﹐我去告诉林大哥﹐说你醒了。”说完便轻手轻脚地出去了。才一会﹐林昌跟着如意大步走了进来﹐只听得林昌高兴地道︰“仙子醒了?真是吉人天相!可喜可贺!”

霓裳勉强笑了笑︰“辛苦二位了﹐索引大哥呢?那孩子呢?”

如意道︰“索大哥跟你一样﹐也醒来了。那孩子……没事﹐很好的……”

霓裳道︰“你们是怎样找到我们的?”

林昌道︰“都怪那晚喝多了一杯﹐睡得沉了。睡到下半夜﹐口渴醒了﹐不见了索兄﹐再看那李二和麻子﹐睡得死猪一般﹐一探﹐却是被点了睡穴。我便去你房中叫你﹐如意出来开门﹐说不见了你﹐在下心中疑惑﹐便叫醒了何员外﹐细细一问﹐才知这里有一个苗寨﹐在下估摸着仙子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追踪的了。我二人一路查探﹐才找到那苗寨。”

如意道︰“小妹到那寨子时﹐却见那寨子火把通明﹐人人都聚在那广场前正不知发生什么事。林大哥带我绕到竹楼后面﹐跃上楼顶向广场一看﹐这才看清是姐姐和索大哥被围在当中。小妹还奇怪﹐这些蛮汉如何能围得住姐姐?后来林大哥看出蹊跷﹐猜到姐姐一定中了暗算﹐因而悄悄潜入竹楼﹐一下子制住那苗王﹐救下姐姐……”

林昌道︰“当时在下看见仙子中毒不支倒地﹐便马上威吓苗王拿解药出来﹐那苗王吞吞吐吐地不肯拿﹐当时如意就恨得一刀割下他的半只耳朵﹐那厮才乖乖地叫巫师拿出解药来。可是在下把解药给仙子等吃下﹐半个时辰都不见有动静﹐于是又一再逼问﹐这才知道﹐此毒非同寻常……”说着﹐唉地叹了一声气。

霓裳问道︰“此毒如何?”

林昌道︰“这天芋生于深山毒瘴聚集之地﹐自身能发出无色无味之气﹐如人吸入﹐本也无事﹐唯有吸了这天芋的气味之后又吃了这天芋的根须的汁或用这根须泡的酒﹐就会中毒﹐而且这毒没有人能解……”

霓裳道︰“我这不是解了毒了么?”

林昌道︰“可以说是解了﹐又可以说没有解!”

霓裳不解地问︰“此话怎讲?”

如意叹了口气道︰“姐姐现在只是暂时压制住了那毒性不发作﹐到了一定的时辰﹐那就会发作﹐姐姐又要再服一次药丸﹐再压制那毒性﹐如此循环往复﹐就是不能彻底解去这毒!”

林昌续道︰“天芋之毒自古无人能解﹐只有春秋两季釆集芋叶上之露水合上数十种珍贵药物﹐才能压制其毒性﹐要彻底解除其毒﹐实是无人能及。”

霓裳听罢﹐默然无语。

林昌恨道︰“那厮们可恶之极﹐竟然用这种天芋之毒来暗算仙子!”

如意道︰“最可恨的是他们连那孩子都不放过!”

霓裳道惊道︰“什么?那孩子也中毒了?”

如意答道︰“原来那厮们想着要用那孩子来要胁姐姐﹐故而连那孩子也下了毒!”

霓裳心中极之难过﹐道︰“把那孩子抱来我看看吧!”

如意出去一会﹐抱了那孩子进来﹐霓裳接过﹐打开襁褓一看﹐原来是个女婴﹐想起当年师父收养自己之事﹐善心一起﹐便立意要收养这孩子。

霓裳道︰“这孩子命苦﹐一出世便中了这无人可解之毒﹐我就收养了她!唉……生命如此纤弱!就叫她芊芊吧!”

林昌道︰“好﹐好!这名字听!”

