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二十一 )

“咱教会里有人要我带个信息给你。” 帕提的第一句话。她说着,眯眯笑着。
看着她的笑,我松了口气。
“谁呀?什么信息?” 我问。
“你猜猜。”
心里有些迷密离离的,我摇了摇头。
“给你个提示,那个谁就是刘海舟。”
听了那名字,我心头一震,就象被电触到了一般。

“能猜得到他捎来的信息了吧?”帕提眼光狡黠地盯着我看。

她的语调、她的眼光,让我的脸颊不禁发烧。
我还是摇摇头。

“看来我不传达不行了。刘海舟让我告诉你,他挺喜欢你的,假如你愿意的话,能不能出去见个面聊聊。”

这一席话的内容并没有让我觉得特别意外, 我好象早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刘海舟居然要通过教会里的大姐来传信。

“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样的事 ……” 我说。

“我知道你会奇怪。” 帕提说。“他是个很腼腆的男人。”

我不知道眼下该怎么回答。认识他才没多久。 我不怀疑,他是个很好的人, 和他在一起也很舒坦。 但是,他是越南出生的华侨,我是福安人。我不知道这生活习惯和文化背景是不是会吻合。我马上就要取得硕士学位,当人事高级管理,他只是个装修工,连大学都没上 ……

那门当户对的老套套在我脑海里转着; 在心的底处,我也还指望着回福安去和余青团圆。

“你们都是中国人,对吧?”帕提见我沉思着,就问了一句。
“是。”我回答。可不是么,他和我都是中国人。 他会讲流利的国语,尽管咬字和腔调有些出入,可都是汉语。

“你呢别紧张,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出去吃吃饭喝喝咖啡什么的,聊一聊。互相了解了解。行当然好,不行大家还是好兄弟姐妹。你说呢?”

帕提的话在我耳边蠕动,一种异样的转换在我心里发生着。 刘海舟来帮我做装修的那些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他。我不知道那喜欢里究竟有没有一点点男女之爱的因素。 但是现在,我的神经,从那喜欢里退缩了回来。我有一点点害怕。我感到了他和我中间的一道墙。

那墙也许,只是我自己筑起来的;就象人和人之间,有着很多很多的墙、门和窗 ......

“怎么样? 不行, 我就去和他说不行?” 见我没动静, 帕提显得有些着急。

“帕提,” 我终于回应了, “去么是可以的,但是就当教会里的朋友聚聚,不谈别的。”我提条件。
“当然,当然。”帕提满口答应。

于是通过帕提的穿梭,我们终于约好了一起出去喝咖啡的日子。

那天我还真有点过节的感觉。 平时我对穿着不大讲究,那天光为了配衣服就搞了快一个小时。 头发是两天前专门去做的型。

我照着镜子,自己和自己说话:你这是怎么地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那墙也许,只是我自己筑起来的;就象人和人之间,有着很多很多的墙、门和窗 ......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雨林评论。人际关系,有时是这样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