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31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三回 溯江而去水云间 烟雨迷雾见魅影 之一

却说草﹑絮二人把那姑娘直送回家﹐又留了些银子给她母女度日﹐那母女二人千恩万谢地谢了。直把草﹑絮二人送出大路﹐这才回家。

野草带着柳絮回到客栈﹐掌柜的马上迎上前来﹐交给野草一封信﹐说是上房的大爷昨午走时留的。野草打开一看﹐信中道︰愚兄久等贤弟﹐不见回来﹐今因有一笔大生意﹐急于洽谈﹐愚兄只好先行一步﹐只在前面相候﹐贤弟请随后赶来相见……云云。

野草随即收拾行李﹐道︰“絮儿﹐你要回家﹐正好同路﹐也随我一同走吧﹐且看前面能不能赶上我大哥﹐也好相识。”柳絮道︰“好。”

二人打斗了许久﹐早己饿了﹐別了掌柜﹐出了客栈﹐在城中找了家酒楼﹐要了个临窗的雅座﹐叫了一桌酒食﹐二人浅酌﹐说些闲话。忽听店外一片嘈杂﹐往外一看﹐只见一位少女﹐十八﹑九的样子﹐紫衣紫裙﹐睁圆杏眼﹐立在店门首﹐正在与人理论。少女背后站着一位中年妇女﹐脸容姣好﹐眉目慈祥。少女对面立了一个年青和尚﹐二十六﹑七的年纪﹐穿一袭灰布僧袍﹐一个光头剃得铮亮﹐两边太阳穴鼓起﹐显见内功甚好。

少女指着和尚骂道︰“你个小秃﹐贼眉贼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竟敢挡小姑奶奶的道?弄脏了本姑娘的衣服你赔得起?”

和尚合掌道︰“阿弥陀佛。小僧自走自己的道﹐女施主自走自己的道﹐没人挡施主的道呀?”口说不挡道﹐双脚却钉在道路当中﹐一副一夫当关的模样。

少女道︰“臭和尚﹐还敢说没挡道?你给姑奶奶滚一边去!”

和尚道︰“小僧自走自己的路﹐这道又没写着施主名号﹐小僧怎么挡了你的道?”

“好呀!你是存心跟本姑娘过不去呀﹐再贫嘴﹐本姑娘可就不客气了。”

和尚道︰“施主不必客气﹐你自己的道你只管走就是了。”却一点都没有让路的意思。

少女气得一脚﹐就想动手﹐中年女子忽道︰“雪儿不得无礼。”走上前向和尚施了一礼道︰“大师请勿介怀﹐小徒性情急躁﹐多有得罪。请教大师法号。”

和尚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小僧少林不听。请问女菩萨名号。”

中年女子啊了一声︰“原来是名满江湖的不听大师﹐久仰了。贫妇漱玉宫薛冰清﹐此乃小徒梅雪影。”

原来那不听和尚武功不知深浅﹐最喜与人斗口﹐是个极难缠的角色﹐江湖中人惹上了他那可是头疼不已。

薛冰清是江湖上有名的漱玉宫宫主﹐十七岁便名满江湖了﹐一手漱玉剑法名闻天下﹐江湖上人称漱玉冰剑﹐名头响的很。

不听和尚脸无表情﹐故作不知﹐合掌道︰“原来是薛施主﹐久仰。”

薛冰清道︰“不听大师站了这许久﹐也该进店喝杯茶吧?贫妇做东如何?”

不听和尚一点也不领情︰“施主怎知道小僧要喝茶?小僧喜欢在这里站着﹐再说﹐小僧还可以在这里走走。”说完真的来回走了几步。

薛冰清无可奈何﹐道︰“那贫妇就不打扰大师站立了。”

不听和尚却又道︰“施主又错了﹐小僧不一定要站的﹐还可坐着。”说完真的盘腿坐了下来。

薛冰清师徒又好气又好笑﹐正进退两难之时。忽听店内有人高声叫道︰“斋饭来了﹐过往僧人快来吃斋饭啊!”

不听和尚一听有人施舍斋饭﹐一咕噜爬起来﹐也不见如何作势﹐一抬脚就进了店︰“阿弥佗佛﹐斋饭在哪?”

循声直趋到一桌前﹐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坐在哪里﹐桌上有酒有肉﹐就是没有斋饭。故有此问。

原来草﹑絮二人在那里看薛冰清师徒和不听和尚拌嘴﹐笑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柳絮说︰“草大哥﹐你能不能用一句话﹐就能把和尚叫得让道?”

野草想了半天﹐终于摇了摇头。柳絮附在野草耳边一说﹐野草大叫妙呀。又望着柳絮问道︰“你怎么不喊?”

柳絮道︰“这大庭广众的﹐我一个女子这样喊不好看的。”

野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所以就喊了那一句“斋饭来了”。

不听和尚向野草二人一施礼︰“施主﹐可是要施舍斋饭与小僧?”

野草指着桌上的酒菜道︰“哪不是么?”

不听和尚道︰“小僧不吃荤腥。”

野草道︰“大师都没吃﹐怎么知道是荤腥?”

