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

重新开始

    小秋醒来看到书仁关切的目光, 二人相视一笑, 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 深深把头埋进他宽宽的胸膛, 紧紧抱着他久久不肯放开。她试图忘记过去, 不去想明天, 踏踏实实地享受每一个瞬间,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 喃喃地说: “好象做梦。”

   “是真的。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明天我去你们学校看看, 看看怎么转学过来。”他的下巴轻轻地摩挲着她的秀发。

    起床后, 两个人手牵着手, 形影不离, 不停地拥抱亲吻对方。书仁煎鸡蛋, 炸面包片儿给大家吃, 天华说是小秋上厕所把她们吵醒的, 刘强和天华笑嘻嘻地吃着炸面包片儿, :”昔日高君始方来, 刘郎退出金灶台。”

    天华吃了一口煎鸡蛋发现没放盐, 忙着找盐 ,嘴里含糊不清地问: “小秋怎么吃的津津有味?

    小秋吃掉最后一口鸡蛋说: “我比较喜欢不放盐的煎鸡蛋, 又香又脆。”

   “恐怖,书仁竟敢比我更了解小秋, 我妒忌的眼睛都快绿了。” 天华鼓着嘴巴说。

   “新娘子息怒。” 小秋郑重的说。

    天华过来小声问小秋: “圆房了吗?

    小秋把头慢慢地摇到右, 再摇到左, 天华用食指点着小秋的脑门儿,”真是搞不懂你。”

    天华突然若有所悟 悲催地问: “不会是你家高君难行周公之礼吧?

    小秋面无表情地说:”不知道 ,有可能。”

    天华捂住嘴巴: “真的,假的?

    小秋说: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天华去吃面包, 再也不搭理小秋了。

书仁转学

    接下来的几天,小秋和书仁两人如胶似漆。刘强和天华先是开玩笑说: “咱俩倒是象老夫老妻了。” 于是有一天, 天华吊在老公脖子上当众长吻以提醒众人兼自己谁和谁毕竟是新婚夫妇。 两对有情人沉浸在一片甜蜜之中。

书仁顺利转学过来。一个月后刘强和天华搬到楼上的两居室去住。刘强把父母接过来, 他们是湖南湘潭人, 烧一手好菜。每个周末都请小秋和书仁过去吃饭, 从小不吃辣椒, 连青椒都不喜欢的小秋, 突然喜欢上刘强妈妈自己做的豆鼓辣酱,胃口也大了好多。天华有一天神秘地问:”你怀孕啦?

小秋说:”如果女人自己能怀孕, 要男人干什么?” 天华觉得小秋和书仁都是怪人。

    小秋请爸爸, 妈妈和奶奶到美国来看看,挺运气, 一次签证通过, 那年奶奶七十二岁, 眼不聋 , 耳不花 , 走路一阵风, 姚丽五十岁, 跟在后面嘘嘘带喘。他们一听小秋和书仁住一起吓了一跳, 当听说两个人还没洞房松了口气, 奶奶高兴, 一手拉着小秋, 一手拉着书仁问这问那。姚丽有些担心起来, 她迟疑地问小秋:”书仁, 你说他, 正常吗?” 小秋问:” 难不成你叫我去探探虚实?” 姚丽骂小秋: “你这孩子, 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小秋又说: “就算真有问题也认了。”

    妈妈生气地说: “傻丫头, 都什么节骨眼儿啦, 还说疯话。”

    小秋抱着奶奶的胳膊, 认真地说:”对不起, 我是咱们秦家几代第一个改嫁的, 给您丢脸了。”

    奶奶抚摸着小秋的头发:”别说傻话, 古有蔡文姬, 卓文君, 今有李二嫂, 你奶奶, 妈妈都改嫁过, 这不是你的错。 再婚不算什么, 只要你婚后幸福, 我和你父母都为你高兴。”

    “谢谢奶奶, 可是您什么时候也改嫁过?  小秋一脸困惑, 抱着奶奶不放手。

    奶奶说:”我小时候订过婚, 后来不了了之, 你早知道的。”

