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22)

 

茉莉花俱乐部(22

 

 

 

   「太好了,我一直想讲给妳听的。 」伶俐阿姨又坐了下来。

 

   「阿姨,我去倒杯咖啡给妳,您一面喝咖啡一面讲故事罢。 」莲花过去倒了两杯咖啡过来,知道伶俐阿姨喜欢喝黑咖啡,所以就不加糖也不加奶精。

 

   「这拍卖行的人准备了这么一大壸咖啡,只有一、两个人动过,不久,他们就会派人前来把整壸咖啡清理倒掉,真是可惜。 」莲花对伶俐阿姨说,喝了一口黑咖啡,苦得她做了一个鬼脸。

 

   「真是,说妳聪明,似乎是有一些聪明过人的小点子,说妳胡涂罢,又净说些小孩子不懂事的话了罢! 要知他们替人拍卖出售购物中心,佣金少说也得赚十多来万,那里会在乎这壸咖啡、两盘点心的小小本钱呢? 」阿姨一边喝咖啡一边说。

 

   「是哦!! 」莲花吃吃地笑了起来,她已经决定不喝这又苦又涩剩下来的免费咖啡了。

 

   「好,言归正传,上次咱们讲到那里了? 」伶俐阿姨又问。

 

   「是,阿姨,上次妳讲到妳瞒着妳那大学毕业后在凤山受军训的未婚夫,在台北大直另外认识了一位美军顾问团名叫做李罗素Russell Leesburger年青英俊的美国顾问帅哥,两人一定打得火热罢? 」莲花故意加油添醋地描述了一番。

 

   「是啊,一点也不错! 四十五年以前的他,真的又年青又英俊而且态度热情而诚恳。 其实,他到老了以后还是一名腰干挺直,老当益壮的白人老公公呢! 」没有想到伶俐阿姨对莲花加油添醋地描述,不但一点也不起反感,反而笑盈盈地全盘认可!

 

    下面就是伶俐阿姨在大甩卖场购买下茉莉花购物商场以后,与莲花两人坐在人去楼空的拍卖场的空位子上,一面喝着免费黑咖啡,一面讲给莲花听的自身第廿世纪从亚洲到美洲万里寻找有情郎的故事。

 

    告诉妳,在韩战、越战期间,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一直驻守在台湾海峡,那些美国阿兵哥们个子高挺、皮肤白晢,身体健壮魁武,态度文质彬彬,对妇女们又很有礼貌, 不像台湾男子完全受日本大男人主义影响,加以当时美金一元就是新台币四十元,美国年青大兵哥,挟着种族、政治、经济、文化的各种优势,深得台湾年青姐儿们的喜爱,可这郄引起当地人的不满; 当地年青男子因嫉而恨,那时全球交通不够发达,出国以后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台湾女子的家人深怕女儿离乡背井远嫁重洋,所以也都竭力反对。

 

    美军当局也深怕在当地引起任何纠纷,加以当初美国国内也尚略存在着一些种族歧视,所以也不鼓励美军与当地女子有感情上的来往,因为美国标榜自由民主,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反对年青美军的感情自由。 唯一可行的就像好莱坞影片樱花恋里面一样,把自己的军人或调回国内、或转调他地而已。

 

    也就是说,只要异族恋情一曝光,就意味着反对的力量就立刻四面八方冲激过来,两位情侣就注定要劳燕纷飞,天涯海角,各处一方了。 因此,美姑娘伶俐与俊俏郎罗素起初也很小心,平常上班时两人视线一遇到就立刻移开,不敢当众眉目传情。

 

    那天,罗素一见穿了毕挺军服的伶俐姑娘手中拿了文件站在复印机前,少年郎的一颗心儿就开始跳动起来。 因为伶俐是海军少尉女编译官,当然不必自己亲自复印什么文件,一定是有什么需要避人耳目的私心话要对他这可人儿讲,身着美军顾问制服的罗素立刻也手中拿了文件,挨过身去。

 

   「昨晚我们在阳明山公园玩得很开心,咱们今夜再去如何? 」罗素低下头来,眼睛看着手中的公文,低声问道。

 

   「公园里面人来人往,闲杂人等太多了,今夜我们改到大直市内情人冰菓室去吃四菓冰罢,四楼比较隐蔽,不会碰见熟人,还有,两人千万都要换上便服,免得遇见熟人。 」伶俐姑娘叮嘱道,眼睛郄假装盯着手中的文件看。

 

   「几点钟? 」罗素喜孜孜地问。

 

   「吃过晚饭,等弯弯的月儿挂在柳树梢头的时候,你就先去那里等我。 」伶俐也低下粉脸,笑盈盈地说。

 

