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幽香的白兰花


喜欢白兰花是受我母亲的影响,每每看见白兰花,我的母亲总是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买下两份,一份给我,一份别在自己的衣襟上。很快,我也喜欢白兰花了,而且特别喜欢。

是的,我说的是小时候的事,那年代的上海,在夏天傍晚的马路边,常常看见卖白兰花的阿婆和姑娘。她们的篮子里铺着碧绿的叶子,上面摆着精致的白兰花。一串串白玉般的小花被绿叶一衬,格外的生动。盖上一块湿纱布,花香便可久久保持,不会过早凋零。白线轻轻缠绕在小花束的上端,不让它自然开放,花朵便始终裹得紧紧的,含苞欲放。一束两支,细铁丝挽个小圈,留出两个头插入花蒂中,给一毛钱,一对别致的小花便在胸前幽幽飘香了。

虽然南方的其他城市也有白兰花卖,但总感觉上海的白兰花,带着点贵族的味道。小时候看“霓虹灯下的哨兵”,每逢看到卖花女阿香,我似乎能闻到白兰花的幽幽香,在同情可怜的卖花女阿香的同时,也会想到佩戴白兰花的贵族富人,以及灯红酒绿的上海


如今的上海,白兰花很是金贵了,很难见到卖白兰花的。昨日在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看见一位卖白兰花。还是那样的篮子,那样精美而又朴实的花串儿,我不由自主地径直走了过去。

10块钱一对,拿一对吧!”阿婆立刻转向我。

这么贵了?犹豫间,阿婆已经把一对白兰花别在了我衣服的领子上。

“阿婆,太贵了!”

“好吧,给我8钱吧,”阿婆说。

看着阿婆黝黑的面孔,粗燥的手,又看看精美的白兰花,我递给了她10,说:“不要找了。”  

胸前别一对白兰花,清香令人心情愉悦,无意中脚步也轻盈起来。


分类: 

评论

西山的头像
 #

我也喜欢,那香很清幽的。

 
漂流的船的头像
 #

可惜三天就败了,还不知下次什么时候再见到。

 
予微的头像
 #

来洛杉矶吧,这里很多人种了,而且都长成大树了。小时候的广州,也是有一串串或,一绿叶捧着的白兰花卖。

 
漂流的船的头像
 #

是真的吗?还没听说过!谢谢你!

 
予微的头像
 #

当然是真的,我家周围就有好几户人家种了,清香幽幽。

 
漂流的船的头像
 #

真没想到国外也有人种,看来不少人喜欢它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