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2016梦之旅(1)祭悼外公

家园已经是满园春色,苹果树上的花儿白里透着粉红,丁香花的花香是那么的清新怡人,菜园子里四周前种的豆子已然发芽,开阔的草地绿茵茵地一片郁郁葱葱。看着这么明快清丽的景色,实在不可相信地摇摇头,过去两周的经历一如梦境,那么地不真实,可的的确确地发生过。2016年的中国行,对我、对我的家人来说都像踏入梦境。悼念素未谋面的亲人、故地重游、人生回首的聚会,一个个镜头如梦如幻,那么的真实又那么地不可信,就如午夜梦回的梦境,古朴、清晰、甜蜜、苦涩、震撼。在心底深深地感叹,人生到了这个阶段,这样的旅行就像驾云追梦,真是一趟不可多得的梦之旅啊!

梦之旅(1)祭悼外公

我的外公(1897-1980),浙江人,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留法学者,国民党少将,数学家,弹道专家。

外公于我,是照片上那个跟外婆和姨妈舅舅们一起照相的人。我承认,我的母亲长得很像外公,而我像母亲的地方不多,但就那不多的地方,还是有一点外公的影子。小的时候,家里很少提到外公,主要原因估计人尽皆知,那就是,他是国民党的将领,而且被蒋委员长带到台湾去了,这样的人,在当时的中国是忌讳地。虽然很少提及,但我还是知道外公的下落和他在外婆以及他的子女心目中的地位。于外婆,那是每日的思念、和无尽的自责,与外公分离,可以说是她一生的刻骨铭心和悔不当初。于他的子女,是想念加怀念,里面还掺杂替他释然的成分。他们想父亲,也想如果当年全家都跟着父亲就好了,更多地是觉得,幸亏他们的父亲去了台湾,要不然留在国内,不知道他要怎样闯过那么多的运动关。

201651日,我、先生、儿子第一次飞抵台北,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访问台湾。坐在从机场到旅店的出租车上,看着高速公路两旁的建筑,眼前飞驶而过的是无数英文和中文的招牌,让人真有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台北是带着美国影子的中国啊!

一到旅店,马上跟表舅联系。次日早晨,在旅店的大堂第一次见到了素未谋面的表舅。呵呵,在我的心目中舅舅应该是年纪比我大的人,见了面觉得这位和蔼可亲的表舅好像比我还要年轻。表舅是来领我们去外公的墓地,去祭奠外公。

表舅的车子载着我们在台北转了几个弯儿,非常出乎意料地停在了市区的一个小山脚下,我一直以为外公的墓地应该在远离城市的郊外,而毫无防备地发现他的墓地就在台北的市区。表舅说,“到了,这就是观音山,表伯伯就安葬在这里。”抬头看往山顶,山不高,被绿茵茵的草地和众多的树木环抱着。

我们开始登山。那天是一个朗朗的大晴天,山路是那种老式的石阶,陡而狭窄。那天,我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我们一行四人慢慢地走在山路上。台湾特有的炎热太阳,高高地挂在空中,虽然只是五月初,但那天的气温加上烈日,我开始出微汗,一向低血糖的我心知情况有些不妙。果然,爬到半山腰时,开始感觉头晕加上眼前一片白光,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赶快休息,下一步就是晕倒。不行,今天一定要爬上去,要给外公扫墓。赶快坐在地上,让身体平稳一下。就这样,表舅、先生、和儿子一直陪着我走走停停,最后到达了外公的墓地。

在好一阵休息后,终于,站在了外公的墓前。墓碑上外公身着将服的照片,年轻、英俊,他好像透过时光的隧道,在注视着我们。表舅考虑地很周到,带了鲜花和水果来祭奠外公,他还带来了一张外婆的照片。表舅先致辞缅怀了外公,然后是我。在我心里,这次来祭扫外公,是带来外婆、母亲、我自己、还有我们全家对他的爱和思念。也是到了墓地后,我们才知道外公是在1980年去世的。 这个消息对我有相当的震动,为外婆感叹。1984年我曾经去浙江看望外婆,当时外婆并不知道外公已经不在人世,外婆当年还跟我说,她希望外公能来找她,自尊满满的外婆开玩笑地说,“他可是有钱人,总应该他先来找我吧。”心里暗暗叹息,外婆,你不知道那时外公已经不在人世,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真真让人唏嘘感叹!

在外公墓前,我只想让他知道,他的大女儿,他的大小姐,我的母亲一切安康;也祝福他和外婆在天堂里相会,更加相亲相爱;而最想让他知道得是,我们这些后人虽然没有见过他,也是一样地敬他爱他。

那天晚上表姨和表姨夫请我们吃台菜。

席间,表姨和我唠了一些外公的情况。在外公生命的最后几年,是表姨表舅的家族在照顾年迈的外公,他们把外公从花莲接到台北,接到他们的身边,以方便照顾外公。表姨说,外公有时会谈到外婆,会回想起当年他在外婆的学校等她放学的情景,外公说,“我那时天天去学校等小琴放学。”外公还会很自豪地跟表姨说,“小琴才貌双全,非常漂亮。”表姨还告诉我, 外公有时候会自己在那里沉思,她总觉得外公其实很自责当年他没能留在大陆,留在他的家人身边。

唉,其实1948年,国民党刚去台湾时,外公是可以带全家一起过去的。但由于之前多年战争,外婆跟着外公一直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这期间,他们的二女儿,因为留在老家得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亡,让外婆非常伤心,所以外婆决定带着六个孩子先回浙江老家。到了1949年,两岸即将关门之际,外公最后一次回来,他带着可以带三位家属去台湾的名额,他是计划带外婆、大女儿(我母亲)、和舅舅过去。外婆问外公那其它的孩子怎么办?外公告诉外婆,蒋委员长说了,最多一年国民党就会反攻大陆。结果外婆信以为真,决定干脆谁也不跟外公去台湾。谁能料到,这一别,外公就跟他所有的家人天人永隔了!

   感叹人生,唏嘘命运,其实有多少事情是你小小个人能够掌控的?!谁不想举案齐眉、合家团聚、白头偕老?我真诚地对天祈祷,愿外公外婆能在天堂相随相伴、相亲相爱、永不分离。(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很有感触。我前年去台北见到我这辈子第一次见面的亲戚,一直没有时间写出来。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还是要写出来,我的亲戚都非常礼貌热心。他们把外公的墓地维护得很好。

 
若敏的头像
 #

令人感叹。造化弄人。

 
百草园的头像
 #

是啊,一朝分离,今生今世就永别了。

 
逍遥号的头像
 #

很感动,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抱抱百草园!

 
百草园的头像
 #

因为外公外婆,我最怕看人世的分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