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十回 寻友嗣辗转南北 坠奸计身中巨毒 之一

话说霓裳与如意相见﹐不禁大吃一惊﹐那如意竟然有五六分与自己相象。二人四目交投﹐都有似曾相识之感。

林昌哈哈一笑道︰“那天我初识如意姑娘之时也是认错人才结识的。”说罢把自己同如意相识的事说了。引得霓裳和如意二人大笑一场。

如意引二人到厅上﹐分宾主而坐﹐林昌说起霓裳名头﹐如意佩服得五体投地﹐霓裳便说这次下山是为找故人之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说了。

如意一听﹐便道︰“那好﹐我也帮着你们一起去找好了。”

霓裳道︰“这可使不得﹐怎敢劳动如意姑娘大驾?”

如意道︰“姐姐就不用客气了。一来小妹想多跟姐姐亲近几天﹐二来小妹在家闷得慌﹐正好找个借口出外散心﹐三来也可以帮着姐姐找人。这一举三得﹐有何不好?”

林昌道︰“对﹐有如意姑娘在﹐一般的易容的江湖人物都逃不过她的法眼呢﹐对我们找人有莫大的帮助。”

霓裳经林昌一说﹐也不再坚持﹐便点头同意了。那如意喜的不得了﹐吩咐厨下摆上酒菜﹐当晚三人把盏谈天﹐那如意嘴儿甚甜﹐缠着霓裳要她说说怎样拜柳大侠为师的。霓裳被她缠得没法﹐便从自己如何被柳晓风收养说起﹐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故事说与如意听﹐如意听了﹐大受感动﹐吵着要霓裳教她做几样拿手的小菜﹐说到有机会见到柳晓风﹐也做几样好菜让他老人家尝尝。又缠着霓裳教她飞云剑法﹐霓裳见她对自己如此倾心﹐而且从小都没有一个闺中伙伴﹐因此也就答应了。

次日﹐如意收拾了﹐便跟霓裳﹑林昌二人南行入川﹐三人在四川搜遍了穷乡僻壤﹐无功而返。看看两个月过去了﹐霓裳心念师父﹐便对二人道︰“我们在川中找了两个月﹐看来得到别处找找看﹐我看我们就此分手﹐一来辛苦了二位这么多日子﹐二来我也该回山去看视师父了。”

如意一听霓裳要回山去﹐立即便道︰“姐姐回山把我也带去吧﹐我也想拜识柳大侠呢!”

林昌道︰“对﹐左右我和如意都没事可作﹐我们就陪你回山去﹐一路上顺便也查探一下﹐也好有个照应。”

霓裳见他俩如此热心﹐不好推搪﹐也就不作声了。三人渐次东行﹐霓裳心情欠佳﹐幸好有如意在旁﹐时时说说笑笑﹐倒是解去不少苦闷。

闲话休说﹐不则一日﹐回到紫云轩﹐索引接着﹐备言山上一切﹐说柳晓风经叶先生全家被害一事打击﹐显得苍老许多。霓裳听得﹐心疼不己﹐请索引安顿林昌﹑如意二人﹐自己则直趋师父书房。

推门进去﹐只见柳晓风呆坐几前﹐几上摆着他跟叶丛碧没下完的残局。霓裳见状﹐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叫道︰“师父﹐徒儿回来了。”

柳晓风闻言﹐转过脸来﹐只见他两鬓染霜﹐双目失神﹐老了好多。看见霓裳﹐柳晓风笑了笑﹐慈爱地道︰“好好﹐你回来就好。”拉了霓裳的手﹐道︰“师父老了﹐苦妹儿可长大成大姑娘了。”

霓裳知道师父痛失知心好友﹐心中悲痛﹐因此绝口不提叶丛碧的事﹐霓裳扶了柳晓风出书房﹐道︰“师父这次徒儿在外面结识了一位姑娘﹐竟然跟徒儿有几分相象呢。”

柳晓风道︰“哦?有这么巧的事?”

