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一)

 

当年一卦 

 

    那晚, 皓月当空, 皎洁的月色里, 奶奶第一个睡着了, 十五年前她让算卦先生给孙子孙女各算了一卦, 卦上说:” 青松不早娶, 小秋不从一。” 奶奶咬牙没告诉任何人, 心疼了好一阵子, 算卦先生不幸言中, 好在小秋终于和意中人结婚, 老人踏实地进入了梦乡。 

 

    睡在客厅里, 姚丽小声问秦铁丁:” 你说书仁能干重活吗?  咱小秋从小就单薄, 搬袋米上楼的事, 以后谁做? 

 

    秦铁丁说:”你看见过商店的米袋子, 有大有小, 五十斤的搬不动, 买二十五斤的, 二十五斤的搬不动,  有十斤的,  难不倒他们。 不象农民, 必须卖苦力, 这两个孩子有好脑壳, 你听那陈牧师说, 只要小秋或书仁一方工作, 就马上变成中产阶级。 到那时候, 他们只要接济我们点儿, 加上青松管管咱们, 我们两个和奶奶就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先别提咱们, 我们才刚刚五十, 趁身体健康, 多劳动几年少给孩子们添负担。 你说他们以后有了孩子, 书仁抱孩子一扭一崴的, 孩子会不会不高兴?” 姚丽接着问。 

 

    “你今晚这是怎么啦? 书仁的腿又不是最近出的问题, 咱们村小举子的腿还不如书仁, 什么活儿不干, 都四十多了, 和他二十来岁的儿子一样结实。” 

 

    “那我就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姚丽说。 

 

“只剩好事了, 实在不行, 咱们可以来给看孩子。高家亲家应该也可以给帮忙, 不说啦, 睡吧。” 

 

改学精算 

 

    书仁非常羡慕刘强, 结婚半年, 天华已怀孕四个月有余, 这效率多高啊。 

 

    天华的气色特别好, 后来果然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而天华只穿过一次的粉色长裙, 再也穿不下去, 因为他们一鼓作气要了三个孩子, 体重长了二十多磅。 

 

    丁兰很郁闷 , 从来没避孕, 结婚快两年了, 却没任何动静, 好在他们夫妻相爱如初。而她要孩子一直没有成功, 十年后从中国领养了女儿好好。 

 

    书仁改学精算, 康大的精算不错, 而且这个专业现在特别流行, 毕业后好找工作, 起薪高, 书仁计划如果他自己收入不错的话, 小秋可以选择做全职主妇。 奶奶高兴, 秦铁丁却说: “那书就白念了。” 小秋对事业全无计划, 想到时候再说。 

 

老人们住了一个月, 对书仁非常满意。 他们其实也很喜欢子晟, 子晟的生意越做越大, 村里的人说他的钱几辈子都花不玩, 小秋没有这富贵命。子晟一直没结婚也没女朋友, 有人曾劝小秋再去和子晟交好, 他们不明白小秋的心意, 还有她对金钱完全没有概念, 她觉得子晟虽然不是一个庸俗的商人, 但生意场从某种程度上拉大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去年年底子晟还回村去看秦家的老人们, 姚丽当时心想有这么个女婿多好, 可女儿的心另有所属, 现在对书仁没什么好挑剔的, 她天天高兴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小秋说自己是奶奶的女儿, 姚丽对书仁比对小秋和青松还细心, 她天天做饭前征求书仁的意见, 看看书仁想吃什么, 就做什么。书仁非常感动, 小秋也不妒忌他。 

 

小秋毕业  

 

    一年后, 小秋研究生毕业。 在西郊找了个会计事务所当会计, 开始申请工作签证。 经济上宽裕了, 但一直没搬家 ,天华和刘强读博士, 还住楼上。 他们的女儿小雨点儿, 已经半岁, 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东西。 书仁和小秋几乎每天晚上都去陪小雨点儿玩儿。 小家伙儿吃婴儿食品弄得满脸红红绿绿的特别可爱, 奶奶爷爷来带了半年孩子, 说要把孩子带回去 ,天华哭得泪人似的, 小秋劝天华, 劝来劝去,  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好久。 回到家, 沉思半晌, 小秋跟书仁说: “暂时还是别要孩子了, 三十岁再说吧, 至少等你毕业稳定下来, 让父母来帮着带孩子, 我可不希望把孩子送回国去养。” 

 

