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镇上的三位美国女性

《新州周刊》十一月二十五日, 《号角》美西版十一月 (2010年)

 

认识这三位我居住的小镇的女性长辈,还原了我最初对美国老人家的看法。他们善良、慈爱、友好、热心,正如我很多年前在中国认识的波士顿老人贝蒂。

 

琼安

 

琼安是我们的房产经纪,也是我认识的小镇上的第一位女性。当初先生打电话给她时就觉得她特别耐心,又特别有诚意,在她的带领下看了一次房子,看完房子,她并不是就此了事。听说先生来自加州对当地不熟悉,她便热情地带着他满镇地逛,从历史到现在,一一细说。我从加州过来看房子,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的热心环绕,她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地为我们介绍,有时我们看到后面前面看得都记不清了,她从不会不耐烦,带着我们来来回回不断地看还会给我们她的中肯的意见。小镇上有种很有特色的房子,外观看三层,非常气派,里面通常由栗子树木在墙上作装饰,琼安知道我喜爱这些具有历史的东西,她像找到了知音,反复地对我说:“Chestnut wood is gold now.”还向我介绍为什么如此。 只可惜后来因为先生不太喜欢,而且考虑到家有老人,爬三楼(外加地下室就成了四层楼)太高了作罢。不过,那棕色的栗子树木的墙饰却刻在我脑海里了。

 

琼安阳光的笑容

 

琼安年轻时曾经在加州住过很多年,那时她的丈夫是旧金山附近的一家著名出版社的老板,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夫妻离异,琼安一个女人带着她的一对儿女来到东部这个小镇上定居下来,她说她要给她的孩子一个很好的环境让他们健康的成长。她的一对儿女如今一个定居在西部的西雅图, 另一个在东部福蒙特。她一个人住在几十年前为她和孩子买下的宅子里,忙于房地产的生意。我曾问她她的儿女常回来吗?她说以前他们常回来,现在各自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有各种各样活动,就回来一次不容易了。我说今年圣诞如果她的孩子不回来,请她到我家过圣诞节。她一把拥住我,我看到她眼里的泪光。

 

她到我家做客时,见到我的父亲,相互询问才知她比我的父亲还要年长三岁,难以想象今年七十四岁的她依然精神奕奕地每天忙于工作,一点不像那种年龄的老人无所事事闲得无聊。

 

南西

 

我家斜对门的邻居在我们还没搬进来之前的一天,放了一个新鲜的菠萝在我家的大门口。先生按照条子上留的电话打过去,认识了邻居南西。南西说美国人的习惯,祝贺别人住进新宅,一般都送菠萝,是一种祝福。我们搬进新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一款中国甜点上门拜访南西,南西是一位和琼安年龄相仿的美国女性。她曾经是我们小镇中学的英文老师,如今早已退休,不过她不仅常在学校走动,而且还辅导一些学生做他们的私人老师。

 

由南西引荐,我们认识了我家正对门的邻居埃里森一家,其实埃里森是南西的女儿,南西的这个女儿在外面的世界走了一圈还是觉得从小生活的这个小镇最好,于是回到母亲的身边,向小镇府申请把母亲房子边的那块土地从镇政府买下来,紧挨着母亲的房子造了一栋新屋,埃里森的新屋豪华气派,使得她母亲的也不算小的房子显得有些老旧。不过,这对母女通用着一个大后院,这种模式让我特别得欣赏和羡慕,以至于我常常在经过这对母女的房子时,忍不住对我的一对儿女说:“你们将来如果也能像埃里森和南西这样,和我紧挨着做邻居,妈妈就会非常Happy!”。

 

埃里森的丈夫是我们小镇中学的足球队的教练,他们有一对子女,女儿是我们镇高中的优等生,很快就要毕业了,他们儿子和我女儿同一个年级都就读于小镇的初中部。埃里森是高中部学生父母协会的主席,她热心地介绍我认识了好几位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和她们的母亲。

 

