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9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18)

 

茉莉花俱乐部(18

 

 

 

   「来,,,我自己养的走地鸡熬成的粥,绝对有机!一定大补!」 波琳阿姨一面由厨房中捧出一个木制盘子来,盘中放了冒着热气的大碗、装着小菜的小碟、竹制筷子、中国瓷汤匙及卫生纸巾,一面得意地说;「 莲花,妳尝尝我自己腌制的有机中国大芥菜!够不够下饭?

 

   「腌菜也有有机的?妳是那里弄来的?」 莲花用筷子挑动碟中切得碎碎的绿色咸菜,好奇的问道。

 

   叶莲花,告诉妳!我们邻居中有一个由中国山东嫁到美国来的女人,名字叫做秋月,她经常开了中型越野车,在附近兜售她自家后院种出来的大芥菜,我去买来腌晒,真是香味筯道十足,跟超级市埸的货色,绝对不一样。 」波琳答。 原来这附近另外还有位叫秋月的中国山东新娘。

 

   「腌菜不是黄黑色的吗?阿姨,妳的腌菜怎么是绿色的?」 莲花咬了一口,又脆又鲜,果然好吃极了。

 

   「是临时腌的,这叫爆腌,因为用盐腌的时间短,所以还很绿脆且有机!」 波琳阿姨说。

 

   「波琳阿姨,妳虽然不会英语,也不会开车,倒挺懂得在美国的生存之道呢! 」莲花一面喝粥吃菜,用调羮挑粥里的鸡肉,一面格格地娇笑。

 

   「我用鸡粪等与秋月交换一些质量比较老或比较差的老梗老叶用来作为养鸡的有机饲料,她把换去的鸡粪作为菜园的有机肥料,咱们互相得益! 」波琳阿姨很神秘地站起来,推开后院。

 

   「莲花,请妳参观我的有机走地鸡场! 」波琳阿姨得意地大声欢呼。

 

   「哇,波琳阿姨,妳有这么多有机走地鸡! 那里来的呢? 」莲花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哇噻! 映在眼前竟然是一个极大的架着铁丝网的鸡棚,很多土鸡走来走去,在地上觅食。

 

  「莲花,这些鸡都是妳以前上网给我订购的呀! 」波琳笑着提醒莲花。

 

  「我替妳订购过走地...? ,就是那批初孵出来的小鸡? 」莲花吓了一跳,没想到小鸡竟然长得这么快!

 

  「当然,不然那里来呢?

 

   「对了,波琳阿姨,上次我替妳上网订购的小鸡都活了吗?」 莲花突然想到一件事。

 

   「初初运到时,大概受不了运输的巅簸,死了八只,其余都活了下来,存活率不错!」 波琳伸出右手,张开大姆指及食指,,比出一个八字的手势,很满意地回答。

 

   「妳确定是死了八只?」 莲花伸出两只手,竖出八个指头,一个一个数着,仔细地追问。

 

   「当然,活下来的都是有数的! 小母鸡都接二连三的下了蛋,留下来的小公鶏们也十分会照顾小母鸡们呢!」 波琳很高兴地说。

 

   「波琳阿姨,当初我上网替妳订小鸡的时候,他们打了包票,任何死掉的小鸡,他们都愿意照数赔偿,我今天回去就替妳去向他们索赔,过两天妳就得注意一下妳的信用卡账号内,是不是有八只小鸡的退款。 」

 

   「这样啊,没想到老美做生意这样诚实,假如我们骗他们呢?」 波琳问。

 

   「怎么会呢?阿姨,妳会骗他们吗?

 

   「莲花,我怎么可能会骗他们。 」波琳正色道。

 

   「妳不会,她也不会,那当然大家都诚实啦!」 莲花说。

 

   「说得不错!」 波琳阿姨一直点头。

 

  「养了这么多只鶏! 妳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莲花问。

 

  「找我家老头子来帮忙,甚至动员他的女儿苏菲及我们的近邻来帮忙呀! 」波琳阿姨更加得意了!