    那天晚上,罗素穿了一套香港衫便装,愈发显得他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春风满面的他到了情人冰菓室,找了一个外面有着竹林,旁边有着椰子树的隐蔽角落坐了下来。

 

    不久,伶俐也脱下军服,换了一身粉红色洋装,娜娜亭亭地飘然上了情人冰菓室四楼,在他对面坐下。

 

    在那个美丽动人亚热带的夏天晚上,情人冰菓室四楼的一个角落里,两位年青的异国恋人躱在竹林和椰子树下,互相牵着对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用汤匙舀着冰冰凉凉的甜品,正在千言万语, 缠缠绵绵地互相细诉情意的时候,不意楼下街上竟然有着惊慌的骚动。

 

   「起火了,一楼起火了! 」楼下众人大声呼喊。

 

   「大家快些逃生罢! 」街上聚满了紧张的人群,个个都抬着头仰着脸向楼上张望。

 

   「罗素,你先逃走,我可以等到救火队员上来救我。 」伶俐姑娘说,因为那时楼下已经人声沸腾,救火队也已等在楼下了。

 

   「那不行,我怎能丢下妳一人偷生呢? 」罗素不由分说,一定要抱着伶俐由四楼阳台跳到三楼阳台,再由三楼阳台跳到二楼阳台,当罗素抱着他的心上人由二楼阳台上跳到一楼阳台的时候,两人的性命虽是保住了,剎时间,街上镁光灯闪闪, 电影机咔咔着响,正逢电视台的摄影队都正在楼下拍新闻照片,报纸记者也手握麦克风做个别访问,第二天,报纸、电视都在发表这项新闻,这一下,他们的恋情, 不但中美双方当局知道了,也引起社会舆论,更惊动了远在台湾南部的伶俐的父母及在虎尾镇她未婚夫的父母。

 

   「妳看,真是怕什么就发生了什么,真足讽剌! 」四十多年以后的老太太伶俐阿姨在美国佛罗里达水晶河市的茉莉花购物中心人去楼空的拍卖场中,说着说着突然歇斯地里地大笑了一阵子,又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半杯苦咖啡,大大地咳嗽起来,莲花姑娘慌忙跑到隔壁的中国锅去取了一大杯热开水过来给伶俐阿姨喝 ,喝完了开水,老太太休息了一下,又继续开讲。

 

    自此,伶俐姑娘的父母擅自作主,替伶俐辞掉大直美军顾问团女编译官的职位,把家中房门锁紧,不许伶俐姑娘出门半步,所有罗素的信件,电话及电报全被老人家垄断销毁。

 

    山地原住民妇女春花的母亲那时在王家帮佣烧饭洗衣,所以山地姑娘春花可以自由出入王家,而春花姑娘恰巧是伶俐姑娘小时的玩伴,罗素也有位小学同学印地安人大灰熊,他与春花两人义不容辞, 担起了替伶俐小姐及罗素先生传递消息的任务。

 

    伶俐姑娘的未婚夫得知自己的未婚妻瞒着他另有美军男友,在受完军训之后,申请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院研读数学,离开台湾,一走了之。

 

    身为虎尾镇长的未婚夫的父亲,觉得这个阿凸仔(白人)军官勾引儿子的未婚媳妇,使得自己儿子去国出走,认为这件事使他自己家声蒙羞,就雇了打手( 据说蒋经国发布了惩治流氓法令之后就雇不到打手了,此是后话),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少年郎罗素因找不到心上人下的落而心情慌乱低落,正在大直街上胡逛乱走的时候,几个黄种的台湾街头浪人, 把这白人好好地整顿修理了一顿,罗素的上司到医院去探看他,见他只是受了轻伤,为了息事宁人,就火速把罗素调离东南亚,罗素回国退伍之后,北上波士顿投靠他电机工程专家的叔叔 ,自己靠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的奖学金加上退伍军人的福利攻读航空工程博士学位。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数年之后,台湾人民已经与美国友邦人士交融甚恰,伶俐不但一直拒绝父母安排的相亲,反而要求到美国华沙女子大学留学,研读比较文学,女大不中留, 王家父母无奈,只得凑足了学费路费,忍痛让爱女离开家乡台湾。

 

     伶俐到了美国华沙女子大学,第一件事就是正式去大学注册,这样,她有正式学生身份,有了I-20,可以留在美国,但她并未正式去上课,而是坐了十多天的长途灰狗汽车( 那时还不流行坐飞机),按着手中记事本中的地址到美国亚利桑拿州的印地安人保留区找到了印地安退伍美军大灰熊的妻子春花。

 

    伶俐由春花处取得罗素叔叔的电话号码后,立刻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内用公共电话打电话给罗素的叔叔李博士。

 