不听宣声佛号︰“阿弥陀佛﹐小僧用眼看﹐用鼻子闻就知道那是荤腥。施主就不要耍小僧了。”

野草道︰“哦?这不是斋饭?那么小生自说自己的是斋饭﹐大师自听自己的是斋饭﹐小生的斋饭上并没有写着如大师所说的斋饭﹐大师还是自己去找斋饭吧。”

野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顿斋饭把个难缠的不听大和尚说得张口结舌﹐作声不得。那跟着进来的薛冰清师徒听了﹐笑个不停。

正笑着﹐门外又走来一位书生﹐野草一看﹐正是那曲直。

曲直道︰“原兄﹐不期相遇﹐幸何如之?吾兄既有斋饭﹐相请不如偶遇﹐小弟就叨兄台之光﹐以疗此腹中之饥。不知原兄能应允否?”

野草连忙跟曲直寒暄﹐曲直道︰“原兄﹐那日一别﹐道上没有遇到麻烦吧?”

野草正要回话﹐不听对野草施礼道︰“阿弥陀佛﹐施主所言有理﹐小僧了悟了。酒肉是空﹐斋饭是空﹐一切皆空。谢施主教诲了。”话完转身就要走。

野草忙道︰“大师请留步﹐难得今天大家有缘相聚﹐小生作东﹐如何?”

曲直马上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好也好也!”

薛冰清连忙施礼﹐点头称是。

不听道︰“小僧吃斋!”

野草道︰“小生晓得。”

柳絮早就招呼店小二重换杯筷﹐再添酒菜﹐又专门给不听要了素鹅素酒﹐斋面馒头。

众人互通姓名﹐各自相见了﹐原来那曲直是公门中人﹐身负秘密使命﹐所以那日在庐山脚下茶亭不欲张扬。柳絮另有苦衷﹐只说是野草的姨表妹﹐众人都是老江湖﹐也就不再打听了。

酒过数巡﹐曲直开腔道︰“薛宫主相识甚广﹐近日可曾发现江湖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薛冰清道︰“没有﹐曲先生有什么见闻吗?”

曲直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半年前﹐山东武威镖局一夜之间二十七条人命血案﹐全都是一刀毙命﹐毫无反抗。”

众人都啊了一声。曲直又道︰“四个月前﹐湖北襄阳霸王鞭项家一门十四口﹐无一活命﹐也是一刀毙命!”

众人又都啊了一声。曲直接着道︰“三个月前……”

曲直说一件众人啊一声﹐曲直一连说了六七件大案﹐末了﹐曲直道︰“这些血案似乎全都是同一批人做的﹐只是不知江湖之上﹐有什么帮会门派有此等能力?”

薛冰清道︰“纵观江湖各派﹐要瞬间致人灭门者﹐确实有一派有此能力﹐除非……”

不听突然接口道︰“除非当年的黑煞!”

 “哦?”众人不禁齐哦了一声。

曲直道︰“不听大师所言﹐小生不敢苟同﹐须知黑煞三十多年前就已被剿灭。”

薛冰清道︰“莫非……莫非……”

柳絮忽然问︰“各位﹐请问贵派近些年来有没有同门失踪而又遍寻不获?”

“有呀!”梅雪影﹑不听﹑曲直齐说。

野草道︰“敝师弟郁天舒﹐数月前奉师命外出办事﹐至今无踪无影﹐估计己遭不测。但是﹐适才各位都说有门人子弟失踪﹐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在下就想﹐这些人是否被人软禁?”

曲直抚掌道︰“有理﹐有理!高见﹐高见!当浮一大白!”说完真的喝了一大杯酒。

野草向薛冰清道︰“宫主﹐贵派失踪之人﹐是否就是有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之称的兰大美人?”

薛冰清惊道︰“公子如何知晓此事?”

野草道︰“家师数月前听江湖朋友传说﹐兰大美人失踪了﹐刚好派敝师弟下山办事﹐便吩咐他顺便打听一下此事。”

薛冰清起身向野草施了一礼道︰“如此﹐真是令本宫上下感激无名了。以后有机会﹐一定亲自拜访贵派﹐当面向令师道谢。”

野草慌忙还礼道︰“宫主不必客气﹐江湖同道﹐理应守望相助。”

梅雪影道︰“公子说得好。不知公子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野草闻言哈哈笑道︰“怎么走?我去游山玩水去呀!”

众人不禁愕然。

柳絮笑笑﹐低声道︰“他的师弟是在桂境失踪的﹐所以﹐他才要装着游山玩水地前去﹐以免走了风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曲直道︰“这样极好。我们仍分头打探。草兄﹐如有消息或需援手﹐”一边说一边把一个六角形的信物塞到野草手里道︰“只要草兄出示此物﹐必有人相助。”

野草收入怀中﹐连声道谢。

曲直道︰“我等就此分手﹐静待草兄佳音。草兄前途珍重﹐小弟随时供草兄驱策。”

二人拱手告别了。

不听宣声佛号﹐向各人施了一礼﹐也不说话﹐跟着走了。

薛冰清也起身道︰“公子此去﹐小心在意﹐本宫己派了弟子四处打探﹐如有需要﹐可唤本宫弟子相助。”说着递给野草一雪花形的通体雪白的物事﹐正是薛冰清本人的信物。

野草不好拒绝﹐一躬身﹐也收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