 

  「妳有什么本事动员他们大家都来帮忙? 」莲花不得不问。

 

  「我亲爱的莲花姑娘,妳难道没有听说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或勇妇〉的话吗! 」波琳阿姨笑得眼睛都瞇起来了!

 

  「重赏,妳有什么重赏呢?

 

  「老头子不在话下,在床上加奬加奖就可以了,况且有了这些新鲜有机鸡蛋减少买伙食的开销,他当然求之不得了,至于他的女儿,每次她来,我这中国新妈都给她带了有机鸡肉、鸡蛋回拉斯维加煮给她的孩子们食用 ,当然该算是重赏了!

 

  「妳这鸡棚也很是特别! 」莲花指着后院这座讲究的木制鸡棚说道。

 

  「是我要我家老头托尼 Tony带了我到木材行去选材购买回来,我自己量、锯和钉木条,自己亲自动手做的! 」波琳阿姨答道。

 

  「妳亲手钉的!? 真了不起! 」 莲花惊呼。

 

  「是啊,在我们这佛罗里达的乡下,白天有兀鹰和大鹏鸟,晚上有巨蛇和果子狸,谁不想吃鲜美的有机鶏肉啊!? 当然要钉紧得不留一点漏缝。 」

 

  「难怪钉得这么严密! 妳的邻居有什么意见? 」莲花真的很佩服。

 

  「邻居们原先意见可大了去啦! 可都被我一一摆平了!

 

  「邻居们都是些什么意见? 妳是如何一一摆平的呢? 」莲花不得不问,波琳这位不会开车也不谙英语的中国女人也真是太了不起了!

 

  「第一,我先怂恿我家老头把靠近我家的那亩空地买回来,增加我们鸡棚与邻居之间的距离,再造好鶏棚,然后才请妳代为上网购买新孵出来的小鸡。 第二,邻居埋怨清晨半夜雄鸡啼叫,我们只要一看出来那只是童子鸡,立刻就杀来吃掉,努力杜绝啼叫小公鸡的数量,再把鶏栅遮蔽得严密些,把它们的声音阻隔得变小一些, 也就使公鸡到天亮后晚一点才啼叫,第三,他们嫌鸡粪味臭,我们不等它们发臭,就用鶏粪与秋月她们交换蔬菜及饲料,然后再用有机鸡蛋把他们贿赂得个个眉开眼笑哩! 莲花,这个年头,这些美国的乡下人也一窝蜂地祟拜有机食品呢! 」波琳阿姨简直得意极了!

 

  「妳这一招,果然学问不小! 」莲花一直点头赞叹波琳阿姨的处人之道。

 

  「不过,每次要买饲料,花钱不少,要托尼开车带我去买,也是件麻烦事儿。 」波琳叹了一口气。

 

  「啊,波琳阿姨,妳其实不必每次都到饲料店去购买,上网定购有机饲料,他们自会寄到妳家,又方便又省钱,我替妳办,包在我身上! 」莲花说完又加了一句; 「阿姨! 妳现在有公鸡也有母鸡,何不自己孵小鸡呢?

 

  「自己孵鸡,谈何容易! 每只母鸡只能孵廿枚蛋,而且要花廿一天才孵得出来! 」波琳有点迟疑。

 

  「阿姨,我替妳上网去买一架小鸡孵化器就行了! 」莲花自告奋勇地建议。

 

  「有这回事,竟然可以靠机器孵蛋?

