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9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12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19)

 

茉莉花俱乐部(19

 

 

 

    既然发生车祸的驾驶员是位她们认识的中国女同胞,莲花就硬生生地把正在行驶的汽车来了一个紧急剎车,小红车在乡间公路旁边停了下来。

 

   「伶俐阿姨,美甲师何明珠开车发生了车祸,咱们下车去看看她是否需要帮忙!」莲花喊得紧张极了,打开车门准备立刻冲出去。

 

   「莲花,既然出车祸的汽车没有立刻着火,我们还是打911急救,叫他们救护车来把她送到医院去罢!」 稳稳坐在车中原位的伶俐阿姨如此主张。

 

   「何必找911急救, 七河医院就在公路对面,咱们开车给送过去不就得了!」 莲花用手指着就近的七河医院,非常激动地回答道。

 

   「莲花,听阿姨的话,快打911急救才是正理,不要自作主张!」 伶俐阿姨厉声地喝止莲花。

 

    莲花吓了一大跳,因为她只见过慢声细语的伶俐阿姨,从来没有见过阿姨如此声色俱厉,吓了一大跳,只得匆匆打了911急救。

 

   「我们兀自主张用外行的急救办法是十分不妥的,车祸发生,除了要抢救病人之外,还有保险问题,法律问题,其中牵涉层面的复杂之处,并非我们能够想象的!」 等莲花打完求救电话,伶俐阿姨才仔细地分析个中利害给莲花听。

 

    阿姨的话犹未了,一辆911的救护车已经鸣着警笛,闪着警灯,呼啸而至。

 

须臾,几名身强力壮的大汉跳下救护车来,提着撬车工具,前去撬开被紧紧夹住的小白车的车门,用力扯开扣紧在何明珠身上的安全带,把满脸满身鲜血,失去知觉的何明珠由车中生拽硬拖出来, 脸上罩上氧气罩,手腕插了生理水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救护车又重新呼啸着向七河医院的急诊室飞驰而去。

 

  「莲花,单凭我们两人救人的速度会有他们快吗? 」伶俐阿姨问。 莲花心服口服地一直点头,不得不承认阿姨说得对极了。

 

  这时,两辆闪着警灯鸣着警铃的郡属警察车在她们的小红车前停下,一名穿著制服的警察径直检查车祸后汽车的现状,另一名警察拿着一个记录的小本子,急步走向前来问话。

 

  「莲花,他问妳什么,妳就诚实地回答什么,千万要诚实,这样,妳的前言与后语一定连贯! 」伶俐阿姨用中文告诫莲花。 当莲花还在点头的时候,由汽车保养处又开来了一辆拖车的大卡车,在比眨眼还要快的时间之内,明珠的汽车已经被拖吊走了。

 

  公路警察过来问莲花了一些问题,用笔记下来之后,向莲花道了谢之后,就开车离开现场。

 

  不久,车祸现埸只剩下公路边的沟渠里有一些不平的泥泞,敞开车门站在路边发呆的莲花及坐在车中的伶俐阿姨而己。

 

  「阿姨,他们知道受伤的人姓何名字叫明珠吗? 」莲花儍儍地问。

 

  「当然知道! 」伶俐阿姨非常肯定。

 

  「怎么会知道呢?

 

  「那警察不是到车前的储物的小格中取出汽车注册证,保险数据了吗? 上面不都有车主的名字和照片吗? 」伶俐阿姨答道。

 

  阿姨见莲花还想问什么,连忙打断莲花,说道; 「阿姨从早上九点出门,直到现在,急于休息,莲花,妳先送我回家好吗?

 

  莲花把伶俐阿姨送到阿姨家大门口,心里仍然放心不下,等伶俐下车,一走进大门,就把汽车调转头,一直向七河医院的急诊室的方向开过去。

 

  莲花到的时候,恰巧明珠脸上身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全身、心肺等内脏以及头脑都一一仔细用先进医疗机械检查完毕,并未发现什么大碍,原来她脸上身上那些鲜血都是由打破了的鼻梁流出来的,所以鼻梁特别青紫漆黑, 还有就是胸前被汽车驾驶盘打得凹了进去,肩上被安全带擦得红肿得老高,把前胸的皮肤都被扯破了! 这些外伤都不致命,不需住院,明珠正在央求护士叫辆出租车送她回家。

 

  「明珠姐姐,其实不必叫出租车! 我的车子就在外面,我送妳回去好了! 」莲花很热心地急走过去提议。

 

  「我还是坐出租车回去罢,反正保险公司付出租车费。 」明珠答道。

 