    屋漏偏逢连夜雨,罗素的叔叔是一名美国著名的电机工程专家,当时美苏两大国冷战正烈,他因为曾经正式登记为美国共产党员,而正在受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经过细翻拉圾箱、访问亲戚、朋友、邻居等等行动, 他们虽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背叛美国的行为,但还是给予革职隔离的处分。 此事当然泱及及到由东南亚回国的年青科学家罗素,罗素一拿到博士学位虽然毕业前就被大公司及大学竞聘,但也只得离开叔叔家,毅然他往。

 

   「妳是谁? 」电话那边一位老年女子的声音问。

 

   「我是他侄儿李罗素的女朋友。 」伶俐姑娘回答。

 

    过了好一阵子,对方才回了话:「李博士说他不认识你,他自己也很久没有与他的侄儿连系了,早已不知侄儿罗素的下落。 」

 

    伶俐自然不死心,决定再按照大灰熊及春花给她的李罗素的叔叔地址亲自北上到波士顿。

 

    那天,伶俐由波士顿的灰狗汽车站坐出租车到了罗素的叔叔家,下车后,到李家门前按门铃。

 

   「妳是谁? 」罗素的婶婶,一位胖胖的白人老太太开门问。

 

   「我是他侄儿李罗素的女朋友。 」风尘仆仆的东方女郎伶俐回答。

 

    过了好一阵子,罗素的叔叔也由里面踱出来,站在婶婶身边,对伶俐说道; 「我们很久没有与我们的侄儿连系了,早已不知侄儿罗素的下落。 」

 

    叔叔婶婶怕连累伶俐及罗素,一口否认他们与罗素尚有任何连系。

 

    虽然暂时没有找到心上人,手中的美金已经所剩无几,伶俐却下定决心,既然千山万水找寻情人,一定要尽余生的力量全力以赴。 她由波士顿再坐灰狗汽车到纽约市华人聚集的中国城找到了一个缝衣女工用机器车衣的工作,幸而那时美国的计算机还顾不到登记车衣女工们的详细数据,台湾大学校花外文系王伶俐从此在美国有了栖身之地。

 

    恰巧在伶俐缝衣机的邻座有一位土生土长的华人女子马秀珍正要与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结婚,那时计算机档案制度尚未成立,她就把自己的身份证高价卖给了王伶俐,有了马秀珍身份证的王伶俐小姐凭着自己的努力及聪明,乘低价购进了伶俐制衣厂, 王伶俐就是厂长。 那时季辛吉还没有访问中国,纽约的制衣厂没有强力的竞争对手,纽约的伶俐制衣厂一支独秀,着实发了一些财。 十年以后,一直小姑独处的缝衣女王伶俐万里寻夫之举尚未有任何着落,思及英俊事业有成的异国情郎罗素一定早己娶妻成家,突然思乡心切,打点了行装返回台湾看望父母。

 

    幸好台湾一直承认双重国籍,现名马秀珍女士的美籍华人就用了王伶俐的旧中国护照回到台湾,她百感交集地到台北松山机场下飞机,在南下回乡之前,白天先先到阳明山去回忆了一番, 打算晚上再到台北大直的情人冰菓室四楼再去吃一碗四菓冰。

 

    吃过晚饭,等弯弯的月儿挂在柳树梢头的时候,王伶俐穿了一套粉红色的粗腰洋装,踏着老姑娘蹒跚的步伐上了情人冰菓室的四楼,冰菓室己经完全没有了旧时模样,竹林及椰子树也不知去向, 一个穿了香港衫高个子的中年白人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也遮住了她视线。

 

   「啊,罗素,我的罗素,我不是做梦罢? 请你告诉我,我不是做梦罢! 」老姑娘伶俐双手搥着他的胸膛哭着喊道。

 

   「啊,伶俐,我的伶俐,真的是妳吗? 」紧抱着伶俐的老小子罗素,眼中也蓄满了泪水。

 

    多年以前,伶俐的父母先入为主,认定勾引女儿的阿凸仔一定是个油头粉面的坏人,所以从来没有见过名叫李罗素的这位大兵哥,加以电视上的镜头时间太短,报纸上的摄影又十分模糊, 现在伶俐的父母一见独生女儿再度回家,并且带了一位美国阿拉巴马航空中心功成名就的科学家,一点也没有怀疑过今天女儿带回来的火箭专家与当年电视内及报纸上的阿兵哥是同一个人,(他连阿拉巴马的火箭基地的Clearance也竟然通过了, 不然人家火箭中心怎能聘他?) 俩位老人家老泪纵横,满心欢喜,立刻在当地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

 

    那时台湾还没有民主选举之说,镇长常常是终身之职,嘉义名医王家广邀亲友的结果,不但远在虎尾镇的镇长在受邀之列,连他们在台北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儿子及妻小也到嘉义来作客。