霓裳道︰“徒儿还能骗师父?那姑娘现在就在山上﹐还吵着要拜见您老人家呢!”

柳晓风道︰“好﹐这就去见见她。”

霓裳道︰“师父﹐你还是梳洗一下吧﹐你看你﹐头发乱乱的﹐那象一个威镇江湖的大侠?出去别吓坏人家小姑娘了。”

柳晓风一听﹐勉力笑道︰“为师不就是一糟老头么?”说归说﹐还是依霓裳的话去梳洗了。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立即变得精神奕奕﹐携了霓裳的手﹐往客厅走去。

林昌和如意看到柳晓风进来﹐以晚辈之礼拜见了。分宾主坐定。大家寒喧了几句﹐摆上酒菜﹐众人入席﹐都向柳晓风敬酒。那林昌﹑如意﹑索引都受霓裳暗中吩咐了﹐绝口不提叶丛碧之事。那如意更如百灵鸟一般﹐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一忽儿问霓裳这个菜是怎样做的﹐一忽儿又问柳晓风这紫云轩是怎样建起来的﹐一忽儿又缠着柳晓风说些霓裳儿时的趣事﹐一忽儿又要霓裳说些柳晓风的喜好﹐总之是什么都好奇﹐什么都要问﹐一席酒倒是吃得十分快活﹐弄得那林昌和索引只有灌酒的份儿﹐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直喝到亥牌时分﹐才各自歇了。

次日清早﹐如意又跟了霓裳去练剑﹐吵着要霓裳教她飞云剑法的入门功夫。霓裳被缠得没了法子﹐只好一遍一遍地演练给她看﹐好在那如意也有些根基﹐看多了几遍之后﹐居然也能似模似样地使将出来了。

林昌和索引互相切磋﹐却要柳晓风在旁指点。林昌和如意二人在山上盘桓了半月有多﹐左右无事﹐那如意起了回家的念头﹐林昌既把如意从家中接出来﹐当然就要把她送回去﹐于是二人便告辞了下山。

霓裳在山上每天练剑﹐练完之后就是陪师父下棋﹑聊天﹐帮着师父抄写一些武功心法﹐有时也陪师父过过招﹐只是很少自个儿下山去了。不觉半年过去了﹐柳晓风静极思动﹐说要下山去找空如大和尚斗嘴去。霓裳要陪他去﹐他也不让﹐霓裳说请索引陪着﹐柳晓风更是不肯﹐霓裳拗不过师父﹐只好由他自个下山去了。

师父一走﹐山上清静了﹐霓裳心无旁鹜﹐于是便精究起飞云剑法﹐这一潜心钻研﹐剑法精进不少﹐于是把飞云剑法精简成云涌绝壁﹑龙跃在渊﹑走珠溅玉﹑流云飞瀑﹑飞流直下﹑银河倒悬﹑激流穿石﹑云飞天际八招。这八招连环使出来﹐更具威力。霓裳武学有成﹐心中甚喜。

忽然一日﹐林昌跑上山来﹐说查到一个人贩子﹐大半年前曾在天台山附近捡到过一个孩子﹐在林昌逼问下﹐才说收了五两银子﹐转手卖给了另一个人贩子李二了。后来林昌和如意押着那人贩子找到李二﹐那李二倒是干脆﹐说是卖到西南苗寨去了。现在如意看押着那李二﹐林昌便赶紧上山来﹐请霓裳下山﹐一同去认人。

霓裳一听﹐心中大喜﹐马上收拾了﹐本要索引留在山上看家﹐索引在山上闷了老久﹐这次趁柳晓风不在山上﹐便也要下山去走走﹐一来大家有个照应﹐二来也可散散心。于是霓裳留书给柳晓风﹐说查到一婴儿被贩卖到西南苗寨﹐自己连同索引前往认人﹐不日当可回山云云。三人更不少留﹐林昌带头﹐飞奔下山。