  「明小姐,妳出了车祸,正是这位姑娘打的911救了妳的命,若不是她及时召来救护车,妳一人在乡间的公路旁的沟渠里失去了知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一位在医院做社会工作的人员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是这样的啊! 谢谢妳了! 」明珠见莲花不计前嫌,救了自己性命,连忙向莲花道谢。

 

  「其实,我和伶俐阿姨恰巧路过而已! 」莲花笑道。

 

  「啊! 伶俐小姐是妳的阿姨吗? 她和春花小姐都是我们美容院的长期顾客,她们都好吗? 」明珠这番话更加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她就此放弃了坐出租车,改请莲花送她回家。

 

  前一阵子莲花不是四处打听想知道何明珠住在那里吗? 这一下,由她亲自开车送明珠回家,不就知道后者的地址了吗?

 

原来明珠住的是去掉车轮的汽车组合屋,虽然房屋简单,价格便宜,可是仍然收拾得窗明几净,前有草坪,后有一棵美丽遮荫的大树,屋边还有几株高低有致的粽榈树配衬着,倒好像童话书上描写的情侣蜜月屋呢! 像这种简单的民宅住屋,佛罗里达州政府为了优惠住民百姓,每年象征性征收的房屋税常常几近于零。

 

 

 

  打铁乘热,第二天一大早莲花就先开车到公路边的水果摊去买了一篮水果之后,才开车到明珠家造访,无巧不巧,瑞比尔正在爬明珠家的屋顶上修理房顶。

 

  「比尔,明珠,你们好! 我真的只想跟比尔离婚,只想法律上手续干净,保证不要任何赔偿,更不会要求赡养费! 不信我可以出保证书! 」为了使比尔不致由屋顶上滚下来,莲花说得非常诚恳。

 

  既然莲花承认自己愿意支付那廉价律师费$199元的全部,瑞比尔不必花费一毛钱,只要公开在有执照的公证人面前签上双方各自的名字,这婚就算离成了。

 

  「明珠,现在妳可以安心与瑞比尔结婚,而不必担心犯重婚罪了! 」双方签完字,心情轻松的莲花笑嘻嘻地对陪着比尔前来签字的明珠说。

 

  「莲花,谁给妳这个想法,以为我会与瑞比尔结婚? 」明珠出其不意地问莲花。

 

  「什么? 妳们住在一起,不是会结婚吗? 」这真出莲花的意料之外。

 

  「我现在正在私自办手续,只要一找到工作就要把我儿子何肯尼接到美国来,比尔却不愿他前来,我们俩人正为此事闹得很僵呢! 」明珠告诉莲花。

 

  「那怎么办? 」莲花替明珠担起心来。

 

  「简单,我有美国公民证,我自己替我儿子申请,又不需要他代为申请,我儿子来了住我家,又不住他家,担什么心? 」明珠傲然地说。

 

  「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莲花不太懂,连忙问道。

 

  「这意思就是说,我的儿子何肯尼是来定了的,他瑞比尔要留要去,悉由尊便! 」明珠也不管比尔懂不懂,特地用中文大声地说,说完了还抬头坦然地看了瑞比尔一眼。

 

  「对了,那天妳怎么会自己独自开一辆车,在路上翻车呢? 」莲花换了一个题目问道,因为明珠的鼻梁仍然呈青紫色,胸前被安全带扯烂的地方,还贴着一大块绷带。

 

  「莲花,妳知道水晶河购物商埸内开门的店铺愈来愈少,我工作的那家美容院也关门了吗? 」明珠问。

 

  「知道。」莲花点点头,表示知道。

 

  「昨天我到邻镇面试寻找新工作,有点心神不宁,精神恍忽,一不小心,车就翻到沟里去了。」明珠说。

 

  「啊! 那面试结果如何? 」莲花关心地问。

 

  「当然是没有成功啦!

 

  「那怎么办呢? 还得继续寻找了? 」莲花问。

 

  「只好一边继续领失业金免强过活,一边再另找工作,找到工作才能申请儿子到美国来了! 」明珠坦然笑了一下。

 

  「明珠,我也帮妳上网留心留心,妳做指甲己经有很久的经验了! 找事一定不成问题! 」莲花鼓励明珠。

 

  「谁说不是呢? 」明珠自己也这么认为。

 

  莲花才回到家,也就是伶俐小姐的家,电话铃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莲花姑娘,妳与妳的阿姨们今天有空吗? 妳带了她们过来吃午饭如何? 」是黄老板娘文迪的声音。

 

  「啊! 老板娘,有什么事吗? 」莲花问。

 

  「好消息,妳们来了就知道了!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