    秋天到了, 把书仁的父母接过来, 崔老师一见小秋就掉眼泪, 是激动也是感慨, 她抱住小秋久久说不出话来 。高自强拍拍书仁:” 真行, 我和你妈担心你会打一辈子光棍儿。” 崔老师说: “肯定是高家祖上积德, 我教书三十多年, 最优秀的学生竟然嫁给了我儿子, 我做梦都想听小秋叫一声妈。” 

 

   “妈, 您是白错爱我了。” 小秋向个撒娇的女儿一样摇着老师的胳膊。 

 

    崔老师说:” 书仁是我亲生的, 当然觉得一百个好, 只是, , 总之, 娶到你是书仁和我们一家人的福气, 让我看看, 你比以前成熟了, 更加漂亮。” 

 

书仁和小秋的婚后生活很默契, 崔老师这下放心了, 小秋和少女时差不多, 从来不发脾气。 一双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老公, 他说, 她听。 一般都是书仁拿主意, 他对小秋百般呵护。 两个人和和美美地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崔老师对高工说: “书仁和小秋让我想起我们年轻的时候。” 

 

 移居芝加哥 

 

    三年后,书仁博士毕业, 找到一家投资公司, 总部在芝加哥, 小秋毕业后买了辆福特拖拉斯, 家当收拾好, 其余的该卖的卖, 该扔的扔, 该送人的送人。 剩下的装了满满一车就上路了, 第一次开这么远的路, 近四个小时的车程轮流开。 在麦当劳停了一个小时吃午饭, 小秋喜欢鱼排, 书仁吃巨无霸。 两点钟到芝加哥, 旅馆在湖边, 拿下部分行李,由于计划两个星期之内找到公寓, 其余的暂时放在后备厢里。  

 

    那个夏天天气异常温和, 五月中的密执安湖烟波浩渁, 云蒸霞蔚, 甚为壮观。 明媚的阳光, 柔和地注视着湖岸上来来往往的人们, 一对年轻人, 不顾旅途的疲劳, 依偎着漫步在风光怡人的湖畔, 悄悄地说着他们的家庭计划。 几年来, 他们一直避孕, 现在两个人都有工作, 对了, 小秋依然在同一个公司阿希特工作, 定居在这个工作机会多的城市, 可以考虑要孩子了。 书仁上大学时曾经做过一个梦, 梦里有两个小孩 ,他们拉着书仁的手, 叫他爸爸, 叫小秋妈妈。 所以现在他们计划要两个小孩 ,最好一个小书仁, 一个小小秋, 理想的话生一沓,  十二个小朋友, 爸爸妈妈每人开一个七座车保证全家总动员时人人有位子。  

 

    晚上去中国城的老四川吃晚饭, 川菜做得很地道, 还好不是周末, 人不多, 夫妻肺片量不大, 但很辣, 很正宗, 还要了蒜泥白肉, 红油牛筋都非常好吃。 饭后去中国城买了方便面和大白菜, 旅馆里没有厨房,只能用电热杯煮方便面。 

 

第二天去找公寓, 定下半迈以外的红峡谷, 两室一厅$750 , 两百美元押金, 水电自付, 两个星期后搬过去。 

 

金秋 

 

周一开始上班, 真正成了双职工。书仁又买了一辆雪弗莱马里布, 生活新奇而忙碌。 早晨喝杯奶 ,吃片面包, 匆匆去上班。 小秋带个梨, 书仁带个苹果, 两个人的公司在同一个办公楼上。 中午一起去吃饭, 先从日式餐开始, 书仁爱吃寿司, 小秋爱吃生鱼片, 两个人都爱吃乌冬牛肉面。 每周吃四天中餐, 一天日餐, 其余两天沙拉,三明治, 方便面填补。  一个月过去 ,书仁竟然重了五胖, 而小秋一磅没长。 虽然她的胃口似乎比以前好多了, 工作比较忙, 有时候回家早, 两个人一起做晚饭, 有时候七点来钟才回家, 索性出去吃。 小秋最喜欢中餐, 却受不了中餐馆的油烟味, 书仁下班路上捎两个菜回家当晚饭, 如果剩下饭菜, 第二天的中午饭都解决了。 傍晚, 他们会到湖边去散步, 迎着清凉的晚风, 欣赏湖上落日。 心中的幸福总是满满的, 执手相看, 目光中皆是无尽的爱恋。 

 

夏天匆匆而过, 秋天到了, 广场上的银杏树一片金黄, 相拥踏着金黄的落叶, 深秋的湖水微波不兴, 清澈碧透。 书仁说: “我们就在这个城市扎根, 生个小书仁, 小秋月。 

小秋会心地微笑着,伸出小手指:” 拉钩, 就这样说定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