走了二日﹐到了景宁﹐林昌带着霓裳到了一个畲寨﹐走到寨子边上的一间小木屋前﹐推门进去﹐如意接着﹐用手一指屋中坐着一人﹐只见那人蛇头獐目﹐一看就知不是好人。霓裳上前﹐往桌子上拍下一锭足有五两金子﹐道︰“李二﹐咱有一句是一句﹐你把那婴儿卖去什么地方?只要你帮着找回来﹐这金子就是你的。如果你给我耍什么花样﹐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说完挥掌去那桌子角上一斫﹐早把那桌子斫下一角来。

那李二吓得一抖擞不自觉地跪了下来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霓裳伸指点了李二几处穴道﹐对林昌﹑如意道︰“走吧!”

四人押着李二﹐往西南取大道而行﹐走了一日﹐也不过四﹑五十里路﹐只因那李二是个凡夫俗子﹐哪能行走得快?霓裳心中焦躁﹐对林昌道︰“林兄﹐似这般走法﹐何时才能到得西南地界?不如买一辆马车代步如何?”

林昌看看天色己然向晚﹐便道︰“这地方哪来的马车可买?不如前面遇到大去处﹐再作主张。”

正说着﹐却听得如意拍掌笑道︰“好也﹐好也!那不是马车来了么?”林昌﹑霓裳顺着如意手指处看去﹐正有几辆马车弛近﹐象是官宦人家搬迁﹐居然还有一小队家丁护院之类的壮汉跟着﹐好不威风。

如意道︰“一看就知是个狗官﹐平日里鱼肉百姓﹐也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我们就夺了他马车﹐也不为过。”

林昌附和道︰“对!送上门的买卖﹐咱们就顺手做上一票!”

霓裳心想﹐事急从权﹐说不得今天就做上一回强盗吧。于是道︰“好吧﹐咱们只抢马车﹐不可伤了人命。”撕下衣襟﹐把脸蒙上﹐也不去埋伏﹐一字儿拦在路中。

那队马车渐驰渐近﹐一个护院教师模样的人﹐生得肥头大耳﹐腆着个大大的肚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抖着一身肥肉﹐当先开路﹐待看到路上有人拦着时﹐一勒马道︰“什么人!敢拦大爷的去路?快快让开!”

如意嘿嘿冷笑道︰“留下买路钱﹐放你一条生路!”

    大肚子仰天哈哈大笑︰“什么不长眼的小毛贼?问你家大爷要钱来了?大爷就先赏你一鞭子吃吃!”话音未落﹐手中马鞭便直往如意头上甩去。

林昌跨前半步﹐一伸手就把那马鞭鞭稍抓住﹐调侃道︰“看来肚子大的多数都不长眼。”又对霓裳道︰“先让他表演一个滚地葫芦如何?”言罢﹐手腕用劲﹐只一抖﹐就把那大肚子掀下马﹐在地上滚了几滚﹐真象是个大葫芦在地上滚呢。

那大肚子翻身爬起来﹐老羞成怒﹐狂叫道︰“上呀!给我废了他们!”

这些护院家丁平日里欺凌百姓惯了的﹐那里知道今日煞星临头?磨拳擦掌﹐吆吆喝喝地一哄而上﹐只听得噼哩啪啦的一阵响﹐那伙家丁护院全都摔了出去﹐弄了个灰头土脸的。霓裳不愿多作纠缠﹐一掠而起﹐直趋最大的一辆马车跟前﹐喝道︰“都下来吧!”