 

  「当然,机器孵蛋,不但温度可以加以控制,还不怕母鸡不小心踩破鸡蛋或踩死小鸡! 成活率更高! 」莲花说。

 

  「这么说,将来我也可以出售自己孵的小鸡啰! 」波琳展开了远景,有了自己孵鸡的计划,两人心情都非常快乐。 并为细节商量了很久。

 

  「我初来时替当地人家做卫生,打扫清洁,每小时只收十元,每次要托尼送我去上工,他总是怨声载道,非常不情不愿,后来我的英语进步了些,每小时工资变成十五元或二十元 ,在我扫地擦地板的时候,就叫托尼也同时在户外院内扫些落叶或洗刷水泥地或车道,同时,把我工资的一半分给他,当作汽油费及汽车折旧费,这才将他摆得平平的。 」波琳阿姨非常得意地说道。

 

  「阿姨,妳有没有看过一部叫〈天与地〉的老旧电影? 」莲花钦佩之余,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什么? 什么〈天与地〉的电影,韩国连续剧吗? 」波琳阿姨问莲花。

 

  「是一部好莱坞的老旧电影,讲一个美国大兵到越南去娶了一位年青美丽勤劳的越南姑娘回美国,后来这位在穷困环境长大的新娘在美国打拼,事业非常成功,习惯生活于富裕社会的美国大兵回国后整天无所事事,最后自杀以终。 其实,那位越南能干的新娘如果与波琳阿姨妳一样聪明,让她的丈夫也参予生产就好了! 」莲花大为感慨。

 

  「像我一样? 」波琳问。

 

  「是啊! 她若像妳一样,让她的老公也参加了一同打拼的行列,她的丈夫也不至于整天酗酒,无所事事,觉得没有生存价值,以至要自杀了。 」莲花大为感慨,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天与地〉是歌蒂与雅妲为了使莲花英语进步而介绍给莲花看的电影。

 

  「哦,? 」波琳阿姨儍笑了起来,虽然不知她有没有听懂,但这有什么重要呢?

 

   波琳领着莲花,两人在后院的鸡棚外面与邻居相界之处,用小型家用挖土机挖了一个大坑,在坑内注满了清水,再把莲花由东莞带来的唯一的竹根连同新长出来的根须一同埋进土中。

 

  「等将来绿竹成林,就把我家养的鸡群与邻居完全隔开了! 」波琳阿姨非常欣慰。

 

   「我曾经上网查了一下,要长竹子种好竹根,初种的六个月内只能浇清水,不能加肥料,不然发了芽的新竹就会被肥料腌死了。 」莲花告诉波琳。

 

  「咱们先在竹根四周围上围墙,免得被鸡踩掉,也免得洒上鸡粪,等六个月之后竹根长大抽芽再把围墙拆掉罢! 」两位女士说做就做,满头大汗地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半。

 

  「波琳阿姨,下午五点以前,我得去载在食物银行做义工的伶俐阿姨回家,我要先打一个电话通知她。 」莲花用自己的新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伶俐阿姨之后,就此告辞。

 

    食物银行萧经理招待伶俐阿姨吃午餐外加下午茶,莲花在波琳阿姨那里喝了有机鶏肉粥及腌咸菜,伶俐及莲花两位女士都是肚子饱饱,开车迎着佛罗里达美的灿烂 眼的夕阳一路上谈谈说说,回家的路上行驶

 

  路上,莲花把唐老太太波琳的事情讲给伶俐阿姨听。

 

  「妳这位东莞的波琳阿姨比我年轻十五岁左右罢? 她是赶上好时候了! 」伶俐阿姨轻叹了一声。

 

  「赶上什么好时候? 」莲花问。

 

   「现在中美两国思想观念都日益进步,她们这批远嫁给退休的美国老人的中国新娘们,不但来美国的途中,完全没有阻力,中国国势日强,她们到了美国,也不会受到什么歧视, 加上她们在国内时就一定是本性比较精明强干的女子,才敢于远渡重洋来迎接她们在异国他乡的新生活,而且平均年龄都比她们年迈的丈夫们小了十年,也就是十岁左右,只要努力克服语言、文字、生活、习惯差异的细节之后,这批风烛残年的美国老伴,就要靠由外面来的年青力壮新娘太太们照顾,所以这批中国新娘当然是一股强势新娘。 」哗,没有想到伶俐阿姨居然也会不停地说话。