 

    这是两位生出来就订婚的未婚男女此生第一次见面,伶俐见这位院士不但长得体面,而且还有抱着孩子替老婆开门的美国习惯,因而对他印象极佳,特地由新郎罗素的皮夹中抽出一张名片来送给院士的太太,后来他们夫妻带了孩子到美国观光 ,还在阿拉巴马的航天中心李罗素家住了两天。 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哈哈,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一桩白首偕老的故事,绝对不能算撕心裂肺的悲剧。 」莲花连忙凑趣地下了结论; 「撕心裂肺是过程,白首偕老是结局。 」

 

   「两个白发老人同住,该算是白首偕老了罢! 我们原住阿拉巴马,可惜两人并没有同一天死去,罗素走了之后,我觉得阿拉巴马冬天太冷太长,就搬到了佛罗里达的黑钻石小区来渡过余生。 」伶俐阿姨正打算把她说的故事下个句点。

 

   「伶俐阿姨,妳忘了提您们两人的爱情结晶呢! 」莲花提醒她。

 

   「你是说我们的儿子约翰 John Leesburger? 」伶俐阿姨一脸不以为然。

 

   「是啊! 」莲花点头。

 

   「他吗? 他没有妳乖也没有妳巧! 」伶俐阿姨不满地说。

 

   「阿姨,人跟人不一样,妳们台湾人不是有句话叫做:一种米养百样人吗? 」莲花指出来。

 

   「因我们婚后远住阿拉巴马,要照顾纽约的制衣厂,就觉得鞭长莫及,力不从心,本来是请了经理来经营,因为竞争不过中国运来的产品,江河日下,我就把厂给了读完了电机拿了博士的儿子 ,希望他能利用他的最新知识,重振旗鼓,结果呢,他不但没有利用他最新的知识把我辛辛苦苦创出来的制衣厂发扬光大,反而把我一生辛苦的成果变卖了出去,他把衣厂卖掉之后, 到了美国国外,一去就是数年,我请我的医生做了一份临危报告给他,他人是回来了,可是一见我是假病,就买了一辆我不会开的汽车送我,又送了我一支我不会用的手机, 重新再度离家出走,听说是到中国广东东莞去找我的妹妹和我妹妹的女儿,也就是他的阿姨和他的表妹,莲花,妳说,他能算我和罗素的爱情结晶吗? 」伶俐阿姨愈说愈气,把纸咖啡杯重重地放在纸碟上,一下子没有放稳,连杯带碟一齐摔在地上。

 

    莲花见这位孤苦伶仃的老年妇人,额上冒着青筯,双手一直发抖,立刻弯下腰来捡起纸制杯碟,丢入拉圾箱中。

 

   「阿姨,刚才我到中国锅去打热水,看见文迪及杰克已经在厨房里了,咱们现在过去,恐怕外卖店已经开门了罢?! 妳在店中等我去把春花阿姨接来,妳们俩姐妹可以好好聊聊天。 」莲花同情心大起,双手围住伶俐,连推带抱,把伶俐掇弄到了中国新锅去了。

 

你能想象,当文迪及杰克听说他们茉莉花购物中心的主人变成了老中王伶莉女士的时候,他们当时欣喜的心情吗? 当然又烧又煮,做了好菜五人坐下同享。

 

   「现在,我们得做点什么,让这购物中心充满东方气息才是! 」文迪夹了一只核桃明虾给伶俐,口中快乐地嚷道。

 

   「例如···? 」杰克斜眼瞧着老婆,笑着调侃她。

 

   「例如把整个购物中心能种花的地方都种上茉莉花···,例如入口的大招牌两边都搭上花架,种上中国茉莉花! 」文迪并不在乎杰克的调侃,反而更加认真的说道。

 

   「哈! 这么一来,本地沃而码花圃中心的茉莉花就要供不应求了! 」春花笑道。

 

   「其实,不必再花钱再向沃而玛去购买,只要把我们后面蓠笆自己种的茉莉花中比较健康的枝叶剪下来,浸放在水中让它们发芽长根,先在室内栽培一阵子,等有了生机之后,然后再种在土中让它们生枝开花就行了 ! 」文迪很有把握。

 

   「不妨告诉大家实话,当初文迪就想由沃而玛出售的花盆中偷偷剪下几枝,连最初的那一点本钱都不必花的! 」杰克大声地告诉大家,引来一阵笑声。

 

   「那妳当初怎么没有这么做呢? 」春花十分认真的问文迪。

 

   「就是嘛,杰克因为怕我拿了剪刀去偷剪,不经我同意就偷偷抢先到沃尔玛去买了一盆回来,不然,我早就这么做了! 」文迪很老实地招认了。

 

    大家哈哈大笑。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