那车上走下三个妇人﹐最后是一位官爷下来了。全都吓得颤抖抖地﹐不住低声叫饶命。霓裳也不跟他啰嗦﹐招呼了如意﹐林昌押了李二﹐登上马车﹐勒转马头﹐一甩马鞭﹐往西南大道奔去。

那马车十分豪华舒适﹐起居饮食用具﹐竟然一应俱全。霓裳心中大喜﹐如意四下里敲敲打打的﹐在一个座位下面发现了一个暗格﹐打开一看﹐耀眼生辉﹐整整一箱珠宝和上千两黄金!林昌笑道︰“仙子﹐看来我们这次冒充小毛贼﹐收获颇丰!我们大可以把它用来赈济百姓。”

霓裳也笑道︰“没想道这强盗这么好做﹐一下子就发了大财了。不过这次就暂不赈济百姓了﹐留着吧﹐也不知前面有多少要用度呢。万一那孩子卖给了有钱人家﹐我们就要花很多钱去赎他呀。”

如意道︰“还是姐姐想得周全。不过这么多钱﹐也够我们花的了﹐我要买些胭脂水粉和漂亮衣服﹐姐姐不反对吧?”

霓裳道︰“当然了﹐林兄也可以买上些美酒和可口的食物在车上吃。这样就可以日夜赶路了。”

林昌道︰“好也!那我就来做车夫﹐两位美人就安坐车中好了。”

四人押了李二﹐坐着夺来的马车﹐顺着官道﹐往西南驰去﹐果然快了好多。霓裳等不愿中途多生变故﹐一心只要赶路也不再去多管闲事了。

那李二一路上倒是老实得很﹐整日里吃了就睡﹐睡饱了就袖了手﹐一言不发地坐着。霓裳见他老实﹐也就懒得点他穴道了。

在路非止一日﹐闲话休说。这日到了湘黔桂三省交界之处﹐那李二指点着路径﹐来到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外﹐道︰“到了﹐是村东头赖麻子家。”

霓裳示意林昌把车隐藏好﹐又要如意留守着﹐索引做接应﹐自己和林昌押了李二﹐悄悄地摸到村东头。李二指了指前面一间泥屋。霓裳伸掌一拍李二后脑﹐早点了他昏睡穴。然后与林昌一前一后的﹐直扑赖麻子家。霓裳要林昌堵着后门﹐自己往前门去﹐也不客气﹐一脚就踹开了那破门﹐直闯入内。

那屋里有个汉子﹐满脸麻子﹐袒了腹﹐半蹲在凳子上﹐一手举着酒碗﹐一手抓着一条鸡腿在啃呢。见有人闯进来﹐明晃晃的宝剑直指着自己咽喉﹐吓得一抖擞﹐那碗酒洒了一裤子都是。霓裳不等他说话﹐伸指一点他哑穴﹐再点了他二处背门大穴﹐轻轻打了个讯息﹐招呼林昌进来。霓裳示意林昌把那麻子带走﹐自己则在泥屋里搜了一搜︰除了几件破衣和两串铜钱之外﹐就是一些粗重家什。

霓裳返回村外马车处﹐跟林昌﹑如意﹑索引会合了。一掌拍开麻子哑穴﹐一手扯过李二﹐对麻子道︰“还认识这人吗?”那麻子望望李二﹐点了点头。霓裳又问︰“那么你从他手上买下来的一个婴儿呢?你可还记得?这个婴儿现在在哪里?”那麻子眼珠子直转﹐吶吶地道︰“这个……这个……”

霓裳用指去他身上一戳﹐那麻子立时痛得大叫起来。霓裳又举手去他身上一拂﹐痛楚立消。那麻子惊恐地看着霓裳。那李二在旁直使眼色﹐道︰“你就快说了吧﹐这几位大侠有的是银两﹐只要你给他们找回那孩子﹐有你好处!”

麻子这才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第三日上就﹑就﹑就把他卖﹑卖﹑卖给了从川藏来的一个商﹑商人了。”

霓裳心中一阵失望﹐呆了一下﹐毅然道︰“那好﹐这就看你运气好不好了。否则这辈子你算倒了霉了﹐你得跟着我﹐直到找到那孩子为止!”

霓裳心中恨极﹐催着就要往川藏赶路﹐林昌劝道︰“天色将晚﹐我们先找地方借宿﹐从长计议﹐明天再作区处如何?”