霓裳万念俱灰﹐道︰“林兄﹐我想觅一佳地﹐就此隐居﹐直到毒发身亡﹐请林兄费心了。”

林昌道︰“仙子不必担心﹐在下己逼那巫师交出药方﹐我们大可按方制药﹐可保仙子无毒发之夷。只是仙子的功力将大打折扣…”

霓裳心中悲苦﹐呆了一会﹐便道︰“索大哥怎样了?”

如意道︰“索大哥跟姐姐一样﹐现在也无大碍。”

霓裳道︰“那我们去看看他吧?”

林昌慌道︰“仙子勿忧!你们现在都不宜多走动﹐等你们身体都适应了毒之后再说。”

霓裳闻言﹐不再说什么﹐手中抱着芊芊﹐闭了双目﹐不再说话。

如意见了﹐便和林昌悄悄地退了出来。

次日﹐霓裳请林昌和如意到房中商议。霓裳道︰“小女子自幼受师父大恩﹐无以为报﹐现在又身中巨毒﹐不想师父再为我伤心﹐因此上﹐请各位为我保密﹐千万别把我的事跟师父说了。另外﹐我想找个偏僻之处隐居﹐以了此余生﹐请二位费心了。”

林昌道︰“仙子也大可不必如此灰心﹐天下之大﹐我就不信真的没人可以解了此毒!”

如意道︰“我看姐姐隐居也是一个上上之策﹐姐姐现时功力大不如前﹐须防江湖上的仇家闻风而来寻仇。所以隐居了﹐再慢慢觅寻良医﹐这样才是上策!”

林昌道︰“好!我们就找一个风景佳丽之处﹐再把那天芋移植过去﹐一来可以作防卫之用﹐二来也可以就近釆集露水制药。”

如意道︰“这隐居之地也不能示弱了﹐不能让江湖上人知道姐姐功力大不如前。得让江湖上人个个敬仰才是。”

霓裳突想起一事﹐问道︰“那李二和麻子呢?”

林昌道︰“仙子勿怪﹐那日待我等救得你和筏子兄回来﹐己过了一日一夜了﹐那二人穴道自解﹐早己逃得不知去向了。”

霓裳道︰“只是叶先生的孩儿却是不能不找。这天下除我之外﹐再无人可认得出这孩儿了。”

林昌道︰“仙子勿忧﹐放着林某在﹐定必替仙子不懈追寻﹐也好让叶先生泉下安心。”

如意道︰“姐姐放宽心﹐只要我们一找到婴儿﹐马上就送来让姐姐辩认﹐姐姐就放心疗毒吧。”

霓裳长叹一声﹐打消了亲自去找叶先生后人之心﹐心烦意乱道︰“就凭二位之意行事吧。”

于是﹐霓裳﹑如意﹑林昌﹑索引四人﹐带了芊芊﹐找到右江边一处三面环山﹐一面临江的佳地﹐建了一间飞云山庄﹐林昌又广植天芋﹐把那山庄团团围着﹐又请消息机关能手巧施设计﹐把一座飞云山庄建造得稳如泰山﹐一时间名动江湖。

霓裳既己归隐﹐便修书给师父柳晓风﹐书中道自己觅得佳地潜修武学云云。

初时﹐为怕江湖上邪恶之辈前来搞事﹐一律由林昌和如意处置这些人物﹐二人不在之时﹐才由索引自行处理。

初时林昌﹑如意也送过十数个婴儿前来﹐霓裳一一辩认﹐却都不是叶先生的孩儿﹐林昌﹑如意便又把这些婴儿都送人抚养去了。

后来林昌﹑如意渐渐地也来得少﹐只派了个堂弟林盛前来理事﹐初时也不禁霓裳等人出入﹐向后便借口世道不安宁﹐压制毒性的药物难以配制﹐便百般不让霓裳等人外出。

霓裳心灰意冷﹐也不想外出。二十年来竟然相安无事﹐霓裳一门心思只是哺育芊芊。前路茫茫﹐不知何时才能觅得良医﹐解去身上巨毒﹐再叱咤江湖﹐行侠仗义。正是︰交友不慎大奸似善﹐侠女归隐仁心不息。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