最让我们惊喜和感动的是一个早晨,南西说好要介绍我们认识一对小镇亚裔夫妻,他们有一个儿子与我的儿子年龄相仿,那对夫妻男的是菲律宾后裔,女的来自台湾。我们早晨九时到达南西家,说好大家喝杯咖啡聊聊天,谁知进了门一看,南西把她的餐厅布置得温馨美丽,桌上不仅有咖啡而且还有精美的早餐食物,我们在她家里享受了一顿极丰富的美式早餐,还结识了一对亚裔朋友,如今我们的儿子和这对亚裔夫妻的儿子也成了好朋友。

 

南西虽然寡居经年,而且早已退休赋闲,可是她的生活丰富多彩,她邀请我和她一起做今年即将来临的帮助国际学生了解美国生活的活动的Hosting,邀请我的儿子参加学校的亚洲文化俱乐部,还说要让我去给俱乐部的孩子们上一堂中国文化讲座,我当然欣然同意。在我邀请她来我家参加一个小镇新结识的邻里间的晚会时,她告诉我她不能呆得太晚,因为第二天她一早要赶去纽约,在那里参加一慈善机构组织的自行车单骑行。七十多岁的女人了,清晨就起来,载着自己的自行车, 先开车到纽约,然后再参加单车运动, 下午再拖车回来。相信吗?她活得如此这般得充实和如此得有活力!

 

奥瑞

 

我认识的小镇上的第三位美国年长女性,名字叫奥瑞。夏天的时候,我们一家去小镇社区的美国教堂做礼拜,那天主日敬拜结束之后,我们随着人流来到教堂一侧的联谊厅里,刚站定,就见一位身穿深蓝色连衣裙装的慈爱的老人过来冲着我们微笑打招呼,并且一边说话一边她紧紧抓住我的手,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让我特别得感动。我们闲聊着,我告诉她我们刚搬来,孩子们和我们大人都需要认识众邻里。她立刻把我们介绍给负责孩童活动的一位任职医药公司的女科学家,又把两个和我们的孩子差不多大的邻里的孩子介绍给我们。在这过程中,她一直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像一个慈祥的长辈一样和我拉着家长。一直到有人过来找她,说要谈有关教会的事务,我才意识到这位满脸慈爱的老者竟然是我们这个社区教会的主任牧师。

 

小镇上的美国居民没有一人不知道奥瑞的,她的名声在外,充满了爱的传奇!人们告诉我今年已八十七岁的奥瑞是我们小镇的老居民了,三十多年前,五十多岁的奥瑞任职一家医药公司,她也曾是一名科学家,但是,有一天她感受到主的呼招,毅然辞去工作,投身福音的道路。三十多年来她就在这样一个小镇上默默地为主耕耘,这个小镇保留了那种传统的美德,是远近闻名最具有家庭价值的美国小乡镇。

 

在奥瑞告诉我她的家离我家不远的地址之后,我和先生在周末早晨的慢跑时,特地经过她的家门口,我们看到她红色砖房的家坐落在一个幽静的湖泊旁边,房子的前面是一片绿色的树林,后面是一片绿色的平静水面,想像着生活在这样环境中的奥瑞,我忽然就明白了她那颗淡薄世俗名利之心的由来!从那时起,我喜欢常常散步或慢跑时都从她家门口的那条小路经过,每次看见那屋中透出的柔和灯光,我心里就会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力量。

 

琼安,南西和艾瑞!祝福你们!感谢命运中的这种缘分让我和你们相遇相识!

 

(注:琼安和奥瑞均为公众人物,照片均来自她们各自的网站。南西非公众人物,故而没贴照片)

 

分类: 

评论

西伶的头像
 #

这样的老人,人人都喜欢呀!争取在我老的时候,也能活得如此充实而又让人欢喜。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很赞赏美国老人的这种独立性,乐意奉献的精神!

很多中国人没体会到他们的独立自由的快乐,常常可怜“美国老人”很孤独,很凄凉。

在这里忍不住赞我自家老爸一下,上班到72岁才退休,精力旺盛,这几年一直“很忙”,到处旅游,帮忙别人,写回忆录,写医学常识,还上网开博!

没事麻烦他帮忙的话,我们想请他吃饭都不容易!

 
西山的头像
 #

但是,他们也有儿女不在身边,孤独无依的一面,这点,等他们在年岁大些,有病了,会更突出。我的邻居还羡慕中国敬老的话文化。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很尊敬和爱戴这些热爱生活,乐于奉献的美国老人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