    这哪跟哪啊, 您不合格, 那不算改嫁。” 小秋点一下奶奶的鼻子。

婚礼

    小秋和书仁终于结婚了,那年书仁三十岁, 小秋二十六岁, 天华和丁兰做伴娘, 小秋穿了丁兰的婚纱, 美得象白雪公主。姚丽高兴得哭了大半天, 早饭也一口没吃, 奶奶也掉眼泪:”从小不肯让你受半点委屈, 这一辈子却有那么大的坎儿, 你和书仁有情人终成眷属。从今往后,一顺百顺。“ 她把孙女的手教给秦铁丁, 擦擦眼睛, 一眼不眨地看着小秋在结婚进行曲中缓缓走向书仁。如梦如幻的婚礼, 是自己的吗? 小秋看到书仁紧张的样子, 心跳到了嗓子眼儿。 还好有爸爸在。 她曾听过一手歌, 歌中唱到:”谁的眼泪在飞…”不知道为什么这手歌突然浮现在脑海里。 隔着泪眼迷雾, 书仁近了, 近了, 她甚至有一瞬间担心这会是个梦, 担心突然醒来, 书仁不见了。。。 终于来到书仁身边。 天华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 穿上粉色的伴娘装丰满迷人。她体贴地递上纸巾, 也没忘记给了书仁一张。 天华不小心把书仁的结婚戒指掉到地上, 她紧张地弯腰去捡, 小秋从后面拽住她:”让我来。”丁兰制止小秋:”你是新娘子, 别动, 有我呢。”她的一双高跟鞋袅袅娜娜地追着滚动的戒指。 陈牧师, 新郎和伴朗们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强看到太太紧张地直出汗, 小声在天华耳边说: “你肯定要生女孩儿。” 天华白了老公一眼, 不过精神放松了好多。 戒指找回来, 天华松了口气。 小秋站在书仁右侧, 面对着陈牧师, 陈牧师郑重地说: “亲爱的天父,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并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 二人合为一体, 执手携老, 此生共度。。。” 小秋微笑着看陈牧师, 一字一句地刻进脑子里。 待到面对书仁, 她又泪水涟涟, 只见他说:

“一度不再相信,

会有今天这么幸运,

感谢你,

感谢你给我一生的信任。

感谢你的宽恕,

并感谢整个宇宙,

成全我成为你的终生伴侣,

把你好好爱够。

从今以后,

无论是顺境或逆境,

富足或贫穷,

健康或疾病,

我都将爱你,

如同爱我自己,

直到生命的尽头。”

他穿着淡蓝色的西装, 好帅。眼中的柔情化尽她心中的最后一丝遗憾。

小秋看着他的眼睛, 由于太激动, 声音有些颤抖:

“少年时得到的太多,

实在不该怨命运亏欠了什么。

年轻时梦里的奇遇,

偏偏在现实中错过。

感谢上苍,

依然眷顾你我,

重逢在他乡异国。

感谢你,

感谢你的心中一直有我。

你目光中的诚意,

温暖着我的心河。

我愿意做你的妻子,

一辈子陪你生活。

无论地老天荒,

何种波折,

我都会在你的身边守候着。”

    交换戒指时, 小秋忘我地把那枚珍贵的戒指小心翼翼地带到他的大手上, 当时不知道这一带就是七十多年。 深情地拥吻对方, 有一滴泪水掉在小秋脸上, 她发誓会一生一世对他好。 他感觉到她激动的心跳, 暗暗许愿让自己爱她到老。

爱过的地方

    新婚之夜, 书仁忘情地看着小秋, 她把书仁的手捧到胸前, 依昔记得在老家的院子里, 第一次和书仁握手, 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我当时太幼稚, 如果我们彼此多给对方一点时间, 就不会轻易错过彼此。 命运有时宽容,纵容我们,有时非常严厉, 不容我们大意。”

    她把脸贴到书仁的大手上: “ 我们再次相遇是不该有任何怨悔的, 开心的事情太多了, 我好兴奋, 真的非常感动。” 不觉已泪流满面。

    书仁在黑暗中一缕一缕地梳理着她的头发, 泪水无声地流到枕头上, 他听着小秋在枕边的细语, 脑海中闪过那个第一次见面时在水池边差点滑倒的人影, 第二次在妈妈办公室门口盯着鞋尖儿发呆地小姑娘… 小秋的小手滑过他的脸, 接着她的唇吻过他脸上的泪痕, 紧紧抱住他, 那夜她成了他的妻子。

    留恋爱过的地方,

梦里憧憬神往,

似乎从来没有离开,

只因心儿把它悄悄珍藏。

重温爱过的地方,

不免黯然神伤,

豆蔻年华青春如歌,

依然飘散着昔日的芳香。    

再走一遍爱过的地方,

美好的回忆在那里伥佯,

    岁月荏冉喜相逢,

相守地久天长。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