霓裳不依﹐只催着赶路﹐索引一把揪过麻子﹐问了往川藏的路﹐林昌驾起马车就行。霓裳把赖麻子推到车中一角﹐自个呆坐着想心事﹐倒是没再点那李二的穴道了。走了一个多时辰﹐天色早己黑了下来﹐起风了﹐野外除了马车辘辘之声外﹐一片寂静。林昌忽然停下车来﹐叫霓裳下车﹐指着不远处的灯火道︰“仙子请看﹐前面有十数处灯火﹐想必有人家居住﹐我们赶上前去﹐问人借上一宿如何?”

霓裳道︰“也好!也该喂饱牲口﹐多备些干粮﹐明天好赶路。”

林昌一甩马鞭﹐驱车就往有灯火之处赶去。到得跟前﹐原来是一个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庄﹐当中居然还有一户大户人家﹐林昌上前拍门﹐一个庄客出来开门﹐林昌道了来意﹐那庄客便入内通报﹐少停﹐一个老员外出来﹐把霓裳等让进客厅﹐奉上香茗﹐通了姓名﹐原来这员外姓何﹐早年也做过几年京官﹐后来告老还乡﹐回家耕种﹐以养天年。

不一会﹐何员外叫人摆上酒菜﹐众人吃罢。何员外又安排客舍给霓裳等住下。霓裳跟如意一间房﹐那如意一路劳累﹐一沾床就睡着了。霓裳却是心事满怀﹐翻来覆去﹐哪里睡得着?正迷糊间﹐突然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霓裳心中有事﹐悄没声息地起床﹐也不叫如意。打开窗户﹐一穿而出﹐腾身上了房顶﹐运足目力一看﹐只见一个黑影正往西奔去。

霓裳翻身下了房顶﹐蹑足跟在那黑影身后十丈。那黑影怀中抱着不知什么物事﹐时快时慢地走了一柱香的功夫。早转过了一个小山包﹐那山后赫然有座土地庙﹐那庙竟然还亮着灯火。

黑影直入庙去﹐霓裳掩至﹐侧耳细听里面声息﹐却听有二人在低声说什么﹐却什么也听不到。正不知如何下手﹐突听得一声婴儿哭声﹐随即象是被人用手捂着嘴一样﹐霓裳心中大震﹐正要破门而入。却听得那二人开了后门﹐往北去了。

霓裳按下心中怒火﹐悄悄地跟着。要看这二人到底要去什么地方。那二人怀中抱了一个婴儿模样的东西﹐低了头往前疾行﹐走了约一个半时辰﹐隐约到了一个寨子里。那二人象是对这里十分熟悉﹐径直穿寨而入﹐那寨的正中有一极大的竹楼﹐楼前生着七﹑八个篝火﹐那竹楼遍插松枝火把。十数个苗人见那二人到了﹐当中一人道︰“头人正等着吃醒酒心汤呢﹐快去吧!”也不阻拦﹐示意他们上楼去。

原来那苗寨头人听信巫师妖言﹐以为吃了婴儿心肝做的醒酒汤﹐不但能强身健体﹐精力旺盛﹐而且能延年益寿﹐因此上不知害了多少可怜婴儿性命。

霓裳相相那竹楼后面有棵参天大树﹐绕将过去﹐飞身上树﹐找了个能看到竹楼里面的位置藏好身形。却见一个巫师模样的苗人带了那二人﹐走到一个竹榻前﹐恭身向一个身形硕大无朋的苗人行礼﹐看那身服色﹐想必是这苗寨的头人。那头人正鼾声大作﹐被人唤醒﹐极不耐烦地一挥手﹐咕噜了一句什么﹐立时有一苗人端来一大碗酒﹐那巫师模样的人又一招手﹐一个壮汉从里间走将出来﹐从腰间抽出一把解腕尖刀﹐一手抓过那婴儿﹐用刀拔开包裹那婴儿的襁褓﹐举刀就往婴儿心脏刺将下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