 

  「阿姨,妳对这个题目好有研究啊! 」莲花笑着指出。

 

  「当然,就这个体裁,是可以写出一本专业论文的呢! 」伶俐阿姨承认。

 

  「她们不像她上一代,也就是六十年代,我与春花阿姨年青的时代,在民风不同的台湾,我们与我们正在服役的美军丈夫的爱情一直受到各式各样的种种阻力,那才叫凄婉美丽呢! 」伶俐阿姨动情地说。

 

  「啊,阿姨,虽然屡屡听您提起这件事,但妳从来都没有讲过细节。 」莲花答道。

 

  「我们年青时代的中美异国爱情故事,不但刻骨铭心,甚至可以说是撕心裂肺啊! 」伶俐阿姨说着说着,竟然满眼蓄着泪水。

 

  「阿姨,您愿意讲来听听吗? 」莲花很想听听阿姨的爱情故事。

 

   下面就是伶俐阿姨讲的她自身的经历。

 

   「我的父亲在嘉义市当地是一位留日名医,他有一位在日本留学时结识的好友,在虎尾镇任镇长,两位老朋友就决定两家儿女满月的时候订为儿女亲家,那时礼教很严,我们两个年青人一个进了嘉义民族国民小学,另一个进入虎尾小学,长大之后,一个每天坐火车进入省立嘉义中学,一个坐了人力车进入省立嘉义女子中学,只有在两家有什么共同喜庆吉日才在一起,两小从来没有独自交往过,虽然后来一同进入台湾大学,也各推说两人功课忙碌,没什么找什么机会特别见面,一九六五年,我是以台大外文系的校花身份毕业,在众多的竞争者中,以实力考取了女子编译官的资格,被分发到台北大直美军顾问团作少尉实习女编译官。 而那时,我的他,李罗素Russell Leesburger恰巧被美国派到台湾来在大直的美军顾问团任职,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两年后,我那从小就订婚的未婚夫由台大数学系毕业,他的家中因为他远赴南台湾的凤山接受预备军官训练,而将我们的婚期订于他受完军训结束之后。 」

 

  「这种三角恋爱太平凡了! 有什么凄美的呢? 大概是学文学的台大校花夸大的形容词罢? 」莲花心中不免如此想。

 

  「莲花,妳看过好莱坞的悲喜剧樱花恋吗? 」伶俐阿姨问。

 

  「看过,是为了要练习英语才看的。 」莲花回答。

 

   「那时候,美国当局是不愿他们的在外地驻军的军人与当地女子谈婚论嫁的,但美国既然标榜是民主国家,当然更不能严禁人民的恋爱自由,所以,要拆散这些异国鸳鸯们,只有把美军调防一途。 」

 

  此时,在经过七河医院的转角上,交通绿灯亮了,她们的汽车按照交通灯的指示,横渡十九号公路,一到了公路的西边,路上的汽车流量立刻减少,最后只剩她们一辆汽车在乡间公路上行驶。

 

正要开始叙说她们那一代一段凄美爱情故事的伶俐阿姨突然停止了说话,双眼一直向前面右方的沟渠里注视。 正在开车的莲花顺着伶俐的目光看去,在夕阳的照耀之下,只见沟渠里斜跌了一辆引掣尚未熄火的白色的汽车,慢慢地,横躺着的车门被顶开了一些,由里面伸出一位鲜血淋漓东方女子的面孔。

 

   「莲花,妳年轻,眼力比较好,替阿姨看看,怎么那位车祸的受害者好像是我们认识的人呢? 」伶俐阿姨问。

 

  「是啊,那是水晶河美容院二号美甲师何明珠呀! 」莲花的惊呼证实了此事。

 

大概明珠小姐受了伤,力气不够大,才被她努力挣扎的车门,砰的一声又紧紧地关了起来,在不远处的莲花姑娘及伶俐阿姨亲眼看见车内的何明珠又重新昏了过去。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